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哼哼….你和我去一趟光精靈遺蹟裏面幫我尋找一個東西,然後我就會幫你除掉傾炎的存在。”

魔西眯起眼睛對着暗影說道。

“哦?爲什麼偏偏要選中我?”

暗影有點摸不到頭腦的對着魔西說道。

“哼哼哼….我已經說過了,因爲你是一個和傾炎一樣的人,就憑藉這一點就足夠了!”

魔西對着暗影笑着說道。

“嘁….很好,你已經開出我想要的條件。”

暗影冷哼了一下,對着魔西說道。

……

“就是這裏了,這裏的光精靈都被我殺的差不多了,現在唯一有威脅的就是索命足夠傢伙了,索命足夠傢伙在守護着光精靈的力量來源,帝王劫,不過這裏面充滿了大量的紫外線,對於我們妖獸來說是致命的,但是你沒有問題,因爲你是一個人!”

魔西和暗影來到了光精靈遺蹟,魔西站在一個高臺上面對着高臺下的暗影說道。

“嘁……現在來到魔都裏的人類成千上萬,爲什麼偏偏要挑中我?”

暗影看了看這十倍上面的字,但是她沒有學過文化,而且只是簡單的繼承了傾炎的記憶和傾炎的能力還有身手,不具備認字的能力,而且這是光精靈的字,一般只有光精靈纔看得懂。

“我說過了,因爲你是一個完美的暗影人,而且帝王劫是索命在守護,索命可是光精靈裏的一大高手,你絕的普通的人類去有用嗎?”

魔西對着暗影說道,但是眼神裏盡是同情。

“一個光精靈的高手….哼!我現在就去滅殺了他!”

暗影冷哼了一聲,手中的火焰燃燒了起來,經直朝着索命守護帝王劫的地方跑了進去。

“哼哼哼….索命….”

……

暗影無腦的衝到了光精靈帝王劫的所在地,這裏面的場景和外面的截然不同,外面到處都是廢墟,估計都是被魔西搞出來的,不過這裏面倒是非常的安靜,簡直安靜出奇,而且這裏面有着大量光芒,暗影一進來就感覺到了,只不過這對於暗影沒有什麼用處。

這裏面瀰漫這一股強大的能量在流動,周圍到處都是鎖鏈,看起來有點嚇人,在中間的地方有着一個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似乎在守護着什麼,男人見到有人闖進來了。

“擅自闖入光精靈禁地……殺無赦!”

索命擡起頭,看到了暗影,暗影也看着索命,面前的索命,身上穿着黑色的戰鬥服,頭髮左邊是白色的右邊是黑色的,看起來有點奇怪,不過總的來說長相還是看的過去的。 索命單膝跪在地上,身後的黑色披風隨風搖擺,雖然不知道什麼地方飄來的風….

索命左手帶着一個水晶一樣的手套,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打造的,不夠應該是一件趁手的手套纔是,應該沒有那麼簡單。

“嘁…這就是光精靈裏的最高級別高手嗎?看起來也不怎麼樣?”

暗影用手梳了梳頭髮,看着眼前的索命說道,對於暗影來說,這個殘酷的世界是無情的,自己活得生命的時候居然還知道自己是一個假貨,在暗影看來只有幹掉傾炎才能真正取代傾炎的位置,在這個世界上生活!

索命也感受到了來者不善,於是也沒有說什麼不用想也知道這傢伙爲什麼來到這裏,如果不是爲了帝王劫,誰會願意來到這個地方?

所以兩個人二話不說就開打了。

索命化作一道光朝着暗影一拳打過去,暗影還沒有反應過來索命已經來到了暗影的身後,朝着暗影的背後一拳再次打過去,索命右手的手套依然沒有使用,似乎一直都是在使用沒有帶手套的那隻手,難道索命的左撇子?

暗影反應了過來,想要攻擊索命,但是索命的速度太快,還沒有等暗影轉過身來就一腳踢在了暗影的胸口,暗影經直被踢飛出去,撞到了牆壁上。

暗影雙腳踩在牆壁上,纔沒有導致暗影被牆壁撞到,索命朝着暗影衝了過來,暗影順勢在空中釋放了一次暗燒,索命立刻停了下來右手一揮,暗影釋放的暗燒立刻消失,這也是暗影的意料之內,因爲暗影可以感受到索命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

“看招!”

暗影再次朝着空中一彈,帶着火焰的拳頭朝着索命的頭頂一拳打過去。

當….

一聲清脆的聲音傳來,索命用右手的水晶手套抵擋住了暗影的攻擊,索命順勢朝着身後一躍,想要跳躍開暗影的攻擊範圍。

暗影再次釋放一次暗燒,索命落地的時候正好被暗燒擊中,索命頓時全身被熊熊的紅色火焰燃燒起來,不過這只是短暫的灼燒效果而已,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不過這正和暗影的意思,暗影的暗燒給了索命一次受擊動作。

“嘎…”

在索命被暗燒攻擊到的時候,暗影衝到索命前面一拳打在索命的胸口,索命朝着後面後退了幾步,暗影朝着索命的頭頂一腳踹下去,索命被暗影腿部強大的力量壓倒在地上。

暗影朝着倒在地上的索命的頭部一拳打過去,地上噴射出熾烈的火焰把索命打到了空中,不過這並不會對索命造成什麼影響,畢竟修煉者的骨頭可是比鋼鐵還硬,怎麼可能被修煉者一拳打碎?

“烈彈!”

暗影一把把索命扔到空中,暗影手中的火焰燃燒起來,朝着索命的地方一揮,一道紅色的火焰再次擊中索命,暗影朝着後面一躍,使用了一次烈彈,索命被暗影的烈彈帶飛到了六米外的地方。

暗影不可能放過這個攻擊的大好時機,衝到撞到牆壁還沒有恢復過來的索命面前,再次抓住索命朝着牆壁上一撞,牆壁上頓時被撞出了一個凹陷。

暗影的拳頭如同暴風雨一樣的擊打在索命的身上,暗影雙手的火焰燃燒起來,周圍的景象頓時變成了一片火海,暗影帶着火焰的拳頭朝着索命身上攻擊過去。

轟….

一聲巨大的響聲傳來,索命被暗影釋放的火焰炸倒在地上,不過也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

“烈彈!”

暗影朝着背後一躍,再次使用烈彈,想使用烈彈攻擊倒在地上的索命,但是索命立刻跳了起來,右手一揮,暗影釋放的烈彈居然被彈開了!

暗影有點小詫異,不過還是跳躍起來想要一拳攻擊索命的,索命頭一低,抓着暗影的同時還釋放出了血色的能量,這是屬於光精靈的能量嗎?殿下也不知道!嘎嘎嘎!

索命的右手一揮,一道白色的能量從索命的手套中發出來,穿過了暗影的身體,暗影朝着身後飛過去,索命一腳踹在了暗影的身上,朝着前方一躍的時候還釋放出了血色的能量。

索命要比暗影更快落地,索命落地的時候,大手朝着前方一揮,一道血色的能量在前方炸開,正好攻擊在暗影的身上,暗影被炸飛出去,這就是修煉者的連招,一切都是算是那麼準!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偏差!

暗影落地之後站起來,摸了摸嘴角的血跡,索命這個時候已經釋放出了三個血色的能量球朝着暗影飛過來,暗影用拳頭打爆了兩個,另外一個則是側身躲過了一次攻擊,但是這個時候索命已經衝了過來,來到了暗影的背後。

“你的實力也僅僅只有這一點嗎?”

索命朝着暗影的身後打了兩拳,最後右手居然化成了一個巨大的鑽頭,朝着暗影鑽過去,如果不是修煉者的肉身強悍,不然暗影真的可能就會被索命打死。

嘶嘶……

暗影被索命的鑽頭擊飛到了十米開外的地方,倒在了地上,暗影似乎受到了不小的傷害,剛剛索命的那一擊威力應該不小!

暗影一起來朝着空中一躍,地面上閃過一絲血色的能量,暗影正好躲過索命的一次攻擊,索命回頭再次攻擊暗影,但是暗影在空中再次跳躍了一下,二段跳!

索命撲了一個空,回到了原來的地方,暗影則是一落地身上就爆發出了大量的紅色火焰,都快要把整個房間給籠罩了。

“……爆發能力!!”

索命有點吃驚,整個傢伙居然沒有開啓爆發能力居然還可以和自己戰鬥這麼久?按照她的實力來說,應該不會發生這種事情纔對,難道說她不是本體?

索命之所以會這個樣子想是因爲不是本體的暗影人可以超過本體肉身50%的抗性,但是暗影人卻很難開啓爆發能力,如果要開啓爆發能力的話,是需要通過燃燒暗影人的生命才能開啓爆發能力! “我在外面聽說過這樣一件事情,神器青溪鏡可以通過代價是本體百分之一的靈魂力量來進行一次製造暗影人,而且暗影人可以擁有本體150%的抗擊打能力和戰鬥力。”

腹黑花少的馴女日記 索命看着右手的水晶手套對着暗影說道。

“但是這個暗影人的壽命只有一個月的時間,而且這個暗影人無法開啓爆發能力,具體的原因是因爲開啓了爆發能力身體最後會因爲受不到爆發能力的力量最終報廢。”

索命說道這裏的時候頓了頓繼續說道。

“聽說最近青溪鏡被啓動,並且出來了一個暗影人,我想做個暗影人就是你吧!……暗影人……說出你此次來的目的吧!”

索命不是很確定暗影的事情,於是對着暗影說道。

“嘁……擁有傾炎身體和記憶還有各項能力的我….要取代真正的傾炎!”

暗影站了起來說道。

“我需要成爲唯一的傾炎,然後代替傾炎的生活,我要好好的體會一下正常人的生活是什麼樣子的!所以我需要力量!”

暗影說道。

“所以……光精靈高手!把帝王劫交出來吧!”

暗影擺出了一幅戰鬥的架勢,看來暗影對於帝王劫是勢在必得!

“……那就讓我來確認一下你的爆發力量到底有多強吧!”

“血光!”

索命的手上突然多出了一根鐵鏈,周圍的景色瞬間變換爲血紅色的地獄,索命把鐵鏈朝着暗影的方向一揮,地面上衝出一道一道血紅色的能量朝着暗影撲過去。

“小伎倆!”

暗影瞬間消失在原地,穿過了血色的能量來到了索命的面前,索命朝着後面一退,地面上瞬間就被暗影砸出了一個大坑,暗影的力量大了不少!

就在索命準備出招的時候,暗影突然來到了索命的身後,朝着索命一拳打過去,索命想用手抵擋一次攻擊,但是暗影身上突然變白,暗影一腳踢翻了索命。

“極限取消!!”

索命有點驚訝,剛剛暗影使用的一定是極限取消無誤了,極限取消,意義就是可以在出招的時候強制性取消當前的攻擊替換另外一次攻擊,可以讓對手判斷錯誤,不過極限取消一般的爆發能力不具備使用的條件,這個暗影人的本體潛力不錯!

暗影連續兩腳把索命踹到空中,暗影轉身帶着火焰的一拳朝着索命的地方打過去,索命在空中用右手抵擋了一次攻擊,來到了地面,暗影轉身再次一腳朝着索命一腳壓下去,索命朝着地面上一滑,躲過了暗影的一腳。

暗影的攻擊落空了,索命成績揮出一道血色的能量,暗影被血色的能量帶後退了幾步。

“炎衝!”

暗影雙手的火焰燃燒起來,帶着紅色的火焰朝着索命衝過去。

“血舞!”

索命在面前召喚出了一個血色的球體,手朝着血色的球體上面揮動,每揮動一次,血色就球體就會爆發出血紅色的能量朝着暗影攻擊過去。

暗影的炎衝威力強大,索命的血舞揮完了,暗影的炎衝還在朝着索命衝過來。

“焚滅吧!”

暗影在靠近索命的時候,雙手擊打在索命身上,索命腳下爆發出紅色的火柱,紅色的火柱把索命擊向空中,然而暗影則是來到了索命的後面釋放了一次暗燒。

“見識一下傾拳的力量吧!”

暗影快速來到索命的下方,拳頭朝着索命落下的地方一拳砸過去,索命直接被暗影一拳打飛了出去,暗影這一拳的力量很強!

暗影再次極限取消,高高躍起抓住索命朝着地面上狠狠一砸,地面上被索命砸出了一個大坑,暗影抓起索命又是幾腳過去,不過最後一腳還是打空了。

索命快速借用這反彈力,朝着暗影撲過去,暗影釋放了一次暗燒,不過被索命越過,索命一腳朝着暗影壓過去,暗影朝着身後一躍,躲過了一腳,不過地面上卻是被砸了一個大坑,索命在坑底下消失不見了。

等暗影站起來的時候索命再次出現來到了暗影的背後,暗影沒有反應過來,在背後被索命狠狠的打了一拳。

撲通…..撲通……

“糟了…..爆發能力支撐不住了….”

暗影吐了一大口血,當然不是因爲索命的攻擊,而是因爲爆發能力反噬的原因,作爲暗影人沒有爆發能力,開啓爆發能力的代價就是報廢!暗影原本以爲可以在爆發能力反噬之前幹掉索命,但是沒有想到….

“哼!去死吧!”

索命右手突然變成鑽頭,朝着暗影鑽過去,暗影越過了大坑,索命朝着地面一拳打下去,地面上衝出血色的能量,暗影倒在了地上,沒有了氣息…..

時間頓時安靜了下來,這一架,消耗了索命不少的體力,索命現在需要休息,如果這個時候闖進來一個和暗影一樣厲害的人,那麼索命很有可能就打不過了。

“帝王劫….名字又叫做力量源!如果破壞了它……那麼整個光精靈和暗精靈家族都會受到嚴重的影響…”

Prev Post
而俞搏天,不知道他使用的是何種鬥技,竟然可以踏空而行,整個人懸浮在半空之中,對於菲米莎的攻擊見招拆招。
Next Post
..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