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嫣然看到是林飛來了,本來臉上洋溢着的笑容一下子就隱藏了起來,裝作生氣的樣子,好像十分的不待見林飛。

“呦,這不是我們的大忙人林飛嘛,您怎麼有空來我這裏了?”水嫣然翹起了嘴巴,聲音冰冷的說道。

“我是來給水嫣然大小姐賠罪啊,這不是來請你出去吃飯的嘛。”林飛呵呵一笑,看着水嫣然的水汪汪的眼睛說道。

聽到林飛要請自己吃飯,水嫣然的眼睛轉了轉,然後露出了狡黠的微笑,點了點頭答應道:“正好我餓了,那快走吧。”

她準備今天好好的宰林飛一頓,已報自己之前被他欺負的仇。

兩人坐着冷家的專用豪車,很快便來到了拍賣會上。

下了車,水嫣然疑惑的看着林飛問道:“不是要去吃飯嗎,怎麼來這裏了?”

林飛哈哈一笑,然後拉着水嫣然走了進去,“先來買點東西,然後再請你吃飯。”

水嫣然氣的跺了跺腳,知道自己又被林飛給耍了,不過她也很好奇林飛到底想要買什麼東西,於是便任由林飛拉着自己走進了拍賣會中。

拍賣所的鑑定室中,之前接待林飛的侍者正熱情的歡迎着林飛,林飛可是他們拍賣所的大顧客,也是冷家的貴賓,自然不敢怠慢了。

林飛之前在這裏拍賣星零花就花費了好幾億,再加上各種藥材的買賣,前前後後也要有個好幾千萬了。


“林先生,不知道今天來是想買點什麼呢,我們一定盡力都給您湊全了,要說本市啊,如果我們拍賣所湊不全的東西,其他家就更不不用看了。”侍者站在林飛的面前,尊敬的問道。

林飛點了點頭,侍者沒有在誇大其詞,本市確實也就這家拍賣所最有實力,拍賣的東西也都是極品,甚至還出過神器,其他的拍賣所比起來,就像是小打小鬧一樣,拍賣所背後的背景也是很強大,好像是外市的勢力,是八大家族都不會輕易招惹的存在。

“這次來是想看看有沒有提升實力的法寶拍賣,順便賣一些前些日子意外得到的丹藥。”林飛不急不慢的緩緩說道。

“丹藥?不知道林先生是想拍賣什麼丹藥?”侍者一聽到丹藥兩個字嚇了一跳,他是知道這種東西的價值的,隨便一粒就能夠賣出天價,畢竟實力纔是一切,凡是能夠提升實力的東西,都是衆人爭搶的對象,更別說這種幾乎快要失傳的丹藥了。

林飛不急不慢的從自己的懷中掏出了一個小瓷瓶,小瓷瓶十分的精緻,上面還用一個絲綢紅布封口,防止裏面的藥味擴散,藥效降低。

侍者趕忙小心翼翼的拿了起來,然後打開瓶塞用手扇着氣味聞了一下,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然後趕忙又小心翼翼的塞好了蓋子放了回去,“林先生,請稍等,我這就去我們請我們拍賣所的專家過來檢驗。”

侍者小跑着離開了,水嫣然則是看的一頭霧水,然後趴在林飛的耳朵邊上小聲的問道:“喂,你要賣什麼丹藥啊,是你之前給我的那種嗎?”

林飛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人偷聽,這才趴在水嫣然的耳邊輕聲的吹氣道:“當然不是,我給你的是聚靈丹,那可是上品丹藥,不可多得,自然不會拿出來賣,我賣的這些是我前幾天自己煉製的丹藥,雖然成色差了點,但是是用來衝竅突破瓶頸用的,肯定會有很多人爭搶的。”

聽到林飛的解釋後,水嫣然睜大了眼睛,她知道林飛厲害,但是沒想到林飛還會煉丹呢。

不一會,侍者就領着一個白花花的老頭走了回來,畢恭畢敬的將老頭讓到了林飛面前的座位上。

老者一頭白髮,臉上的都是褶皺和老年斑,走路都已經不利索,一看就是將近百歲的老者了,快要入土了。

老者坐到林飛的對面後,就將掛在自己脖子上的老花鏡帶在了眼上,然後也不說什麼客套的話,直接就伸出顫顫巍巍的手,拿起了林飛的丹藥,進行檢查起來。 老者動作十分的緩慢,但是卻跟急切,侍者在一旁都看的着急,而且在一旁緊張的服侍着,生怕老者把林飛的丹藥給弄灑了。

林飛倒是一點都不擔心,因爲他看老者的手雖然在顫抖,但是卻異常的穩重,雖然已經老邁了,但是手上卻異常的有勁,一看年輕時就一定是個厲害的角色。

老者倒出了一粒丹藥,放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後仔細的觀察了起來,又放到了自己的鼻子前聞了聞,本來褶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像是一朵綻放的老菊花。

老者將丹藥放回瓶子中,推到了桌子中間,然後眯起小眼仔細的打量起了林飛起來。

“如果老朽沒有猜錯,這丹藥是才煉成不久的新丹。”老者摸着自己長長花白的鬍子,看着林飛笑眯眯的說道。

林飛有些驚訝,但是臉上卻一點也沒有表現出來,回道:“老人家真是慧眼如炬啊,這確實是新丹。”

林飛並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爲這些東西是隱祕,至於怎麼得到了,他自然不會主動報出去,不然要是讓人知道他會煉製丹藥,那造成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他現在只想安安穩穩的修行,不想沾惹太多的麻煩。

“這丹藥成色差了點,但是在如今來說,也是不可多得的東西,裏面有水火兩種能量孕育其內,如果老朽沒有猜錯的話,一定是用來衝破瓶頸的藥物了。”老者呵呵一笑,笑眯眯的看着林飛,好像已經看透了很多的事情。

林飛不得不正色了起來,沒想到這小小的拍賣所竟然還藏着這麼個高人,果然是藏龍臥虎啊,竟然一眼就看穿了這丹藥的本質。

林飛也不再隱瞞,就算老者不點出來,自己一會要拍賣的時候也會說明的,“不錯,這裏面盛放的正是練氣期用來衝破瓶頸的升竅散。”

“升竅散雖然會與一些副作用,但是效果還是十分的驚人的,有些卡在一個瓶頸幾年十幾年的人,正需要這種丹藥來創造一絲的機會。”林飛開始侃侃而談自己藥物的作用,畢竟他還想買個好價錢。

旁邊的使者聽了林飛的吹噓,已經是驚訝的合不攏嘴了,就林飛說的這些特點,他在拍賣所幹了這麼久,馬上就明白了這其中的價值,不管林飛說的有多少的水分,只要把這個噱頭打出去,估計會立馬 震驚本市的修真界了,這其中的利潤之大可想而知。

老者則是從始至終都一直十分的鎮定,認認真真的聽林飛說完了,臉上一直透露着笑容,讓人不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麼。

林飛暗道這老頭不好弄,估計是想探究自己煉丹背後的祕密,畢竟跟這幾枚丹藥想必,背後的丹藥來源纔是真正吸引人的地方,如果有這麼一個源源不斷的丹藥來源……

林飛想到這裏,面色變得不大好了起來,知道自己今天沒有這麼容易矇混過關了。

果不出林飛的所料,老者沉吟了一會,看着林飛的眼睛正色說道:“相比較這些丹藥,老夫對小友這丹藥的來源更感興趣,不知道小友有沒有興趣跟我們拍賣場合作,爲我們一隻提供丹藥,我們可以以拍賣價格再加百分之三十的提成給你交付,你看怎麼樣。”

拍賣價格再加百分之三十的提成,這個價格無疑十分的讓人心動了,但是林飛卻沒有被這些衝昏頭腦,而是感覺到了老者的不懷好意。

說什麼合作估計也只是表面做做樣子,實則還是想要知道自己丹藥的來源,要知道這可是一個大的商機啊,做好了拍賣所的利潤可以翻一倍,立馬成爲南林市的第九大家族也不是問題。

“這個我不能做決定,這些丹藥都是家師委託給在下幫忙售賣的,而且家師並不惜理會這些世俗的事情,所以還請貴所不要多問了。”林飛皺了皺沒有,神色顯然有些不好看。

老者沉吟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在侍者的攙扶下,離開了。

林飛等了一會,要不是南林市就這一個比較大的拍賣所,他真想馬上換個地方拍賣,這個地方讓她感覺後背發涼,他知道自己經被盯上了。

如果是八大家族還好些,反正林飛已經跟他們有了不少的牽扯,八大家族之前的利益網也是交錯複雜,再加上冷家在後面保自己,即使是王家也不敢明面上對自己動手,但是這個拍賣所並不是南林市的本土勢力,既然能夠頂着八大家族的壓力成功的在南林市開這麼一個吸金的拍賣所,在八大家族面前虎口奪食,可想而知背後的勢力一定也不小。

至於這個勢力想要怎麼對付自己,會使用什麼陰險的招式,林飛就不得而知了。

很快拍賣會就開始了,這次拍賣的東西因爲有一位林飛想要的藥材,還有一件神祕的法寶,所以吸引了不少人來,聽說八大家族也都派人來觀摩了。

畢竟出現了法寶,且不說到底是不是一個噱頭,也值得八大家族來看看了,不然要是別的小勢力得到了崛起了威脅到八大家族的利益,那是誰都不想看到的。

主持拍賣的還是那個穿着暴露的女郎,穿着一身暗紅色的旗袍裝,腳下踩着一雙鮮紅色的高跟鞋,身材曼妙無比,拍賣場一半的人不是爲了拍賣,而是專門爲了來看這個女神的。

她渲染拍賣場氣氛的能力也是十分的出衆,不一會就把拍賣場的氣氛完全的調動了起來。

拍賣會的拍賣物品固然重要,但是一個好的拍賣師也是至關重要的一節,好的拍賣師甚至能夠通過生動的語言,調動下面羣衆的氣氛,將一件物品多賣一倍兩倍的價格出來。

林飛看着這氣氛十分熱烈的拍賣場,他在等着自己需要的那株草藥,還有就是拍賣會壓軸的寶物,這兩樣不管哪個,林飛都必須得到,都是能夠短期提升實力的最好辦法。

就算自己用不了,也可以買來給白薇或者水嫣然用。 拍賣會很快便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雖然這次拍賣會沒有星零花那次這麼火爆,但是因爲有着法寶的名頭,所以也吸引來了不少的人。

趁着人多,拍賣會也拿出來了一些真正的好東西來拍賣,這讓拍賣會變得競爭十分的慘烈。

此時正有一個有收藏價值的古董瓷器以一千萬的價格拍賣了出去,然後趁着中間的間隔時間,一個侍者抽空跑到了臺上,在女拍賣師的耳邊說了幾句話。

女拍賣師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色,然後又低頭與旁邊的侍者小聲的交談了幾句。

侍者就趕忙跑下了臺去,下面的觀衆則是看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飛倒是有些猜測,估計是自己拿來的升竅散,拍賣會準備趁着機會先賣一點。

不出林飛的所料,女拍賣師敲了敲桌子,清了清嗓子,用清脆的聲音說道:“大家靜一下,來了一個十足的好消息,就在剛纔,我們拍賣所接到了一瓶丹藥,可以用來提升實力的丹藥,各位今天算是來着了,這可是個不可多得的機會啊,大家一定要抓住,現在,請上我們的升竅散。”

隨着女拍賣師的一聲令下,下面馬上走上來了四個年輕的侍者,穿着鮮紅色的侍者衣服,腳下踩着皮鞋,手上戴着白手套,十分的講究專業,推着一輛金光閃閃的金車走上了臺,車上用紅布蓋着,看不清裏面的東西。

下面的觀衆都嘈雜的議論了起來,交頭接耳,猜測着這裏面的東西。

“竟然請出了金車,看來這裏面的東西不一般啊。”臺下第一排的一箇中年人對他身邊的同伴說道。

“是啊,這拍賣的東西分爲三個檔次,金銀銅車,這金車就是最貴重的東西才能用,本來以爲這次拍賣會的壓軸法寶纔是金車,沒想到這才進行到一半就出現了一個金車了。”

林飛坐在冷家的單間中,聽着下面嘈雜的聲音,身邊坐着的水嫣然也睜大了水靈靈的眼睛向着金車上面看去,然後推了推旁邊絲毫不慌張的林飛問道:“喂,你說裏面到底是什麼啊,這羣人真是,直接告訴不就行了,非要賣關子,弄得我現在好想知道啊。”

林飛看着水嫣然傲嬌的表情,一下子笑出了聲,然後也故作神祕的說道:“我自然知道里面是什麼東西了。”

“什麼?你有透視眼嘛?怎麼可能知道里面的東西?”水嫣然表示不信的看着林飛,但是內心的好奇心卻被林飛成功的調動了起來,愈加的好奇裏面到底是什麼了。

林飛搖了搖頭,並不說話,他準備逗逗水嫣然。

果然不出林飛的所料,水嫣然果然沒有耐心聽女拍賣師在下面賣關子,搖了搖林飛的胳膊,哀求的看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透露着滿滿的好奇心,好像在跟林飛說告訴她。

“我給你個提示吧,這件東西我們兩個人都見過的,你猜到底是什麼。”林飛給了水嫣然一個提示,並沒有直接告訴她。

“我們 兩個都見過?”水嫣然皺起了翹眉,想了想,還是想不出來到底是什麼東西。

“笨死了,就是剛纔咱們都看到的東西啊。”林飛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攤了攤手。

“你是說你的丹藥?”水嫣然瞪大了眼睛看着林飛,拔高聲音有些驚訝問道。

“不錯,看來還不是太傻了。”林飛點了點頭,好像是很認真的在說水嫣然到底傻不傻這件事情。

“你要死啊,我纔不信呢,你煉製的那破丹藥,吃不死人就算好的了,還用金車給你送,怎麼可能啊。”水嫣然快要被林飛給氣炸了,看着林飛看傻子一樣的眼神,要不是知道自己不是林飛的對手,她早就直接撲上來撕林飛的嘴了。

“信不信由你,不過我這個丹藥還真能吃死人,到底是突破還是走火入魔,就要看個人的造化了。”林飛臉上露出一絲心悸的表情,對於自己煉製的這個升竅散,他是記憶尤深的,畢竟 自己也差點被自己煉製出來的丹藥給玩死。

“哼。”水嫣然不服氣的冷哼了一聲,然後不再理會林飛,緊緊地盯着下面的金車上面的紅布,想要看看裏面到底是不是林飛說的那個丹藥。

她對丹藥沒有什麼概念,甚至還是剛剛進入修行界,所以不知道這東西的價值。

丹藥,是一個極其龐大統稱,不僅僅一定是藥丸形狀的東西才能叫做丹藥,一些液體的靈液,或者粉狀的散劑也是丹藥。

只要是經過人工提煉的,能夠起到解毒、增長修爲、甚至能夠延長壽命的都叫丹藥。

丹藥也分三六九等,最下級到上依次是下品丹藥、中品丹藥、上品丹藥、極品丹藥。

劃分的依據則是根據丹藥中雜誌的含量測定的。

百分之十含量的以下的是廢丹是不能夠吃的,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四十之內的算是下品丹藥,百分之四十到百分之六十算是中品丹藥,以此類推,到了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藥用成分的話,就是極品丹藥。

丹藥極其的稀少,因爲他的原料實在是太珍貴了,幾乎都是天地之間的靈草,每一株都是要上百年的纔有藥效,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

再加上煉丹的困難程度,往往一個大型的宗門也不能有超過十個煉丹師,煉丹師也要修煉,就算他們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煉丹上,煉製出一爐丹藥最少也要八個月的時間,好點的煉丹師可能運氣好能夠得到十幾枚丹藥,但是技術差點的可能一個月兩個月下來,一事無成,還白白的搭進去這麼多的原材料。


所以丹藥在修煉界一直以來就是一種奢侈品,只有那種名門大牌的家族子弟纔有可能負擔得起,至於一些散修之流,幾乎見都沒見過。

至於林飛則是一個例外,以爲他得到了不知名字的青銅煉丹爐,這個爐子將林飛煉丹的成功率至少提升了百分之七十,再加上有火靈子的輔助,根本不需要消耗很多的靈力和精神力,所以他才能夠有這種效率。 出了林飛能夠這麼容易的煉製丹藥,就算是在丹藥界盛行的年代,也沒有幾個這種人。

林飛獲得的青銅煉丹爐的價值可想而知了,有了這個煉丹爐,瞬間就能扶持出一個八大家族這種水平的家族。

當然,八大家族也就在南林市可以稱王稱霸,出了南林市還是不夠看,但是這種家族已經是常人不敢想象的了,至於更加強大的家族,外人根本想象不到他們的力量有多大。


下面的女拍賣師看到氣氛已經烘托的差不多了,於是見好就收,將金車子擺在了臺子中間,自己來到了金車的面前,用一纖細的小手拉住金車的一個小角,然後在衆目睽睽之下,直接掀了開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睛都聚焦在了這個紅佈下面,這一刻,這裏是全場的焦點。

紅布掀開,一個翠綠色的精緻小瓶子擺在那裏,小瓶子在燈光的單耀下,流露着翠綠色的光芒,給人一種清新翠綠之感。

林飛知道,這是拍賣行將自己拿來的瓶子換了,目的就是要配一個好的包裝,給這了面的丹藥提價。

一個好的東西,往往需要配上一個好的包裝,這個包裝有時候甚至比裏面的東西都重要。

同樣是一個東西,包裝的不同往往決定的東西的實際價值,物品的價值中包裝的價值也佔了很大的一部分。

林飛對於這些東西也是心中剔透,暗自感嘆拍賣行的良苦用心。

衆人看到這個小瓶的時候,馬上開始了熱議,他們被女拍賣師吊足了胃口,現在一個個都像是求知的孩子一樣,熱切的渴望着想要知道這瓶子中的丹藥的藥效。

女拍賣師拿起了翠綠色的小瓶子,在臺上走了一圈,然後又小心翼翼的將瓶子放了回去,說道:“相信很多人都遇到過被卡在境界上的困擾,這瓶丹藥的藥效就是爲大家解決這種困擾的。”

女拍賣師剛說完,下面就喧譁了起來,衆人都亂做了一團,這種丹藥對他們的衝擊力是在是太大了。


修煉一圖最重要的就是要突破一層層的瓶頸,靈力的積累算是一部分,但是往往最難的部分是瓶頸的突破上。

靈力的積累可以通過常年累月的時間慢慢的積累,甚至可以通過吃一些天地間的靈物來獲得快速的提升,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吃人蔘這種靈物就能夠得到很多的靈力儲備,年份越高的靈力儲備的也就越多。

但是在境界突破上,這個真的是要看個人的天賦了,有些資質差的,可能一輩子都被卡在一個境界上不去,一聲的成就也就止步於此了。



Prev Post
而此時,這個已經被人羨慕嫉妒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李軼聰還一無所知地在前面時慢時快地走着,突然停了下來,轉身對後面兩個“跟班”說道:“差不多從這兒開始路就不好走了。我的原計劃是從後廚房的倉庫翻牆穿過花園爬進車庫,然後在那兒呆個兩小時,再慢慢離開,前面就是廚房入口,以後的路碰到保安的機率就大多了。”
Next Post
“那就進去躲起來,記住,帶上我媽。”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