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龍韓樺,如果不是他的話,我也不會進入這個鬼地方,等到時候出去了,肯定會讓他付出代價的。」

冷落塵對於龍韓樺把他推進這裡的行為很是生氣,可是已經進來了,就算在恨,在生氣,他都不能對他做什麼了。

反而聞人楓惶卻很淡定,感受到了三次的波動,他都認認真真的感應著,希望能夠在這上面找到破解的方法,可是似乎上天沒有站在他這邊,還是讓他什麼都沒有感覺到了。

可是他卻沒有放棄,繼續找著,用自己的方法,想要解開這個結界。 筱若馨跟龍韓傲兩人很快就到了前方,越靠近這裡,發現視乎越發白了,是那種純粹的白。

「這裡應該就是陣眼了吧!?」筱若馨看著面前,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但是又說不出哪裡熟悉了。

「應該是了」龍韓傲點了點頭。

兩人又上前了幾步,這下看的更加清楚了,原來在那些白霧的中間是一件武器。

「前面似乎是一件兵器,是不是拿走拿件東西,就能夠破解了那些的結界了嗎?」

筱若馨打量著那件兵器,對著龍韓傲問著。

龍韓傲沒有回答,而是認真的打量著那把兵器,看著似乎有些眼熟,但是一時半過又想不起來。

「主人,那是九天玄女當然遺落在英雄戰場的兵器,是時候該收回了」這個時候亡魂又再次出現了,而且都會說話了。

「你們居然會說話了?」筱若馨被他們突然的出現,下了一跳,不過很快就發現了,他們居然能夠說話了。

「主人,其實我們一直都會說話,只是離開陣眼太遠了,無法提供能量,所以說不出話,很抱歉,讓主人您受驚了」那個亡魂的領導跟筱若馨解釋著。

筱若馨點了點頭,明白了這一情況,又問道:「那你叫什麼?能不能介紹一下你們?」

那個領頭的亡魂點了點頭,說道:「回主人,屬下叫莫炎,是九天玄女第一侍衛,也是當年帶隊將軍,身後的這些都是當年跟隨在九天玄女和魔尊的人。」

筱若馨聽了他的解釋,心裡很多的問題都得到了解釋,那麼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如果自己拿走了那件東西,他們會不會有事。

剛才莫炎也說了,他們現在能夠說話,是因為陣眼的給了他們的能量。

但是現在的問題是,拿走那件東西就是陣眼,也就是他們攝取能量的東西。

「主人,現在你應該將它拿走了,這一切也應該讓他結束了」莫炎微笑的看著筱若馨,指了指前方的那件東西。

到這了一步,筱若馨遲疑了,她說道:「那個東西,我拿走了,是不是你們就會消失,或者說是整個英雄冢都會消失呢?」

鈞天圖 莫炎似乎早就猜到了筱若馨會這樣問,微笑道:「主人,追日鉤只是一個陣眼,您就算拿走了,我們也不會因此消失了,您就放心吧!」

那個是上古時期,九天玄女的武器,名叫追日鉤,它的外觀就是現代人說的玉如意,最為厲害的是,它可以千變萬化。

「原來它叫追日鉤呀,很漂亮,我還以為它只是一根玉如意。」

筱若馨一聽那個玉如意居然還有這麼一個美麗的名字,追日鉤,剛看見的時候,她真的以為是玉如意,沒想到居然還有名字。

「是的,所以,主人看,是時候該物歸原主了」莫炎一直都在微笑,點了點頭。

「真的?我拿走了,你們會沒事,會一直等著我來救你們?」筱若馨還是很不放心的問了一下,她真的不希望他們會再次因為自己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不會的」莫炎有些好笑,但是所有的亡魂心裡都是暖暖的,能夠碰到一個這樣的主人,一點都不容易。

「那就好,那我就不客氣了」筱若馨聽了他這麼說,她就放心了許多了。

可是筱若馨看著那個追日鉤,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將它拿下來?

「可是這要怎麼拿?直接拿嗎?」

筱若馨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她也不敢試,如果試了,攻擊自己還好說,但是要是攻擊結界中的學院的弟子那不就出事了。

「這個……」這個連莫炎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他們只是一心想要將追日鉤守護好,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取追日鉤。

見莫炎面上為難,就知道他也不知道,筱若馨只好看向龍韓傲,用眼神詢問。

龍韓傲一直都在觀察著追日鉤,還有周圍的情況,他也一點辦法都沒有,這個地方他從來都沒有來過,所以他也不清楚。

他猜想,這個地方應該是筱若馨的到來才觸動了英雄冢的機關,將他們送到了這裡來了,不然往常至少會有以兩隊是在同一個空間里,而不是到現在,這裡只有他們一隊人。

「這裡似乎是為你而開的」龍韓傲半天就說了這麼一句話。

「哈……」筱若馨被他這一句話懵了,都不知道該給什麼反應了。

這個時候,空間里的小綜跑了出來,朝著追日鉤就直接跑了過去,那速度快的讓筱若馨都沒反應過來。

「喂」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小綜已經到了追日鉤,嚇得她站在原地都不敢動了,生怕觸動到什麼機關,傷害了結界中的人。

「小綜,不要亂動,也不知道有什麼機關,如果因為我們,傷害到了結界中的人就不好了,你快下來」

筱若馨一臉都是擔憂,卻不敢靠近,如果真的是龍韓傲說的那樣,那麼自己在英雄冢里就是一個危險存在,那如果因為自己的原因,傷害到那些無辜的人就不好了。

「主人,你放心,這裡沒有機關,主人,你快過來」小綜一邊用興奮的眼神看著面前追日鉤,然後跟筱若馨說著話。

它也不是莽撞的,事情孰輕孰重,它是知道的,在空間里它就注意觀察了,上面是沒有機關的,所以是很安全的。

「真的嗎?那好,我來了」筱若馨聽了它的好話,有些疑惑,但是還是上前了幾步,不敢在上前了。

「主人,沒事的,你快過來,追日鉤一直在等你」小綜見她又停下腳步了,連忙又開口了。

筱若馨轉身看了一眼自己身後站在原地沒動的龍韓傲,似乎在徵求他的意見。

龍韓傲對著她微微一笑,示意她可以上前的。

徵求到了龍韓傲的意見,筱若馨原本還有些擔心的心也放了下去,朝著前方而去,來到小綜的身邊,看著它面前的追日鉤,心裡有一股莫名的親切感。

「主人,追日鉤是一直跟在你身邊的,如果不是當年的那件事,現在的您跟魔尊一定過的很幸福,現在是時候為當年的事情報仇了,為了那些犧牲的兄弟報仇了。」 小綜從看見追日鉤之後就一直很是興奮,在追日鉤的面前蹦來蹦去的。

筱若馨很是無奈,她看著小綜,笑道:「你那麼激動幹嘛?」

朱雀跟青龍也出來了,都跑到了麒麟的身邊,三隻獸獸都很激動,似乎他們盼著這天已經很久了,所以一個個都顯得很興奮。

莫炎跟亡魂們看朱雀跟青龍的出現,都激動了,都對著他們叫:「大人,你們還活著!?」

三隻獸獸早就發現了他們,也見過他們,沒有那麼激動,其實他們是不想顯身的,但是因為看見追日鉤之後,實在耐不住了,這才跑了出來。

「好了,我們一直都活著,你們讓開,讓主人過來」小綜根本就不理會他們,讓他們感覺讓開,讓出路給筱若馨。

筱若馨上前了幾步,更加靠近了追日鉤了,她的心裡就更加興奮,而且她也感受到了追日鉤的感覺了。

「主人,你感覺到了嗎?追日鉤很興奮,它迫不及待讓你將她帶走,你就快點」朱雀比小綜更加激動,都波不急待的讓筱若馨動手。

筱若馨看著面前的追日鉤,似乎想要感應著什麼東西。

剛剛伸出手,突然,追日鉤散發出了強烈的光芒,照耀的讓人都睜不開眼睛了,站的最近筱若馨,眼睛卻沒有一點點的阻礙。

她是眼睜睜的看著追日鉤變化,越變越大,漸漸的出現了一幅又一幅的畫面。

上面有戰場,有神殿的人,有兩個很模糊的人,但是在模糊也能看的出來,那兩人肯定的氣質非凡的,在他們的對面站著一個身穿金黃色的鎧甲的男人,也是很模糊。

還有就是他們身後都站在一群人,你那兩個氣質不凡的人應該是九天玄女跟魔尊,而他們對面的應該是神殿的人,因為筱若馨在那兩個氣質不凡的人身後看見的莫炎了。

接下來是兩方人馬在對峙,之後就是打起來,再來就是充滿了悲傷的畫面。

九天玄女因為跟神界界主對峙的時候被人暗算了,然後又受了神界界主的一擊,直接就去了大半條的命。

處女座的旅 之後又因為要救魔尊,徹底的將自己最後用來保命的靈力都用了,然後就是魔尊抱著她發瘋的吼叫,瘋狂了起來,甚至將神界所有人打的傷的傷,死的死,就連界主都不能倖免。

神界的界主也沒想到九天玄女會被人偷襲,更沒想到她會為了魔尊而犧牲了自己的性命,面上都是痛苦,還有就是失魂落魄,如果不是神界的長老拉得快,說不定他也死了。

被長老拉走的界主,一直看著靜靜躺在魔尊懷中的女子,流下了眼淚,可是心中的恨意跟妒忌卻越發的強烈了。

筱若馨就這樣認真的將所有的畫面都看完了,她的心裡是震撼的,來到這個世界,她聽了很多關於九天玄女跟魔尊的愛情故事,可是沒有自己親眼見,親身經歷,她是不怎麼相信的,可是現在這些畫面,讓她真真確確的感覺到了。 那是愛到極致了,才會為了對發付出了生命,這是她做不到到的。

畫面還沒結束,轉到了一個到處充滿了陰暗的地方,這個地方筱若馨之前去過,就是魔界。

魔尊抱著九天玄女來到了他自己的寢宮,將她輕輕的放在自己的大床上,就這樣守著她,也不去療傷,李悅跟長老們,還有風火雷電雨他們也在。

他們天天都來勸魔尊去療傷,可是都被魔尊打了出去,之後就是直接設下結界,不讓他們進來了。

起先他們還特別的著急,試圖用所有人的力量,合力打開結界,就在他們剛要開始的時候,李悅被叫了進去。

這一進去就是幾個小時,在外面的等待的人都著急死了,就連九天玄女的五隻契約獸都被阻攔在外面了,當年的小綜他們不似現在這樣,都已經化為人形了。

終於,李悅出來了,對著他們吩咐了幾聲,大傢伙就散去了,沒有人在這裡呆著了。

等到眾人都離開之後,李悅的面上露出了擔憂跟無奈,還有就是無能為力的表情。

看到這裡,筱若馨似乎猜到了什麼了,她現在就感覺自己深入了這些畫面中,似乎自己就在這裡面,她想知道,他們在裡面到底都說了什麼了?

原來愛情那麼傷 是什麼讓李悅露出了這樣的表情?

可是她看不見,也進不去,雖然能夠猜到一點點東西,但是她還是想要確定下,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樣呢?

之後的畫面就是,九天玄女的五隻獸獸都連續被封印了起來,麒麟是最為幸運的,被封印在彩虹手鐲里,跟隨著九天玄女的一縷靈魂去了二十一世紀。

這是魔尊無意間發現的地方,原本是要等到跟神界大戰之後,帶著九天玄女去的,可惜這一切的計劃都被打亂了,現在只能讓她自己去了。

但是在因為送九天玄女去二十一世紀的時候,出了一點狀況,導致九天玄女的一縷靈魂直接落入了二十一世紀一個即將出生的嬰兒身上。

因為突然的變故,讓那個孕婦承受不了九天玄女本身的力量,血崩而死,也因此讓她剛一出生就變成了孤兒。

原本那個女子就是個苦命的,因為被一個有婦之夫騙了,之後是懷孕了,才知道那個男人家裡是有老婆的,她很善良,為了不破壞別人的家庭,選著了離開,回到自己的家鄉。

但是因為家鄉的人都很傳統,而她未婚懷孕,名聲很不好,她的爸媽將她趕了出去。

被趕出去的女人,沒辦法,只好到處打工,就這樣,女子堅強的將她肚子里的孩子生了出去,可是卻因為這一變故,最終還是死了,不過在她離開人世上,最後還是看到了自己的孩子。

她在最後一刻都沒有放棄生的希望,可是老天爺還是將她帶走了,她臨死的表情看著手術室的大門,面上都是擔憂。

筱若馨想,她應該是擔心她的女兒以後該誰照顧,會不會因為她的去世,而變成了沒人撫養的孤兒,最後餓死還是病死。 這一刻,筱若馨很恨自己的出現,如果不是自己的出現,那個女人就不會死了,雖然自己不算是她的女兒,卻是佔用了她女兒的身體。

畫面到這裡,就漸漸消失了,那股刺眼的強光也沒了。

再次出現在大家面前的筱若馨淚流滿面,讓龍韓傲看著特別的心疼,雖然不知道她剛才都發生了什麼,還是幾步來到了她的身邊,將她抱進了懷中。

感覺到了周圍熟悉的感覺,筱若馨這才釋放了出來,眼淚更是流個不停。

「馨兒,你看見了什麼?」龍韓傲一猜就知道她剛才肯定是看到了什麼,才會這樣子的,他注意到了她剛才的眼神中的痛苦。

「我看見了,看見了當年發生在戰場上的所有事,還有魔尊為九天玄女所做的所有的事情,他付出那麼多,還有那個因為我的出生而死的女人,如果不是因為我的無意間出現,她就不會因為我的力量過於強大,導致的血崩而死,都是我,都是因為我,一切都是因我而起的。」

筱若馨越說越激動了,心就越發的疼,當年如果不是因為自己,那個人真的不會死,雖然只是生了自己,那也是給了自己生命的母親。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事情都過去了,也不都是你的錯,是神界的人,是他們的傳統,他們的自私讓這一切發生,所以你不要自責了吧!」

龍韓傲聽完之後,就明白了,他原本就有上輩子的一點點記憶,剛才來這裡,他也想起了一點點,所以筱若馨剛才說的事情,他都知道。

就這樣,龍韓傲抱著傷心的筱若馨,看著前方,眼神沒有一點焦距,不知道在想什麼。

朱雀他們三隻獸獸也沒在說話,看見自家主人哭了,沒有一個敢多說一句話,都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明白自己做錯事了。

「主人,對不起」最後三隻獸獸還是齊齊說跟筱若馨道歉。

筱若馨哭了一會兒,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看著他們擺了擺手道:「沒事,不關你們的事,好了,我現在去拿追日鉤,看看是不是這樣就能解開天然結界。」

說完筱若馨看了一眼龍韓傲,朝著他明媚的微笑了一下,再次朝著追日鉤所在的地方走去。

伸手,將還在散發強光的追日鉤握緊,一個用力,拿了起來,就這一瞬間的事情,眾人感覺到了周圍波動,就連天然結界里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了。

筱若馨感覺到了追日鉤上強大的力量正在慢慢的進入自己的身體內,剛開始還好,可是越到後面,力量進入的速度就越發的快了,讓她有些接受不了。

「啊……啊……啊……」筱若馨發出了痛苦的叫聲,但是因為追日鉤的靈氣太強了,就連龍韓傲都無法接觸,周圍因為靈氣的波動而震動不停。

「主人,主人,主人」三隻獸獸沒想到會變成現在這樣子,都齊齊朝著筱若馨,就要飛過去,但是怎麼也接觸不到筱若馨。 「怎麼辦?」因為接近不了筱若馨,三隻獸獸更加著急了,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可是就算還是都在努力靠近筱若馨的方向。

天然結界里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感覺周圍在震動,都快站不住了,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有些膽子小的人,已經開始慌張了,因為周圍沒有一個人,一個人面對的時候,心裡的恐懼要比平常來的嚴重?

就像冷落塵跟聞人楓惶就是不一樣的了,聞人楓惶看起來很鎮定,除了剛開始的疑惑,到現在的鎮定,他努力的穩住自己的身體,仔細查找周圍的不一樣。

而冷落塵就顯得慌張了許多,他面前很是驚恐,腦子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該做什麼?

竹生他們也比他顯得鎮定了許多,他們都努力的穩定自己的身體,在周圍尋找著什麼

就連龍韓樺也沒有最早之前的玩世不恭,認真的尋找著周圍的異常。

相對於他們,謝老這邊就好了許多,周圍的波動對他沒有造成任何的影響,他站著不動,看著周圍,卻沒有什麼動作,面前沒有任何的擔憂和疑惑,似乎早就預料到了事情的發生。

筱若馨還在承受著追日鉤力量的洗禮,龍韓傲他們還是無法接觸到她。

不過他們也沒有放棄,還在努力著。現在的筱若馨,只感覺自己周身的疼痛,感覺整個體內都要爆炸了,努力的運作控制那些湧進自己身體里的靈氣。

空間里的劉新成也很擔心。

現在也只有他能夠接觸到筱若馨,也是唯一說的話她聽得見的了,在發現他們都無法靠近,他就開始試著跟她對話。

教她怎麼消化那些進去她體內的靈氣。

筱若馨也按照他所教的方法,將追日鉤帶來的靈氣轉化成自己的。

可是越是這樣子,湧進的就越多,她的消化就越變得緩慢了,身體的膨脹感就越發的強烈了。

龍韓傲他們雖然接觸不到筱若馨,但是她的情況他們是看的一清二楚的。

心裡更加著急,但是切怎麼也靠近不了她,只能在原地乾等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痛苦。

龍韓傲很懊惱,為什麼自己要同意讓她上前去呢?如果不同意,那是不是事情就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呢?

重生之家族財閥 「啊……啊……啊……」筱若馨叫聲越來越大聲了,就連天然結界里的人都聽見了,心下都咯噔了一下,那些熟悉她聲音的,一聽就知道是她。

心裡就擔心了起來,特別是謝老跟龍韓樺,他們一聽就知道是筱若馨的聲音,都特別的擔心。

原本兩人還不是很擔心,但是聽見剛才的聲音之後,他們都坐不住了,生怕就是筱若馨遇見了什麼危險,都開始極力的尋找出口。

彩虹空間里的劉新成也著急萬分,但是卻一點忙都幫不上,只能一直跟筱若馨說話,鼓勵她,不讓她昏迷了過去,如果在這關鍵時刻昏迷了,那麼會有生命危險的。這是給每個支持過我的人道歉信。

因為個人的原因,我停了更新,對此我跟抱歉,這是我的第一本書,我的文筆不好,能寫這麼多,是我自己都沒想到的。

Prev Post
這大界如何能承載一顆暗星的質量?
Next Post
「呼……」過了大約半個小時,林軒微微的舒了一口氣,看著眼前還有些不穩定的空間門,林軒咋了咂嘴,感受到了上面隱約散發出來的空間波動……之前林軒通過金晶領悟到了空間天道,不過在分化分身的時候就把空間天道給分化出去了,所以此刻林軒是沒有空間天道的!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