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在夜間,人類的視力無法和玄獸相比,加上白日的消耗,感知力必定下降,若是被火融蛇咬上一口,那就麻煩了,火融蛇的毒素,即便是魂玄境也要忌憚一二。

當夜幕再次降臨的時候,四人再次圍坐在一起,今日雖然比昨日多噴發了一次,但是三次火山噴發,收集到的火耀石與昨日相差無幾。

就這樣,接下來的三日時間,傅然四人白日等待火山噴發,夜間便盤坐調息,也收集到了差不多八十幾公斤的火耀石,如果明日運氣好一點的話,便能夠順利完成任務了。

不過這幾日時間,也使得四人身體內累計了一些火毒,好在數量不多,花些時間處理一下便沒有多少問題了。

這也是這個任務難度在天級任務之中算不上什麼,卻無人領取的原因所在。

不但如此,就算任務完成,玄液也不多,和一些地級任務相差無幾。

次日,當東方蒙蒙發亮的時候,傅然四人便張開了雙眼,對視一眼之後,皆是對著自己負責的範圍疾馳而去。

傅然再次來到一個火山口盤坐,雙目閉上,感知力蔓延開來,籠罩周圍數個火山,一旦其中之一出現一絲動靜,他便能夠以最快的速度趕往。

就這樣,時間緩過,轉眼間兩三個時辰過去,不但傅然負責的火山沒有一絲動靜,楊蝶三人那邊也是如此。

對此,傅然也是皺眉,火山噴發雖然沒有規律,但是按照之前的情況,現在應該有火山要噴發了才對。

就在這時,傅然身旁不遠處的一座火山突然出現一絲震動,傅然面上喜色一閃而過,這個感覺他已經熟悉了,正是火山噴發的前奏。

果不其然,片刻之後,這座火山便是爆發,待大部分的岩漿都落下之後,傅然徒然加速,不過兩三呼吸便來到火山口。

視線掃去,臉上喜色更濃,這次居然比起之前兩次都要多,雖然還無法達到任務所需,但是也相差不遠了,只要接下來再噴發一次,這任務便算完成了。

當下,傅然身形不斷閃爍,每一次閃爍,都會捲走一塊火耀石。

不過多時,火山口的大部分火耀石都被傅然收走,然而此刻的他卻發現了異常之處,這次火山的噴發竟然沒有火融蛇出現。

即便是偶爾看到石縫出現火融蛇,也飛快的竄走,似乎在躲避著什麼。

發現這一點,傅然心中突然出現一股不安,視線再度掃過,當即也不再猶豫,打算將所剩不多的火耀石收走便是離去。

「咕嚕……」

一道極其微弱的聲音出現,如同沸水一般的聲音,卻是引起了傅然的警覺,當下連忙停下動作,視線望向火山口內。

雙眼中閃過銀色光芒,奈何火山口濃煙不斷冒出,並看不清什麼。

「難道是我多心了?」就在傅然打算再感應一番的時候,心中那股不安突然又消失。

輕輕搖了搖頭,看那模樣,似乎真是他多心了,就欲離去,然而就在此時,傅然的面色突然大變。

在他轉身的瞬間,背後突然傳來一股強大的氣息,氣息之強遠超於他,同時一股炙熱氣浪襲來,落在後背之上,刺痛不已。

「不好!」

傅然暗道一聲,竟也不去看一眼身後發生了什麼,將速度提升到極致,留下道道殘影,當身形穩定的時候,已經出現在兩百丈開外。

直到這個時候,傅然這才回頭望向剛才噴發的火山口。

遠處的楊蝶三人也發現了傅然的異常,都是疑惑。

「吼!」

就在傅然緊盯著火山口的時候,一道紅影突然從火山口內部衝出,最後懸浮在半空之中。

傅然眼神一凝,這道紅影竟然是一條火融蛇,只不過體形龐大了不知多少倍,長達數十丈,身上的火焰反射紅光。

「嘿嘿,運氣不錯,竟然是四個嫩嫩的人類。」懸浮在半空的火融蛇吞吐蛇芯,竟然口吐人言。

聲音傳來,無論是遠處的凌月兒三人還是傅然,都是面色巨變,此獸竟然能夠口吐人言,這代表著什麼他們再清楚不過。

「敵不過!」

傅然沒有絲毫的猶豫,在聽聞到這條火融蛇聲音的時候,拔腿便跑,這種級別的玄獸已經不是他能夠招惹的了,即便是手段盡施恐怕也難以傷及。

「不好!」

凌月兒三人見此,也是沒有絲毫猶豫,轉身逃離。

「你們逃不掉的!」

火融蛇眼中閃過極為人性化的戲謔,巨大的身影緩緩淡化,最後在傅然身前百丈外凝實。

「這是……」

傅然連忙穩住身形,緊盯著眼前這條火融蛇,面色極為難看。

就在剛才,他可是沒有感覺到絲毫空間波動,然而這火融蛇卻如同穿梭虛空。

「散發的波動在六階巔峰,應該還沒有七階,卻能夠洞穿虛空,天賦神通么?」

在這火融蛇的身上,傅然感覺到強大的氣息,但是這個氣息卻並沒有當初的巨齒鱷強大,應該沒有成為七階,而六階玄獸想要口吐人言,唯有一種可能,次神獸或者神獸。

見到傅然被攔截住,楊蝶三人都是面色一變,就欲趕來支援。

「你們先走,這東西不是我們能夠對付的,我有辦法擺脫。」傅然大吼道。(未完待續。) ?「你們先走,這東西不是我們能夠對付的,我有辦法擺脫。」傅然大吼道。

傅然深知,哪怕是四人聯手恐怕也不是眼前這條火融蛇的對手,六階便能夠口吐人言,已經不在是普通的玄獸,再加上天賦神通,遠非他們四人可敵。

「走!」

雷痴猶豫神色一閃而過,當即沒有絲毫猶豫,將速度提升到極致,雖然沒有親身面對,但是即便是相隔甚遠也能夠感到到那強橫的波動。

楊蝶複雜的看了傅然一眼,露出躊躇,在新生之中,傅然與她的接觸最多,若是此刻丟下傅然不管,誰知道會是什麼結果,但是若是上前相助,恐怕連她自己也得交代在這裡。

「你快走吧。」遠處,凌月兒的聲音傳來。

聞聲,楊蝶看了一眼即將消失在視線盡頭的雷痴,狠狠一咬牙,身前出現喲個漩渦,跨入其中,再次出現的時候就在百丈之外。

「傅然,對不起了。」

雷痴和楊蝶都清楚,此刻那條火融蛇的目標是傅然,他們想要逃走的話,現在是最好的時機。

傅然能夠明白的道理,他們自然也明白,面對六階巔峰次神獸,即便是四人聯手,也討不到絲毫好處。

不過這火融蛇明明只是四階玄獸,為何會有六階的存在?

在這幾日之中,四人所遇到的幾乎都是三階四階的火融蛇,連五階都的影子都沒有看見過,不想此刻直接跳出六階巔峰。

火融蛇的大頭看了一眼雷痴和楊蝶逃遁的方向,並未追擊,視線落在傅然身上,道:「我能夠感覺到你身上有一股強大的氣息,竟然與我所得一樣的氣息,只要吞了你,我就能跨入七階了。」

說話的同時,火融蛇吐了吐蛇芯,極為人性化的舔了舔,雙眼之中爆發出難以抑制的渴望與貪婪。

它之所以沒有追擊楊蝶和雷痴,便是因為在傅然身上感應到一股熟悉的氣息,這股氣息與它身上的極為相似,這讓它想起內心深處的一片模糊記憶。

當初它還不過一條三階火融蛇的時候,在一個火山口等待著噴髮帶出來的火耀石,誰知此時兩個龐然大物突然出現,併發生了戰鬥。

其中一個蛇形玄獸落敗,大片血肉灑下,最後負傷逃走,而另一頭鷹形玄獸追擊而去……

當時的它並沒有靈智,只是內心生出對這些散落的血肉極其渴望,開始與同伴吞食起來…….

當初所有吞食了血肉的同伴都被它全部吞入腹中,而後便有了靈智,跨入五階,又在火山深處修鍊多年,這才有了六階巔峰之力。

原本它不會出現,誰知前幾日突然感覺到火山外有一股與當年血肉一模一樣的氣息,這才打破沉睡……

有了靈智之後,它才慢慢知曉,原來當初得到的那些血肉乃是玄獸至高無上的存在,神獸巨龍的血肉。

傅然並不知道眼前這條火融蛇的過往,但是卻在後者身上感覺到同樣熟悉的氣息,與他身上的氣息一樣。

一條火融蛇身上為何會擁有巨龍的氣息?傅然不清楚,但是卻明白這代表著什麼,或許能夠口吐人言也是因為這一點。

當初的他便是因為得到了龍骨,這才有了今日,有了遠超同輩的肉身和恢復力,而且傅然隱隱感覺,他得到的好處並不止這些,只不過他現在還太過弱小,無法發揮出龍骨的恐怖。

傅然發揮不出龍骨的恐怖,但是卻並不代表眼前這火融蛇發揮不出,想到這一點的他,這才讓楊蝶等人逃離此地,而他擁有食命花,幾乎算是有了兩條生命在身,想要抹殺也不是那麼簡單。

唰!

一道倩影閃過,出現在傅然身前,目光凝實著眼前的火融蛇。

「你怎麼不走?」盯著突然出現的凌月兒,傅然氣急敗壞的開口。

誰知凌月兒別頭對著傅然莞爾一笑,柔聲道:「沒辦法呀,表哥現在還需要表妹的保護呢!」

「快走,我拖住對方,再說,哪有妹妹保護哥哥的道理?」傅然面色凝重,他知道凌月兒手段高強,但是眼前這火融蛇可以說是所遇最強玄獸,比起之前的巨齒鱷更強。

六階與七階本應該天差地別,但是在玄獸的世界中,血脈便能夠逆轉這鴻溝,一頭六階神獸,完全能夠做到抹殺七階玄獸,即便眼前這並非神獸,也可以做到。

聽聞傅然之言,凌月兒眼中閃過不易察覺的異色,沉聲道:「那以後就麻煩表哥保護我了,今日就先讓妹妹保護一下你吧。」

聲音落下,凌月兒身上氣息爆發,魂玄境的氣息散開,身上出現一副銀色鎧甲,手握長劍,英姿颯爽。

見凌月兒不願離去,傅然也是低嘆一聲,身上也是出現鎧甲,只不過比前者要淡薄許多,並不那麼真實。

「火融蛇進階六階,的確舉世罕見,身上更是擁有龍威,不過想要抹殺我二人,也要付出代價。」傅然冷笑,他可不會因為不敵對手,就失去了戰意。

「小人類,你可是錯了咯,我已經不再是火融蛇,而是化蛇成蛟,如果今日吞食了你,就能夠化龍了……哈哈!」火融蛇,不,火融蛟傳出肆無忌憚的大笑聲。

傅然面色一沉,目光落在對方大頭兩側,果然見到隆起,似乎有什麼東西要掙脫出來一般。

「情深意重呀,真讓我感動,放心吧,一定讓你二人共赴黃泉。」火融蛟聲音落下,身形突然消失,再次出現便到了傅然身側,這已經不是速度了,這是穿梭空間。

在出現的瞬間,張口一吐,烈焰噴出,散發極致溫度,將傅然二人所在完全籠罩。

剛才便是見識了火融蛟的天賦神通,傅然早就將精神力散開,就在後者靠近的瞬間,他便得知,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催動畫在身上的龍紋。

吼!

巨龍出現,龍息吞吐,將撲來的火焰盡數抵擋,不過卻是節節敗退,見此一幕,傅然與凌月兒並沒有後退,因為二人都清楚,面對火融蛟的能力,二人後退沒有絲毫作用。

「大日劍訣!」

凌月兒周身湧現上百柄長劍,轉動間,連周圍的空間都出現一絲波動,單手一揮,上百柄長劍呼嘯衝出。

而抓住巨龍抵擋火焰的時間,傅然雙手交錯,道道手印飛舞,下一瞬,五幽鬼出現,然而傅然的雙手卻並未停下。

五幽鬼出現,力鬼和玄鬼立即融入傅然身體,而靈鬼則是倒退至一旁,雙臂揮舞,一條條黑色鎖鏈探出,將火融蛟纏繞而去。

傷鬼則是向凌月兒撲去。

面對傷鬼的撲來,凌月兒幾乎反條件的就要出手,不過最後還是忍住,她相信傅然不會不會害她。

傷鬼與融入凌月兒身體,至於隱鬼在出現的瞬間便是隱藏了身形。

傅然擁有食命花,只要沒有受到致命傷,加上半具龍身的恢復力,難以身亡,因此這才將傷鬼附身在凌月兒身上。

「雕蟲小技!」

火融蛟眼看一條條黑色鎖鏈襲來,還有那漫天劍影,冷哼一聲,身形消失,讓傅然與凌月兒的攻擊落空。

「這天賦神通太恐怖。」傅然面色難看,對著剛剛出現的火融蛟一指,身前立即出現三輪金色烈日,隱隱好像還有第四道出現,不過瞬間之後便是消散。

三輪金色烈日呼嘯而出,不過依然還是落空,擁有穿梭空間的能力,想要傷到火融蛇幾乎不太可能。

「只要穿梭空間,都會被空間之力影響,但是這傢伙每次穿梭都不過百丈距離,加上次神獸的肉身,就算震動周圍虛空,也不可能造成傷勢。」連續施展兩個強大的玄決,傅然也是有些氣喘,然而卻沒有絲毫效果。

PS:今日三章更新完!

(未完待續。) ?傅然雖然知道眼前這火融蛟不好對付,但是也沒有想到居然如此難纏,他和凌月兒施展的手段都是極為不弱,若是能夠落在對方身上,想必也能夠造成傷勢。

但是卻無法如願,現在他二人擔心的不是如何傷到火融蛟,而是該想想如何才能夠擊中對方。

巨大的龍紋盤旋,不斷吞吐龍息,這才抵擋出那一片火海,然而卻是不斷後退,見此一幕,傅然狠狠一咬牙,口中吐出一字。

「爆!」

就在傅然聲音落下的瞬間,巨龍龐大的身體開始膨脹,最後轟然炸裂,炙熱的氣浪席捲八方,周遭的空間震動不已,一圈圈漣漪擴散。

唰唰唰!

傅然與凌月兒同時後退,若是被這氣浪擊中,以他二人的防禦怕是也要受傷。

巨龍的爆炸,也將那漫天火海一吹而散。

「你們還要爭扎?我還沒用出真正的力量呢!」遠處火融蛟盤旋在半空,戲謔道。

「是么?那我看看你的真正實力如何?」凌月兒露出冷笑,雙手突然下按,霎那間,方圓百里都是暗淡下來,一道刺目光束灑落。

「這是……」火融蛟舉頭望天,目光落在那落下的巨大銀色手掌上時,捲縮的小頭揚起,有著一絲凝重出現。

看到這一幕,傅然也是一喜,也是雙手下按。

四道巨大的銀色手掌落下,緊隨其後還有三掌,可惜是由兩人施展,若是一人能夠施展出七掌之力,這火融蛇必定命喪當場。

「有意思?這便是人類才能夠掌握的玄決吧,和剛才那兩個不同,怎麼有種感覺,就算我穿梭空間也無法躲避?有意思!」這一次,火融蛟的小頭揚起,口吐人言。

「就是這個時候。」

見火融蛟的所有注意力都落在流掌上,凌月兒眼中閃過精光,十指律動,每一次律動,那開始原本飛出的長劍都是轉動飛出。

傅然不明白凌月兒在做什麼,這些攻擊對火融蛇都沒有任何作用,唯有流掌這等能夠鎖定的攻擊才有效果。

不過此刻顯然也不能什麼都不做。

流掌轟然落下,準確無誤的落在火融蛟身上,頓時,恐怖的吞噬能力爆發。

「吞噬生命力?」

火融蛟一驚,這種能力和某些玄獸的能力相像,一旦吞噬起來,便永無止境,只有被吞噬一空,或者等待流掌消失殆盡,別無法他,就算它此刻想要穿梭虛空躲避都做不到。

似乎流掌禁錮了它的身體一般。

「表哥準備你的最強手段。」凌月兒開口。

聞言,傅然點頭,他的最強手段自然是龍紋和玄月指,但是這兩個手段都已經施展,現在再次畫出龍紋也不太現實,沒有那麼多的時間,那麼就只剩下最後一種。

「我現在已經擁有魂玄境的實力,相比威力也能夠提升不少。」傅然心中暗道。

Prev Post
楊桂花也里裡外外看了一遍,「房子好是好,就是價格貴了。」
Next Post
笑了笑,她又道:「至於你在這裡的任務,我也會替你完成。回去吧……」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