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就算是細微的空間波動,也被峯頂上的陽元子覺察到了,細眯着的眼皮霍然睜開,盯着下方黑暗的谷底驚咦出聲!

“宮主?”陽元子的動作,自然是引來邊上強者的注意,馬上就有人上前來了!

“想不到啊!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叫大家仔細搜查,範圍就在這百里之內!”陽元子鐵青着臉色沉聲怒喝道!想不到大家搜查了一個晚上了,要找的人竟然就在自己的眼皮子低下,就藏身在自己腳下的懸崖下面!這對自己來說是個不可饒恕的錯誤!

“是!”聽到陽元子的怒喝,雷陽宮的強者們轟然應道!身形立馬分散開來,督導着衆人把範圍擴大到百里,逐寸逐寸的搜查了!

“這該死!”離藏身懸崖外近百里之地的一顆參天大樹根下,葉琅露出了身形,上空出現不斷來回的強者,後面的樹林裏也有大批的雷陽宮弟子搜查過來了,等於是處在一個包圍圈了!心裏暗暗叫苦道!

“大家快點!宮主說了,就在這個範圍之內!第一個發現的重重有賞!”上空掠過的弟子在大聲吆喝着!

“後面的快跟上!”後面在地面搜尋的弟子們也在大聲的吆喝着,催促着加快步伐!

“宮主!”密林樹根處,葉琅正準備再次劃開虛空的時候,突然聽到上空傳來雷陽宮衆弟子的叫聲,臉色大變,又急忙穩住身形,隱藏在樹根處!

這要是再次劃開虛空,產生了空間波動,以陽元子的修爲肯定能察覺到的,到時候就會被追蹤到了!聖元境以上的強者如果鎖定目標的話,就算你是從虛空逃走的,也能從空間波動的痕跡上追蹤到方位的!所以葉琅現在不敢貿然行動,繼續潛伏下來了!

但是靜等了會兒,卻發現上空的強者越來越多,好像沒有離開的意思!再看看後面的追兵也快搜查到自己的藏身之地了,還有更要命的是天邊已經開始出現微白了,是快要天亮的徵兆!如果天亮前還沒有離開這個包圍圈,那就真的不要再指望逃脫了!想到這裏,心裏不由得暗暗焦急!

“難道被發現了?”眼神變幻間,葉琅心裏一沉,心裏暗道!自己剛剛逃出就被跟蹤到了,如果不是被發現了,對方哪裏有這麼快的速度?

“留在這裏也是等死,離開的話空間波動也會被發覺,這可如何是好?要是有人分散一下他們的注意力就好了!還有那人會提醒我,現在危急時刻怎麼就不現身相助了呢?以對方那麼強大的靈魂力,應該也發現的了我啊!”焦急之下,心裏胡思亂想了一通!

“咦!靈魂力?”葉琅正在焦急的胡思亂想之時,腦海中突然靈光一現,自己不就有靈魂力嗎?如果要引起空間波動的話,只要招來天雷不就行了?想到這裏,自己都不由得啞然失笑,真的是急慌亂了就無主張了!

想到這裏,葉琅身形又慢慢的往前挪動了一段距離,幸虧是在黑暗的月色掩護下,沒人發現,就算有人聽到聲音,也只會以爲是地面搜尋的弟子發出的聲音!

密林中的葉琅就像是個幽靈般,眼神四處掃視,小心翼翼的潛行着!在尋到一處更茂密的密林後,身形才停下來,盤腿坐下!微微的調整了一下呼吸,雙手開始捏着印結,雷魂大法在腦海中高速運轉起來!現在時間緊迫,要以最快的速度招來天雷,不然的話靈魂力的波動也會引起強者們的注意!

但就算葉琅小心施展,陽元子還是察覺到了,眼神驚疑的看了看夜空,再四處掃視了幾眼,沒有發現什麼,最後眼神還太確定的掃了腳下的密林幾眼,才收回眼神,正想再吩咐身邊的強者下去查看時!上空突發異變!

“轟!”葉琅的印結剛剛完成,一股強悍的靈魂力就直線升到了雲空,雷聲也在夜色中猛然炸響!這聲驚天炸雷,把地面的和上空的雷陽宮弟子都嚇着了!大半夜的在耳邊突然響起一道炸雷,不嚇着纔怪了!

“在下面!”雷聲剛剛響起,上空就傳來陽元子的怒喝聲!

隨着陽元子怒喝,邊上的衆多強者身形直掠,十三衛的首當其衝,直接往下方密林撲去!地面的雷陽宮弟子也接到了傳訊,知道找了一個晚上的人就在前方密林,個個臉色都興奮起來了,爭先恐後的拼命往目的地趕去!

“轟隆!”一道粗大的閃電落下後,一道更響的雷聲響起!雷聲追着閃電,往葉琅藏身的密林直劈而下!

“轟隆!”前面一道才落下,緊接着又一道降下了,一道追着一道的閃電和雷聲落下,目標全部是葉琅藏身的區域!

“啊!畜生!”十三衛帶着諸多的雷陽宮弟子沒想到這是葉琅人爲招來的天雷,徑直衝進了密林,而地面上的搜尋隊伍還沒來得及匯合到,就聽到頭頂上空,和密林中傳出一道道慘叫和怒罵聲!

落下的天雷是不認人的,只要沾到物體就會炸響的,密林中一下子衝進來那麼多的強者,自然會被中招了!閃電和雷聲不斷的落下,葉琅藏身的密林瞬間就成了火海!整片密林燃起熊熊烈火,在山風的吹動下,蔓延開來!

“哼!”上空的陽元子親眼目睹了下方火海升騰,見衆多弟子忙命逃竄出來,還有不少被活生生的燒焦了,冷哼一聲,黑着臉色,身形直拔,飄然直上雲空!迎着落下的閃電而去!

雲層裏的閃電和驚雷還在落下,升到高空的陽元子朝落下的閃電和驚雷揮掌怒劈!驚人的一幕發生了,那閃電和驚雷竟然被陽元子強行打散了!

“那小傢伙好快!我們過去,是時候出生手了!”雲層的另一端,慕容劍和水長老凝目看着火海的前方,失聲驚歎道!

火勢還在蔓延,陽元子親自升空阻擋天雷,地面和空中混亂一團,慘呼聲,驚叫聲,火勢燃燒木材聲,怒吼聲,場面好不熱鬧!

火海邊緣,葉琅的黑色身形驚現了一下後,又接着誇入虛空,消失不見!在天雷剛剛被召喚下來時,葉琅身形就竄進到了虛空離開,匆忙之下,竄到了火海邊緣,回頭看了一下身後,身形如喪家之犬般再次逃竄! “在那邊!”在火光的映射之下,還是有眼尖之人發現了葉琅的蹤跡!大喊之下,很多的雷陽宮強者都趕了過去!

“真的是葉琅!”葉琅出現的這一剎那,不僅僅有雷陽宮的弟子看見了,就連一直等在遠處的天凡也看到了,失聲驚叫道!

“你確定你看到他了!”邊上的玄狐臉色凝重的低聲喝問道!聲音說不出的焦急!

昨晚大家在一起議論之時,就發現了天凡和狂狼站在前面!細問之下才知道白天把雷陽宮搞的上下大亂的就是葉琅!這一聽說雷陽宮圍剿的人是葉琅,把自己一身冷汗都嚇出來了!

於是一面派人回去調集所有強者趕來,一面派人去通知大郎藥莊的藥郎子!卻不知,藥郎子就站在自己身後,聽到天凡說雷陽宮圍剿的是葉琅,也是大吃一驚!急忙近前拉着天凡和狂狼問了個清楚!等天凡和狂狼把事情的經過說完後,個個都面面相覷!這傢伙也太狠了吧?連雷陽宮的長老都敢宰了?這可是捅破天的事情啊!

驚訝歸驚訝,玄狐和藥郎子還是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堅決的眼神!一定要救出葉琅!哪怕是和雷陽宮鬧個天翻地覆,宗門被滅,也要救!

當下兩人就開始吩咐弟子回去調集人手,趕來此地增援!當人手到齊後,已經是到了半夜了!因爲確定不了葉琅是否已經逃出去了,沒有冒然行動!先行分散了衆人在四處靜等消息!

在閃電和雷聲降下之時,天凡湊巧發現了葉琅蹤影,叫聲把玄狐驚動過來了!就出現了開始的那一幕!

“我剛纔看到火海邊緣的身影一定是他!”面對玄狐的低聲喝問,天凡也低聲回道!邊上還有很多其他宗門的強者!不敢大聲回答了!

“安排人手全部移到那邊去!注意不要驚動了他們,緊急情況可自行處理!不惜代價要護着主宰大人安全!”沉吟了一下,玄狐對身後的飛天狐沉聲吩咐道!

“分舵的人也全部過去!聽從藥嶺長老的指揮!”藥郎子再後面也快速的下達了密令!

在一連串的調動下,大約有近千人開始遠遠的跟到了葉琅之前現身的位置!在裝模作樣的觀望着雷陽宮的人搜查,眼神還是不是的瞟向前方的飛天狐,就等葉琅出現,飛天狐一聲令下,就強行突擊救人!

“禁錮空間!”葉琅離開後,落下的閃電和驚雷也逐漸消失,陽元子身形降下,大聲喝道!

聽到陽元子的喝聲,四大護法和十三衛分不同方向倒飛而出!把葉琅剛纔離開的數裏之內全部包圍,在陽元子的喝令下,吩咐施展法訣,道道光芒從四護法和十三衛手中射出,隱入虛空!

“離開此地了!再往前數裏!”當光芒射入虛空後,沒有任何反應,除了來不及逃走的妖獸被禁錮住如陷入泥潭外,空間沒有丁點的波動!陽元子見狀又大聲喝道!

一行人又急速往前,再次施展了禁錮空間,但還是沒有發現異常!陽元子又再次吩咐往前,還是沒有!這樣子反覆幾次弄的大家不知道怎麼辦了?

“再往前!”這種就像是撒網捕魚般,根本就沒有明確目標的,只是按照自己的推斷來大致的確定其位置!因爲按照修爲的等級,跨越虛空也是有距離限制的!

天色已經出現了黎明前的短暫黑暗了!浩浩蕩蕩的雷陽宮衆人已經退後到了數百里外了!在一處湖泊的上方再次施展了空間禁錮!

“小畜生!看你還往哪裏逃!”四護法和十三衛的人還沒來得及施展法訣,湖泊和密林相接處,空間就輕微的波動了一下!陽元子怒喝出聲,親自出手,朝目標空間探手直抓!

“哼!”陽元子的巨手還沒有落下,空間就盪漾起來,葉琅那黑色身影就出現在了衆人眼前!冷哼一聲,身形就倒飛出去!脫離了陽元子的手掌籠罩區域!現在可不敢和陽元子硬碰硬,對方至少是聖元境強者,這要一抓實,不想死都難了!

“怎麼?就不躲了嗎?”看着遠處的葉琅,陽元子嘲諷問道!這個小傢伙還真能忍!折騰了一個晚上了,才被發現,僅憑這一點就比問靈強多了!這也怪不得他能把問靈打敗了!

“你們折騰了一個晚上就爲了找我!現在找到我也沒有什麼獎品給的!”打量着前面那書生模樣的中年人,葉琅聳聳肩回道!葉琅並不認識眼前之人是誰,但是看到了問靈和乘風都在,想來應該也是雷陽宮的什麼強者了!

“不錯,有膽魄!”葉琅輕鬆的表情,讓陽元子惱怒之餘還有點讚許的味道!

要知道陽元子的名字不僅在帝城是個禁忌般的存在,就是在更遠的其他版塊和宗門也是個高高在上的神!不是一般人能仰望的神!像今晚這樣子會留在這裏抓葉琅,也無非是因爲懷疑其身上有異寶而動心了,不然的話,這種事情都是由門下去打理的!

“呵呵,慚愧啊!有膽魄有什麼用?還是人多有用啊!”聽到陽元子的讚許聲,葉琅輕笑着諷刺道!

“你的意思是我們是靠人多欺負你了?”葉琅話力的嘲諷,陽元子也聽的出來,冷聲問道!

“你打死打傷我雷陽宮這麼多弟子,不給我一個交代就走了,你讓我這個宮主以後怎麼服衆了?”見葉琅對自己說是不是靠人多欺負他了深不以爲然的,不禁又冷聲喝問道!

“要說的話也是你們雷陽宮的人挑釁在先,一個打不過就來倆,兩個打不過就來一窩!你還好意思讓我交代?”聽到對方就是雷陽宮的宮主陽元子,葉琅心裏也是暗自驚訝!冷聲變幻了幾下後又朗聲說道!

“那行!我也不要你交代了,現在我也是一個人,你如果能接我一招的話我今晚就放你離去!”聽到葉琅的責問,陽元子老臉也不禁微紅,幸虧是沒有天亮,沒人看的見!沉吟了一下後說道!

“接你一招又何妨?只是怕你到時賴皮!”陽元子話音剛落,葉琅連考慮一下都沒有就就接話回道!

“呵呵,小傢伙骨頭很硬!”在更高的雲層上,慕容劍輕笑道!

“準備動手!”葉琅身形剛現,遠處的玄狐等人也看見了,見陽元子要親自動手的意思,忙轉身對身後的飛天狐低聲吩咐道! “呵呵,夠膽量!你可準備好了?”葉琅的乾脆出乎了陽元子的意料,忍不住的多看了他幾眼輕笑道!

要知道一個天元境的武者在聖元境的強者面前和螻蟻無異!現在葉琅答應的這麼幹脆,要麼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要麼就是有所依仗!可是陽元子不知道的是,葉琅既不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也不是有什麼依仗,是知道今天不管自己接不接都很難離開了!說不定接一下還有一線機會的,所以纔會答應的這麼幹脆了!

“你放馬過來就是!”葉琅嘴裏說的輕鬆,其實內心也緊張,這點從其臉上凝重的表情就知道!

對方作爲一個巨無霸般的宗門大佬,修爲不可能低到哪裏去,至少也有聖元境以上吧!當初在藥王谷的時候,自己經常跟在藥聖子後面,也小有切磋,知道聖元境的強悍,可以說在帝元境不出的情況下,聖元境就是大陸的霸主!所以說面對聖元境強者稍有不慎,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這次是孤注一擲了,自己不敢大意,眼神緊盯着陽元子,帝元訣的心法在悄然運轉,龍骨也全力催動,靈魂力更是全部凝聚!可以說現在的葉琅是把最強的一面展現出來了,已經毫無保留了!

“日曜神掌!”陽元子有點不喜歡葉琅和自己對話時那無所謂的口氣,也不見其怎麼準備,袖袍輕揮,探出手掌,皺眉冷臉的,低喝一聲!

隨着陽元子的手掌探出,肉色手掌瞬間轉化爲了玉澤色,掌緣出更是出現了黃白光暈,揮掌朝葉琅輕輕印去!那帶着黃白光暈的掌印脫手而飛,緩慢穿過虛空,在夜色下顯得格外的刺眼!掌印飛過時燃燒的空間出現了小塊的塌陷!

“他這是在下死手啊!”雲層上空,慕容劍看到陽元子施展出來的掌法,輕嘆着說道!雷陽宮裏以大日經爲最強功法,其次是日曜神掌!這在帝城的人都知道那是聖階功法,在雷陽宮裏除精英弟子和長老級以上外,其餘弟子都無資格修煉的!

陽元子施展出這麼強大的掌法,不僅是雲層上的兩人看的真切,就是遠處的玄狐等人也是看的清楚,心裏都不由得一緊!聖元境的強者不出手則已,一出手都是移山倒海的威勢的!想不到的是以陽元子這麼高貴的身份,對一個天元境的小傢伙還會下手這麼重?

“來的好!”葉琅的靈魂力不是一般的強悍,陽元子一出手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了掌印的可怕!而且還發現自己被陽元子鎖定了氣機,無法逃脫這個地方,只能硬接!這個時候已經沒有其他途徑可選擇,只有硬拼了!

眼窩深處的紫色升騰而起,攀爬着瘋狂之意!臉色也是漲紅!雙手急速翻飛舞動着,把星辰之力提升到最強,把還沒有轉化完的元氣,也硬生生的擠到星辰之力去,龍骨也是全部展現,靈魂力高速運轉,就差把縮小版的葉琅召喚出來了!

這一切做完後,葉琅臉色異常的蒼白,修煉的功法還不是很完整,施展起來就也不會很順暢的!身體內龍骨泛起的紫色光暈從黑袍透射而出,雙手也捏出了一顆帶着天藍色光芒的星辰之力光球!靈魂力佈滿了全身,把自己身子包裹的緊緊的!特別是頭部護的更緊!

“這是?”看到葉琅手中捏着的天藍色光球,雲層上的慕容劍和水長老對視了一眼,驚咦出聲!這功法好熟悉的感覺啊!其實慕容劍不知道的是,下方的陽元子也是同樣的感覺,心裏驚疑異常!

“還真的又出現了啊!”葉琅施展的功法很多人都不認識,但是至少有兩個人看出了些端倪!一個是問靈身邊的人魔,還有一個是遠處的五毒門華叔!出聲的就是華叔!從開始來到這裏,看到是葉琅在和雷陽宮的人相鬥,心裏就有點犯嘀咕了!自己親眼看到過葉琅手中的隕神弓和火龍槍,知道是神器,也知道葉琅不可招惹!估計這個人和祖上遺訓交代的人有什麼淵源!所以纔會一直在這裏觀望戰況,現在見葉琅施展出了一顆藍色光球,心裏終於明白,這個傢伙的來歷大的嚇人!

人魔是對這功法刻苦銘心的,當年的帝君大戰就見識過這功法,知道出處,原以爲當年隨着帝王殿的消失,這功法也消失了的!誰知時隔幾千年後,想不到在今晚又看見了,心裏不能不吃驚了!

“去!”在葉琅紫色妖異的眼瞳裏,映出了掌印越來越大了,葉琅嘴裏輕喝出聲,握住的天藍色光球被輕輕扔了出去!

“呼!”光球被葉琅扔出後,如一個小星球般,晶瑩剔透的,旋轉着向掌印迎去!

光球和掌印在衆人緊張的目光注視下,如慢動作般,緩緩的靠近,還沒有完全靠在一起的時候,四周的颶風就已經颳起,前方湖泊上的水面被捲起了幾丈高的浪花,後方的密林也被吹的東倒西歪!而四周圍觀的衆人也紛紛退後!

“轟隆!”掌印和光球剛剛接觸到一起,就像是隕石撞地球般,發出震天般的巨響!

兩股能量都是強悍無匹,那產生的破壞力也同樣是巨大的!掌印壓着光球本來是往下按的,光球是迎着掌印上去,但是在半空相遇,就僵持在了那裏!不停的碰撞,不停的爆炸!颶風四虐!

“轟隆!”又一道巨響,掌印再次往下壓了幾分,光球爆發了第二次衝擊波!身處下方的葉琅也隨之猛吐出了一口熱血!

還在水雲間的時候,葉琅就知道星辰之力霸道無比,今日提煉了全部的星辰之力扔出去,但是沒有讓其一次性爆發,而是在靈魂力的控制下,分段次的爆發抵擋掌印!但現在還是難以抵抗掌印的威力!被震的口吐熱血!

“砰!”葉琅徹底引爆了藍色光球,孤注一擲了!一聲巨響過後,身子連連搖晃,聖元境施展出來的掌印不是那麼輕易能抵抗的!光球爆炸後,泛着黃白色光暈的掌印也跟着黯淡了許多!但還是衝破了光球,朝着葉琅頭頂壓去!

葉琅臉色慘白,用盡了所有的星辰之力,還是沒能頂住,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掌印落下了,連施展龍翼都調集不到元氣,也無法使用帝龍劍了,唯一的希望也就是靠龍骨和肉體的強悍和靈魂力的保護,看能不能抗衡住了!

“出手!”葉琅正在無計可施之時,上空一道大喝猛然響起! 就在葉琅眼睜睜的看着掌印落下之時,上空傳來一道大喝!而隨着話音落下,數道急促的破風聲響起!

“呵呵,想不到你還有幫手啊?”動靜很大,陽元子也看到了衝過來的衆人,眼神虛眯着冷笑道!

“快回去!”衝過來的衆人,葉琅也看見了,是玄狐和藥郎子等人!心裏一陣溫暖的感覺,但是嘴裏還說大聲喊着,要他們退回去!現在這局面就算是玄狐等人出手也不一定能救的了自己,雷陽宮大批強者都在這裏,很可能反而還會把他們搭進去,如果雷陽宮秋後算賬的話,那還會連累飛狐宗和大郎藥莊了!

“唉,看來那小傢伙還真的有點來歷啊!”看着下方玄狐帶着藥郎子等人拼死往下撲,慕容劍忍不住的嘆息道!葉琅在使用星辰之力的時候,自己雖然一下子沒有想起來,但是看到藥郎子和玄狐救人,心裏頓時有點反應過來!

作爲帝城的最大勢力之一,對周邊的宗門底細都是很清楚的,就算自己沒有親身經歷過,從自家宗門前輩那裏也聽說過,再說像劍閣和雷陽宮這種大宗門都會留有古籍記載的!像飛狐宗雖然隱藏在外,但是也知道是和當年的炎武帝君有關聯的,因爲知道他們是從妖神域來的!大郎藥莊就更不用說了,現在留在帝城的大郎藥莊之人,其實就是當年跟隨元靈子和靈坤子來的族人,在帝君大戰後,留了下來!這些情況在劍閣都有記載的!

現在看到這些人都會捨生救人,再加上葉琅所使用的功法,聯想起來,就基本上知道大概的情況了!

“咻!”就在玄狐等人快衝到葉琅附近的時候,眼前劃過一道月牙形劍芒,那劍芒基本上是貼臉而過!

“如果你們不想害死小傢伙的話,那就按他說的趕緊離去!此處有我!”劍芒掠過,玄狐第一個感覺到危險,前行的身形即刻停下,眼神四顧,正想開口喝問之時,一道溫和的話音傳到了自己耳中!後面跟着的衆人見玄狐突然停下,皆是滿臉驚疑的看着玄狐,不知道什麼情況!

“退!”那傳來的聲音充滿不可抗拒的威嚴!眼神變幻了幾下,玄狐舉起手臂往後一揮,低聲喝道!

飛天狐和藥郎子也看到了掠過的劍芒,見玄狐喝令退後,雖然滿臉疑惑,但還是沒有多少什麼,揮手帶着衆人退去!

“鏘!”就在玄狐帶着衆人退去後,又一道劍芒掠過,直朝掌印劈去,發出一聲金屬般的聲響!那掌印遭劍芒劈過後,位置偏離了幾分!

“呵呵,既然來了,爲何不現身啊?”兩道接連的劍芒,陽元子自然是看到了,第一道劍芒掠過時,眼裏就沉默疑惑,還以爲是對付玄狐等人的,現在見第二道劍芒是劈在了掌印上,才完全明白過來是爲了救那小傢伙的!在這帝城裏,能有這麼強悍的劍法功底的,除了劍閣的慕容劍,應該不會又其他人了!所以纔會開口詢問了!

但是陽元子的問話如石沉大海,沒有一點回應,而且在其說話的檔口,又接連出現了數道劍芒,劍芒來自不同方向,就像是有多人在攻擊般,都是目標都很明確的朝掌印落下!而那掌印也在經受了數道劍芒的攻擊後,崩潰在了葉琅的眼前!

“難道還要我親自找你出來嗎?”掌印潰散後,葉琅的威脅也就解除了,陽元子臉色有點黑的沉聲喝問,眼神凌厲的看向上空!

“快引動天雷,再從虛空直接進湖底去!”陽元子的問話還是沒有人迴應,倒是正滿臉驚容的葉琅耳中聽到了那熟悉的聲音!

聽到吩咐,葉琅不敢怠慢,雙手快速結印,再次施展雷魂大法!那聲音是在提醒自己,湖底是自己的最佳逃生之路!藉助天雷的轟擊,造成大亂,在水花濺起的時候,從虛空進湖底是最神不知鬼不覺的!

“轟隆!”就在陽元子快失去耐心,身形欲拔高之時,一道巨雷又再次在衆人頭頂響起!大家都沒有注意到,原本快露出魚肚白的天色又被烏雲籠罩,閃電和雷聲從其落下!

“嘶!又來了!”再次突然炸響的雷聲,還是把衆人驚了一下!雷陽宮不少弟子都經受過了剛纔的雷擊,知道其中的味道,現在還有不少剛纔受傷的弟子在慘呼着呢,現在又來了,個個嚇的臉色發青!但是看陽元子那要發怒的表情,還是戰戰兢兢地的留在了原地,沒有私自逃竄!

Prev Post
王武寨的弟子和帝天幾人又開始喝了起來。
Next Post
她這態度值得商榷,齊雍揚起眉尾,認真的看了她一會兒,「真的話裡有話?不知我是哪兒得罪了你。」她起初的話聽著有點兒冷嘲熱諷,他以為是會錯意。結果沒想到,還真是另有深意,而且,十分不善。 大智和尚脖子上掛著一串又大又圓的佛珠,如果說,大智和尚他看起來不像是高僧的話,那麼,他脖子上掛上的佛珠,那肯定讓人相信他是一位高僧。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