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之後過了不久,艦隊便重新進入了滅跡戰場,雖說現在船上多了一位尊貴的客人,但無論是前往天空聯盟的洛奇,還是前往凌宇城的卡琳娜,都必須要回到自己的天空城,所以艦隊依舊要穿過滅跡戰場。

可這條路線雖然能避開魔龍的威脅,卻也不得不面對魔能風暴的威脅,因此危險程度同樣不低,大家還是有些提心弔膽的。

不過當艦隊進入了魔能風暴的範圍后,聖騎士威爾頓就給所有人露了一手!

已經蘇醒的他在得知艦隊打算穿越魔能風暴后,就穿上了自己的聖騎士戰甲,獨自飛向了天空!

「我的天……他、他在幹什麼……!」

對於威爾士的舉動,洛奇並不知曉,當他得知並趕忙跑到甲板上的時候,就被威爾士的這種舉動驚呆了!

這裡可是魔能風暴的範圍啊!

奧頓此前說過,魔能風暴可以自動判定範圍內的目標並進行攻擊的,因此在其籠罩的空域內,一切目標都有危險,尤其是空中目標,所以艦隊才不敢在高空飛行,只能在低空,但就算這樣還是要遭受風暴的洗禮。

可威爾士在飛出了雷鷹號后,卻是直接升到了高空!

他這是要幹什麼?

是要挑戰魔能風暴嗎!

如此大膽,或者說如此作死的舉動,讓艦隊中的所有人都驚呆了,無論洛奇,還是卡琳娜,又或者是一艘艘戰艦上的船員,在這一刻都來到了甲板上,每一個人都抬頭看著高空中的威爾士,彷彿在看待一個瘋子。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讓眾人張大了嘴巴!

只見高空中的威爾士不出意外的遭受到了魔能風暴的打擊,籠罩了整個戰場的巨大烏雲中瞬間就跳出了數十條閃電,每一條閃電都彷彿活了一樣,張牙舞爪的直奔威爾頓而去!

可面對這無數的攻擊,空中的威爾頓卻是舉起了自己的長劍,然後就狠狠砍向了直奔自己而來的閃電!

這套聖騎士戰甲所配備的長劍,和一般的制式長劍有著很大不同,最明顯的區別就是更大、更寬、更長,自然也是更重,所以與其說是一把長劍,不如說是一把雙手巨劍更加合適。

但這樣一把巨劍落在威爾頓手裡,卻彷彿沒有重量一般被舞動的極其順暢,看起來好像不是很快,可每一劍都能准之又準的劈在閃電上,並一擊就將閃電劈碎!

也就幾個眨眼的功夫過去,數十條閃電就全部被威爾頓用巨劍斬碎,而他自己則是安然無恙!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當威爾頓在眾人面前小試牛刀一般露了一手時,洛奇和卡琳娜等空魔戰士就被震驚的心服口服,那可是閃電啊!

用巨劍去劈閃電,這是要有多麼快的反應,多麼精準的動作,多麼強悍的實力來做支撐才能完成的壯舉?可威爾頓卻做到了,並且做的舉重若輕!

當然了,他能夠完成這種壯舉,除了個人的實力超強意外,其所穿戴的定製級戰甲也是功不可沒。

要知道魔能風暴的攻擊可不是撓痒痒,那是真正的致命攻擊,想要與之對抗,威爾頓的聖騎士戰甲必定要具備極高的魔能,也只有魔能值達到了同等級的強度,他才能用巨劍劈開閃電,否則就是找死。

所以在這之後,洛奇就忍不住看向了一旁的奧頓。

「老師,這套聖騎士戰甲,魔能值達到了多少?」

由於威爾頓所穿的是最為頂尖的定製級戰甲,這種級別的戰甲所蘊含的魔能,是不能按照普通戰甲的標準來進行判斷的,所以洛奇只能詢問奧頓,身為魔能大師,又參與過量身定製這項技術的研發,奧頓肯定能估算出聖騎士戰甲的魔能。

可是當洛奇看向奧頓時,卻發現奧頓正眉頭緊鎖的看著威爾頓,彷彿在想些什麼。

「老師?」

見奧頓好半天都沒有回應,洛奇就又問了一句。

這一次奧頓總算回過了神,但他卻並沒有回答洛奇的問題,而是轉頭看了他一眼。

「是時候了……」

答非所問的說了一句,奧頓便轉身離開了甲板,回到了自己的船艙中,留下了一臉懵逼的洛奇……

PS:求推薦!求推薦!求推薦!故事馬上就要邁入一個新篇章,更大的舞台,更多的對手,洛奇也要正式在世界上嶄露頭角了,求大家的支持! 「是時候了……」

看了洛奇一眼,奧頓答非所問的說了一句,然後便轉頭回到了船艙,留下了一臉懵逼的洛奇……

對於奧頓這種古怪的舉動,洛奇當然是很不解,但他也早就習慣了,所以在撓了撓頭后就沒多想,轉而繼續看向了天空。

天空中,威爾士依舊在不斷抵擋著魔能風暴,而在第一輪的閃電攻擊過後,魔能風暴的攻擊明顯更加猛烈,也更加頻繁,可面對如此猛烈的攻擊,位於高空的威爾頓卻是依舊神情自若,完全沒有表現出絲毫壓力。

如此一來,艦隊的壓力就頓時減輕了不少,因為魔能風暴的注意力都被威爾頓吸引了,所以艦隊立刻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以最快速度穿過了魔能風暴的範圍。

就這樣,威爾頓憑藉一己之力吸引了魔能風暴的注意,讓整支艦隊都順利離開了滅跡戰場,成功返回了天空城!

成功返回了天空城,洛奇和卡琳娜就按照此前的安排,卡琳娜直接去凌宇城進行修正,而洛奇則前往天空聯盟,雙方也就此分別。

卡琳娜如何前往凌宇城暫且不提,單說洛奇。

回到了自己的雷鷹城,洛奇就將有關戰利品等一切事情都交給了艾琳,自己則親自將威爾頓送到了城主府,然後便著手聯繫天空聯盟。

不過在這件事上,卻是出了一些小小的狀況。

對於天空聯盟,洛奇當然是聽說過的,但僅局限於聽說,這個聯盟具體是怎麼回事卻一點都不了解,所以當他想要聯繫天空聯盟時,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任何手段能聯繫上對方……

還好,還好有威爾頓在,也正是通過威爾頓的介紹,洛奇才總算對於天空聯盟有了些許了解。

作為天空中的三大勢力之一,天空聯盟絕對可以用龐然大物來形容,加盟的天空城足有上千座,並且其中九成的加盟天空城規模都是中型或大型,當然這還不是最誇張的,最誇張的是天空聯盟中有著足足三座神城!

整片天空中,神城只有十座,天空聯盟獨佔其三!僅憑這一點,就足以想象這個聯盟有多麼強大!

根據威爾頓的介紹,加盟天空聯盟的成員會被劃分成核心成員和外圍成員,而聯盟中的絕大部分成員都是外圍成員,只有在為聯盟作出了一定貢獻后,才能晉陞為核心成員。

而即便是外圍成員,也能享有聯盟的基本待遇,比如說在城市遭受攻擊,或者主動挑起戰爭時,都可以申請聯盟進行支援,或者在跟屬於聯盟的商會進行交易時能夠享受一定比例的優惠等等,這些都是外圍成員能夠享受的基本待遇。

一旦成為了聯盟的核心成員,那麼所能享受的待遇就更多了,除了能夠加倍享受外圍成員的全部待遇外,還可以將天空城長期停留在聯盟所掌控的空域中!

聯盟空域,指的是被天空聯盟徹底掌控的空域,空域中的所有天空城均為聯盟核心成員,同時也是三座神城所在的地點,任何外人都不準進入,是百分之百安全的地方!

「洛奇城主,你只要能幫我聯繫到天空聯盟的成員,即便是外圍成員都行,到時候聯盟自然會派人來接我。」

向洛奇簡單介紹了一遍天空聯盟后,威爾頓就說到,他不需要洛奇將自己送到聯盟所掌控的空域,那樣太遠了,他只需要洛奇幫忙聯繫到其它聯盟成員就行,到時候自然有人來接他。

而這樣一來,洛奇就好辦了許多,他立刻就聯繫上了貝格,讓他通過暗影聯盟查了查距離自己位置比較近的天空城中,有沒有天空聯盟的成員。

而貝格也很快就有了回復,雷鷹城以東就一座天空城是天空聯盟的成員,航程大概需要三天時間,並不算遠。

得知這個消息后,洛奇就立刻讓雷鷹城進入了飛行模式,直奔對方的坐標去了。

「洛奇城主,你和卡琳娜城主,這次是去消滅了野馬空盜團嗎?」

由於航程需要三天時間,在這個過程中洛奇和威爾頓自然少不了接觸,所以當這一天洛奇前去看望他的傷勢時,威爾頓就一邊閑聊一邊問到。

「……閣下,你是怎麼……?」

威爾頓的這個問題,讓洛奇皺了皺眉,他記得自己並沒有提起過野馬空盜團的事情,威爾頓是怎麼知道的?

「呵呵,洛奇城主,我可不是有意探聽你的事情,而是據我所知,野馬空盜團的根據地就在滅跡戰場當中,而且我還看到了戰艦上的戰利品,所以也就不難猜了。」

微微一笑,威爾頓就解釋了一番。

「閣下也聽說過野馬空盜團?」

「多少聽說過一點。」

點了點頭,威爾頓便說道:「這個空盜團打劫過聯盟的貨物,聯盟也曾打算將他們消滅,但卻由於各種事情被耽誤了下來。」

「所以你和卡琳娜城主的行動,可是幫所有人都做了一件好事。」

看著洛奇,威爾頓不乏讚許的說到。

他說的一點不錯,對於野馬空盜團,天空聯盟確實曾打算出兵剿滅,而在天空聯盟面前,什麼空盜團,什麼野馬城都不過螻蟻,聯盟只需動動手指就能將其一併抹殺。

但也正是由於野馬空盜團在聯盟眼中太無足輕重了,所以陰差陽錯下這件事反而被耽誤了下來,再加上野馬空盜團的嗅覺很靈敏,銷聲匿跡了很長一段時間,此事在天空聯盟中也就不再有人提起。

但身為天空聯盟中的大人物之一,威爾頓卻是記得。

而在這之後,威爾頓就沖著洛奇問了一句:

「洛奇城主,你和卡琳娜城主,有沒有興趣加入天空聯盟?」

「恩?」

或許是威爾的這句話太過突然了,一下就將洛奇問住,畢竟他從沒想過能加入天空聯盟這種頂級勢力當中,對此一點準備都沒有。

所以在反應了好一會兒后,洛奇才不解的問了一句:

「閣下,我夠資格加入聯盟嗎?」

他記得貝格曾說過,想要加入三大勢力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不但要符合一定的要求,並且最差也要達到中型天空城的規模,雷鷹城根本沒戲。

「凡事總有例外。」

可對於這個疑問,威爾頓哈哈笑了兩聲:「聯盟確實對申請加入的成員有要求,可凡事都有例外,即便是小型天空城,如果發展潛力巨大,或者對聯盟作出過貢獻,也都是可以破格加入聯盟的。」

「玫瑰城的暴君,卡琳娜城主的威名聯盟早有耳聞,她已經具備了加入聯盟的資格;而洛奇城主既然能與卡琳娜城主平等合作,並且還救了我一命,自然也具備了資格。」

「所以洛奇城主,你覺得怎麼樣?」 蕭然面色平靜,臉上帶着一絲堅毅。

這一次的重挫,讓他看清了很多東西,也明白了很多東西。

“回來了就好。”鄭師露出如釋重負,卻又無比欣慰的表情。

一生一世笑皇途 蕭然視線掃過在場的師兄弟。

近處的姜蘇面帶欣喜,應該是真心爲他好。

不遠處剛剛進門的程少久,一臉茫然,似乎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更遠一點,人羣外圍的大師兄趙宏,面色平淡,發現他看過去,趙宏也微微點頭,算是打招呼。

另一邊的魏合,這個在他之後突破的傢伙,同樣面色平靜,似乎自己恢不恢復都不會引起他的動容。

蕭然收回視線,目光落在鄭師身上。

“老師,我回來了!”

“這次,我不會再輸!”

他似乎意有所指。

“好,好!!”鄭師聲音都有些發顫,無比欣慰高興的按着他肩膀。

蕭然的迴歸,讓回山拳院重新恢復了活力,或者說,是讓武師鄭老,重新恢復了活力。

他再度恢復了原本的日常規律,神態也變得和最初一樣,懶洋洋中帶着希望和從容。

而他的對待覈心,也從魏合身上,重新回到了蕭然身上。

好在,鄭師並沒有因爲蕭然的恢復,而斷掉對魏合的紅地魚供應。

而是乾脆負擔起了他們兩個的氣血滋補供給。

而魏合也沒有因爲蕭然的再起,自己失去關注,而有什麼心理負擔。

他反而輕鬆許多,不用頂着鄭師的殷切關注,反而自由時間更多了。

接下來的時日裏,他不斷往返飛業城周圍山林,到處熟悉地形,不斷狩獵。

大部分時間,一個周也才能抓到一點點野物,要是全靠打獵過日子,怕是早就餓死了。

但魏合的目的本就是磨練實力和野外生存能力。

在這期間,他多次遇到山匪,但都被他輕鬆解決。

山匪中,最強的也就是一個二次氣血好手,那傢伙似乎是依靠什麼取巧辦法突破,氣血總量雖然是二次突破,但比起魏合差了不少。被他對拳時,活活打死。

期間他也遇到過飛石,弓箭,飛刀等各種遠程攻擊,但都被他超強於常人的反應速度避開。

中途偶爾遇到一樣打獵的獵人,他也會用普通獵物爲代價,向對方取經,學習經驗。

漸漸的,魏合自己也在山林裏,找了一個隱蔽小山洞,作爲自己的第二根據地。

那小山洞原本應該是個熊洞,不過似乎被廢棄很久了。

被魏合發現後,就用來佈置好,作爲隱蔽的臨時據點。

他將這個小山洞命名爲天然居,因爲他上輩子住的小區名字,就叫天然居。

以此來紀念曾經的過往。

轉眼又過了兩月。

魏合的破境珠,進度終於過了一半多,氣血也正式凝聚了九分之一朵九霞花。

這進度慢得讓人心冷,不光魏合自己感覺無奈,鄭師也終於,徹底將視線從他身上挪開,放在了蕭然身上。

因爲重傷痊癒的蕭然,再度將之前虧損的氣血全部修復,還再度達到了八朵九霞花的程度,也就是他受傷前的水準。

而這一次,蕭然將再度衝擊三次氣血,衝擊鐵皮境界。

但另外一邊,或許是因爲氣血基礎本身就是二次突破,魏合在五嶺掌上的進度,相當迅捷。二次氣血前的境界,都不用洗練就能自然突破。

兩個月,他就練到了五嶺掌中的第三境。

五嶺掌一共五境,清河雲白霧,分別是清山嶺,河山嶺,雲山嶺,白山嶺,霧山嶺。

每個境界,分別對應一次氣血錘鍊。

而魏合卻已經一口氣突破到了第三境,也就是雲山嶺層次。

他的雙掌,在回山拳的基礎上,再進一步,只是變得稍微堅硬堅固了些。

讓他失望的是,這種提升並不大。

而且這樣的兼修,也極大的拖累了他自身回山拳的九霞花凝聚進度。

難怪很少聽說有人兼修其他主功,這種兼修,增幅極其有限,且極浪費氣血和時間精力,得不償失。

但這樣的磨練,讓他隱隱抓到了一個關鍵。

Prev Post
修鍊一途,外界能夠提供的條件,再如何優渥,但歸根結底還是要依靠本身。
Next Post
這是於浩的無形劍網,赫赫有名,斬殺形質鋒銳無盡。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