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俞搏天,不知道他使用的是何種鬥技,竟然可以踏空而行,整個人懸浮在半空之中,對於菲米莎的攻擊見招拆招。

高空之中,俞搏天的那隻「斑火巨頭鳥」,不時地會過來幫忙,不過卻不會與菲米莎纏鬥,似乎也知道這個女人不好惹。

「妖女,今天我就讓你看看,你所保護的小王爺命喪當場的樣子。」

俞搏天大叫一聲,兩隻眼睛陡然間施放出寒光來。

「我想你可能搞錯了,我們的小王爺可是從來不需要人保護的!」

菲米莎一邊說著,一邊向著下面站立的東方修哲瞥了一眼。

「哼,那就讓你看看好了!」俞搏天冷哼一聲,竟然筆直地向著東方修哲所在位置俯衝下來。

「你要去哪裡啊,我們的戰鬥還沒有分出勝負呢!」菲米莎抖動翅膀,整個人猶如一顆流星,竟然攔住了俞搏天的去路。

同時,黑暗鬥氣凝聚的一顆黑色能量團,直接向著俞搏天的面門砸去。

俞搏天先前吃過一次虧,所以這一次的他,沒有直接用手格擋,而是利用鬥氣凝聚成了一個防護屏障。

「轟!」

黑色能量團撞在防護屏障之上,發出一聲爆炸。

就在這時,俞搏天突然一陣搶攻,向著菲米莎接連拍出數十掌。

與此同時,一個巨大的黑影突然由天空之中俯衝下來,竟然是俞搏天的那隻寵獸——「斑火巨頭鳥」。

「啾!」

巨大的「斑火巨頭鳥」,像是收到了主人的命令,向著下面的東方修哲直衝而去。

「哈哈,你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纏住菲米莎的俞搏天突然一陣大笑,那樣子就好像已經看到了東方修哲成為了「斑火巨頭鳥」的食物。


「老頭,我是該說你天真呢,還是應該說你無知?」菲米莎突然撇撇嘴,接著道,「我們的小王爺是那麼容易對付的么?」

「什麼意思?」俞搏天一愣。

「自己看好了!」

幾乎就在菲米莎的話音剛落,下面突然傳來「斑火巨頭鳥」的一聲悲鳴,聲音僅只是持續了不到一秒鐘。

俞搏天向下望去,頓時那雙眼珠子差點掉出來。

只見他的「斑火巨頭鳥」,竟然不知被什麼東西砍掉了腦袋,同時,巨大的身軀在還沒有噴出血液的情況下,被凍結成了一個巨大的冰塊。

更讓俞搏天震驚的是,此時的東方修哲,正用一隻手托起著被凍成冰塊的巨鳥屍體。

秒殺,這是毫無疑問的秒殺!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打死俞搏天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天階寵獸,竟然被一個屁大點的孩子給秒殺了,這是何等恐怖的實力。

他現在終於知道,當初自己的孫女三人,為何能夠被軟禁在這裡了,原來不是靠什麼陰謀詭計,而是毫無疑問的真正實力。

同時,他也終於可以明白,菲米莎剛剛所說的那番話了!

此時的東方修哲,冷眼望著地上的巨大鳥頭,不見他有任何動作,只覺一道火光過後,巨大的鳥頭已經化為了灰燼。

「我吃雞,從來不吃頭!」

喃喃自語了一句后,東方修哲將手中的巨大冰塊存入了納戒之中,作為食物的儲備。

天空中的俞搏天,差點被東方修哲剛剛的那句話氣吐血,竟然把他那隻珍貴的「斑火巨頭鳥」當成了食物,這個挨千萬的!

「菲米莎,」就在這時,東方修哲驟然開口,語氣不容絲毫反駁,「你可以下來了,剩下的事交給我就行了!」

東方修哲驟然騰空而起,用得竟然是與俞搏天一樣的鬥技。(未完待續。) 菲米莎早就見識過東方修哲千奇百怪的招式,所以當看到東方修哲飛過來時,她並沒有表現出多少驚訝來,眼神之中反而流露出對俞搏天的同情來。

「看來這個老頭今天就要在此地畫上終止符了!」

菲米莎能夠感受到東方修哲那張平靜的表情下,正有著熊熊怒火在不斷膨脹。

說句老實話,面對此時的東方修哲,就連菲米莎都感到有些發憷,真不知道面前這個老頭作了什麼孽?

菲米莎很識趣地落回到了地面之上,不過她並沒有就此離開,而是仰頭望著天空,準備欣賞東方修哲如何擊敗這個老頭。

此時的俞搏天,瞪著一雙老眼,神情有些驚恐地望著與他平行站立的東方修哲。

「你……你怎麼會『逐空踏月步』?」

俞搏天的聲音還充滿了質疑,也難怪他會如此震驚與激動,「逐空踏月步」乃是他的獨門鬥技,特點就是可以身在空中,如履平地,就是連他的親孫女都不曾學過這門鬥技,眼前這個少年又是從何處學來的?

讓俞搏天吃驚的地方還有一點,「逐空踏月步」需要施展者必須擁有磅礴的鬥氣作為動力,可是眼前的這個少年,竟然絲毫感覺不到一絲鬥氣波動,實在是邪門的很!

「原來這種技法叫做『逐空踏月步』么!」

呢喃的自語從少年的口中發出,東方修哲眼睛看著俞搏天,可是眼神卻又好像將俞搏天當成了空氣。

「小子,老夫不管你從哪裡偷學來的『逐空踏月步』,但是你這種半調子的施展,只會是作繭自縛!」

俞搏天的眼神驟然轉冷,他的心底已經有了一絲悸動,已經覺察到面前這個少年,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存在。


從見到少年到現在,俞搏天發現自己根本無法看透對方,就好像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個莫大的謎團。

「老頭,我不管你是誰,也不管你來此的目的,既然你將我的父親打成重傷,就別想著再從這裡安然無恙地回去。」說到此處,東方修哲突然停頓了一下,周身上下驟然間散發出異常邪惡的氣息來,接著說道,「我會教你真正體會到,什麼才是生不如死!」

「小子,小心別閃到你的舌頭,憑你的本事想要戰勝老夫,還早上幾十年呢!」

俞搏天冷哼一聲,心說話,怎麼面前這個小鬼的口氣,比「藍帝魔武學院」的學生會成員還要囂張?


「嗖!」

東方修哲的身影,竟然一下子在俞搏天的視野里消失了。

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著實將俞搏天嚇出了一身冷汗,好在他也不是普通人,憑藉超強的感知力,立即捕捉到了少年已經來到了自己的身側。

「好快的速度!」

此時的俞搏天不得不承認,眼前這個少年所使用的「逐空踏月步」,速度竟然比他快上將近一倍。

弄得俞搏天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所學的「逐空踏月步」是不是山寨的?

「轟!」

在電光石火的那一刻,俞搏天來不及思考,灌注強大鬥氣的一掌驟然轟出。

「擊中了?」

手上傳來的觸感,先是讓俞搏天一驚,然後變成一喜,緊接著又變成不可思議。

俞搏天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剛剛只求自保的一掌,不但打中了對方,而且對方似乎連防禦都沒有來得及準備,便被這一掌直接擊飛了出去。

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原本看到少年施展「逐空踏月步」的速度,擊中對方會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呢,誰能夠想到,只不過是一個照面的工夫,自己就拍中了對方!

俞搏天能夠感覺到,自己的那一掌拍得相當實,估計只是這一掌,就會要了對方的小命!

「果然是天真的少年,容易死啊!」

俞搏天正準備放聲大笑,可是他的嘴巴才剛剛張開,卻是發不出一絲聲音來,一雙眼睛滿是駭然地盯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

他不是應該被自己一掌拍死了么,怎麼……怎麼可能安然無恙?

俞搏天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他實在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自己的奮力一擊,竟然沒有對這個少年造成一絲一毫的傷害,這不會是幻覺吧,難道說自己大晚上見鬼了?

因為過度的震驚,俞搏天的身體完全僵硬。

「想在空中穩住身體,還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啊!」

空氣之中再次傳來了東方修哲的喃喃自語聲,他剛剛之所以被擊飛出去,是因為還沒有完全熟練「逐空踏月步」的使用方法,加上空中又沒有可以借力的地方。

「老頭,剛剛的那一掌不會就是你的全力了吧,好像給我按摩都不夠!」

在俞搏天還在愣神的工夫,東方修哲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語氣之中攜帶著異常明顯的諷刺。

通過剛剛硬接的那一掌,東方修哲已經驗證了他此時的身體硬度是多麼的變態,光是憑藉肉體的防禦,竟然就可以做到如此恐怖的地步,如果再施展上真元力,真不知道還有什麼兵器可以打傷他?

「你……你……」

俞搏天的大腦有些短路,面對少年的諷刺與狂傲,竟然無法反駁。

剛剛拍出的那一掌,雖然不是他的全力一擊,但至少也有了六分力道,到現在為止,他都無法想透少年是如何防住的?

難道說,在少年的衣服裡面,穿著一件極其稀有的防護甲?

似乎只有這種猜想,能夠說得通!

想到這裡,俞搏天眼神有些異樣地盯著少年的上身。

就在這時,他見到少年竟然在向自己勾手指,那神情分明就是在說:老頭,有什麼本事你就儘管使出來!

「可惡的小鬼,別以為仗著一件護甲,老夫就對你無能為力!」

俞搏天被氣得臉色大變,口中咆哮一聲,揮動著雙掌,驅動著漫天氣勁,向著站立不動的東方修哲直撲而去。

「小子,護甲再厲害,防護的地方也是有限,我這招『天網不疏』,看你如何躲過?」

俞搏天心中冷笑,要知道他這一招「天網不疏」可是一種大面積攻擊的鬥技,覆蓋面積可達方圓百米,就算對方躲閃的速度很快,然而只要被這張由氣勁編織成的「天網」罩住,就別想再逃脫。

「什麼?這個小子竟然沒有躲閃?」

當看到東方修哲依舊一臉不屑地站在那裡時,俞搏天再次被嚇了一跳,他甚至懷疑這小子不會是被自己剛剛的那一掌震傻了吧。

「噗噗噗~」

沒有任何懸念,數十道氣勁相繼擊在了東方修哲的身上。


那身灰色的寬鬆袍子,在氣勁的圍絞下,頓時變成了碎片,露出了東方修哲那平坦的胸脯來。

「沒……沒有護甲?」

俞搏天感覺自己今天碰到了妖孽,那個少年的衣服裡面竟然沒有護甲,甚至單薄得僅只是穿了一件長袍。

我的老天,誰能告訴我,他到底是什麼做的?

難道他是龍族人不成?

據俞搏天所知,肉身異常強悍的種族,以龍族人為最。

可就算是龍族人,也不可能完全無視自己的攻擊吧,最少你總應該擺幾個被攻擊后的痛苦表情吧,可是你看眼前這個少年,非但沒有一點被攻擊的痛苦,反而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他祖宗的,難道老夫的攻擊落在他身上,都和抓痒痒沒區別么?

「經過剛剛活動一下,感覺舒服多了!」

東方修哲的這句話,倒不是有意要氣俞搏天,他是真的覺得很舒服。

經過俞搏天剛剛的攻擊后,好像身上的皮肉不再那麼緊繃了,筋骨也得到了一次放鬆,體內的強大力量,也變得自然起來。



Prev Post
要不是東條巴莫少校堅毅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自己,她幾乎想要答應徐豹,緩一緩再去考慮渡河另建營地這個惱人的問題。
Next Post
“哼哼哼….你和我去一趟光精靈遺蹟裏面幫我尋找一個東西,然後我就會幫你除掉傾炎的存在。”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