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於浩的無形劍網,赫赫有名,斬殺形質鋒銳無盡。

丁峰眸光閃了閃,心中暗道:「就拿你來磨練一番我的道法!」

他雙臂一展,背後騰起漫天的水汽,形成波濤。往前一卷,洶湧澎湃,將漫天劍氣盡數席捲進去。宛若進了漁網的魚兒,任他們掙扎。左衝右突,就是無法掙脫,隨著浪濤的消磨,片刻間無盡的劍氣便被融化殆盡。

「好一個丁峰,果然有幾分能耐!」於浩吃驚,有些不可思議,他的無形劍網就是同級強者也要小心應付,卻被對方輕易的破去了。直至此刻。他才真正的正視丁峰,說著的同時,他雙袖一抖,各飛出一柄神劍,猶如兩條蛟龍旋轉著飛了過去。

「陰陽二氣劍,蛟龍雙殺!」

於浩眸光閃閃,雙劍一震,一劍化作白色蛟龍,一劍化作黑色蛟龍,張牙舞爪。左右一閃,要將丁峰攔腰剪斷。

看著兩條蛟龍,丁峰眯了眯眼睛。他眼中閃爍著洞悉一切的光芒,抬起左手,左右猛然一劃,恰如其分的落在了蛟龍的脖頸上,紛紛震飛出去。

蛟龍哀鳴一聲,身軀崩潰,又重新化作了兩柄神劍。

於浩似早有所料,繼續操控二劍對丁峰進行襲殺,而丁峰左右騰挪。每到關鍵時期,都能將雙劍崩飛。

你來我往。好不精彩!

也讓擂台下的青年俊傑看的目瞪口呆,特別是於滿天。震驚非常,不停的呢喃:「二叔是何人,乃是上一代帝城赫赫有名的天才,絕世中的人物,竟然奈何不了那小子?怎麼可能?他不過道師九重的螻蟻,怎麼會這麼強?」

另一側的白英雄則是激動萬分,「好男兒當如是也!丁師兄當真威武,轟殺道君三重,又對戰五重不落下風,自此一戰,定能揚名天下!現在遙想當初,我是何等無知也,不過道師後期就自大自狂,不將天下人放在眼裡。可來帝都之後,天才如過江之鯽,反觀自身,反而平凡無奇,破受打擊,自怨自艾,如今見到丁師兄大發神威,壯我膽魄,激我意志,從今以後,當向丁師兄看齊,當不負我『英雄』之名!」

「師弟醒悟的還不算晚!」

碧瑤點頭讚賞。

黑無光則面無表情,看著丁峰縱橫來去,絲毫不落下風,他這才知道,自家兒孫死的不冤。他瞥了一眼臉色難看的於滿天和江通,發出一聲無聲的冷笑。

擂台之上,久戰不下,於浩有些著急了。

對付一個後輩,本該三兩下打殺才是,可如今卻糾纏不休。

於浩一拍頭頂,飛出了八柄飛刀,忽悠之間來到了丁峰周圍。刀氣隱隱,吞吐著鋒芒,輕易的穿透丁峰的護體神光,射向全身各處。

「來的好!」

丁峰眸光大亮,一掌拍出,風雲激蕩,黃色光芒噴出,分裂八道,忽而凝形,化作八柄飛刀,正好迎了上去。

「嘿嘿,我的無質有形刀豈是那麼好抵擋的!」

於浩看到丁峰的動作,冷冷一笑,神念一轉,他的飛刀好似虛影一般,輕易的穿透丁峰的飛刀,繼續前行,已經觸及到了形體。

「咦,有意思!」丁峰微愣,從體內噴出了八道雷光,轟隆隆爆響,將觸及身體的飛刀盡數轟碎,讓於浩瞪大了眼睛,不禁驚呼,「他怎麼做到的?我的飛刀蘊含著虛影之道,遇無形化有形,遇有形化無形,非特殊神通難以擋住,可他……!」

他沒有看明白。

丁峰卻哂笑一身,剛才很簡單,他在神雷中蘊含了空間之力,將飛刀禁錮,然後轟碎。

「來而不往非禮也,看我之大炎真雷!」

他手掐印決,頭頂上立即出現了一片紅雲和一片雷雲,兩者合一,形成了紅雷之雲,將整個生死擂台空間籠罩進去。

「落……!」

丁峰手一指,雷霆落下,形成了雷幕,將於浩掩蓋住。他則負手而立,「這一式神通,參悟火之奧秘和雷之奧秘融合而成,攻擊力最是狂暴,以道君五重的修為,應該抵擋不住。」

雷霆狂暴,如雨而下,震驚了觀戰的所有人。

「這是融合神通!」於滿天艱難的說道,「融合神通啊,參悟起來最是艱難,哪怕是我,參悟一種沒有個幾十年之功也休想入門,可他……對了。這種神通最是耗費法力,他一個道師,怎麼會有這麼深厚的法力?」

不但他疑惑。就是江通也疑惑不已,眉頭皺起。「仇怨已結下,此子前途無量,當儘早打殺,否則一旦等他突破到道君之境,恐怕連我都無法壓制他,將來……!」

他眸光閃閃,殺機涌動。

黑無光感應到了他的氣機變化,挑了挑眉。 婚內征服:老公如狼似虎 繼續看向擂台上的丁峰,轉動著心思,丁峰的強大,讓他也感覺棘手。

啊啊啊……!

擂台上,傳出了於浩的慘叫聲,十分凄厲,片刻之後,慘叫聲堅不可聞,直至最終消失。雷光一收,雲開霧散。露出了擂台,哪還有於浩的影子,被徹底的轟成了虛無。

這一幕。讓擂台下的於滿天身子狂震,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還有誰?」

丁峰負手遙望,掃視四周,睥睨眾天才。

擂台之下,一時寂靜。

年輕俊傑望向丁峰的目光,都火熱無比。

唯有墨羽道君和胖大海微微而笑,非常得意。

胖大海忽然臉色一變,緊張道,「若是江通登台如何?」

墨羽道君一怔。古怪笑道,「丁峰邀戰四方。目標就是他!」

「不會吧?」胖大海身軀狂震,「江通可是道君九重。丁峰就是再厲害,又怎能是他的對手?更何況那個老傢伙還有著一件極品玄兵!」

「看著就是!」

墨羽道君沉默片刻,收斂了笑容。

擂台上,丁峰目光一轉,看向了江通,挑釁的笑道:「江通老兒,可敢上來一戰?」

這是挑戰,公開的挑戰。

一時間,眾人嘩然。

誰也想不到丁峰會這麼大膽,竟敢挑戰江通。

江通啊,絕世大能,道君九重強者,在帝城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道尊之下,少有敵手,丁峰竟然會挑戰他。

莫不是被驢踢了腦袋?

「丁峰小兒猖狂,有何資格挑戰師兄,看我來會會你,將你的鳥頭擰下!」

聲音還沒有落下,一位中年大漢踏空而來,落在了擂台上,他狂暴的氣息,威壓空氣形成了潮汐,一浪一浪的席捲四周,讓擂台下的俊傑們忍不住倒退。

此人到來,引起不少的驚呼。

「竟然是他?昆陽,好你個昆陽,找死而已!」

墨羽道君忽而冷笑道。

「這個昆陽,向來以江通馬首是瞻,這一次讓丁峰宰了他,然後就輪到江通了,只是,他道君七重修為……我怎麼心中沒底氣呢?」胖大海猶疑道。

墨羽道君淡淡道:「看著就是!」

等對方按下掌印,丁峰也不問他的來歷,飛身上前,打出了最狂暴的攻擊。

大手一掄,形成了遮天手印狠狠的壓下。同時,五根手指分別發出了五色光華,又紛紛化作雷霆,有甲乙雷,戊土雷,丙火雷,葵水雷,庚金雷,五根手指演化出五種雷霆。

大手壓下,手指併攏,形成了雷霆牢籠。

只此一擊,便讓昆陽臉色大變。

「竟然領悟了五種道?一手打出了五種神雷,這是哪裡來的妖孽,苦也!」

昆陽心神狂跳,卻也不會坐以待斃,他身軀一晃,身形爆炸,達到三丈之高,運轉神功,渾身金光閃閃,一看就知道是某種強大的護體功法。

他張口一吐,飛出一柄雙手大斧,握住之後,掄起朝空中劈了開去。

你有無敵攻伐之術,我有一斧在手。

斧劈蒼穹,狂暴的力量,讓擂台禁止都隱隱顫動,昆陽是有名的力大無窮,若是運轉神功,一斧子便能劈殺同級對手,實力非常強大。

大手落下,雷光爆閃。

一斧子劈開了大手,震散了雷霆,可不等昆陽高興,就見分散的雷光往一起聚集,不過剎那之間便融合一起,形成了一道五色雷光,飛速的落下。

「該死啊,這到底是什麼妖孽?」

昆陽狂叫一聲,他的神斧自有靈性,立即飛了起來,轟擊落下的雷霆,他同時祭出了一面盾牌進行防禦。

轟隆隆……!

神斧震飛,盾牌龜裂。

昆陽一顫,渾身『咔嚓咔嚓』直響,雙臂爆裂,化成血霧,渾身也倒出崩裂,好不凄慘,他卻露出了笑容,「還好,擋住了!」

「可接下來你還能擋住嗎?」

他的身後響起了丁峰的聲音,不知何時,丁峰穿過了散逸的雷光,來到了昆陽身後,一掌按在了他后心之上。

昆陽大驚失色,可不等動作,就身軀一僵,露出了絕望之色。一身強大的氣息快速衰弱,他艱難道:「這、這是什麼神通?」

「吃人的神通!」

丁峰淡淡回答,片刻之後,大手一揮,將一捧灰燼掃飛。

昆陽損落,一身精氣成了丁峰的資糧。

「前些時日,一直提升修為,沒有淬鍊體魄,現在吞了一個道君七重的強者,竟然只是微微的提升!要想達到唯一真體第二層的中期,還不知何年何月。」

丁峰有些無奈,唯一真體十分強大,強大的變態,可修鍊起來太過緩慢,哪怕不停的吞噬強者血脈,提升的也非常緩慢。

也難怪如此,唯一真體不過第二層初期,就能硬撼靈器,這是何等的不可思議,提升起來自然艱難。

雷光徹底的散開,露出了真容。

昆陽消失,唯有丁峰。

擂台之下再次嘩然。

哪怕黑無光也身軀狂震,不可思議道:「昆陽道友竟然這樣損落了?」然後又嘿嘿笑道:「江通道友,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江通臉色難看,分外的難看,於浩死了他不在意,昆陽死了他也不在意,可他在意的是丁峰的實力。

昆陽是道君七重之境,體魄強大,力量無雙,就是他對上,一時半刻也難以斬殺,可剛才不過短短几個呼吸罷了。

強如昆陽,無聲的損落。

另一側,墨羽道君鬆了口氣,笑道:「如何?」

「服了,這就是一個小妖孽!」胖大海搖頭苦笑,「看到他,才發現我們這些老傢伙都是廢柴啊!」

「廢柴啊!」墨羽道君也感嘆一聲,也不得不承認,和丁峰一比,他們確實是廢柴。

要說最震撼的還是於滿天,心裡萬分苦澀,「為了這次傳承,我不惜以損道基而突破,達到道君之境,期望在傳承之地得到大機緣,再彌補損傷也不遲。可、可、可我號稱帝城第一天才,為了給師傅出氣,找白英雄的麻煩,甚至不停的譏諷墨羽和丁峰,以激他出來,可他出來了,卻、卻這麼強?」

「沒有道理啊,完全沒有道理啊,一個道師,怎麼會這麼強呢?強勢轟殺了道君七重的昆陽?」

於滿天完全不理解,這要怎樣的底蘊,才能越過這麼多級別戰而勝之。

可江通卻知道,麻煩了,他麻煩了。(未完待續。)

道尊之下,皆可登台。

丁峰一番豪言壯語引來無數側目。

剛才都還震驚他的戰力滔天,可現在,卻無不嗤笑,感覺到丁峰目中無人,自大驕狂,狂傲不可一世。以道師九重修為,斬殺道君三重之境的強者,並不是沒有,而是比較稀少罷了。

可要想對付道君*重之境的強者,縱觀歷史,古今往來,哪怕主宰在年輕的時候,也沒有這樣的戰績,何況是丁峰?

道君之境,一重之差,就是巨大的差別,特別是到了七重之後,差別更大。

於浩聽到丁峰所言,毫不遲疑的縱身來到了擂台上,哂笑一聲,「道師之境,轟殺道君三重,不得不說你是個天才,甚至是個妖孽,可惜你太自大了,竟想挑戰所有的道君?」說著,他一掌按下了手印,又道,「我就讓你見識見識道君真正的威能!」

「啰嗦!」

丁峰大袖一甩,傲氣漫天,也同時露出了一個張狂不可一世的眼神,將自高自大的神態表現的淋漓盡致。

「那好,我就為黑兄報仇,將你斬殺!」

於浩也乾脆利落,手指一彈,便是漫天的劍氣,形成落網,密不透風,將丁峰周圍覆蓋裡面。劍氣有質無形,嗤嗤作響,若是細觀,就可發現每一道劍氣都是小劍形態,內里流淌著斬殺一切的毀滅之力。

這是於浩的無形劍網,赫赫有名,斬殺形質鋒銳無盡。

丁峰眸光閃了閃,心中暗道:「就拿你來磨練一番我的道法!」

他雙臂一展,背後騰起漫天的水汽,形成波濤。往前一卷,洶湧澎湃,將漫天劍氣盡數席捲進去。宛若進了漁網的魚兒,任他們掙扎。左衝右突,就是無法掙脫,隨著浪濤的消磨,片刻間無盡的劍氣便被融化殆盡。

「好一個丁峰,果然有幾分能耐!」於浩吃驚,有些不可思議,他的無形劍網就是同級強者也要小心應付,卻被對方輕易的破去了。直至此刻。他才真正的正視丁峰,說著的同時,他雙袖一抖,各飛出一柄神劍,猶如兩條蛟龍旋轉著飛了過去。

「陰陽二氣劍,蛟龍雙殺!」

於浩眸光閃閃,雙劍一震,一劍化作白色蛟龍,一劍化作黑色蛟龍,張牙舞爪。左右一閃,要將丁峰攔腰剪斷。

看著兩條蛟龍,丁峰眯了眯眼睛。他眼中閃爍著洞悉一切的光芒,抬起左手,左右猛然一劃,恰如其分的落在了蛟龍的脖頸上,紛紛震飛出去。

蛟龍哀鳴一聲,身軀崩潰,又重新化作了兩柄神劍。

於浩似早有所料,繼續操控二劍對丁峰進行襲殺,而丁峰左右騰挪。每到關鍵時期,都能將雙劍崩飛。

你來我往。好不精彩!

也讓擂台下的青年俊傑看的目瞪口呆,特別是於滿天。震驚非常,不停的呢喃:「二叔是何人,乃是上一代帝城赫赫有名的天才,絕世中的人物,竟然奈何不了那小子?怎麼可能?他不過道師九重的螻蟻,怎麼會這麼強?」

另一側的白英雄則是激動萬分,「好男兒當如是也!丁師兄當真威武,轟殺道君三重,又對戰五重不落下風,自此一戰,定能揚名天下!現在遙想當初,我是何等無知也,不過道師後期就自大自狂,不將天下人放在眼裡。可來帝都之後,天才如過江之鯽,反觀自身,反而平凡無奇,破受打擊,自怨自艾,如今見到丁師兄大發神威,壯我膽魄,激我意志,從今以後,當向丁師兄看齊,當不負我『英雄』之名!」

「師弟醒悟的還不算晚!」

碧瑤點頭讚賞。

黑無光則面無表情,看著丁峰縱橫來去,絲毫不落下風,他這才知道,自家兒孫死的不冤。他瞥了一眼臉色難看的於滿天和江通,發出一聲無聲的冷笑。

擂台之上,久戰不下,於浩有些著急了。

Prev Post
這之後過了不久,艦隊便重新進入了滅跡戰場,雖說現在船上多了一位尊貴的客人,但無論是前往天空聯盟的洛奇,還是前往凌宇城的卡琳娜,都必須要回到自己的天空城,所以艦隊依舊要穿過滅跡戰場。
Next Post
然而,他卻是鬥氣連同魔法一起突破的。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