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峰眸子一眯,雙眼中閃爍出十色光華,穿透靈液,看清了泉眼深處,在那裡有一顆紅白相間的珠子,懸浮著轉動。

在珠子下面,則有兩個更小的泉眼,一個冒著火熱之氣,一個冒著冰寒之氣,被珠子吸收,然後轉化成靈液冒了出來。

「果然如此!」丁峰恍然,「這應該是一件靈器了,級別絕對高等的靈器,陰陽屬性的靈器,罕見啊!以冰山和火山為動力,連通一體,形成造化之地,當真巧妙。這應是試煉之地的最大機緣,最大造化,最大的隱秘了。」

這也就是他,換成旁人,想發現這等隱秘根本不可能。

道士之境,想來到這裡,條件太苛刻了。(未完待續。)

丁峰帶給他們的震撼太大了。【鳳/凰/更新快請搜索】

道士九重,擁有極品寶器級別的體魄,不下於龍老的力量。

法力品質達到極品,何為極品?同樣的法力,極品是下品的千倍之威能,這就恐怖了。

還有丁峰講道,讓他們入迷。

「你有資格,完全有資格!」

龍老看似不正經,可最是高傲,如今,他也不得不承認,丁峰正是他們要等的人。萬古以來,僅有的一位。

「我在這裡的停留的時間還有十天,下次再相商其它的事情,我這次過來,就是探尋這裡能不能讓我繼續提升實力?」丁峰點點頭,望向了兩座山峰,問道,「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冰山和火山有什麼隱秘?」

龍老搖頭,「不知!根據古老傳言,這裡有著大隱秘,可惜,卻不是我們能夠探查,應該是為了你們這些弟子所準備。」

「古來傳言?」

丁峰啞然。

「在我們之前,不知老死了多少前輩!」

龍老概嘆,掩飾不住的悲涼。

以人類的壽命來計算,道士九重可擁有四千五百年的壽命,一旦打破禁錮,提升境界,達到道師之境,就可擁有萬載壽元。道師之內,每提升一重,就增加萬載壽命。

道師九重,就有九萬年的壽命。

而對於妖類或者其它特異類生命,往往會擁有人類十倍,數十倍的壽命,也就說龍老等人,恐怕都會擁有百萬年的大限,這就可怕了。

在他們口中的古來傳言,肯定萬分古老了。

「不過,無論是火山和冰山之下,都有大型的元氣礦脈,上面的元氣濃度,是外面的百倍之多!又因為不同的屬性。有不同的修鍊加成,我們就常年呆在上面了。」

龍老又道。

「那、冰火溫泉呢?」

暴蛇的吻痕 丁峰指的是兩座山峰之間的那個溫泉,泉水呈現不停旋轉的太極圖型。

「不知!」

「不知?」

丁峰疑惑。

龍老苦笑,「那個地方。我們進不去,無論用什麼方法,都到不了近前,顯然是對我們進行禁錮。我們猜測,應該是為你們這些弟子所準備!」

「好。我先去看看,要是能提升實力,那就更有把握了!」

丁峰來了興趣,身形一動,就往兩山之間的溫泉飛了過去,看著他的背影,白蠶皺眉,「以他的實力,還能提升?」

「誰知道呢?也許可以吧!」龍老聳聳肩,「他已經創造了萬古奇迹。也許能夠繼續提升呢,要是到那時……!」

他深吸一口氣,眼中爆發出無盡的精芒,「也許,我們就真的能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眾人沉默,猶豫之中,帶著期望,還有忐忑。

他們心態之複雜,不足為外人道也。

越往前行,丁峰越感覺到冰與火的強大力量。相互對抗,形成一股無形的風暴,能將一般的道士九重強者輕易的撕碎,他卻沒事。

來到近前。丁峰望著前方的溫泉。

龍老等人遠遠的停在千米開外,不能再前行一步。

限制,只針對他們。

從遠處看溫泉不大,可來到近前卻也不小,這是一個直徑達百米的小湖,裡面紅白之水涇渭分明。形成太極圖型相互旋轉,又相互轉化,形成了天地奇迹。

紅白之水,就是陰陽雙魚。

紅為陽,白為陰;紅水為陽魚,白水為陰魚,陽魚之眼卻為白陰,陰魚之眼卻為紅陽。

「陰之極為陽,陽之極致為陽,什麼事物達到了極致,就會往相反的方向轉化,就如黑暗可化光明,光明來自黑暗一樣!」

若不是至寶,就是天地造化之奇迹。

「這裡的水,竟然是……!」

丁峰露出了笑容,剛才他就察覺到了不對勁,這哪裡是普通的水啊,分明就是火屬性的靈液和水屬性的靈液匯聚而成,形成的一個大的溫泉。

仔細感應,沒有任何危險,他直接跳了下去。

轟隆隆……!

頓時一聲聲轟鳴聲從水裡面傳了出來,還有一股狂暴的氣息驟然出現,將丁峰包裹裡面,強大的研磨之力,讓丁峰都是臉色一變。

「這股力量,能撕碎中品寶器!」丁峰瞬間判斷出了這股力量的強度,也就是他,哪怕換成牛小蠻,一旦下來,恐怕也有死無生,「可還是差了點!」

目光一轉,他看向了白魚的陽眼,毫不猶豫的走了過去。

越接近陽眼,壓力越大,等達到了近前,這股壓力赫然達到了撕裂上品寶器的程度,哪怕他的體魄也隱隱堅持不下來。

丁峰頓了頓,眸子一眯,堅毅之色乍現,一步踏入了進去。

轟隆隆……!

狂暴的壓力化成無形的雷霆,轟擊他的體魄,轟擊他的骨骼,轟擊他的肌肉,轟擊他的臟腑,轟擊他身體上最細微的組成,要將他轟成米分靡,碾磨成米分塵。

咔嚓咔嚓……!

皇子的替嫁逃妻 丁峰的屁股驟然龜裂,骨骼脆響,肌肉撕裂,臟腑震裂。

他不為所動,運轉唯一真體,恢復傷勢,淬鍊體魄。

毀滅與重生,不停的上演。

「嗯?」

整整過了三天的功夫,丁峰忽然眉頭大皺,在不停的毀滅中恢復身軀,也讓他的體魄一點點增強,在唯一真體一層圓滿的程度上,再次加強,這給了他很大的疑惑。丁峰也順勢重新推演功法,讓他發現了一點。

唯一真體第一層,竟然還有缺陷。

「缺陷,竟然還有缺陷?」

丁峰不可思議之極,他是何等眼光,何等經驗,何等智慧,推演的功法竟然有缺陷,令他大為震撼。

他沉下心來,仔細分析。

首輔夫人黑化日常 將心神完全沉浸身體內最細小的微粒中,一點點剖析,解讀身體最深層的隱秘。一連五天,他身體狂震。

「原來,我還是沒有悟透,何為唯一。何為真界?」

丁峰終於有了明悟,他心中也升起強烈的后怕之感,要是沒有發現,繼續修鍊下去,將來必定留下漏洞。留下難以彌補的缺陷。

「唯一真界,畢竟不同於洪荒,我現在的體魄,不同於以往。以前本以為只是略微改變,被這方世界重塑,可現在卻發現,體魄的真正本質都發生了變化,雖還有以前的特質,卻有了根本性的巨大改變!」

「還不晚,還不晚啊!」

丁峰露出了笑容。又過了些時候,他沖遠處的白蠶等人招招手,說道:「下次我再過來!」

說罷,他便消失無蹤,三十天的時間已經到了。

他回到了進入試煉空間的門前,耳中出現了聲音。

「試煉者完成任務,經檢測,任務完成為完美!」

「試煉者停留期間的經歷,幾近完美!」

「下面是獎勵,請選擇三種!」

丁峰眼前出現了一個光幕。物品不多,卻都極為珍貴。

白雲劍:極品寶器!

飛雲靴:極品寶器!

紅雲刀:極品寶器!

天雲果:極品寶級淬體果!

幻雲衣:極品寶器!

時光令:停留試煉空間三年!

看著選項,丁峰古怪的笑了,前五種竟然都和雲有關。不知是不是此間主人的惡趣味,還是巧合。

丁峰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后三種,分別是天雲果、幻雲衣和時光令,對他而言,寶器級別的神兵對他用處不大。

「幻雲衣倒不錯!」

穿在身上之後,隨心意變化。爭鬥的時候也不用擔心破碎,倒省心不小。至於天雲果不過是個蘋果大小的白色果子,和時光令一起揣在了懷中。

丁峰沒有再次進入試煉空間,而是回到了原先所在的山峰上,遙望周圍,包括牛小蠻都在面對石壁參悟。

他盤坐下來,面對石壁,藉助裡面的道韻重新推演唯一真體。

這一坐就是三年。

整整三年。

呼……!

丁峰站了起來,露出了笑容。

「唯一真體,唯一真體啊!」

他仰頭大笑十八聲,念頭侵入石壁中震蕩,傳入試煉場,光芒流轉,他來到了門戶前。

「經檢測,試煉者的實力已經達到臨界點,不再有任務考驗,可以在試煉場停留一月!另,發現試煉者有時光令,是否激發?」

「激發!」

丁峰毫不猶豫的說道。

「試煉者可以在試煉場停留三年零三個月,期間可以隨時返回,或者到期自動傳送!根據試煉者的表現,給予一定的獎勵!」

聲音落下,丁峰出現在溫泉旁邊。

他一出現,白蠶就從冰山上飛了下來,落到了遠處,看著溫泉旁邊的丁峰激動道,「你終於來了!」

「我來了,這一次,我會帶你們全部離開!」

丁峰笑笑,不再理會白蠶,毫不猶豫的跳入了溫泉中,進入了陽眼之內。

「好大的自信!」

白蠶低喃一聲,可惜,他不能上前,只能在遠處看著。不一會功夫,龍老等人也紛紛到來,只是靜靜的瞧著。

轟隆隆!

半年後,陽眼之中,炸開一股狂暴的威勢,有凌天之威,震八荒之力,強大的氣勢橫掃而來,將一直呆在遠處的白蠶等人全部逼退。

「這樣的氣勢……!」

白蠶倒吸口涼氣,兩眼發光,渾身顫抖。

「這是最純粹的氣血之力啊,他的體魄,絕對達到了我這種程度,甚至……!」

龍老驚駭萬分。

重生之仇鳥 再看白魚之中的陽眼內,丁峰睜開了眼睛,露出了笑容。

「這才是唯一真體第一層的大圓滿!」

如今的陽眼,已經對他造不成任何傷害,雙臂一晃,狂暴的力量便化成江河在體內洶湧,充斥四肢百骸。

「我現在的體魄之強,應該達不到靈器的強度,但也完全超越了極品寶器,應該相當於半步靈器,或者更勝一籌!」

丁峰稍微滿意,「現在絕對不下於龍老了,不過……!」

身子一晃,他沒入了陽眼深處,隨著下沉,他受到的壓力驟然暴增,還有太極旋轉帶來的毀滅之力,碾磨的肌肉骨骼。

「唯一真體雖強,可畢竟只是第一層,有些神通難以發揮出來,攻擊手段薄弱,不如修為手段多變,那麼……!」

「世界之樹,助我一臂之力!」

強大的壓迫之力,再加上唯一真體的運轉,鎮壓法力,形成極致的壓迫,可這樣的壓力仍然不夠。丁峰引動一分世界樹的威能,猶如上一次一般,在外面的壓力之下,終於讓世界樹再次將所有的法力盡數吞噬。

世界樹苗陡然暴漲一截,搖曳著蒙蒙光輝,片刻后,從十片樹葉中紛紛吐出了一縷法力。

「法力絕品!」

哪怕以丁峰的心性,也微微激動,可到了這個時候,他隱隱察覺,在道士之境,淬鍊法力達到絕品已經是極限了,哪怕有著世界樹的幫助,也難以更進一步。

極限,這才是真正的極限。

道士九重,道種十個,法力絕品。

Prev Post
「我要走了,既然出來了,我打算到處去看一看。」小白說道。
Next Post
第二天,清晨。皮特和托馬斯一起按往常一樣去上學。這時候,路突然被一伙人給攔住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