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這態度值得商榷,齊雍揚起眉尾,認真的看了她一會兒,「真的話裡有話?不知我是哪兒得罪了你。」她起初的話聽著有點兒冷嘲熱諷,他以為是會錯意。結果沒想到,還真是另有深意,而且,十分不善。 大智和尚脖子上掛著一串又大又圓的佛珠,如果說,大智和尚他看起來不像是高僧的話,那麼,他脖子上掛上的佛珠,那肯定讓人相信他是一位高僧。

掛在大智和尚脖子上的佛珠乃是佛光閃爍,每一個佛珠之內宛如是庄坐著佛陀一樣,佛姿莊嚴,有時甚至是響起宏亮的佛號之聲。

所以,不論大智和尚是不是高僧,看他脖子上掛著的佛珠,就讓人為之敬畏。

大智和尚乃是大智寺的主持,事實上,大智寺也就只有他一個人,主持是他,僧眾也是他,燒火夫也是他。

雖然說大智寺是建在飛懷村之外,事實上大智和尚並不是本地人,甚至在以前飛懷村外也沒有大智寺。

聽說大智和尚乃是從北澤地而來,步行苦笑,一路行走到了飛懷村之外,最終說是見此地與他有莫大緣份,就在飛懷村外建起了大智寺,他也成了大智寺的主持,也是唯一的和尚。

聽說大智和尚是佛法無邊,飛懷村曾有村民親眼看到他伏服一頭白虎,他能把一頭白虎當作自己的坐騎。

當老村長把大智和尚請來之後,把大智和尚請到了後院,對大智和尚說道:「高僧,便是在這裡,那影子有時會出現,有時不出現,出現時間沒有限定,有時候會在白天,有時候會在晚上。」

大智和尚聽到老村長的話,不由掐指一算,然後合什。高僧模樣。宣了一個佛號。道:「阿彌陀佛,我佛慈悲。施主,貧僧給你這裡的鬼物算了一下。此乃是屬於餓鬼,此餓鬼生前是活活餓死,未能飽餐一頓。不如這樣吧,施主做一餐豐盛大宴來,讓貧僧把它引出來,看能否超渡它。」

聽到大智和尚這樣一說。老村長也未多說,與老妻做了一大桌子的豐盛大餐,擺在後院之中。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大智和尚見一桌子的豐盛大餐擺出來了,他合什宣佛號,說道:「施主,此餓鬼不好惹,貧僧就此引他出來。貧僧作法,不希望有第二個人在場,萬一餓鬼出來行兇。傷了人那就不好辦了。」說著,他取出了法劍。口中叨叨神念,一副要招魂引鬼的模樣。

「那就有勞高僧了。」老村長聽到這樣的話,忙是與老妻出去了。

當老村長夫妻離開之後,大智和尚收起了法劍,搓了搓手,見四下無人,笑嘻嘻地說道:「善哉,善哉,我佛慈悲,酒肉乃是穿腸毒藥,貧僧一心向佛,慈悲為懷,暫且先替餓鬼渡化此等穿腸毒藥。」話一說完,他就捋起衣袖,操起了一隻大肥鴨,大快朵頤起來。

沒有一會兒,大智和尚一陣風捲殘雲,把桌上的大餐吃得乾乾淨淨,他吃是滿嘴肥油,此時哪裡還有高僧的模樣。

然而,老村長後院所謂的鬧鬼,那也不是鬼,而是李七夜。

只不過,李七夜是在另一個洞天之內,他已經在煉化著混沌,要從裡面突破出來了,正是因為李七夜在煉化著混沌,快要從裡面突破出來,這才有時候讓外面的人看到一個影子在飄浮,好像是有鬼一樣。

李七夜選擇了這個地方作為落腳點是有他的道理的,因為這個地方有著一個秘密,在飛懷村的所在之地有著一個驚世的洞天,這是一個獨立的空間,是一個絕對的領域。

這個地方涉及到一個秘密,有關於荒莽時代最富有爭議性的飛揚仙帝的一個秘密。

哥哥,不可以 飛揚仙帝,乃是人族最古老的仙帝之一,他成道於荒莽時代,而且他是出身於中大域的南天世家。雖然說飛揚仙帝出身於南天世家,但是,他本人卻從來沒有承認過自己是南天世家的弟子。

更有意思的是,飛揚仙帝自從南天世家走出來之後,就再也沒有回過南天世界,那怕是成為了仙帝之後也是如此。

而南天世家的態度也很奇怪,在飛揚仙帝的時代,乃至是後來很長的幾個時代里,他們都不敢對外宣布承認飛揚仙帝是他們南天世家的弟子。

直到很久之後,南天世家才敢對外人說飛揚仙帝乃是他們南天世家的弟子,南天世家乃是以飛揚仙帝為傲。

儘管是如此,作為飛揚仙帝出身的南天世家,卻未能得到飛揚仙帝的傳承,飛揚仙帝曾然也沒有把自己傳承傳回南天世家。

飛揚仙帝與南天世家之間的事情,以及飛揚仙帝後來的一些事情,在後世都成了謎,沒有人能說得清的謎。

然而,外人不知道的事情,李七夜卻知道,他也知道飛揚仙帝的一些秘密,世人根本就不知道的秘密。

飛揚仙帝,正如他的稱號一樣,他是一個飛揚恣意的人。飛揚仙帝年少之時乃是一個能言善道的人,而且,飛揚仙帝年少之時做過很多讓後世引起爭論的事情,其中偷摸拐騙就是其中之一。

傳說飛揚仙帝年少之時乃是開便是口吐蓮花,能說得天花亂墜,手段極為了得。就是葬佛高原的石佛都曾經被他騙出一尊來,這可想而知他是何等的能說會道了。

而且,飛揚仙帝女人緣也極好,聽他還未成就仙帝的時候,就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女子為他傾心,其中不乏有公主聖女、仙子神女,不少女子是大有來頭,甚至是帝統仙門的傳人。

但是,雖然飛揚仙帝一生曾經擁有過不少的女人,但是,奇怪的事情他卻一生不娶,那怕他成就仙帝之後,他也未娶妻。

萬古以來,未傳下後人的仙帝並不多,飛揚仙帝就是其中一個,而且飛揚仙帝卻是唯一一個一生中擁有很多女人卻終生不娶的仙帝!

情到多時便無情,正是因為這樣,這曾經掀起了不少的風波,也引得了後世很多人的議論。

在飛揚仙帝成為仙帝之後,曾經發生過一件事情,後世根本不知道的事情。

在飛揚仙帝的眾多女人之中,不乏有絕世聰慧之輩,然而,飛揚仙帝雖然擁有許多女人,但是,卻一生不娶!

這使得飛揚仙帝身邊的一個女人竟然不知道用什麼樣的手段從飛揚仙帝借種成功,而且這個女人懷孕了飛揚仙帝的血脈之後,並不是向飛揚仙帝求得名份,最終從世間消失了,如同從人間消失一樣,再也沒有人見過她。

這個絕世智慧的女人,乃是十分愛著飛揚仙帝,她成功地懷孕上了飛揚仙帝的血脈,不是為了成為帝后,也不是為了名份。她偷偷借種成功之後就離開了飛揚仙帝,偷偷地躲了起來,從此在世間消失,撫養著飛揚仙帝的兒子,把飛揚仙帝的血統延續下去。

很多年過去,這個女子宛如消失在世界一樣,沒有人知道的是她是隱世凡世之中,在凡世間化作了一個凡人。

最終,這個女子坐化離世,而她與飛揚仙帝的後人也未踏入修士之道,作為凡人在凡間繁衍傳承下去。

這個女子所建的村莊便是飛懷庄,這村莊取名為飛懷庄,那是懷念飛揚仙帝的意思。

然而,故事並沒有就此結束。對於仙帝來說,世間難有事情能瞞得過他的雙眼,對於飛揚仙帝來說,也是如此。

飛揚仙帝知道這件事情,也知道女子隱世於何處,但是,飛揚仙帝卻一直什麼事情都沒有做。

直到很久之後,女子坐化離世,而他的後人作為凡人在飛懷庄繁衍不息,世代相傳,或者是因為這個女了的痴心打動了飛揚仙帝,或者女子和他的後人流淌著他的血統……總之,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飛揚仙帝在飛懷庄布下了絕世大局。

一位仙帝花費不少心血,在這個地方布下了絕世大局,留下了很多東西。而他所布下的絕世大局就是他千百萬年存在這個地方一樣,一直默默地庇護著飛懷庄。

正是因為如此,千百萬年來,飛懷庄曾經出過許多的人才,同時千百萬年飛懷庄也曾來過不少大人物。

不管是飛懷庄是出過很多的人才,還是飛懷庄來過很多大人物,這對於飛懷庄來說都是過客,不論是誰來了,不論是誰離開了,在絕世大局的默默庇護之下,從來沒有人能打破飛懷庄的寧靜。

正是因為如此,千百萬年以來,飛懷庄一直存在著這片天地間,宛如是一個世外桃源的小村莊一樣。

千百萬年過去,飛懷村是一代又一代人過去,飛揚仙帝的後人繁衍了一代又一代,但是,飛懷村依然寧靜,依然是默默無聞。

這件事說來也奇怪,飛揚仙帝雖然在飛揚村布下了絕世大局,留下了不少的東西,但是,在當時作為仙帝的他,卻沒有給自己的子孫傳授一丁點的道法。

而後來飛懷村也曾經出過修士,甚至曾經出過修士中的大人物,但是,這都不是出身於飛揚仙帝的道統,而是被外界的大教疆國收為弟子,培養出來的強者,與飛揚仙帝的道統沒有任何關係。

萬世過去,只怕沒有人知道飛懷村的秘密,就算在飛揚仙帝的時代有人知道其中的秘密,那也已經不在人世了。

然而,李七夜就是知道其中秘密的人,而且是一直活到現在的人!(未完待續……) 從這高處下去,對於沒有武功的人來說極其不易。但是對於這些人來說,卻是難度不大。

他們在這上頭估測了一下距離,雖是很高,下面的雪山上雪跟冰一樣堅硬,可以藉由滑下去。只不過,這雪山又不是一路平滑向下,反而中央多處凸起,被雪所覆蓋,根本看不出那凸起的是什麼,或者是石頭,也或者是凍結的冰柱。

總之,在這種高度下,人若是撞上去,血肉之軀,得死的很慘。

護衛們在做下去的準備,姚嬰站在一側邊緣,晃動著手腕,召喚金隼。

在深處時分開,它是在天上飛的動物,即便雪崩,它也無事。

就是不知它這段時間有沒有尋到正確的方向和路線,他們忽然之間都消失不見,雪崩時,地上的一切都變了模樣,它可能會迷失方向。

過去很久,姚嬰驀地聽到一聲尖嘯,她眼睛一亮。下一刻,那金隼從這雪山的另一側飛過來。它飛在半空,人們也在半空,能更清楚的看到它的翅展。只是輕輕地扇動,便能支撐它巨大的身體在半空悠然滑翔轉悠。

在這洞口附近來來回回,它不時的發出尖嘯聲,顯得極是熱情。

它回來,大家也不由得感到高興,此次進入塞外,一人沒少,連這些動物都活著,怎能不讓人高興。

很快的,準備工作完畢,即將要下去。

如姚嬰這種不會武功的,須得讓人帶著才行。除了她之外,還有那母子三頭狼,它們雖是動物,但從這麼高這麼滑的地方下去,也很危險。

羅大川和兩個護衛分擔了帶它們下去的工作,別看它們長得懾人,一雙發綠的眼睛皆是冷血之色。不過此時,倒是也聽話。

各自的將它們背在背上,猶如背著一個成年人差不多,很是沉重。

其他人看他們仨的造型也不由笑,還沒背過媳婦兒呢,如今在這兒一人背著一頭狼,著實好笑。

「走吧,抱緊。」齊雍走過來,展開一隻手,要她自己抱上來。

「不然你也背著我吧,我看它們三個挺享受的。」好像被背著,還挺舒服。那四隻腳耷拉著,舌頭也伸出來,跟撒嬌的大狗似得。

「本公子可無法保證從這上面下去不會發生任何意外。如若你在我背後,你很可能會給本公子墊背。」垂眸看著她,她只有在他胸前,他才能護住她。習武之人,後背最為堅硬,一般時候都會用後背抵擋兇險,同時也會無意識的護住前胸。

想了想,她自動的上前,抱住他的腰。仰起頭,下巴抵在他胸前,一邊看著他,「那還是你給我墊背吧。」

垂眸,漆黑的眸子深不見底,但此時卻滿滿的倒映著她的臉,載著若有似無的笑意。

「成,在這種地方,本公子墊背也無所謂。換個地方的話,『墊背』這事兒還是你的。」他低聲說著,一手罩住她後腦,輕輕地順著她的長發。

「你能不能不要在都是人的時候說這種葷話?他們又不是聾子。」環在他后腰的手用力,最好掐的他暫時失言。如今一想,他裝傻時不說話也挺好的。

齊雍卻是不以為意,更低下頭在她唇角用力啄了下,「沒人會看,也沒人會聽。」

「那倒是,公子想做的事兒,誰能攔得住?即便有難處,也得自己製造機會。」她小聲的說著,烏溜溜的眼睛更像是安了什麼透視的東西。

揚起眉尾,齊雍有那麼一瞬間,似乎是知道她在說什麼。因為,漆黑的眸子有片刻的閃爍不穩。

「出發。」轉眼看向已經準備好的護衛,齊雍下令道。

眾人立即出發,他們有時間間隔的從這洞口跳下去,只是眨眼間便在視線中變成了一個小點兒。

他們陸續的下去,齊雍抱著姚嬰往後退了退,很顯然,他並不打算跟隨他們一同下去。

姚嬰也不動彈,任由他拖著她走,她看出來他有話要說。

也或許是她話裡有話的太明顯,以至於他連等回去再說這事兒都忘了,非得在當下解決了。

眾護衛陸續的下去,他們根本毫不遲疑,羅大川和另外兩個護衛背著三隻狼,大概是他們信心滿滿,以至於那母子三頭狼也聽話的很,連叫喚一聲都沒有。

隨著他們都跳了下去,這洞口處也只剩下他們兩個。

姚嬰收回視線,仰臉看向他,「公子有話要說?其實吧,如果涉及一些不能被其他人知道的秘事,你可以不用說。我也不是一個非要知道別人秘密的人。」

齊雍無言,「好話壞話,都被說了。將本公子架在這兒,上不來下不去。」

挑了挑眉,「隨你嘍。這麼說吧,我看見了一些東西,關於你的。我起初覺得是幻覺,或者是做夢。不過呢,看你剛剛心虛的樣子,我就確定了我不是做夢,更不是幻覺,是真的。」

「你看見什麼了?」眸子閃爍,他圈緊了她的身體,緊盯著她看。

「看見你和一個人。那時我們都睡了,其他人睡得不省人事,我覺得不會是巧合。我身體比較特殊,所以中途醒來了。」姚嬰繼續說,神色倒是依然自如。

她以前便說過,這長碧樓的任何人都可能有問題,但是齊雍肯定不會。

所以,他即便真的偷偷摸摸見什麼人,也是有自己的理由。就如之前他和姚寅那樣,偷偷摸摸的。

「倒是忘了你是個體質極其特殊的人。」齊雍若有似無的嘆口氣,但如此說,顯然就是承認了。

「那,和你見面的是個女人。」她繼續問,這個問題她有點兒迷惑,主要是沒看清楚。

聞言,齊雍隨後便笑了,「眼神兒這麼好,是個女人都被你看出來了。」

「還真是啊。」姚嬰嘆口氣,抱緊他的腰,隨後她驀地一條腿頂起來,直奔他下半身。

這一次齊雍反應倒是很快,迅速的後退一步,躲過她膝蓋的攻擊,但她沒頂著腳落地,另一腿又起來了。

迅速後退,姚嬰卻摟緊了他的腰,步步緊追的攻擊他,最後總算是攻擊成功,她一點兒沒收力,頂的齊雍瞬時彎了腰。

鬆開他,姚嬰拍了拍手,冷哼一聲,「對人家姑娘動手動腳,別以為老子沒看到。齊雍,我原本看你挺潔身自好的,以前還一副天上地下你最貞潔的樣子。沒想到,在別人看不見的時候,爪子倒是伸的長。你這爪子若是不想要了,老子幫你剁下來。這種事若是再發生,被我看到,我就讓你不知不覺的變成肥料,埋進花盆兒里。」

單手撐著石壁,齊雍仍舊微微彎著腰,聽她淡淡的呵斥完,他也終於得到了解釋的機會,「你說什麼呢?本公子隨意一說你就信,這是第二回了,你真要閹了我才放心是不是?」

話落,他挺直腰背,真的很疼,即便儘力的讓自己看起來好一些,可眼角都在抽搐。

「你什麼意思?剛剛在耍我。」她真想給他下一道說真話的蠱,免得讓他整日胡說八道。有的人長了舌頭是為了好看,有的人是純粹是多餘,他就是後者。

深吸口氣,齊雍隨後抬起另外一隻手招了招,要她過來。

「我還是相信自己的眼睛,當然了,也不排除,可能有的男人長得比較像女人。」走過去,姚嬰說著,倒是有著那麼一絲的遲疑。

她到了近前,齊雍那隻手落在她肩膀上,便將她拽進了自己懷裡扣住,居高臨下,他一副要吃了她的樣子,「哪有什麼女人?還相信自己的眼睛,你這兩隻眼睛倒像是用來裝飾的。你下回攻擊我,能不能換個位置?真被你撞壞了怎麼辦?」

Prev Post
“咦!”就算是細微的空間波動,也被峯頂上的陽元子覺察到了,細眯着的眼皮霍然睜開,盯着下方黑暗的谷底驚咦出聲!
Next Post
江帆不得不承認這次計劃又失敗了,他和黃富在西城區派出所附近轉悠了一個多小時,也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並且詢問了外圍的幾名特警,他們也沒有看到屍王的影子。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