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道明冷喝一聲,龍象真氣席捲而出。



龍象真氣過處,掃滅罡風,神聖鎮壓之力瀰漫,直接鎮壓住龍捲陰風,幾張虛幻的面孔,禁止在虛空。

江道明眉頭一皺,龍象真氣減弱幾分,猙獰的虛幻面孔,得以活動,卻是驚恐地哀嚎起來。

“連話都不會說,那便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江道明冷哼一聲,龍象真氣掃過,龍捲陰風真氣磨滅,虛幻面孔直接粉碎。

莫雲倩面色略微發白:“殿主,剛剛那是?”

“幾隻小鬼。”江道明搖頭道:“弱的可憐,只能威脅六層武者,對於你們,頂多嚇唬一番。”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鬼。”莫雲倩面色逐漸恢復血色,道:“原來只是小鬼,嚇我一跳。”

陰冷的氣流在虛空遊動,陰森灰濛的空間,影響他們視線。

江道明龍象真氣包裹住二人,御空而去。

一息之間,已經跨越數裏,江道明神色微動,一股沛然力量席捲而出,衝擊虛空。

“呃啊……”

淒厲的慘叫聲響起,一道虛幻鬼影直接破滅。

“嗚哇!”

淒厲鬼嘯再起,從四面八方響起,陰森的氣流之中,浮現一道道虛幻鬼影。

一個孩童,憑空出現,臉色慘白,雙眸滲血,死死地盯着江道明三人。

“活人。”

一團灰暗霧氣,在孩童身邊飛舞,陰惻惻地道:“久遠歲月,居然還有活人來鎮妖塔,那老傢伙死了沒?”

楊玄明面色微凝,緊盯着灰暗霧氣:“你是說,劍仙?”

“除了他,還能有誰!”

灰暗霧氣寒聲道,裏面傳來咬牙切齒的聲音:“你們是那老傢伙的傳人?”

“正是。”楊玄明拱手道:“前輩,還請行個方便,告知第二層入口所在,晚輩感激不盡。”

“哈哈哈,告知下一個入口?”

灰暗霧氣之中,冷笑聲響起:“老子恨不得將老傢伙生吞活剝,既然是他的傳人,老子便先收一些利息。”

“殺!”

一聲冷喝,虛空之中,一道道鬼影發出淒厲鬼嘯,撲殺而來。

陸少又在鬧復婚了 這些鬼影蕩起陰暗氣流,在虛空中牽引,交織,竟是凝聚成一個鬼陣。

一道道陰冷陣紋遍佈虛空,陰暗的鬼氣交織,方圓數百米,全部籠罩在陰暗鬼陣之中。

陰冷的鬼氣,徹骨的森寒,令人心底發涼。

灰暗霧氣低喝一聲,融入鬼陣之中,一股陰森鬼氣威壓,籠罩而來。

臉色慘白的孩童,立於虛空,沒有動作。

楊玄明二人連忙躲到江道明身後:“殿主,看你了。”

“放心。”

江道明淡然一語,一擡掌,龍象齊鳴,八龍八象咆哮而出。

龍象盡歸一掌,背後殺生佛相升起,無盡佛意浩瀚。

殺生佛相一出,四周陰森氣流被蒸發,鬼陣劇烈震動。

灰暗霧氣震動,磅礴鬼氣轟然裂開,露出一尊面目猙獰的中年鬼魂,他淒厲大叫:“佛門禿驢!”

“本殿主可不是禿驢!”

江道明冷哼一聲,八方龍象掌無情拍出。

轟隆

掌力落下,鬼陣震動,轟然破碎,狂暴氣浪衝擊方圓數裏。

燦燦龍象金光,恐怖佛意,淨化陰冷鬼氣,凝聚鬼陣的鬼影,瞬間煙消雲散。

中年鬼魂,體內爆發出恐怖鬼氣,卻是同樣難擋佛光淨化。

“呀!”

立於的虛空的孩童,突然發出刺耳尖叫,滔天鬼氣洶涌而出。

尖叫聲穿透真氣,響徹在三人腦海,一時間,三人腦海,如同被萬千針扎一般。

噗嗤

楊玄明和莫雲倩二人面色一變,七竅滲血。

江道明悶哼一聲,龍象真氣擴散,威能再提一分,面色略微發白。

孩童雙掌指甲暴漲,身形消失,竟是融入灰暗空間,氣息全無。

中年鬼魂趁勢而退,虛影消散。

“險些找了你們的道。”

江道明目光陰冷,背後突來殺機,右掌輕揚,龍象真氣鎮壓而下。



“呀。”

龍象真氣落下,尖叫再起,這次卻是沒能穿透佛光,傷到江道明。

孩童從虛空顯化,翻滾而出,鬼氣滔天,修爲已達八層頂峯。

而中年鬼魂,不過八層中期。

“殿主。”楊玄明和莫雲倩面色慘白,有些虛弱。

“你們先調息。”

江道明淡淡道:“本殿主這便宰了他們。”

在他面前傷人,已經讓他憤怒了。

八龍八象盤旋,護住兩人,江道明雙掌同時曲張,磅礴吸力釋放而出。

龍象擒拿!



恐怖吸力之下,中年鬼魂和孩童,同時不受控制,飛向江道明。

“呀。”

孩童再次尖叫,陰暗鬼氣流轉,身子虛幻,想要消失,融入這陰暗空間。

只是,這次江道明吃了第一次的虧,豈會再給他第二次機會?

神聖鎮壓之力,鎮壓虛空,孩童虛幻的身子,再度顯化出來。

“老傢伙,救我……”

中年鬼魂驚恐叫道。

轟隆

遠方,一股驚天鬼氣暴動,凌駕八層,氣勢恐怖。 就在眾說紛紛之時,李逸晨卻已經置身在一個無名的山頭之上。

與莫高峰的爭執自然是兩人商量的金蟬脫殼之計,只有這樣才不會被人察覺到李逸晨已經離開丹神殿。

哪怕對方真有暗子潛伏丹神殿也根本不可能知道凌雲被擒的消息已經傳到李逸晨的手裡,如此一來也給李逸晨營救凌雲創造出足夠的時間來。

既然夢境中對方能說出丹火極地的名字叫靈火界,李逸晨相信對方在找到自己之前絕對不會傷害凌雲,畢竟傷害凌雲對他們來說沒有半點好處,凌雲的價值只在於威脅自己去交換他們想得到的東西。

不過哪怕是莫高峰他們也只知道丹火極地是一個特殊的空間,而這群人卻知道靈火界的名字,這點到令在李逸晨對這群人有著幾分好奇。

靈火界,乃是當年叱吒聖域的靈火上人遺藏空間,不要說丹神殿,就算是青雲閣知道這個秘密只怕也會想辦法破解其中的秘密吧,絕不可能等到現在。

也就是說那伙勢力並非來自青雲閣,甚至有可能不是九大門派的勢力。

能在青雲閣的勢力範圍內隱藏著這樣的實力,李逸晨第一感覺就是想到身懷萬魔之水的名劍。

萬魔之水能被劍靈直接叫出名字,甚至不惜消耗力量也專門從聖戒空間中出來提醒自己,李逸晨自然知道其層次之怕還在青雲閣之上。

如此兩者之間真有什麼關係,那麼一切也就說得過去了,而事實上按著李逸晨的猜測,這兩者之間應該也是有著一定的關係。

不過如果夢境屬實對方五人之中最強的老大去報信去了,留下的四人雖然修為已至聖仙後期,但如今已經突破到聖仙境初期的李逸晨雖然不敢說能誅殺四人,但出奇不意的想要將凌雲救出到也不是沒有可能。

當然如今的當務之敵還是要先找到凌雲所在的位置,為了不引起對方的注意,李逸晨還是專門找了一套樵夫的服飾穿在身上,後背隨時都背著一大捆柴,如此一來,縱然真的遇到那幾個抓住凌雲的人一時之間也不容易引起他們的警覺。

不過五天已經過去,莫高峰所提出的那地處與李逸晨夢境中環境相近的洞穴,他已經只剩下兩處沒有尋找了,可是依舊沒有找到半點線索。

希望在最後的兩處能找到凌雲的下落吧!

此時李逸晨不由也有些擔心起來,若是餘下的兩處還找不到凌雲,那麼只有三個可能。第一自己的夢境只是巧合,第二則是對方已經將凌雲轉移,當然還有第三就是,莫高峰提供的地圖中根本沒有他們囚禁凌雲的那個洞穴。

錯上蛇王:傲驕蛇寶寶腹黑媽咪 不過這三個結果,無論是哪個種,都將註定李逸晨尋找凌雲的道路會更加的艱難。

不過就在李逸晨繼續尋訪著凌雲的下落之時,安晴卻已經衝上丹神殿。

開玩笑,聖皇榜之爭馬上就要開始,自己的男人卻被囚禁在思過崖那種根本不能修鍊的地方,安晴如何忍得下這口氣。

雖然她沒想過李逸晨這一次能一鳴驚人的奪取聖仙榜前十直接進入青雲閣,但聖皇榜的冠軍也是有進入青雲閣的資格的,而從李逸晨的表現來看,衝擊帝皇榜冠軍已經困難不大,她又怎麼能容忍李逸晨浪費半年的時間在思過崖上!

暴走下的安晴這次可沒給丹神殿留半點情面,在逍遙大殿上便直接對莫高峰叫囂起來。

莫高峰含冤無比,卻又不敢反駁安晴,只得有什麼都硬著頭皮受著,直到後來安晴把氣撒得差不多之後,莫高峰叫退眾人,與安晴獨處之後,才把真相告訴了安晴。

當初李逸晨的坦白莫高峰也猜到李逸晨與安晴有著一些關係,只是直到今天他才真正明白李逸晨和安晴之間的關係,此刻也斷絕了他把李逸晨留在丹神殿的念頭。

開玩笑,把小公主的男人留在丹神殿,想到關於安晴的種種傳聞,莫高峰全身不由冒起一陣寒意。

「原來如此,我這就去找他……」雖然從莫高峰的嘴裡安晴得知李逸晨已經突破到聖仙境初期,但想到李逸晨要面對的能斬殺丹神殿兩名聖仙後期弟子的對手,安晴心裡還晨充滿著擔心。

「此事小公主還是不要參與得好!」莫高峰說道,「既然李逸晨敢前往,必然有他的脫身之計,小公主你身份特殊,不知道有多少又眼睛盯著你,若是你真趕去,也許反而會讓對方有所警覺,無論是對方將凌雲提前轉移,還是派出更多的高手去駐守,對於李逸晨和凌雲來說都不是好事!」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安晴點了點頭,也不管莫高峰的反應當即飛奔而去。

當然這一切李逸晨並不知情,就在安晴離開丹神殿的時候,李逸晨又走到了莫高峰所給的地圖中的一個山洞之處,不過此處依然沒有半點有人來過的痕迹。

時間又過去一天,李逸晨不由有些焦急起來。

凌雲的向武之心和武道天賦李逸晨都十分欣賞,而且凌雲也一直對自己十分尊敬,而且自己在靈火界的時候更是留了自己一次,所以此時李逸晨不敢有半點停留,當即向著最後一個可能的地方趕去。

連夜的趕路,李逸晨終於天色初亮之際趕到最後一處山洞附近。

不過這一次李逸晨的臉色卻變得有些凝重起來,並非擔心這次撲空,而是他發現這裡的環境與自己在夢境中看到的完全一致。

也就是說,這裡極有可能就是自己要尋找的地方。

小心翼翼的將精神力釋放而出,李逸晨尋著在夢境中的路徑不斷的向前靠近,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完全與當初與夢境一致,甚至李逸晨還路過了夢境中戰鬥過的地方。

而地面上也還有著一些戰鬥過的痕迹,雖然已經被人為的清理過,若非用心,根本難以發現,但李逸晨還能從中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基本已經鎖定了位置,李逸晨此時自然也不用再喬裝什麼,將背上的乾柴扔掉,身影一閃,化著一道清風,不帶半點靈力波動的向前快速奔去。

不到一柱香的功夫,李逸晨便已經趕到夢境中囚禁凌雲的山洞不遠處。

精神力掃視過去,李逸晨發現洞口的確有著陣法的波動。

由於洞口的地勢有限,所以對方並沒有布置什麼攻擊陣法,只是布下一個隱匿和示警陣法,不過在這樣的環境中,布置這樣的陣法到也比較合理。

畢竟攻擊陣法威力越大牽動的靈力波動就會越強,如此一來自然就達不到隱藏的效果,而在這個山洞之中根本不可能有人前來,可是說如今的做法才是最好的。

當然這是他們並不知道李逸晨的夢境曾經到過這裡的原因。

雖然鎖定了地方,李逸晨眉頭卻又微微皺了起來,對方的做法是挺簡單,但是洞口有示警陣法,也就是說自己只要破開陣法必須會引起對方的警覺,而一旦引起對方的警覺,自己想要再出奇不意的救下凌雲的計劃自然只有落空。

可是要自己正面面對四大聖仙境後期強者,李逸晨自信自己還沒有這個能力。

就在李逸晨苦思良策之際,洞口的陣法卻傳來陣陣劇烈的靈力波動,彷彿有人在強力的轟擊著陣法一般。

怎麼回事?李逸晨不由眉頭一皺,裡邊怎麼可能會有打鬥?

難道是凌雲蘇醒過來與對方進行搏鬥?不過李逸晨很快又否定了這個可能,縱然凌雲武道天賦再怎麼的出色,但是畢竟如今的修為也只有聖皇境,面對聖仙境後期強者,別說對方四人,縱然對方只有一人也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難道是對方內訌?不過很快李逸晨又將這個念頭拋出腦海,畢竟從夢境中的情況看來,四人應該也有著深厚的感情,何況就算是互相之間有所不悅,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不分場合的動起手來。

重生之妖妃作亂 雖然不明裡邊的情況,但李逸晨卻知道此時是一個不錯的機會,裡邊有靈力波動,說明有人打鬥,而這個時候破解洞口的陣法乃是最為合適的時機,畢竟無論裡邊發生了什麼,此時也是他們警覺最低的時候。

說動就動!心憂著凌雲安危的李逸晨此時也不及多想,心影一動向著山洞急馳而去,與此同時,李逸晨的手心之中凝結出一個灰白色的陣印出來!

只是為了隱匿和示警的陣法自然不可能有多高深,早在精神力掃過之時陣法的全貌便已經落入李逸晨的腦海之中。

以李逸晨此時的陣法造詣,破解這樣的陣法根本是手到擒來之時,所以當他手中的陣印剛剛與洞口中的陣法結界接觸之時,只聞一陣細微的脆響,洞口的陣法瞬間崩碎開來,與此同時,一股剛猛的勁道此時卻從陣法的破碎之處,向著李逸晨迎面襲來。

中計!自己剛剛破陣便遭遇到攻擊,李逸晨臉色微微一變,與此同時身體的前沖之勢瞬間止住,一個橫移硬生生的向著左側飄出數丈之多,隨即只聞身後傳來陣陣轟響…… 李逸晨及多想,天道力瞬間灌注全身,此時視線根本無法看清山洞內的一切,精神力瞬間橫掃而出,剎那之間山洞內的一切立刻呈現在李逸晨的腦海之內。 我的小人國

Prev Post
「真的?」楊過有些疑惑,他感覺,楊玄真應該知道真相,只是不說。
Next Post
左側,第一座有黃色華服男子輕輕蹙動眉毛,手托下巴,沉思而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