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問題啊,有很大的問題啊,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小黑身體裡面也有個這玩意,如果再猜的不錯的話,這片天地裡面恐怕每一個妖獸都會有一個這玩意,這就有大問題了……」張明目湛金光,略微有些激動的說道。

「佳鑫,你們在戰鬥的時候,這蛟龍有什麼異常的么?」張明忽然轉身問道。

「異常?沒有什麼異常啊!」周佳鑫說道。

「說道異常的話……我倒是發現一個……」趙靜音緩緩說道。

「什麼?」

「有一段時間裡,這蛟龍的實力提升的非常快……和書生叔叔的血誓有點像!」趙靜音看了一眼周佳鑫說道。

張明眉頭一挑,似乎捕捉到了什麼,就在此時,楊晨猛地抽出了唐刀,劈向了張明……張明倒是沒有躲避,這點信任他們彼此之間還是有的。

「叮……」楊晨一刀磕飛了一個目標直指張明腦袋的黑色暗器。

這一變故讓所有人都戒備了起來,陸然取下來了背後的槍,趙靜音也取下了背後的琴,周佳鑫也拿著畫卷站了起來……

「噗……」那個暗器斜插進了旁邊的土壤裡面。

「手裡劍?忍者?」陸然眉毛一挑,他倒是沒想到東洋的忍者竟然會提前對他們發動攻擊,剛剛那個時間看起來並不是最佳的刺殺時機啊……這不符合忍者的宗旨……難道這名忍者是個下忍?

「刷刷刷刷……」就在此時,無數黑色的人影在湖邊的森林中快速的飛竄,然後站定了下來,放眼望去竟然看不到邊際,無數身著忍服的忍者將陸然等五人兩獸全部包圍了……

「這麼多人?怎麼可能?」陸然被眾多的人數唬的一怔,不過很快的反應過來了:「不對,忍者只進來了三個人,絕對不可能這麼多人……」

「陸大哥,他們都是分身,或者說,頂多只有一個真人在裡面……」這時候楊晨忽然說。

「恩?」陸然一怔,他從來沒有和忍者打過交道,忍組的忍者可是非常的神秘的,他收集過忍者的資料的,但是交手卻是從來沒有過……

「之前在遇到白澤的那片草原上,就有一個忍者像我發動過攻擊,後來被我殺掉了,看但是殺掉之後他並沒有留下屍體,反而是化作了一縷青煙……」楊晨手執唐刀,認真的說道。

「不錯,這應該是忍術裡面的一個禁術,多重影分身……」周佳鑫點了點頭說道:「忍術中影分身是很普通的,但是多重影分身就是高級忍術了,來者不善!不過多重影分身的每一個分身的實力都很低,而且很脆弱,我們人很多,很容易對付!」周佳鑫常年四處遊歷,見多識廣,倒是和忍者打過交道,這種非常明顯的招數周佳鑫一眼便看了出來……

「我記得忍組除了千葉伍仟之外進來了一個武士,一個忍者,這次恐怕就是那個忍者來了,我們第一次和忍者打交道,不能大意,比實力我們不怕,但是論詭異,他們卻剩了我們一籌,千萬別陰溝裡翻船了……」即使是知道了這些人都是脆弱不堪分身,陸然也絕對不會大意,對待任何事情都認真是陸然的基本態度。

「諸位……」這時候張明突然說話了。

「恩?」幾個人都看向了張明。

「你們不覺得很奇怪么?」

「怎麼了?」周佳鑫問道。

「現在我們剛進來,什麼都不清楚,而且在我們擁有絕對實力的時候,忍組的忍者為什麼敢急著跳出來與我們為敵?畢竟我們表面上還是維護著地球聯盟,如今他們迫不及待的撕破臉皮,如果不是有著巨大的利益吸引著,我想他們絕對不會這麼做!」張明說道。

「你是說?」陸然目光一凝。

「有陰謀!」張明肯定的說道。 ?一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嗖嗖嗖……」沒等張明他們具體討論,鋪天蓋地的手裡劍,苦無以及各種忍具已經飛臨了眾人頭頂。眼看著忍具上面附著著淡藍色的光芒,眾人皆是心中一凜,這個忍者的實力非常的強悍,分身如此多竟然還可以施展如此強大的攻擊,此人的源氣看來是極為雄厚。

「刷刷刷刷……」周佳鑫雙手在畫布上略過一道道殘影,畫筆不斷輕觸,一個巨大的玻璃罩子躍然紙上。

「出來!」周佳鑫大喝一聲,一個通明的玻璃罩一躍而出,直接將眾人籠罩在了玻璃罩裡面,而玻璃罩表面泛著幽黑的光芒……

「叮叮叮叮……」一連串的敲擊聲音如約而至,從天而降的刃具密密麻麻的讓人無法計數他們的數量,而那邊分身們還在繼續不斷的潑灑這刃具……

「不行,不能一直防禦!」周佳鑫緊盯著玻璃罩說道:「雖然每一個單體的攻擊力都不高,但是數量太多了,罩子撐不了太久……」

「確實是不能一直防禦,敵人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將我們困在這裡,我們要儘快走出去……」陸然點了點頭說道,轉頭看到張明依舊是一幅沉思的樣子,知道他對眼前的戰鬥沒什麼建設性的意見了,便說道:「靜音,在玻璃罩破碎的瞬間彈奏爆音,打亂刃具運行軌跡。」

刁蠻小老婆 靜音點了點頭,原地盤膝而坐,將古琴橫放在了自己的膝上,輕輕的撫摸著琴弦。

「楊晨!」陸然突然看向楊晨,對楊晨點了點頭,楊晨一怔,也點了點頭,將唐刀緩緩的撤回了劍鞘。

「張明!」陸然拍了一下張明的肩膀說道:「告訴我真身在哪……」

張明舉目望去,略微算了一下,突然眉頭一皺,對陸然說道:「他的真身不在這裡,這裡全是分身,我們暫時沒有辦法直接將他擊殺來達到瞬滅全部分身的效果,所以我們只能一個一個滅殺了……除非……」說到這張明瞥了一眼楊晨。

陸然也是皺了一下眉頭,他知道張明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但是現在楊晨還達不到那個高度,原本他的打算是其他人先牽制一下眾多分身,然後他一個人趁機突入敵人後方,找到敵人的真身,然後滅殺真身其餘分身自然全滅,但是如果真身不在的話那有些麻煩了……

「計劃變更,楊晨擴大範圍,掩護其他人,靜音遠程範圍攻擊,佳鑫和我近身群攻斬殺,爭取在兩個半小時之內結束戰鬥!」陸然立刻改變了作戰計劃。

「未必需要兩個小時,這些分身防禦力極為脆弱,越快結束戰鬥越好,我們要趕去和林軒匯合,去晚了的話,林軒的處境就很不妙了。」張明忽然說道:「這個小世界非常不簡單,這裡面還有一個上古流傳下來的部落,林軒已經跟著部落的人走了,我們……等等……我們在去匯合林軒之前恐怕還有一個事情要做……」張明的面色突然變得有些古怪了起來……

「什麼事情?」陸然一怔問道。

「是……」

「防禦罩要破了,準備戰鬥!」就在張明要說出來的時候,周佳鑫突然大叫一聲,只見防禦罩上面突然出現了一點裂痕,緊接著裂痕開始蔓延開來,瞬間蔓延到了整個防禦罩上面。

「嘭!」「楊晨!」「喝啊!」

幾乎在同一個時刻,防禦罩一下子爆裂成漫天的墨水,陸然大叫楊晨的名字,楊晨大喝一聲展開了領域……

青濛濛的領域瞬間展開,所有飄撒進來的忍具一瞬間全部被釘在在了半空中無法動彈,突入起來的變故讓所有的忍者都是一怔,手中的忍具在一瞬間均是停了下來,他們停了下來,不過陸然等人卻是懂了。

就在領域展開的一瞬間,激昂的琴音陡然迸發了出來,難以言表的波動蜿蜒著擴散到了樹林中,登時就有數十忍者分身爆炸成了一縷縷青煙,而更多的忍者分身開始搖擺了起來,根本無法正常的釋放忍具了。

而就在這一瞬間,陸然和周佳鑫已經瞬間沖了出去,分別跑向了兩邊,從兩邊的樹上開始清剿分身,而陸然的目的和之前一樣,依然是全滅,分身不是那麼好分的,特別是一下子分出來這麼多,全滅了他也會受到創傷。

就在陸然和周佳鑫衝出去的一瞬間,楊晨抽出了她的唐刀,銀白色的光輝急閃,將所有進入她領域的忍具全部斬碎,然後一下子散去了領域,跌坐在地面上喘著粗氣。

忍具的碎片如雨水般掉落下來,趙靜音震動琴音,將已經斬成碎片的忍具震成了粉末,地面不多時便羅上了一層黑色和白色的粉末,小白走到楊晨的身邊,安靜的等待著,小黑在一邊已經看呆了,它可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大場面,在激昂的琴音中,小黑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它默默的走到了張明的身邊……

趙靜音依舊在遠程支援這陸然和周佳鑫,雖然這些分身極為脆弱,但是數量確實太多了,而他們只有兩個人,即使是群攻也是有限的……

——

在這片小空間的最中心處就是軒轅部的所在,這個在這裡傳承了近五千年的部落終於再一次迎來了新的客人……至於為什麼用再一次,是因為在這漫長的歲月裡面,他們並不是唯一進入的一批人,而會不會是最後進入的一批人呢……

「公孫兄,距離部落還有多遠?」林軒轉頭問向一邊的公孫木。

「不遠了,其實如果我們快點走的話,我們現在已經可以到達部落了……不過為了林兄的血晶,繞了一些路也沒有什麼了!」公孫木說道。

是的,就在來的路上林軒還是做了不少事情,其中就有張明所提到的那個事情,這件事情做完林軒就舒了一口氣,之後就不怕被揭穿之前的謊言了,而另一件比較重要的事情就是林軒獵取了一隻物鏡十二品的妖獸,殺一隻物鏡十二品的妖獸對遴選來說還是十分簡單的,所以林軒取得妖獸了的血晶,並且成功的融合了血晶,開啟了增幅的血脈技能……並且打到了九倍增幅,這件事讓道元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是啊,林大哥好厲害,增幅達到了九倍增幅呢,部落里也就幾個人有九倍增幅……」公孫葉在一旁歡快的說道。獵殺的那一隻物鏡十二品妖獸除了血晶,其他的都給這丫頭了,加上之前那兩隻翼虎,還有一個空間裝備,這次出來公孫葉的收穫頗豐啊……當然高興了,這不稱呼都改成了林大哥。

林軒摸了摸自己的心臟,這裡面有一個菱形的血晶,但是林軒感覺到這個血晶在慢慢的變小,這個過程極為緩慢,但是卻是真實存在了,林軒感覺終有一天,這個血晶會融合到他的血液裡面……

「到了!前面就是部落了……」這時候,公孫木開心的說道。

林軒一怔,朝著公孫木看的方向望了過去,而這時候,陸然等人剛好遇到了忍者分身大軍的截擊……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遠處一幢幢精緻的小木屋隨意的排列著,有些木屋還建築在那些高大的樹木上,形成一幢幢大小樹屋,而所有的屋子似乎有意,又似乎無心的把幾座稍大一些的木屋半圍了起來,而在那些稍大一些的木屋後面竟然突兀的出現了一座小山,彷彿這個小村莊就是依山而建的一般……

「林軒兄弟,這些木屋就是我們平時居住的地方,你看那些比較大一些的木屋是族老的屋子,族老的屋子有三層,我們都是兩層,族老居住在第三層,而下面兩層都是一些關於外界的書籍……哦,對了,現在族內有三位族老,兩位姓公孫,一位姓姬!」公孫木遙指著不遠處的村落說道。

林軒順著公孫木的手指點了點頭,忽然看向了在籠罩著村落的那個小山問道:「那個小山是什麼地方?」林軒回想了一下自己掉落時候的情景,並沒有看到這個小山,不過也是自己當時的時間比較緊迫,只顧著往外面看了一眼就掉了下來,而這個小山已經比周圍的樹木高了,山上的樹木很低矮,和周邊那些高到逆天的樹木根本沒法比,但是林軒卻是感覺到了這個小山並沒有看起來那麼簡單……

「那個小山是族內的禁地,具體是做什麼的只有族老們知道,但是我猜這個小山一定和軒轅劍,還有金晶們有關係,不然我找遍了整個小世界,也沒有發現軒轅劍,金晶的所在我倒是知道,但是卻怎麼也不得門而入……」公孫木想了一下,說出了自己的推斷。

「你的意思是,這小山就是收藏金晶的入口處,也是軒轅劍的所在之處?」林軒驚訝的問道。

「不然為什麼是禁地,我們在這裡守護的不就是軒轅劍嘛……」公孫葉小聲嘟囔道。

「呵呵,走吧,讓我去看看這軒轅部落!」林軒輕笑了一聲說道。

「恩,好!」公孫木點了點頭,一馬當先的走在了前面,林軒緊跟在公孫木後面,公孫葉跟在最後面……

走到接近最近的木屋時,林軒突然感覺到一個意志突然掃過了自己的腦海,林軒一怔,站了下來……

公孫木看的林軒停了下來,笑著說道:「林軒兄弟,這是帝尊留下的意志,是用來保護我們村落的,只要是對我們村落存有敵意的妖獸或者人類都無法進入!」說完公孫木繼續往前走去。

林軒點了點頭,邁開了腳步繼續往前走,林軒對於軒轅部當然沒有任何敵意,所以很順暢的進入了村落,不過進入村落之後,林軒有些奇怪,這村子裡面怎麼一個人都沒有……

公孫木看樣子也有些奇怪,逮到一個正欲往小山跑去的族人問道:「阿狗,你這是要去哪啊,部落裡面人都哪去了?」

「啊,公孫大哥啊,你怎麼還在這裡,族老他們都去聖山廣場了……其他人都趕去看熱鬧了!」那個被叫住的族人驚訝的說道。

「啊?發生了什麼事情?」公孫木大驚,這是出了什麼事情竟然族老們都去聖山廣場了,也沒有到祭祖的時候啊。

「聽說是姬秋大哥將預言中的七個人帶了回來了,那七個人都要求開啟聖山呢,哦,對了,族老還公布了一個大秘密,原來通向金晶所在的門戶就在聖山裡面,他們七個人呀就是要去取金晶,然後去軒轅劍,到時候我們就能出去啦……咦,公孫大哥,你去不去,不去我先走了啊……」阿狗滔滔不絕的說道。

「恩?啊,你先走吧!」公孫木有點恍惚的說道。

「那我先走了啊!」阿狗打了聲招呼,就趕緊往小山的地方跑去了。

等到阿狗走了以後,公孫木皺著眉看向了林軒說道:「這一次你們進來還有超過七個人的么?」

林軒也有些奇怪,要知道剛剛那個人可是明確的說道對方有七個人啊,如果是陸然他們肯定會等自己,而且他們也沒有七個人,忍組三人,降頭師一人,圓桌騎士五人,自己這邊六人哦,現在應該說是七個半人,難道是忍組和圓桌騎士聯合了?不能啊,且不說格菱·亞瑟不會腦殘到放棄龍組這個盟友來聯合東洋忍組,就算是他們真的聯合了,圓桌騎士可是有四個白人臉啊……血統濃度非常低啊,這也能矇混過關?

「首先我也不能確定我是不是被選中的七人之一,但是我們確實有七人,而其他進入的組織裡面一個是三人,一個是一人,一個是五人,他們的血統和血脈評價比我們都低了許多,所以我也不知道現在出現在軒轅部落的七人是誰……」林軒說道。說到這裡林軒也有些生氣,到底是誰先他一步來到這裡?

他沒有原地等候張明而是跟公孫木和公孫葉來到軒轅部就是因為林軒覺得解開這裡面的秘密就必須來軒轅部,而自己正好先人一步打好提前量,沒想到還是被人家捷足先登了。要知道人往往會被第一印象所左右,現在公孫木和公孫葉更是偏向自己七人是預言中的七人,而那些族老肯定就會偏向現在在聖山廣場上面那七個人了……

「會不會是五個人和三個人的那兩個勢力聯合了?」公孫葉問道。

「有可能,但是可能性不大!」林軒搖了搖頭說道。

「不管怎麼說,我們先去廣場看看吧,說不定是你的同伴們到了呢……」公孫木嘆了口氣說道。

林軒點了點頭,雖然知道這不太可能,不過還是去看看到底是誰截了自己的胡。

——

在另一個小湖邊,坐著一大一小兩個美女,大的美女無聊的往湖水裡面有一搭沒一搭的扔著石子,小的美女抱著雙腿,把小腦袋擱在膝蓋上面,安靜的看著大的美女所扔的石子掉落在湖水中,濺起了一個個小水花……

「唔……好無聊呀,陸大哥他們什麼時候能來呀……」大的美女似乎扔累了,把手中的石子往湖水中一扔,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小的美女輕輕地搖了搖頭,眼睛還是盯著湖水……

「哎呀,小鳳妍,你說小軒軒把我們仍在這裡,就不怕我們被妖獸吃掉呀……」李馨一下子把鳳妍抱在了懷裡,揉了揉鳳妍的小腦袋說道。

小鳳妍用兩隻手捂住了自己的頭髮,說道:「林大哥不會害我們的!」

「唔……說的也是,可是張明好慢啊,這麼久了還沒來……」李馨嘟著嘴說道。說完,又把小鳳妍放到一邊,隨手抓起了一把小石子,又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扔著石子。

在兩個人身後不遠處的樹林中,兩個人都沒有發現,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躲在大樹的後面,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李馨和小鳳妍,眼神中流露出殘忍的光芒……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這一大一小兩個美女自然就是李馨和鳳妍了,林軒在前面跟公孫木說自己這邊可是有七個人的,而自己這邊只有六個人,那就只有讓李馨從空間里出來了,所幸自己和空間的聯繫並沒有被切斷,所以李馨和鳳妍很順利的就出了……

如果等進了部落可就沒機會再讓李馨出來了,難道憑空變出來?那樣誰都知道林軒有隨身空間了,所以林軒在來的路上找機會偷偷進入了隨身空間,然後跟李馨說明白情況之後,就把李馨帶了出來,找了個地方隱藏了起來,然後自己和公孫木公孫葉前往部落,而李馨就是在等待著張明的到來,李馨和林軒都相信張明會找過來的……

等到了林軒跟族老們言明身份,在等著陸然他們找過來,帶著李馨一起過來,到時候他們就湊齊七個人了,也就不會被拆穿謊言了,而且林軒也相信,李馨的評價至少會和自己一樣,而那個劍痕不過是進門的鑰匙,進來之後就消失了,所以林軒自認為做的天衣無縫……只是沒想到半路被人家捷足先登了……

至於他們身後的那個黑影……其實就是那個唯一一個進來的降頭師——帕納德。說起來帕納德的人生也算是十分的坎坷,他原本並不是老和尚的門下,只不過他資質平平,年過四十也只有物鏡十六品的實力,得到的評價也只有物鏡中品,資質跟林軒他們根本沒法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如果不是有機會進入這裡,說不定一輩子也進入不了老和尚的法眼……

不過帕納德有一個特點,長得比較年輕,或者說是很年輕,即使是四十歲也看起來像二十歲,這和他修鍊的方式很有關係,他就是屬於那種邪惡的降頭師……當你感覺到如何正當的修鍊都無法提升實力的時候,你就會不知覺的開始劍走偏鋒……

於是帕納德不顧師傅的反對,偷偷的學習了一種吸食女人鮮血的方法來修鍊,果然實力有所增長,雖然增長的速度就像龜速一樣,但是總算是有了希望不是,於是帕納德開始變本加厲了起來,這一條路一旦踏上便無法返回了,最終在一次作案的時候被師傅發現,師傅念及多年師徒情,將他逐出了師門,並明言如果再犯一定會將其斬殺……

但是帕納德修鍊了吸食女人鮮血的功法之後變得越來越年輕,於是改頭換面,扮作一個二十歲的青年,投入了老和尚的門下,做了老和尚的徒孫,要知道一個二十歲物鏡十六品可就十分的難得了,於是歡天喜地的被收了進來……

但是假的就是假的,進入老和尚門下的帕納德修鍊的速度依舊十分緩慢,加上老和尚門下的紀律更加嚴格,而他受到很大的重視,所以他吸食女人鮮血的機會就很少了,這樣一來入門多年依舊是物鏡十六品,慢慢的就泯然眾人矣了……

門中其他人也只是當他是一個隕落的「天才」,這樣的人很多,所以慢慢的也就不再關注了,於是帕納德又有機會去吸食鮮血了,這一陣他的實力又有所鬆動了……

這次行動降頭師們來了很多人,之前被龍組用炮直接轟死了不少,但是還是活下來不少。帕納德沒想到這次行動一上來他就在龍組的炮轟下犧牲了大量的鮮血,但是好歹也是生存了下來,不過令他更沒想到的是他竟然能夠進來,這樣一來就讓他重燃起了登上巔峰的希望,看看那些一起進入的人都是什麼人,龍組,圓桌騎士,還有忍組年輕一輩的佼佼者,跟他們一起被選入帕納德甚至認為自己是不是原本就是一個天才,只是因為什麼原因被埋沒了,一瞬間他躊躇滿志……

只是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骨感的。帕納德進入這空間之後就直接掉到了一個獅子窩裡,要知道獅子可是群居的動物,可不是獅子蛇那樣的獨居動物,於是帕納德悲催了,經過一番血戰之後,帕納德狼狽的使用秘術逃竄,之前原本就浪費了大量的氣血,這樣一來帕納德差點就要跌落品級了,好在他的空間裝備裡面還存了一些鮮血,但是那些沉血怎麼趕得上鮮血……也只能保得一時平安,如果一天之內無法找到新鮮血液就要跌落品級了,而且這一跌落一輩子都別想回去了,這絕對是帕納德無法承受的。

不過帕納德經過兩次大消耗,一身實力只剩下了三四成,勉強只有十一品的樣子了,在這個危機四伏的空間裡面,重傷之體,還要找到新鮮的女人血液簡直是難如登天啊……不過天無絕人之路啊,帕納德遇到了在等待陸然張明他們的李馨和鳳妍,而陸然他們被鋪天蓋地的忍者個拖住了……

當然帕納德是不知道這些的,他只知道眼前有兩個女人,還是兩個純潔的女人,竟然還有一個幼女……簡直就是上天賜予帕納德的……只要是吸食了這兩個極品的血源,帕納德恐怕不但會實力痊癒,還會更上一層樓吧……

不過帕納德還是小心翼翼的先探查了一下,畢竟自己現在是重傷之體,要是這兩個女人的實力高超,豈不是白白送了命,雖然他在乎實力,但是更在乎自己的小命,畢竟在這個陌生的地方萬事不可大意……

不過經過一番檢測之後,帕納德激動的就要跳出來了,那個大一點的女子竟然只有物鏡十品,即使是現在自己的實力大打折扣依舊可以輕易碾壓,十一品和十品的差距可是十分的遙遠的,至於那個小丫頭,則是被帕納德直接忽略了,因為他根本沒檢測出來那個小丫頭的實力……

帕納德此時已經顧不得太多了,檢測到李馨的實力比他低就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動手了,他沒去想為什麼在這個小世界里竟然會突兀的出現兩個不相干的女人,也沒去想這兩個實力如此低的女人竟然安然的呆在了這片危機四伏的森林裡。

如果他多想一些恐怕不會輕易的出手,但是他已經被逼到這裡了,他現在心裡想的只是吸掉這兩個女人身體里的鮮血,儘快的恢復實力,這一個動力已經衝破了他的理智,所以李馨和鳳妍面對一個已經一半失去理智的降頭師,已經是十分的危險了……

「嘿嘿,別怪我太心狠手辣,怪只怪你們在一個錯誤的時間裡,呆在了一個錯誤的地方,而又遇到了我……」帕納德看著手中一團黑色的霧氣,表情猙獰,陽光偷偷的漏過樹葉的縫隙,輕輕的照出了一張慘白慘白的面龐……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戰鬥比想象的麻煩一些,不是因為那些分身的實力多麼強大,而是他們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目光所及,無窮無盡……也許他們並沒有想著憑藉著這些分身就能殺掉陸等人,但是卻是打著拖住他們的想法,甚至未必沒有耗死他們的意願……

敵人數十萬,而戰鬥的人只有陸然和周佳鑫,遠程支援只有趙靜音,音波能夠影響的範圍有限,稍遠一些的分身並不能直接被琴音直接殺死,頂多影響分身的動作,讓陸然和周佳鑫的下手更快一些罷了……

陸然從來沒想過會有面對如此多敵人的時候,他心裡多少有些明白了,那個忍者恐怕是藉助了什麼寶物才擁有如此龐大的源氣,才能分出如此多的分身,可是明白了並沒有什麼用,原本打著殲敵的心思淡了些,現在只想著衝出去就好了……不過想了想身後的同伴,還是盡量的殺傷敵人,讓敵人無力合圍才有利他們逃脫……

周佳鑫盤坐在一片黑色的烏雲上面,筆下如飛,什麼威力大畫什麼,什麼數量多畫什麼,狼群,蟻群,獅群……但是周佳鑫並沒有想著畫那些洪荒神獸,一來敵人都很弱,沒必要,二來畫那些太消耗源氣……

陸然那邊則是槍聲不斷,敵眾我寡的時候什麼槍威力最大?自然是機槍……於是陸然那邊清脆的聲音就沒有斷過,分身一大片一大片的死亡,陸然和周佳鑫的清理速度很快,快到趙靜音的琴音已經漸漸失去效用了,但是陸然依然看不到敵人的盡頭,心中不禁有些焦急了……

張明盤膝坐在原地沒有動,手中拿著兩隻龜甲開始認真的占卜起來,自從進來張明並沒有認真的占卜過,只是隨性的快速預言,這種預言的速度快,但是比較隱秘的事情就占卜不出來了,更何況是在這個對各種力量限制非常大的地方……

忽然張明臉色一變,變得有些凝重,說不出來是焦急還是擔憂,但是多少是有點擔心的,猛地張明站了起來,大聲吼道:「陸然,周佳鑫,別藏著掖著了,時間不等人,速戰速決!」

張明這一聲是運足了源氣,因為之前趙靜音已經停下了彈琴,所以陸然和周佳鑫聽到了,陸然和周佳鑫一怔,張明直接叫了他們的名字,而且語氣中多有焦急,陸然和周佳鑫一下子明白了張明恐怕是預言到了什麼,當機也不留手了……

陸然手上泛起紅色的源氣,一股赤紅色的氣勢衝天而起。

「赤波!」陸然低喝一聲,紅色的源氣浪潮像四周噴涌而出,如果仔細看去,竟是赤紅色的子彈組合成的浪潮,這種無差別攻擊十分的消耗源氣,原本陸然是不打算用的,但是此刻也不得不用了……

周佳鑫筆上泛起了幽黑的源氣,一股幽黑的氣勢衝天而起。

「獸潮!」周佳鑫雙手執筆,在畫卷上托起兩道殘影,無數只妖獸密密麻麻的出現在了畫卷上。「出!」周佳鑫大喝一聲,畫卷輕浮在空中,鋪天蓋地的妖獸從畫中噴涌而出撲向忍者分身們……緊接著周佳鑫拿出另一隻毛筆,左手背在身後,右手在空中輕輕的寫了起來……

「狂!」一個幽黑大字就這樣浮在空中,字成之後幽黑的光芒大熾,不斷灑下光芒落入下面鋪天蓋地的妖獸頭裡,每一個接受到這道光芒的妖獸都嘶吼一聲,雙目赤紅,顯然是進入了癲狂的狀態……

陸然和周佳鑫這邊殺的昏天暗地,這邊張明拉起了已經休息了一會的楊晨說道:「楊晨,李馨也來了……」

「啊……怎麼可能……馨姐不是沒來么?」楊晨一捂小嘴,驚訝的問道。

「現在來不及解釋了,反正她來了,但是她現在遇到麻煩了,陸然和佳鑫現在無法脫身,只能靠你了,憑藉著白澤的速度,儘快趕去支援李馨……」張明鄭重的說道。那個降頭師雖然受了重傷,但是好歹是物鏡十六品的高手,而李馨只有物鏡十品,想想張明都覺得焦急,好在有鳳妍在,不過也拖不了太久……

Prev Post
當世三大聖地太上宮、九劍門以及太虛無極觀。神州大陸上唯一的三個九品宗門。能與其抗衡的只有當世人皇、妖聖宮以及龜縮在無盡虛空的弒皇一脈的後人。
Next Post
似要放出自己的黑蠱蟲。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