「我要走了,既然出來了,我打算到處去看一看。」小白說道。

楚南眼珠子一轉,笑道:「不如跟著我,一樣可以見識到精彩的世界。」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你想找一個免費的保鏢是嗎?」小白毫不留情的戳穿了楚南的目的。

「嘿嘿,這無可厚非嘛。」楚南乾笑道。

「不跟你,你什麼時候達到帝境了,我就考慮一下吧。」小白說完,頓時閃身消失,留下一地花瓣。

楚南撇撇嘴,道:「真是不講義氣。」

……

……

戰爭動員令,來得十分突兀,整個輝煌大陸上下都震驚莫名。

之前還沉浸在輝煌帝國的強大里,結果星月帝國,亞美亞拉聯合王國就聯手發動了大規模戰役,寒冥大陸形勢危急。

無限大萌王 寒冥大陸當然比不了輝煌大陸,那是苦寒之地,溫度常年在零下攝氏度。

不過,寒冥大陸富含礦脈,能提供源源不斷的龐大礦石,能量晶石,並且,它是輝煌帝國的屏障,就因為有它作為緩衝,輝煌大陸的人們才能過得那麼和平穩定。

輝煌大帝左弘圖親自發表了戰爭動員書,以及宣布對星月帝國,亞美亞拉聯合王國全面宣戰,帝國進入戰爭時期。

整個帝國激發出了狂熱的參戰聲音,無數家族門派的弟子聚集起來,準備前往寒冥大陸,雇傭兵們也紛紛前往寒冥大陸,要用生命熱血也搏一個幾世榮華。

楚南回到了皇家飛船基地,整上飛船基地的氣氛都不一樣了,變得緊張而忙碌。

玄力飛船組裝線都在超負荷運行,一架架玄力飛船已經組裝調試好,準備進入戰場。

「楚大哥,你的身體不要緊了吧。」韓雪兒看到楚南,便跑過來關切的問。

「沒事了。」楚南笑道。

「楚大哥,我剛聽到消息,我和你十有**也會被派到寒冥大陸去,新型玄力飛船是第一次投入戰場,怕融合玄陣出現什麼問題。」韓雪兒道。

「是嗎?那感情好。」楚南聽了之後,感覺全身血液都熱了起來,或許,只有戰場殺戮才是最適合他的地方。

「楚大哥,你這麼喜歡戰爭嗎?」韓雪兒看到楚南興奮的樣子,無語問道。

「不能這麼說,只能說戰場才是體現一個男人價值的地方。」楚南笑著道。

這時,有一個人跑了過來,對兩人道:「兩位研究員,許大人有請。」

楚南與韓雪兒對視一眼,剛說到這裡呢,這就來了。

兩人來到基地議事大廳時,這裡已經來了不少人了,許世堂和許宛兒父女倆都在。

看到楚南,許世堂沖他笑了笑,而許宛兒的目光卻情不自禁的與之糾纏。

「好了,人都到齊了,你們想必已經猜到了本大人叫你們來的意思,沒錯,你們都將隨隊前往寒冥大陸。」許世堂開口道。搏一個幾世榮華。

楚南回到了皇家飛船基地,整上飛船基地的氣氛都不一樣了,變得緊張而忙碌。

玄力飛船組裝線都在超負荷運行,一架架玄力飛船已經組裝調試好,準備進入戰場。

「楚大哥,你的身體不要緊了吧。」韓雪兒看到楚南,便跑過來關切的問。

「沒事了。」楚南笑道。

「楚大哥,我剛聽到消息,我和你十有**也會被派到寒冥大陸去,新型玄力飛船是第一次投入戰場,怕融合玄陣出現什麼問題。」韓雪兒道。

「是嗎?那感情好。」楚南聽了之後,感覺全身血液都熱了起來,或許,只有戰場殺戮才是最適合他的地方。

「楚大哥,你這麼喜歡戰爭嗎?」韓雪兒看到楚南興奮的樣子,無語問道。

「不能這麼說,只能說戰場才是體現一個男人價值的地方。」楚南笑著道。

這時,有一個人跑了過來,對兩人道:「兩位研究員,許大人有請。」

楚南與韓雪兒對視一眼,剛說到這裡呢,這就來了。

兩人來到基地議事大廳時,這裡已經來了不少人了,許世堂和許宛兒父女倆都在。

看到楚南,許世堂沖他笑了笑,而許宛兒的目光卻情不自禁的與之糾纏。

「好了,人都到齊了,你們想必已經猜到了本大人叫你們來的意思,沒錯,你們都將隨隊前往寒冥大陸。」許世堂開口道。



… ?此次前往寒冥大陸的有皇家飛船基地的各個技術工種,他們將負責起戰時玄力飛船的維修檢測以及出現危急情況的預估等等。

來到議事大廳的都是代表人物,共一百多人,但實際上隨隊前往的有七到八千人,這都是帝國最珍貴的人才。

許世堂將這些負責人聚集起來,一方面是明確各部職責,一方面是鼓勵打氣,畢竟,飛船基地出去的人往大里說是代表帝國,往小里說卻是代表著他這主官的臉面。

之後,許世堂將楚南留了下來。

移步到書房,許宛兒殷勤的泡好了兩杯茶,然後坐在了楚南的身邊。

許世堂輕啜了一口,將茶杯放下,目光在兩人身上轉了一圈,笑道:「這還是我這做爹的第一次喝到女兒斟的茶,看樣子還是託了某人的福啊。」

「爹……」許宛兒似喜還嗔。

「好了,你們年輕人的事我這老頭子就不多過問了,賢侄,此去寒冥大陸,你可有什麼想法?」許世堂望向楚南。

「期待已久。」楚南笑道。

「就知道你不是一個安份的主,不過你作為後勤去的,估計也沒有機會上戰場。」許世堂道。

楚南笑了笑沒有說話,等去了寒冥大陸》↘,∽.,就是天高任鳥飛了,有沒有機會,別人說了不算。

「接著。」 公主嫁到,王爺請用心 許世堂扔出了一塊令牌。

楚南接過,一看,發現是一塊禁衛軍內衛隊長的牌子。

「這是我去跟玉妃娘娘求來的,有這塊牌子你做些出格的事也算是師出有名,就以保護基地後勤的名義吧,你可以帶一隊人一同前往。」許世堂道。

楚南心中有些感動,起身真心真意的沖許世堂行了一禮,道:「小侄多謝世伯。」

「謝就不必了,不過我希望你無論做什麼,想想宛兒,我就這麼一個女兒,不希望她傷心。」許世堂道。

許宛兒的眼眶當下紅了,厚重的父愛濃濃的將她包圍著,讓她有些後悔這些年來與父親之間鬧的彆扭。

楚南出了許世堂府上,就來到了外圍的巡衛營,說來他現在第九巡衛隊隊長之職還在身上呢。

令楚南欣慰的是,第九巡衛隊這些天里沒有他,也沒有偷懶,按照他以前定下的計劃訓練著。

看到楚南回來,第九巡衛隊都顯得有些激動。

「大人,聽說你要去北冥大陸,帶上我們唄。」葉老三搓著手,腆著臉湊了上來,其餘隊員也眼巴巴的看著楚南。

葉老三把寒冥大陸說成北冥大陸,其實也沒錯,兩者的意思是一樣的,北冥大陸是官方書面叫法,口頭上大部份都稱為寒冥大陸,因為其極端氣候而聞名。

一般的老百姓或者厭惡戰爭,但對於當兵吃皇糧的來說,戰爭卻是讓他們晉陞最快速的方法,這是拿命去搏一個前程出來。

第九巡衛都是一些二世祖,但別以為他們就真的願意自甘平凡,他們的出身讓他們眼界都算不凡,但受困於家族邊緣身份等等問題,讓他們的出路顯得很窄。

也因此,他們如果不想在這裡混吃等死,那麼上戰場就是他們的一條出路了。

「你們真願意去?打仗會是死人的。」楚南淡淡道。

「願意,我們寧願去拼一把。」葉老三咬牙切齒道。

「大人,我們願意拼一把,寧死無悔。」其餘的巡衛隊員也大聲叫道。

楚南哈哈一笑,道:「好,既然這樣,那願意跟我一起去的在葉老三這裡登記一下,然後準備出發。」

話聲一落,便傳來一陣歡呼聲,葉老三被隊員們團團圍了起來,楚南則離開了飛船基地。

夜色深了,楚南與暗夜在屋時密聊了許久,他此去寒冥大陸,許多事情就變得不可預料了,所以就更需要末雨綢繆,提前布局。

暗夜離開了,楚南坐著發了一會兒呆,然後回到了屋裡。

「少爺,水已經放好了。」俏俏迎了上來,小手輕輕放在楚南的胸膛上磨挲著,美眸蕩漾盈盈水波。

「那還等什麼,來個鴛鴦浴吧。」楚南哈哈一笑,直接將俏俏橫抱而起,大步走向了后間連在一起的浴室。

瀰漫朦朧的水汽中,楚南靠在浴池邊,而俏俏如蛇一般坐在他的身上,嬌柔的唇在他的額頭,眼睛,鼻樑,下巴上密集的親吻著。

當俏俏的唇落在楚南的唇上時,雙手捧著他的臉,香舌靈活的探入了他的嘴裡。

在楚南感覺到****焚身,雙手撫向她的豐乳美背時,俏俏將手移下捉住他的手,將紅唇移開,媚聲道:「少爺,說好由我來服侍你的。」

楚南笑了起來,將手打開放在浴池壁上。

俏俏的唇繼續往下,滑下了他的脖子,靈活的舌尖在他健壯胸膛上的小米粒轉了幾圈,直將楚南挑逗得********,這妮子也不知道從哪學來的招,真能叫人的靈魂爽得飛上天。

此時,俏俏的腦袋已經完全沒入了水中。

突然,楚南張嘴,倒吸一口涼氣,喉結艱難的滑動著,他的身上都彷彿著火了一般,感覺這浴池的水都要被他身上的熱氣燒得沸騰起來。

良久,俏俏鑽出水面,玉臂圈著楚南的脖子,雪臀往下一坐。

然後,浴池裡的水激蕩起來,瘋狂的呻吟與粗重的喘息聲混雜在一起,構成了一個激情旖旎的夜晚。

第二天一早,俏俏替楚南準備好了行裝。

「少爺,無論如何,你一定要平安歸來,家裡我會打理好的。」俏俏伸出手替楚南平整衣裳上的皺褶,溫柔道。

「擁有我家俏俏,真是本少爺幾世修來的福分,你放心,你家少爺是打不死的小強。」楚南在俏俏唇上重重一吻,然後離開了府邸。

楚南去了天魔女那裡,天魔女卻在修鍊閉關中,不過她早算到了楚南會來找他,當初護送楚南來帝都的冥刀告訴他,天魔女吩咐,以後他將留在楚南的身邊。

楚南倒是很是高興,冥刀的厲害他見識過了,當時他一出現,七級玄王紫眉山人就知道任務失敗了,他的刀如從幽冥而來,斬盡天下蒼生。

出了帝都,就到了郊外最大的操練場。

楚南到達時,看到那一溜串千餘艘玄力飛船,其中更有他從所末見的巨型玄力飛船,足有他平時見過的玄力飛船十幾倍大小。

楚南找到了飛船基地的人,葉老三那一百巡衛赫然在場,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樣。

「大人。」一百巡衛整齊劃一的行禮,聲音洪亮,在人群中一下子就凸顯了出來。

「免禮吧。」楚南回了一個軍禮,看著這一張張激動的臉龐,不知道到時能歸來的又有幾人呢?

這時,楚南看到了韓雪兒,走過去打招呼,對於其餘同往的各技術工種,他也完全沒有架子,笑著與他們打招呼。

在楚南刻意的經營下,大部份人對他都很友善。

當然,他們不知道,楚南早就在打他們的主意了。

不久之後,皇帝與玉妃到來,親自送來送行。

輝煌大帝左弘圖在高台上掃視著即將出征的將士,沒有再講煽情的話,煽情的話他在之前的宣戰上就已講過。

「拿酒來,吾要與諸位共飲壯行酒。」良久,左弘圖大聲道。

立刻,有人將早已準備的酒發到了所有人的手裡。

「帝國與爾等同在,爾等與帝國共存,飲盡此酒,殺敵!」左弘圖說完,飲盡碗中酒,將碗摔碎於腳邊。

「殺敵!殺敵!殺敵!」底下諸將大吼,隨即將酒飲盡。

「砰砰砰……」一陣陣碗碎的聲音響起,隨即,隆隆的軍鼓聲響起。

悲壯的氣氛瞬時爆發,所有人開始登入玄力飛船。

隨即,玄力飛船開始轟鳴,氣浪衝天,一艘艘玄力飛船離地飛起,竄入了雲霄之中。

楚南坐的就是那種巨型玄力飛船,這是運輸飛船,用來運兵和運送物質,當然,現在這運輸飛船里還裝了幾艘新型玄力戰鬥飛船。

這艘飛船坐的都是飛船基地的人,他們基本上是第一次離開輝煌大陸,顯得激動而興奮。

楚南卻是知道,等他們經歷過戰爭后心境就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鮮血與悲傷會讓一個人迅速成長起來。

楚南往旁邊的舷窗望去,只看到大氣層離他越來越遙遠,在後方,還有許多飛船排列整齊的跟在後面。

脫離大氣層后,可以看到瑰麗的星空,比在大陸上看要美麗得多。

「到寒冥大陸要飛上整整兩天呢。」身邊的韓雪兒輕聲道。

「嗯,你去過嗎?」楚南問。

韓雪兒搖頭,道:「沒去過,不過聽我姐講過。」

「你都知道些什麼,說來聽聽。」楚南道,雖說他是研究過一些關於寒冥大陸的記載,但紙上得來終覺淺。

韓雪兒開始對楚南講述她所知道的寒冥大陸,楚南也聽得很認真。

……

……

七星大陸,格局漸漸產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纏綿不休:天才寶寶甜心媽 獸化人一次大規模的入侵,將七大星省攪得動蕩不安,最後在青鸞星省總督左向陽帶領下平息了,左向陽的勢力開始在七大星省中凸顯出來,他與朱雀星省,紫薇星省,天狼星省的總督明顯有了聯合現象,而青鸞星殿殿主謝騰空不知為何睜一眼閉一眼,這才造成了這種後果。

另外,由於謝芷若組建的若南大寨強勢崛起,並迅速擴張,又與已經統一了迷霧荒原三分之二地盤的楚門成犄角之勢,若南大寨的勢力蔓延至了獸人族的月光丘陵,邪靈族的白骨山脈。

獸人族與邪靈族的生存空間受到擠壓,他們沒有找若南大寨與楚門的麻煩,反而聯合起來,從恨離城的缺口直插青鸞星省腹地,蠶食掉了數十座城市。

而在另一邊,天狼星省與血殺星省邊境的血族也發動了猛攻,首尾兩端對七大星省進行衝擊。

此時,迷霧荒原,楚門城堡。

妮可一身血色披風,站在城堡頂端,風聲裂裂,她卻凝望著天際,目光悵然。

Prev Post
何凡直接抓了一位進化者,詢問一番,得知都在建立通道,準備前往星空深處,追趕星空戰艦。
Next Post
丁峰眸子一眯,雙眼中閃爍出十色光華,穿透靈液,看清了泉眼深處,在那裡有一顆紅白相間的珠子,懸浮著轉動。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