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楊過有些疑惑,他感覺,楊玄真應該知道真相,只是不說。

夜幕降臨,海風呼嘯,如狼嚎,如虎嘯,如龍吟,如震天鼓響,同時,還有一陣陣寒風從身邊吹過,讓人心中發涼。

寒風吹到楊過身上,讓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說,「表弟,你說,這桃花林不會鬧鬼吧?」

楊玄真聞言,也打了一個寒顫,「不會,就是有些冷,我們得想辦法取暖,不然,就這樣吹一夜的海風,會吹出病來。」

楊過四下看了一眼,說,「怎麼取曖啊?」

楊玄真想到了重陽宮的內功心法,當年,郭靖的習武天賦並不高,經常被江南七怪打罵,某天,郭靖跑出去宣洩情緒,碰到了重陽宮的馬鈺道長。

馬鈺知道,郭靖看上去有些愚鈍,卻心思純樸,相比於其他人,少了很多雜念,很適合修練重陽宮的內功心法,於是,指點郭靖,並把重陽宮的內功心法傳給郭靖,還讓郭靖在懸崖峭壁上睡覺練功。

「內功?」 神仙的圈養生活 楊玄真又想到一個人物,乃是俠客行之中的石破天,被人稱之為『狗雜種』,他看起來愚鈍,卻擁有赤子之心,竟然練成了絕頂功夫。

「心?」楊玄真想到這裡,對武道修行多了一分理解。

郭靖,石破天皆是心思純樸之人,卻能練成絕世武功,成為絕頂高手,這就是大智若愚吧?

楊過見楊玄真半天不說話,拍了他一下,「想什麼呢?我都快凍死了。」

楊玄真微微一笑,說,「我們就在這裡練習內功吧?」

「這裡?」楊過傻眼了,「這裡寒風刺骨,根本靜不下心,如何修練內功?」

楊玄真說,「不想被凍死,就排除雜念,專心運氣。」

「好吧!」楊過也沒有其他辦法,他不想被凍死,只能盤膝坐下,運轉蛤蟆功的內功心法。

「去除雜念!靜心凝神!」楊玄真不斷的暗示自己,儘力的排除雜念,讓自己的心靜下來。

然而,周圍海風呼嘯,寒風刺骨,再加上肚子飢餓,楊玄真根本無法靜下來。

當楊玄真準備放棄時,識海空間的小冊子發出淡淡的光點,光點進入腦海后,讓楊玄真的腦海變得清明了很多,所有的雜念一掃而空。

一絲絲曖流在經脈之中流轉,楊玄真進入了空明之境,忘我,忘他,忘形,忘卻了世間的一切。

「嗯?」楊過驚疑出聲,看了楊玄真一眼,只風楊玄真眼睛微閉,身上散發出一絲絲曖意,他驚嘆不已,「想不到,這小傢伙的練武天賦這麼高,在這樣的環境中,還能靜下心來修練內功。」

楊過向楊玄真身邊靠了靠,再次閉上眼睛,絲絲曖意從楊玄真身上散發出來,讓楊過的身體曖和了一些,也讓楊過的心慢慢的靜下來。

桃花塢,閣樓成片,閣樓之中發出淡淡的光芒,主樓之中,郭靖,黃蓉等人圍坐在一起,準備吃飯。

郭靖向眾人掃了一眼,問,「過兒和玄真呢?怎麼還沒來?」

郭芙連忙低下頭,不敢說話,黃蓉看到郭芙的臉色,就知道事情和她有關,立即問,「芙兒,你可知道過兒和玄真哪去了?」

「我哪知道啊?」郭芙說了一句,又把大武,小武拉進來,說,「我一直和大武,小武在一起,沒見過那兩個人。」

大武和小武心虛,連連點頭,卻不敢說話。

郭靖看了看天色,說,「這麼晚了,兩人會去哪?」

黃蓉了解郭靖,知道郭靖非常在意楊過,對楊過充滿了愧疚,她臉色一沉,喝道,「芙兒,快說,過兒和玄真去哪了?你應該知道,桃花島是一座海島,過兒和玄真不熟悉環境,也不通水性,很容易遇到危險。」

郭靖臉色一變,沉聲說,「芙兒,快說!」這會兒,郭靖是真的擔憂了,他想,『我沒有照顧好康弟,讓他誤入歧途,如果過兒出事,我如何面對楊叔叔,楊叔母啊?』

郭靖平時不發怒,一旦發怒,眾人都不敢說話,郭芙的頭埋的更低了。

黃蓉連忙安慰郭靖,「靖哥哥,別著急,應該是小孩子們打鬧。」

「哼!」郭靖怒哼一聲,雙眼盯著郭芙,郭芙身體一顫,「爹爹,我和大武,小武,楊過,楊玄真一起去桃花林玩,不小心觸動了桃花陣,楊過和楊玄真被困在裡面了。」

黃蓉微不可察的搖搖頭,心想,『這芙兒,到了現在,還在說慌。』不過,她非常疼愛女兒,也了解郭靖對楊過的感情,沒有點破,而是說,「靖哥哥,夜幕降臨,外面寒風呼嘯,我們快去找過兒和玄真吧,免得他們被凍壞了。」

「走!」郭靖吐出一個字,霍然起身,大步的走出餐廳。

黃蓉瞪了郭芙一眼,說,「你們在這裡等著。」

郭靖和黃蓉離開后,郭大小姐心慌,走到柯鎮惡的身邊,拉著他的手臂,撒嬌道,「大公公,您能不能和我爹爹說說好話,讓他別罰我。」

「哼!」柯鎮惡怒哼一聲。

顯然,柯鎮惡也非常厭惡楊過,江南七怪,有五人是被楊康用計害死。

郭靖走出餐廳后,施展輕功,直奔桃花林,黃蓉緊隨其後,大聲喊,「靖哥哥,別著急。」

郭靖飛到桃花林旁邊,停了下來,等黃蓉到了之後,才說話,「蓉兒,你熟悉桃花林,你說,過兒他們兩個在哪?」

黃蓉安慰道,「靖哥哥,別急,你看,地上還有腳印,我們可以尋著腳印找人。」 夜幕之下,星光閃耀。

郭靖,黃蓉兩人借著星光,進入桃花林,黃蓉從小就生活在桃花島,又精通五行陣法。

僅僅一會兒,郭靖、黃蓉兩人就找到了楊過和楊玄真被困的地方。

郭靖見到楊過,心中歡喜,激動的道,「過兒,你沒事吧?」

「沒事!」楊過緩緩的站起來。

楊玄真受到打擾,已經停止運功,也站了起來,向郭靖和黃蓉行了一禮,「郭伯伯,郭伯母。」

「太好了!」郭靖歡喜的道,「你們沒事就好。」

黃蓉說,「走,先回去吧,這裡刮著陣陣寒風呢。」

「走!」郭靖一手拉著一個,帶著兩人離開桃花林。

眾人回來后,郭靖想責罰一下郭芙,黃蓉和柯鎮惡一同說情,無奈之下,只能做罷。

夜,楊過躺在床上,對隔壁床的楊玄真說,「喂,睡了嗎?」

「睡著了!」楊玄真回了一句,眼睛半閉著。

「呵呵!」楊過輕輕一笑,「小傢伙,那郭芙大小姐不是省油的燈,肯定還會找我們麻煩,要不,我們想想辦法,也治治她?」

「可以啊!」楊玄真回了一句,就好像在說夢話,他心裡則想,『你這麼鬧下去,遲早要被送上重陽宮。』

楊玄真暗中謀划,『重陽宮肯定要去的,那裡還有一個小龍女等著我營救呢,不過,去之前要多學一些功夫,免得去了之後被小道士欺負。』

與此同時,楊過也在謀划,當然,他是想著怎麼整人,楊過一邊想,一邊說,他說一大堆后,見楊玄真不回話,又問,「那個說夢話的,死了嗎?」

「還好!」楊玄真回了兩個字,心裡閃過一個念頭,「表哥,我爹爹說,要想別人服你,就要恩威並施,這樣吧,我們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

「切!」楊過撇撇嘴,「你不就是想讓我做壞人,你做好人嗎?」

楊玄真說,「表哥,你的形象威武高大,當然由你來施威,我嗎?就遷就一下那個大小姐。」

「你也想做那個大小姐的狗腿子?和大武,小武一樣?」楊過淡淡的說了一句,倒頭睡覺,他說了這麼久,有些累了。

楊玄真問,「表哥,你想不想學功夫?」

「想!」楊過說,「想又有何用,郭伯母是不會教我們的,而且,郭伯伯又聽郭伯母的話。」

楊玄真說,「你只要想就好,看我的!」

「我困了!」楊過回了三個字,還真的睡著了。

第二天,黃蓉照常給楊過和楊玄真上課,課程結束后,楊玄真試了試毛筆,感覺用毛筆寫字太慢,又試了試鵝毛筆,感覺勉強能用,又在心裡算計了一下,『用這筆寫字,一個小時最多寫一千多字吧?』

隨即,楊玄真在腦海中思考了一下,開始寫小說。

楊過看到楊玄真的動作,疑惑的道,「喂,不用那麼認真吧?郭伯母已經走了。」

楊玄真一邊寫,一邊說,「寫一點有趣的事情,一會給你看。」

「什麼有趣的?」楊過按捺不住好奇心,跳到楊玄真身邊,看著楊玄真書寫,嘴裡念著,「西遊記?」

對!昨天晚上,楊玄真就想好了,按時間來算,神鵰世界是宋未元初,吳老先生還沒有出世,自然,也就沒有西遊記這本小說。

西遊記是楊玄真最喜歡的小說,也是最喜歡的電視,他不但看過原著,還看過電視劇,因此,記憶非常深刻。

這會兒,楊玄真尋著記憶書寫,速度非常快,可是,楊過的觀看速度更快,當楊過看到精彩的地方時,楊玄真放下筆,說,「手酸了,今天就寫到這裡吧。」

楊過不樂意了,連忙說,「快寫啊,寫快點,後面怎麼樣了?那猴子到底怎麼樣了?」

「哈哈哈!」楊玄真大笑出聲,心想,『沒想到,只寫了一個開頭,就把楊過迷住了,西遊記不愧是四大名著之一啊。』

楊玄真又想到了自己小時候的事情,那時候,他也非常喜歡看西遊記,而且,只要有電視台翻播,他就會忍不住去看。

楊過連忙討好,「表弟,我求你了,你就多寫點吧。」

「我手酸!」楊玄真說。

楊過立即把手搭到楊玄真的手臂上,說,「來,我幫你揉揉!」

「呵呵!」楊玄真心想,『這就是小說的魅力啊,真是無人能擋。』隨即,他又想到了郭芙,還有大武,小武,以及黃蓉,『我就不信,你們不教我功夫?』

在楊過的百般哀求中,楊玄真無奈,只能多寫了兩千字,將近五千字,已經把第一段情節寫出來。

軍門寵婚 然而,楊過看得不過癮,又要楊玄真給他講後面的故事。

楊玄真神秘的一笑,「天機不可泄漏啊!」

楊過鬱悶了,「表弟,你如果不講,我今天就睡不著了。」

暖愛入骨:大叔心頭寶 「沒事!」楊玄真說,「睡不著,你可以練功。」

楊過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真的被你害死了!」

楊玄真笑道,「練武之人,首先要學會平心靜氣。」

兩人說話的時候,郭大小姐又帶著大武,小武過來看楊過和楊玄真,郭大小姐遠遠的就開始說話,「兩位,在聊什麼呢?」

「哼!」楊過臉色一變,「和你無關!」

「楊過!」郭芙大喝一聲,不知為何,兩人一見面就喜歡吵,好像天生犯沖。

郭芙和楊過吵了兩句,走到楊玄真身邊,隨意的拿起楊玄真寫的『西遊記』,說,「這是我娘教你們的東西嗎?讓我看看。」

楊玄真暗想,『就怕你不看。』

楊過想把『西遊記』奪過來,不讓郭芙看,在楊過想來,這麼好看的東西,怎麼能讓這位刁蠻的大小姐看。

然而,郭芙終究是名門之後,平日里雖然懶惰,反應卻不慢,有一些功底在身,她微微側身,就躲過了楊過的攻擊,還向楊過示威。

楊玄真說,「表哥,有好東西,當然要大家一起分享。」

「讓我看看,到底是什麼好東西?」郭芙說話間,開始念,「混沌未分天地亂,茫茫渺渺無人見。自從盤古破鴻蒙,開闢從茲清濁辨。」她念到這裡,問了一句,「這是什麼鬼東西?」

楊過說,「不看就還給我。」

「你不讓我看,我偏要看。」郭芙說了一句,又繼續看。

楊玄真已經在這個世界呆了一個多月,知道這個世界的說話方式,可以這麼說,半文半白的話就是神鵰世界的普通話,如果楊玄真用現代社會的說話方式來寫,楊過他們未必看的懂。

過了一會,郭芙驚嘆道,「竟然真的有地府,真的可以長生不老啊?」

楊玄真是憑藉記憶寫的,第一回的內容有些縮減,約五千字,僅僅一會兒,郭芙就把西遊記的第一回看完了。

而後,郭芙有些意猶未盡的說,「後面呢,還有呢?那猴子怎麼樣了?有沒有學到仙術?對了,仙術又是什麼樣子?還有,那個祖師真的是神仙嗎?」

「停?」楊玄真喊了一聲,感覺腦門痛,他沒想到,郭大小姐僅僅看完西遊記的第一回,就化身為『十萬個為什麼』了,問題一個接著一個。

「哈哈哈!」楊過大笑,「又有一個人上當了。」

同樣,大武和小武也非常好奇,大武問,「那猴子到底怎麼樣了?天上真的有玉帝嗎?天宮在哪?」

楊玄真撫了一下下巴,那樣子,就像西遊記中的老神仙撫著自己的鬍鬚。

楊過看不下去了,拍了楊玄真的肩膀一下,「表弟,別裝了,你就直接講給我們聽吧,寫起來多麻煩啊,又費事?」

楊玄真心想,『也對!寫起來手酸!』於是,說,「也不是不可以。」

郭芙說,「你快講啊。」

楊玄真看了郭芙一眼,說,「我把後面的忘了。」

楊過問,「這些東西,你是從哪聽來的?」

楊玄真說,「小時候,我娘天天給我講故事,聽的多了,就記在了心裡。」

眾人心裡痒痒的,郭芙更是急切,她第一次聽到這麼好聽的故事,很想聽下去,想知道一個結果,也想聽聞更多的趣事。

西遊記的字數不多,內容卻非常龐雜,包羅萬象,天庭,人間,地府,龍宮都有介紹,還有無數的山精鬼怪,可以滿足大家的好奇心。

郭芙央求道,「表弟,你就講講吧。」

「我真的忘了。」楊玄真說,「改天,改天記起來了,再講給你們聽。」

楊玄真心想,『我就是慢慢的吊你們味口,最好,把那個機智聰慧的黃蓉也吸引過來。』

楊玄真生活在信息大爆炸的現代,看過無數電影和小說,經過千挑萬選,還是決定先把西遊記寫出來,就因為西遊記包含的內容多,也非常有趣,其中,還有一些深奧的道理。

楊玄真相信,被譽為『四大名著』之一的西遊記肯定能吸引桃花島上的所有人,也包括黃蓉和郭靖。

這會兒,楊玄真被四個小孩圍在中間,腦門生疼,無奈的道,「行,行,我就再講一段。」

楊玄真會答應楊過他們的要求,也是想加加料,牢牢的鎖住幾人的心。

楊玄真想,『西遊記有一百回,這樣吧,每天給你們講三回,分一個月講完。』 真正說起來,西遊記第一回所展現的內容更豐富,寓意也更深,所闡述的道理也更為玄奧。

然而,楊過,郭芙,大武,小武幾個還是小孩子,還無法理解生與死,也無法理解字裡行間的真意。

在四小看來,西遊記的第二回更加有趣,楊玄真是尋著記憶講出來的,把原著和電視,電影中的有趣情節講給四小聽。

郭芙聽到精彩處,歡喜無比,「這猴子太聰明了!」

楊過驚嘆道,「一日之內,就能游遍五湖四海,三山五嶽,這才是神仙啊。」

Prev Post
「媽,還能和誰一起去啊,我們兩個一起構思的小說,我主筆寫,我們一起查資料做筆記。這個假期夠我們忙的了。」
Next Post
江道明冷喝一聲,龍象真氣席捲而出。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