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皮特和托馬斯一起按往常一樣去上學。這時候,路突然被一伙人給攔住了。

托馬斯有點慌了,皮特一把緊緊抓住托馬斯的手,托馬斯才算安心下來。

「你們要幹嘛。」皮特問道。

這時就看到一個人走了出來。

皮特定睛一看,就是之前砸麥克夫人店的混混。皮特之前叫人打聽過他,他叫康德,他的家族之前在德谷斯十分有勢力,可在喬伊斯市長上台後,隨著一系列的政策頒布,他的家族生存空間越來越小,等到康德的時候,只能淪為地皮流氓了。

「看你不順眼」

「呵」皮特笑了。「我還沒找你呢。你就先過來了」

「你說你脾氣怎麼這麼沖呢」康德慢慢走了過來,拍了拍皮特的肩「你爸難道沒教你,脾氣沖,命短么」拿著手裡的刀,拍了拍皮特的臉。

眼前這一幕,把托馬斯嚇傻了,從來沒見過這個陣勢,前面至少給30號人堵住了。黑壓壓的一片,而且越來越近,托馬斯忙看了看皮特。卻發現皮特表情沒什麼變化,只不過更拽了。

「你剛才說什麼?」

「說你爸額,沒教」

這下真的把皮特惹毛了,這幾天一直壓著的火一下子爆了出來,對著康德的肚子就是猛地踹了一腳。收回腳的時候,康德已經被踢開好遠了。

他的手下正準備動手,被康德一把攔住。康德慢慢起身,吐了一口唾沫。「呸」走上前來,兩腳一前一後展開,兩手一前一後彎起手臂成直角擺開,握緊拳頭,右手拳頭靠近臉邊護住下顎,左手手臂則微微靠前,對著皮特,擺出了專業格鬥者準備姿勢。

在皮特面前試了兩拳,「嗖嗖」每一拳彷彿隨時都可以和空氣擦出火來,「好快」托馬斯不禁心裡感嘆一句。突然托馬斯好像想起來了,這人曾經好像參加過地下拳擊比賽,得了第一名。當時學校好多男生都迷戀過這個男的。

托馬斯覺得情況不妙,正要拉皮特跑,卻發現拉不動,皮特穩穩站在原地不動,腦袋有點輕輕地歪著,眼睛死死地盯著康德。

「嗖」托馬斯就感覺一陣冷風從康德那邊貼著地面卷了過來。就聽見「砰」的一聲,康德的手打在了皮特的額頭上。

康德很是吃驚「為什麼不躲」

皮特咬了咬牙,甩了甩腦袋,

鮮血順著黃色的頭髮流了下來。

「這拳我不能躲」皮特眼神一點沒變,如果說非要有點,就是更冷了。

康德愣了一下,笑了,「好,有意思」於是一步撤了回來,原地左右跳了兩下。「你給我」這出拳速度像是一支離了弦,比之前甚至還要猛,這被打上去必死無疑,托馬斯知道。一腳已經跨了「走啊!」 重生創業時代 皮特像一座山,完全拉不動。再準備再使一次勁,康德的拳頭在皮特眼前只剩一點點,整個空氣好像都沒有聲音。

「啊!」皮特這一聲突然把這寧靜都給炸開了,就看到皮特一拳從空中像是一把重鎚掄了下來,完全看不清出皮特的拳頭,時間好像在中間斷節了,再看到時候,拳頭已經「砰!」重重砸在康德的頭頂,「啊!」托馬斯從來不見過如此這般像狼一樣的皮特,連身邊的托馬斯都能感覺皮特的擠壓好久的怒火,還沒回過神,就感覺什麼重物猛地砸到了地上。「嘣」一聲悶響。嚇得托馬斯撤了一步。

皮特摸了摸拳頭,看了看昏死在地上的康德。

「當你對我拳頭相向的時候,就做好了這個準備吧」

這時,康德那些手下也不知道怎麼辦,正準備衝上來,就看見皮特瞪了他們一眼。又連忙往後退了一步。於是皮特牽著托馬斯穩穩地穿過人群,就往著學校方向走去。

這時皮特就感覺手上有一股力量拽著自己往後跑去。

剛開始還沒站穩,差點被托馬斯拉得摔倒了。「啊,啊,啊,你幹嘛」

「還去個什麼學校。滿臉的血」

回到家。

「你說你」艾莉莎一邊幫皮特纏著繃帶,一邊說。

本來在屋子裡閑逛的阿黃這時卻停在了皮特的腳前,看著皮特,突然一下子跳了上來,站在皮特的腿上,眯著眼睛一臉壞笑,「喵~」爪子在皮特眼前晃了下,「你,你要幹嘛」皮特覺得不是什麼好事,果然,這時阿黃的眼睛里突然閃過一道光,跳起來就把皮特的頭撓了下,立馬一下子從皮特身上跳了下來,一溜煙跑了,估計之前幾腳抓地太快,在地板上打了兩圈滾,最後撲騰了幾下爪子,就不見了。

「你這臭貓,看不我不把你燉了」皮特捂住頭,「啊,啊,痛痛痛」

「讓你之前總欺負它。」艾莉莎纏繃帶的動作開始輕了下來。

「你說你那拳頭為什麼不躲」托馬斯語氣里有點埋怨的意思。

「我——」拖了好長,「答應了威克斯叔叔的,不亂動手。」

托馬斯憋了半晌,最後憋了一句。「你說你真是,什麼邏輯」

「嘻嘻」皮特笑了。「拉你這個好學生翹課」

」啪「托馬斯一巴掌就打了過去。

」好痛,你幹嘛打我「皮特捂住頭。

「好好養傷吧,你」

這時,樓上突然傳來聲音

是科瑞斯特尓夫人的

「皮特,你又逃課!這次還帶著托馬斯,老師又打電話了。你越來越過分了,這回看我不打斷你的手。」接著就聽到「嗒嗒」下樓聲。

皮特和托馬斯對視一番,「怎麼辦?」皮特問。

兩人相識一笑,「跑啊」托馬斯拉著皮特就往外跑去。

「哈哈「 「這樣呀,那我就放心了。」皇甫瑾瑜和君離他們兩個走著路,說起來這些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個時候正躲在角落裡,聽他們說完這句話的秦容。

皇甫瑾瑜和君離他們兩個走遠之後,秦容這才從角落裡走了出來,秦容身上的侍女看著秦容生氣的樣子有些擔心,「娘娘?」

秦容現在臉上的表情都有一些猙獰,「呵呵,原來就連他們都知道皇上對我的那一絲絲好,居然也只是出於愧疚,原來他對我那樣,真的就只是愧疚。」

琴兒看著秦容一臉生氣的樣子心裡其實也很不好受,「娘娘,您別生氣了,回頭再把身子給皇甫瑾瑜氣壞了,娘娘,時辰不早了,我們還是先去大殿。」

秦容一臉生氣的看著君翊大殿的方向,「憑什麼?憑什麼我那麼想要的東西她南姝寧就可以這麼輕易的得到,」

「娘娘。」

琴兒沒有繼續在說什麼,秦容也就帶著自己的丫鬟去了大殿。

皇甫瑾瑜看到秦容的時候,戳了戳坐在自己一旁的君離,「阿離,你看。」

君離看了看秦容,「怎麼了?」

「我怎麼今天看起來這個貴妃娘娘好像臉色很難看的樣子?」

君離倒是不以為然,「可能是不開心吧!」

「啊,但是為什麼不開心呀?」

「這誰知道,不過想來也是,你說在這深宮之中,得不到皇上恩寵的妃子能有幾個開心的?」

皇甫瑾瑜聽到這裡倒是覺得挺有道理的,「說的也是」。

距離晚宴開始還有一段時間,所以現在這個時候大家都趁著這段時間相互之間說會話聊會天,再加上今日這也算是家宴,所以很多皇親貴族還有大臣們也都帶了自己的女眷過來,古往今來從來都是這樣的道理,有女子在的地方自然也是少不了吵鬧的,本來是有幾家女眷想著來找皇甫瑾瑜說會話的,不過君離早就已經為了防止大家打擾到皇甫瑾瑜,所以和皇甫瑾瑜坐在了一起,不管是誰來說話,君離都會借故推辭。

雖然今來的人之中很多都想和君離攀一攀關係,但是君離現在這個生人勿進的態度,卻也沒有人去強求著和皇甫瑾瑜說話,

再說了,皇甫瑾瑜本來自己就身份尊貴,她不想做的事情,不想見的人,不想說的話,自然也是沒人會強求的。

秦容看著皇甫瑾瑜拒絕了一個個準備來和自己說話的人,突然對這個女子來了興緻,一旁的琴兒知道皇甫瑾瑜和南姝寧關係好,既然和南姝寧關係好,那自然就是自家主人的敵人,琴兒忍不住的吐槽,「這個離王妃也真是的,不過只是懷有身孕而已,況且現在不是離孩子出生還有一段時間嘛,有必要搞得這麼誇張嗎?」

「畢竟是將軍府的嫡女,而且又是離王妃,自然是要比別人尊貴幾分的。」雖然秦容心裡很清楚皇甫瑾瑜和南姝寧她們兩個人之間關係很好,只是秦容卻還是想要試上一試,看一看她們兩個之間的關係,到底能有多好?

秦容來見皇甫瑾瑜的時候,君離照常站起來行禮。秦容臉上的笑容看起來特別的平易近人,內心所有的不平與憤恨全都掩蓋住,「離王,離王妃,」然後秦容對著皇甫瑾瑜開口,「雖然我也算是入了這王城許久,但說實話還真是很少和離王妃說話呢,」

君離還是和往常一樣準備阻攔,「貴妃娘娘見諒,瑾瑜如今身子不太方便可能無法陪貴妃娘娘說話了,若是貴妃娘娘真的有什麼想和瑾瑜說的?還是等下次吧!。」

秦容聽到這裡之後,臉色有些尷尬,畢竟雖然她剛才確實見君離推辭了很多過來打招呼的人,但是秦容想著,不管怎麼說?自己畢竟是個妃娘娘,總不至於這麼沒有面子吧?結果卻沒有想到君離和皇甫瑾瑜果然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裡。

皇甫瑾瑜雖然確實也懶得搭理秦容,但是說實話,她也覺得自己幾乎從未和這個貴妃娘娘接觸過,如今既然有了這個機會,而且如今機會又送上了門來,她還真想見識見識,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物,所以皇甫瑾瑜還是扶著桌子站了起來,「阿離。」

君離看著皇甫瑾瑜站了起來,趕緊去扶住,「瑾瑜,你怎麼站起來了?」

皇甫瑾瑜對著君離搖了搖頭,「沒事的,我還沒有那麼笨重。」

最后一個夢境者 秦容看著君離對著皇甫瑾瑜那一副無薇不至的樣子,心裡的不高興又多增了幾分。

然後皇甫瑾瑜對著秦容行禮,「見過貴妃娘娘。」

秦容做出一臉十分和藹的樣子,「離王妃身子不方便,就不必如此客氣了,我還沒有來過王成之前,就曾聽人說過,皇甫將軍府的大小姐,不僅人長得十分貌美,而且頗有將門之氣,柔美之中還帶著一絲英姿颯爽,之前也只是遠遠的見過,如今這近著一看,離王妃果然看了讓人心動。」

皇甫瑾瑜雖然以前的時候很少出門,也向來不喜歡那種大家閨秀們聚在一起互相誇讚的場合,但是憑藉著自己的身份,平日里這種奉承自己的話,皇甫瑾瑜也是聽得耳朵都已經快出繭子了,所以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這個時候雖然心裡也覺得不太舒服,但是還是裝作一副客氣的樣子,「貴妃娘娘真是繆贊了,倒是貴妃娘娘,果然是溫柔貌美。」

君離在一旁有些驚訝地看著皇甫瑾瑜,心裡暗暗嘀咕,這個瑾瑜不是一向最討厭的就是這些阿諛奉承的話,怎麼如今居然也能說出來了?看來這個小丫頭心裡又不知道在憋什麼大招呢。

王妃衰到家了 果然秦容對於皇甫瑾瑜誇讚自己的話剛剛笑完,皇甫瑾瑜就接著說,「說來也不知道翊哥哥是怎麼回事,放著你那麼溫柔貌美的貴妃娘娘,不放在心上,偏偏對咱們那個一點也不溫柔,甚至脾氣還不太好的皇後娘娘,那麼死心塌地,還真是搞不懂這些男人的心思。」 「你沒事做么?一直坐在這裡。」愛德華一邊調著酒,一邊對著在酒吧坐了一天金說著。

「我能有什麼事」金就這麼兩手一直撐著頭,看著愛德華。

愛德華於是沒理他,繼續做著自己的事。

金看著愛德華手在同一個杯子上,上上下下,來來回回摩擦了好久。

「怎麼總覺得你心不在焉。」金一直手托著下巴看著愛德華,一邊吸著之前點的雞尾酒。

愛德華看了看金,沒有理會。繼續調著酒,可沒過多久,愛德華把調酒的杯子往櫃檯上一擱,馬上收到身後酒櫃裡面。轉身就打開了地上的地下室。過了一會兒,就拿了一個背包出來。

「店就交給你了,跟他們說一下,我現在有事要出去。」

「你要」還沒等金問清楚,愛德華就已經走出店門,不見了。

話說經過一天的路程,天元已經和他的下屬已經在政府軍即將要經過的峽谷回合了。

「二叔,時間確定了沒?」

「大概在明天中午的時候,」回答的是一個中年的黑捲髮男子。

「那對方的陣容呢?」

「50人左右,還有一台B7,帶隊的不清楚。」

天元咬了咬嘴。

「有沒有增援?」

「除了光小隊之外,增援的只有40人」

天元聽完,心一下涼了半截。

「這就麻煩了,之前沒想到會帶上一台B7」天元想著,又問了問站在旁邊滿臉胡茬的黑面大漢。

「三叔,附近的地圖,你有繪製好么。」

大家在峽谷的邊上搭了一個簡易的帳篷。

「你們看這條叫做生死谷的峽谷南北走向,長1000米,峽谷兩側高100米並且都是垂直的,峽谷間隔10米,最窄的一處只有3米,就在離這裡不到100米,叫做獅子口的地方,傳言是因為兩側懸崖伸出來的部分像是獅子的牙。」聽完三叔的介紹,天元出神地看著地圖獅子口那個地方,眼神呆住一點也沒動,過了好久。「三叔,你之前說這裡土壤比較鬆軟?」

「嗯」

「如果做出一個10平米10米深的陷阱要多久?」

「一天」

「好」

「二叔,這次炸藥有多少」

「地雷10枚,烈性炸藥20枚」

天元握起拳頭,用拳頭食指腹部敲了敲下嘴唇,「呼哧——」吸了一口氣。

「那就把你們」就看見天元提筆在獅子口的地方畫上了一個大大叉「全部咬死在這裡。」

第二天的中午,烈日當空,炙熱的太陽好像要把所有的一切都烤化。「呲——呲——」彷彿能聽見土壤崩裂的聲響。

一行人慢慢在峽谷里行走著,一台高約3米的巨型機器人,胸前有著藍色金屬色的胸甲,腰部是一大串多層金屬片,隨著每一片的前後伸縮來活動,還有兩隻三角形樣的大腳,一隻腳至少有一個孩童那麼大,整體看上去,身材魁梧,厚實驚人,他就這樣走在隊伍前面,陽光照在機器的身上,爍爍閃耀。巨大的壓迫感,壓制到潛伏在生死谷懸崖上的天元們大氣都不敢喘。

突然,看見B7的頭突然轉了過來,兩雙藍晶體的眼睛,晃得亮眼,白色硬質感的高鼻樑。就看著他那隻長約3米的手臂,抬起來,兩把槍管突然旋轉著從白色的方形機械手臂上面裡面伸了來,指著天元們待的方向。

「不好」天元一把把旁邊三叔的頭給按了下來,兩人死死把頭埋進了土裡。一股紅土的氣息猛地灌進鼻孔里,有點難受。

只能聽見小得基本可以忽略的,急促又顫動的喘息聲。好久,沒有什麼動靜。

「不會啊,我們應該開啟了紅外線屏蔽儀啊」三叔小聲說。

天元慢慢把眼睛露出一點,發現B7繼續帶著那一群人繼續向前走著,才鬆了一口氣。

「你怎麼知道,他們會讓B7走在最前面」

天元笑了笑「一般前行在陌生的環境,危險因素有很多,B7高強度的材料,天然就是一個排險的東西,而且他的高探測力,決定了他一定會被安排到隊伍最前面。」

三叔笑了。

天元把對講機拿到嘴邊,小聲囑咐

「儘可能保持距離。」

就在一半的隊伍恰好通過獅子口的時候。

「啪」就聽見天元一聲響指,「啁[zhōu]啾[jiū]」一隻鳥飛過獅子口的上空,一個巨大的籠子刷地一下砸向了獅子口。「嘣」一聲巨響,一下子就把政府軍的隊伍給分成了兩半,「呼!呼!」形成的巨大氣流,捲起上萬塵土,「嗯!」士兵們使勁用胳膊擋住眼睛,不讓紅沙吹進眼眶,用力向前傾,才能勉強站住。

還沒等這些政府軍反應過來。就聽見一聲悶響,這些政府軍的往前一看,看到B7一下子陷進一個巨大的黑洞裡面,這些政府軍剛想到洞口看一下,又是一個巨型的籠子從天而降「嗖」地一下落了進去。卷進去巨大的氣流,「呼呼呼——」「啊——啊——」就聽見這一連竄痛苦掙扎的聲音,「噗噗噗」推倒一大片站在洞口的士兵,緊接著就聽見一聲巨響,飛沙四濺,洞口發生了巨大的爆炸,大量的土一下子陷了進去。這一下子,政府軍可亂套了,開始四處逃竄,這批已經跨過獅子口的永遠不會想到,從他們踏過獅子口第一步起,他們就已經一步邁進了鬼門關。

「蹦蹦蹦」一聲接一聲的巨響,這些在地裡面早已埋好的地雷,被這些政府軍一亂竄,全部都給引爆了。「啊!啊!」一聲又一聲撕心裂肺的嘶喊,在這片片響徹雲霄的爆炸聲中,顯得是那麼悲哀,和凄涼,殘酷,這就是戰爭啊!殘忍和絕望。整個峽谷裡面血肉橫飛,屍橫遍野,「唔——」天元趕緊捂住嘴巴,無比難受才把剛準備吐出的東西憋了回去。這時,唰唰唰,天空好像下起了血雨,淋在了這片土地上,慢慢給滲了進去。每一聲的爆炸,就彷彿是一聲吶喊,這是多少無辜人們的心聲,借著這恐怖卻又暢快淋漓的巨響,從地獄裡面又卷了上來。

那些被擋在獅子口後面的一群人還沒弄清楚狀況。空中連刷刷降下3頂2米高的大鐵籠子成三角形排布,每個隔有三米。「砰!砰砰!」三聲巨響,掀起萬丈塵土,把後面本來為數不多的政府軍也給打散了。

這麼一來,有生力量不到15人。而且還沒有擰成一團。

天元的臉上終於出現了笑容,興奮地捶了一下地。

「能贏!」 秦容聽到這裡之後,臉色都變了,但是還是強忍著鎮定說,「離王妃慎言,皇上,不該是我們可以妄議的吧!」

皇甫瑾瑜知道秦容現在心裡一定很生氣,但是皇甫瑾瑜根本都不在乎這些,只是輕輕地笑了笑,「皇上自然不是別人可以妄議的,只是瑾瑜說的這些,就算是現在翊哥哥就站在這裡,聽到這些話想必是不會和瑾瑜計較的,更何況既然瑾瑜敢當著您的面說出這些話,自然也就不擔心這些話,傳到皇上的耳朵里。」

Prev Post
丁峰眸子一眯,雙眼中閃爍出十色光華,穿透靈液,看清了泉眼深處,在那裡有一顆紅白相間的珠子,懸浮著轉動。
Next Post
而且後來這把寶刀落入了曹操手中。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