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錯,至少不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女孩,雖然說身材不是很高,但是不得不說,挺符合沈穹的審美的,氣質給人一種非常溫婉的感覺。

當然,即使是如此,沈穹依然不是很認同相親的,權當走個過場。

「這是沈穹,我們都叫他小穹,這是藍韻竹,也就是小竹子!」大舅媽熱情地拉著那姑娘的手,介紹道。

到了這裡,那姑娘才稍微抬了下頭,瞥了沈穹一眼,似乎發現沈穹正在望著她,急忙轉了一下頭,俏臉有些紅。

「嗯!」她應了一聲。

大舅媽見她害羞,立即哈哈笑了一聲,熱情的招呼她父母道:「來來來,藍大哥藍大嫂,快坐快坐。今天小穹聽說了要跟你家姑娘相親,頓時熱情的不得了,特地從池塘裡面抓了一條大青魚回來給小竹子補補身子。這青魚湯,聞到味道就讓人感覺特別饞!」

我擦!

大舅媽著大嘴巴,什麼都敢說。

這大帽子一帶,還要不要人活啊?

沈穹頓時無語。

姑娘的老爸老媽聽言,抬頭打量了沈穹一眼,然後微微笑了笑。

藍爸讚賞道:「小夥子還不錯!」

看得出來,對沈穹也比較滿意,說著,便擺了擺手,對著藍韻竹說道:「坐吧!先聊聊!」

這頓飯吃的,讓沈穹有些如坐針氈,這樣相親,他還是頭一次。 自從坐下之後,沈穹就沒有怎麼說話,那姑娘也沒有怎麼說,低著頭紅著臉小口小口地吃東西,比較文靜。

只有他們的父母他們在閑聊,聊得內容都是各自的家庭,聽他們的對話,沈穹得知這姑娘的老爸跟他大舅是初中同學,玩的很鐵的那種,他家也住在鎮裡面,開了一家超市經營。

當然,話題繞來繞去,最後還是繞回了沈穹和那姑娘身上。

沈穹只聽到大舅媽說道:「說起沈穹啊,大學的時候,是讀農業的,大學畢業之後,便跑回家來經營果林了,目前在附近的大羅山上有幾十畝的果園和一個池塘。可不,這條魚就是他從池塘裡面抓的,可大了,快來嘗嘗,聽說味道非常不錯。」

沈穹感覺到,聽到大舅媽這麼說后,那姑娘特地抬起頭瞟了他一眼。

藍爸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伸手夾了一塊魚肉,與此同時,早就垂涎欲滴的大舅李軍民也夾了一塊。

魚肉剛剛下肚,沈穹能夠感覺到,兩人頓時全身一震。

「這魚肉——」

「我靠,這魚真不錯啊!」李軍民立即道,睜大了眼睛望著沈穹:「哈哈,沈穹這是魚?這也太香了吧?」

沈穹老爸老媽也吃了一口,不由吃驚。

「這魚肉好吃啊!吃起來甜絲絲的!」

「不錯不錯,這魚肉確實不錯,怪不得會這麼香,嫩滑嫩滑的,還沒有魚腥味,最關鍵的是還入口即化。」

「哈哈,好吃,好吃啊!」

沈穹聳聳肩:「池塘裡面抓的。」

大舅媽也吃了一口,招呼了那姑娘一聲笑道:「藍嫂,小竹子,來來來,快來嘗一嘗,這魚真不錯,吃的讓人精神一振。」

那姑娘抬頭略微遲疑了一下,也沒有多說,伸手夾了一塊。

「好吃吧?哈哈,這小子,在自家池塘裡面養著不少魚。沒有想到還有這種大貨!」 紅藕香消南雲晚 大舅媽立即讚賞道。

「嗯!」

那姑娘應了一聲,俏臉紅了一下,沒有多話。

李軍民也對這魚讚不絕口,連連笑道:「好吃,好吃,太好吃了,怎麼越吃越覺得好吃啊?沈穹,你那池塘裡面,還有多少這種魚啊?」

沈穹看了一下他:「現在還不知道,沒有清塘過。不過應該還不少!」

李軍民笑道:「這魚可以抓了。 氪金女仙 都這麼大了,繼續養下去都是浪費。你就舅我是開飯店的,正好少幾條大貨。有空的話,就抓幾條給我。」

沈穹帶這魚過來,目的便就是這個了,聽他這麼一說,立即笑道:「抓幾條可以,但是,價錢可不能少了!」

李軍民聽了,立即大笑起來:「哈哈,你這孩子,怎麼這麼死心眼了?我是你大舅,錢還能少你的嗎?你放心,只要魚好吃,一切都沒問題。」

「那就好!我明天就可以抓!」沈穹呵呵笑道。

一頓飯熱熱鬧鬧的吃完,基本上都是他大舅和大舅媽在說話,拉一拉家常。

沈穹沒有怎麼開口,那姑娘也沒有怎麼說話,

吃到最後,他們還沒有忘記這次過來的目的,便叫他們出去外面逛逛,給他們兩人一些獨自相處的空間。

沈穹原本不怎麼想出去,因為他實在不知道兩人之間有什麼好談的,但是老媽幾乎是拉住他,把他趕了回來。

當走到了外面之後,那小姑娘已經在等著他,俏臉紅紅的,似乎也覺得非常尷尬。

沈穹不由笑道:「他們太熱情了!」

「嗯!」

姑娘應了一聲,細弱蚊蠅。

看得出來,她的性格,屬於那種容易害羞的女生,比較恬靜,不喜歡多話,雖然說確實比較適合沈穹的審美,但是能不能成,還得另說。

她沒有說話,沈穹也沒有開口了,兩人優哉游哉地走了幾步,氣氛有些詭異了,沈穹正想著要說些什麼,姑娘忽然說了一句:「那魚很不錯!」

沈穹一怔,立即笑了起來:「你也吃出來了?呵呵,我剛開始吃的時候,也覺得不錯。那個,不如我們先加個微信吧。有空回去再聊!」

姑娘回頭望著他,有些無辜:「微信?我沒有微信啊,QQ可以嗎?」

沈穹怔了一下,這年頭不用微信的人還真少,不過也沒有啥,一些年輕人就不喜歡用,於是道:「當然可以!」

「好!」

姑娘倒是爽快,沒有猶豫,報了一個號碼給他,忽然又望著他問道:「你大學還在那裡上的?」

「在省城!」

沈穹鼻尖聞到少女身上的一縷清香味,如蘭如麝,非常好聞,於是又解釋道:「農業大學裡面。不過大學畢業之後,最終還是沒有在省城待下去,跑回來經營一家果園了,我不怕告訴你,自從我經營了這片果園之後,窮的幾乎都只剩下褲子了。」

「呃——」

姑娘聽言,噗嗤地笑了一聲,沒有說話。

「所以我大舅媽他們說的那些話,大部分都是假的,你聽聽就好,千萬別當真!他們最愛誇大其詞。」沈穹笑道:「這次,你也是被強拉過來的吧?」

姑娘略微遲疑了一下,點了點頭:「嗯,是被逼的。」

接著,她捋了捋秀髮,又微笑著補充了一句:「我大學是在省城商學院讀的,學的是建築設計。我現在也沒有工作,也窮!」

沈穹不由笑了一聲:「看來,咱們至少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窮!」

姑娘特地望了他一眼,有些尷尬的笑道:「你至少還有自己的果園經營。我是什麼都沒有,去年大學畢業后沒有多久,我便回家了。」

沈穹想了想,不由問道:「那你覺得,我們倆能成嗎?」

「啊?」

姑娘明顯一怔,望著他,眨了眨大眼睛。

沈穹聳聳肩道:「其實我很反感相親。」

姑娘稍微沉默了一下,然後微微一笑道:「我也反感相親,但是,我爸總覺得我這輩子都嫁不出去了,所以便逼我過來了。」

「哦?是嗎?」沈穹笑了起來。

「嗯!是的!」姑娘望了他一眼,甜甜一笑,捋了捋耳邊的秀髮。 一邊在馬路上亂逛,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鼻尖偶爾可以聞到一縷清香味,倒也愜意,在小鎮裡面逛了一會兒后,兩人見沒有什麼話題聊,便往回走。

「如何?感覺如何?這姑娘不錯吧?」等姑娘一家離開之後,大舅媽立即對著沈穹問道。

其他人也轉頭盯著沈穹。

大舅媽又道:「呵呵,我就覺得這姑娘很不錯,氣質文靜,又乖巧,是一個可以好好相處的女孩。沈穹,你別眼光太高啊,要不然,過了這個村,可能就沒有這個店了。不少人家都盯著這家姑娘呢!」

沈穹尷尬道:「我覺得不錯又怎麼樣?人家未必能夠看得上我啊?」

「你覺得不錯那就成,其他的交給你大舅媽,你大舅媽我給你做媒去!」大舅媽聽他這麼一說,立即對著李慧蓮哈哈笑道:「我看啊,這事兒十有八九能成。兩人太坐在一起,越看越登對!」

李慧蓮看了沈穹一眼,也不由說道:「那曉菲你就多琢磨琢磨,我覺得這姑娘的確挺適合這臭小子的!」

「好嘞,得令!」大舅媽立即點頭。

沈穹滿臉尷尬,不過也沒有多說什麼,在大舅媽,家待到了晚上七八點左右,便起身回家。

異界青魚的表現不錯,可以多抓一下,明天找個時間,去異界那邊多釣幾條回來。

這種魚,四五十斤一條,只要釣上一條,吃幾天都未必能夠吃的完,應該能夠賣出個好價錢。

沈穹喜滋滋地想著,洗了一個熱水澡,便上床睡覺,然而剛剛躺下,他立即感覺到手臂中有些發燙,冒出了一陣陣觸電的感覺。

沈穹微微吃了一驚,急忙抬起右手看了一眼,立即就發現手中的蘋果印記竟然變成了白色。

「竟然還會變顏色?」

他心中吃驚,發現手臂越來越燥熱了,一股詭異的熱流從右手背上冒了出來,沿著手臂朝著身上流動,沒有多久,在心臟處也感覺到一股股的酥麻感。

妖孽王爺不良妃 沈穹急忙捂了一下胸口,卻發現那股熱流已經流轉全身,讓他全身冒出了一股股燥熱感。

他臉色劇變,感覺渾身燥熱難耐,於是趕緊沖入了浴室中打開了水龍頭,淋了一身水。

讓沈穹沒有想到的是,淋下冷水之後,不僅僅沒有解除熱流,反而覺得更加的酷熱難耐了。

「熱,好熱啊!」

「這是怎麼回事?」

他壓根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感覺到水龍頭的水根本無法解決燥熱,於是他迅速沖了出來,朝著果園的池塘撲了過去。

池塘裡面都是泉水,晚上比較冰冷,沈穹想都沒有想,直接跳入了池塘中,當渾身沒入池塘后,瞬間感覺全身一涼,冒出了無比舒爽的感覺。

這時候,他才抬起右手看了一眼,發現蘋果印記的顏色又變了,變回了原來的鮮紅色。

一條宛若帶電般的暖流,依然在身上遊動,好像給他按摩一般,讓他無比的舒爽。

「嗯?」這時候,沈穹抬起手看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似乎發現自己的手好像變白了很多。

也不管這些,大概在池塘裡面泡了半個小時后,身上的暖流才漸漸消失。

由於泡在水裡太過舒服,讓他睡意漸起,等他回到房間后,差不多已經睜不開眼睛,立即倒在床上睡了。

一晚上的時間就這樣過去,第二天早上起來,沈穹感覺神清氣爽,渾身無比舒暢。

「嗯?」

這時候,他忽然發現了什麼,猛地長大了嘴巴。

「我長高了?又長白了?」沈穹望了下鏡子裡面的自己,心中吃驚,發現自己好像年輕了五六歲一般。

不僅僅只是高了幾公分,而且皮膚也變白了許多,變得細皮嫩肉,最重要的是,他豁然感覺到自己身體裡面好像蘊含了一股爆炸性的力量。

「難道是——」

沈穹眼睛一亮,冒出了一種興奮感,迅速走出門外盯著旁邊的一棵大樹,想都沒有想,一拳砸了過去。

只聽到「嘭」地一聲,那顆水桶粗的梨樹猛地震動了一下,許許多多的花瓣從樹上飄落了下來。

沈穹頓時吃驚,只見那梨樹表面上,出現了一個清晰的拳印,表皮已經被砸的稀巴爛。

雖然沒有把整顆樹砸斷,但是他確實感覺到自己的厲害變大了很多,最主要的是,剛剛砸了一拳,他竟然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疼痛。

這一拳,要是砸在普通人身上,起碼能把他打的翻幾個跟頭。

「內功? 謝天與謝地 這就是內功嗎?哈哈,感覺好爽啊!」

沈穹心中樂開花了。

誰不想自己有特異功能?誰不想自己一個能夠打好幾個?若是力量能夠再大一些,那就太爽了。

在門口前琢磨了一下,沈穹發現自己的力量大概漲了一倍左右,遠遠超過了以前。

忍住了心中的興奮,他想了想,立即傳送到異界去,然而剛剛落地,他掃了一眼昨天開荒的果園,心中再次大喜。

果園中的果苗,都是剛剛種下的,才經過了不到兩天的時間,然而此時沈穹發現,它們竟然全部都開始紮根了,那新芽嫩綠茂盛,長相極為喜人。

若是按照一般情況,新栽種下去的果苗,沒有十天半個月,無法使用新的環境,更加別說一夜之間長高半截了,然而在異界,這些卻變成了現實,這黑土,果然奇怪,肥力十足。

「看樣子,用不了多久,就能收穫了!」沈穹忍住了喜色。

除了地球梨之外,他也收集了一些異界荔枝的種子,用黑土培育果苗,不過剛剛去看了一眼,異界荔枝的果苗,還沒有發芽。

暫時不管這些,沈穹迅速收集一些花瓣,拿出了釣竿,開始釣魚。

這小河,大概有七八米寬,深度沒有探測過,應該有三四米深左右,在小河旁邊,長著許許多多的水草和蘆葦,裡面長著不少大物,湖水比較清澈,能夠看到一米多深的地方,一眼望過去,看到不少游魚的身影。

這樣的小河,也不知道有沒有鱷魚或者蟒蛇什麼的,沈穹覺得,似乎自己還是不要走太遠為好。

「有空的話,可以在果園旁邊搭建一棟小房子,這些木材浪費了就太可惜了!」

他心中暗暗做了一個計劃。

很快,魚就開始咬鉤了。 沈穹拉了起來,很快就發現,這是一條草魚,個頭雖然比不上青魚那麼大,但是也不小,大概有十幾斤左右。

在小河裡面,不僅僅只有青魚,還有許許多多的淡水魚魚種。

沈穹頓時大喜,迅速把它裝在了麻袋中,又陸陸續續釣了兩個小時,收穫極為豐厚。

小河裡面的魚沒有被人釣過,咬鉤的速度極快,往往幾分鐘,就能釣起一條來。

除了青魚草魚,還有鰱魚,鯽魚和鯉魚,僅僅兩個小時,沈穹就收穫了差不多兩百斤!

Prev Post
「你可會做飯?」道牧大手一揮,一整套日常用品現在床上。
Next Post
對轟結束的瞬間,體型較小的卡普,便直接朝著來路生生的橫亘了過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