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林白幾乎可以百分百確定,這倆小孩兒怕是趙靜廷花高價請來的托兒,看似高尚,實際上卻是處處存著齷齪,只不過是想趁著現在蟲患的機會,把自己的名聲托起來罷了。

一行人剛走到外科住院部的樓道口,一股惡臭便撲面襲來。那是肉腐爛之後發出的臭味,無孔不入,即便是捂住鼻子,也覺得那股味道在胸腔中不斷盤旋。林白等人還能忍受,但褚中天帶來的那些中科院院士卻是有些扛不住,有那年輕的女博女博士喉頭更是發出乾嘔之聲。

而且在病房中更是不斷傳齣劇烈的咳嗽和呻吟聲,聲音此起彼伏,顯然是有不少人在忍受疼痛和**腐爛的折磨。這讓林白心中愈發憤怒,趙靜廷依靠自己的影響力將媒體攔在了大廳門口,必然會令媒體丟掉許多對蟲患影響深重的報道,國內各方的支援也會減小不少。

推門走進通道最外的病房,林白已是完全說不出話來。只有十幾平米的病房內,此時居然並排擺著十來張病床,而且上面躺著的病人情勢一個比一個嚴重。胳膊大腿青紫一片,鼓起老高,就像是透明的水泡,似乎稍稍一碰觸就會破裂。

而且那股站在樓道口便能聞到的惡臭就是從這些人身上發出,如果不是從他們口中不斷發出痛楚的呻吟聲,單看這些人身上那些破裂的傷口,還有膿瘡,怕還要以為是死人!

「為什麼不把這些人分開?」高姓院士朝著屋內掃了一眼后,轉頭看著一旁正在給病患扎針滴消炎藥水的小護士沉聲道:「難道你們就沒有考慮到交叉感染的可能么?這麼多人聚集在一起,如果出現什麼意外,說不準就會爆發疫病,到時候後果可要比現在還嚴重!」

「你這人說話這麼大聲做什麼?難道你以為我們就沒想到這些事情?」小護士艱難的從那些病患身上找到血管所在,緩緩將針頭扎進去之後,轉頭看了眼諸人,不卑不亢道:「外科病房早已經被填滿了,每個病房都是這樣的狀況,我們現在也沒有辦法!」

說話的功夫,高姓院士也是看到那小護士眼珠子上布滿了紅絲,臉上滿是倦容,顯然這段時間已經度過了無數個不眠之夜,不覺對自己先前的大呼小叫感覺有些羞愧。


「這是被什麼毒蟲,怎麼會兇猛到這樣的地步?!」褚中天看到眼前這一幕之後,也是震顫莫名,緩步走到那些病患的身前,小心翼翼伸手在那些人體表溢出的液狀黏液摸了點兒后,也不管惡臭,便放到鼻尖,輕輕嗅了起來。

高姓院士見狀也是沒有任何遲疑,在病房內來回不停行走,更是從懷裡掏出一個小本本,在上面勾畫不停,顯然是想要按照這些病患的癥狀找出能夠造成這樣病理特徵的毒蟲身份。

「你們究竟是些什麼人,他們現在又是在做什麼?」那小護士看著高姓院士和褚中天兩人的模樣,想要攔阻,但看著兩人投入的模樣,以及他們嫻熟的手段,卻也知道來人怕是來歷不凡,只好向一旁看起來和自己年歲差不多相同的林白疑惑問道。

「他們是中科院的院士」說句老實話,看著高姓院士和褚中天兩人的模樣,林白先前對這些人的厭惡徹底煙消雲散,能夠不畏惡臭,做出這樣的舉動,這股投入勁不管是誰都要生出尊敬之情,「我想他們現在應該是在按照病患的癥狀,找出咬傷他們的毒蟲的身份吧!」

「找不到的……」那小護士聞言眼中並沒有露出什麼驚愕之意,她親眼目睹了蟲患禍害之劇,心知此時不管來什麼人都不奇怪,緩緩搖了搖頭之後,嘆息道:「我們已經按照病理學推斷過,都一無所獲,這些人不是被一種毒蟲咬傷,而是被幾種甚至上百種毒蟲咬傷的!」

說話的功夫,病床上的一名患者劇烈尖叫起來,身旁的監控儀器也是尖銳鳴叫起來!小護士神情頓時大變,奪門而出,便開始急聲呼喚醫生前來此處。

但這小護士前腳剛出房門,躺在床上的那病患身上腫脹的那些透明水泡卻是開始爆裂開來,而且水泡爆裂開來之後,流出來的除卻惡臭難聞的液體之外,更是有許多不斷蠕動的白色小蟲,而且這些不斷扭動身軀的小東西剛一出現,便朝著體內深處鑽了進去。

病床上那患者的尖叫聲越來越微弱,床頭放著的心電圖機器跳動的幅度也漸漸變小,最後緩緩變成了一道直線。雖然所有的生命機能都已經消失,但病床上那名患者臉上的神情卻是依舊扭曲,牙關緊咬,雙目圓睜,似乎是在仇視著什麼東西。

而就在此時,小護士帶著醫生也已經沖了進來,但當看到眼前這一幕之時,緩緩停下了腳步。那名疾步匆匆的醫生輕嘆了口氣,沒再多停留,朝外重又走去,病患太多,在生死線之間掙扎著的人更是不計其數,多為逝者哀悼一分鐘,便有可能再多丟掉一條人命。

那小護士怔怔的站在門口,看著病床上的逝者,布滿紅絲的眼珠此時更是變得通紅,淚水在眼眶內不停打轉,不斷傳出低低的抽泣聲。她已經不知道這是最近幾天第幾次見到病人離世,也不知道自己這是第幾次落淚,但除了眼淚之外,她真找不到其他方法宣洩悲傷。

看著病床上不斷掙扎的被毒蟲咬傷之人,還有那名已逝之人,林白面容悲愴。大音希聲,大哀無言,而且如今也不是悲傷的時候,如果不儘快將蟲患解決,像現在這樣的情況會發生的更快更多,而且蔓延開來,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不管到底是什麼原因,不管到底是天災還是**,這件事情我林白都要將其一力承擔起來,我要這世間再不會有如今這般的悲愴之事存在! 雲天從酒樓走了之後,就來到了城外,自己感到十分的低落,沒想到自己竟然落到這種地步,真是龍遊淺海被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呀。

雲天走了一段路,就坐下歇了歇,看到前面有一座山,心中升起了一股要爬上去的衝動。

越走離山越近,而這種衝動也越來越強烈,他有一種感覺,自己要爬上去,但他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在吸引着他。只知道要是不爬上去自己會後悔的。

經過了一段艱苦的攀登,雲天終於來到了山頂,原來這是一處斷崖,雲天向崖底看去,“好深啊,”忍不住發出一聲感嘆。


但是自己的感覺卻愈發的強烈,又一直想要跳崖的衝動,這股衝動是雲天差點跳下去,雲天心中十分的矛盾,不知道該不該跳。

雲天知道自己要是跳下去一定會屍骨無存,但是不跳的話,心中又有些後悔。

想了一會,雲天咬咬牙道:“反正自己在世上也沒什麼好留戀的了,要是這麼活着還不如死了的好。”

雲天深呼了一口氣,來到崖邊,說:“讓我看看你到底是什麼,呵呵。”說完就縱身一跳,跳了下去。

然而就在雲天縱身一跳之時,一道黑影迅速出現,打算拉雲天上來,卻是晚了一步,發出一聲嘆息,“唉,怎麼給家住交代呢?”

~~~~~~~~~~~~~~~~~~~~~~~~~~~~~~~~~~~~~~~~~~~~~~~~~~~~~~~~~~~~~~~~~~~

就在雲天剛跳下去的同時,在一處灰濛濛的空間裏,一個聲音響起,“呵呵,他終於是到了,是時候了,希望這次他能夠成功吧。”隨着聲音的消失,整個空間又陷入一片寧靜。

~~~~~~~~~~~~~~~~~~~~~~~~~~~~~~~~~~~~~~~~~~~~~~~~~~~~~~~~~~~~~~~~~~~~~

雲天現在正在下落的過程中,風吹的雲天都睜不看眼睛,但是雲天知道他已經下落了很深了,就在雲天快接近崖底的時候,一片白雲出現在雲天身下接住了雲天下落的身體,慢慢把雲天放到了地上。

雲天感覺到自己已經到了地面,就睜開了眼睛,說:“我還沒死,呵呵,真是一個奇怪的世界。”說完之後,就開始四處打量,這一打量可把雲天嚇了一跳,因爲這篇崖底開滿了花朵,而且雲天竟沒有一種是認識的,

這裏的花沒有爭妍鬥豔的,你開你的,我開我的,雲天的心情也隨之好了起來,開始四處走動,走了一會,雲天不由感嘆,“真是一個世外桃源呀,這的環境很和諧,我想就是一個殺人如麻的人看到這般美景也會放下手中的刀吧,還有這麼多果子,以後不用找吃的了,呵呵,看來我是撿到寶了,”雲天一邊走一邊吃,走了一會,看到了一的石碑,只見上面寫着“望月花谷”想來這就是崖底的名字,真是很貼切,雲天經過這一段時間的走動,知道了這花谷大約有十里方圓,而且四面環山,只有北面一條小河通向外面,還有一個小湖,也就有幾百平米吧。

雲天走到湖邊,用手捧起湖水喝了一口,“好甜的水呀,呵呵,這可真是一塊神仙福地呀,”雲天說道。

“吼”的一聲吼叫從雲天的耳邊響起,雲天不由擡頭看了一看,雲天只看了一眼就嚇呆了,站在他面前的是一隻威武雄壯的老虎。

那老虎看了雲天一眼,用舌頭舔了舔雲天的手,以示友好,就從他身旁走過,來到一棵果樹下,張大嘴巴,咬下上面的果子,大口吃了起來,

雲天用手捏了捏自己的大腿,說道:“我不是在做夢吧,老虎竟然吃素,”雲天又四處看了一下,看見幾只小老虎在和幾隻小白兔一起遊戲,而獅子竟然把從樹上摘到的果子放到兔子面前,讓兔子吃,“這個世界太瘋狂了。”雲天只能用這句話來形容,至於爲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那是因爲,動物們長期在一個吃喝不愁的的地方,早就沒有了當初的兇性,以前雖然是天敵,但是卻都是爲了生存,現在又爲何不能和睦相處呢,雲天看到這種情況,說:“這裏真的是一個極樂之地,沒有爭強鬥勝,沒有爾虞我詐,沒有心機,沒有城府,有的只是一種原始的情感,真是很羨慕呀,現在的世界,哪有什麼真情呀,朋友,不過是建立在利益之上的,兄弟,也會爲了自身利益而手足相殘,想一想它們,再看看我們人類,實在是覺得汗顏呀。”

一隻小虎,打算吃樹上的果子卻夠不到,正在嗚嗚的叫,雲天看到後,走了過去,對小虎說,“呵呵,小傢伙,想吃果子嗎?”

小虎嗚嗚叫了兩聲,用嘴咬了咬雲天的褲腿,眼睛看着雲天,神色充滿了期盼,雲天笑了笑,把果子遞到小虎嘴裏,“呵呵,真是的通人性的小傢伙,以後就叫你小杰吧。”

聽到雲天爲自己取名字,小虎,得意的叫了兩聲,看向其他動物的眼神顯得十分傲慢,好像雲天給它取名字是多麼了不起的事。

它這一看不要緊,雲天可慘了,其他動物把雲天圍了起來,眼神中充滿了期盼,雲天實在是沒辦法,就只好挨個取名字了,名字太多我就不一一說了,雲天好不容易纔把名字取完,這時天也快黑了,他就開始找地方休息。

雲天十分鬱悶,走了這麼長時間竟然沒有找到,別說一個山洞了,就是連一個遮風的地方都沒有,總不能要和動物一樣睡花叢吧。

雲天走了一段時間有些累了,打算扶着牆壁休息一下,哪知道雲天的手剛碰着石頭就被石頭給吸住了,只來得及發出“啊”的一聲驚呼,就被石頭給吸進去了。

~~~~~~~~~~~~~~~~~~~~~~~~~~~~~~~~~~~~~~~~~~~~~~~~~~~~~~~~~~

在雲天跳崖之後,在那座庭院裏,一個黑衣人正在給中年男子彙報情況,中年男子說:“這件事情千萬不能告訴夫人,知道嗎?”


“是,家主。”黑衣人答道。說完之後就閃身出去了。

院裏只剩下中年男子在自言自語“天兒,不會有事的,這件事怎麼也不能讓然兒知道,她要知道了,天知道她會做出什麼過激的行爲來,能瞞過就瞞多久吧。”

(求收藏,求推薦) 「怎麼會這樣,就算是毒性再強的毒蟲,在現如今這樣的醫療條件下,都不可能發生這樣的狀況!」褚中天盯著病床上面容猙獰的逝者,顫抖著嘴唇,喃喃自語道。

他浸淫生物學研究已經有數十年之久,無論是華夏談虎色變的五步蛇,或者是什麼沙漠殺手響尾蛇,或者是眼鏡王蛇,甚至是蜇人的那種毒蜂,這些年他也都接觸過,但是沒有一種能夠讓人變成這樣,即便是這些毒蟲的毒素疊加起來,也不會變成這樣。

難道說十萬大山深處走出的這些毒蟲都已經變異了?連帶著毒素的威力都以幾何數增長了幾倍么?!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究竟因為什麼原因,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疑團一個接著一個在他心中回蕩不停,但不管他如何去思索,即便是將這些年所學的知識盡數拿出來,但都找不到一個能夠解釋眼前原因的合理的答案。

林白沉默不語,在心底不斷默默念誦《靈寶無量度人上品妙經》,想要以其中『仙道貴生,無量度人』的精髓來超度此人的亡魂,使他的亡魂能夠超脫,不至於因為死亡之時,心底仍舊殘存著的那股煞氣積聚在此處,使此地陰陽失衡,導致更多傷者病亡。

但經文念誦出口,卻是叫林白吃了一驚,此時此刻,他居然完全感受不到此處有半點兒的煞氣存在。此人死於非命,而且死亡之時心中必定滿是對毒蟲的怨恨,按照林白的判斷,絕對會產生海量的煞氣,但眼么前卻是一無所獲,著實叫林白詫異。

「讓一讓,都讓一讓!」就在此時,從病房門口衝進來幾名穿著防化服的大漢,沖諸人吆喝了幾聲后,便朝著病床上的逝者走去,然後想要將他從病床上抬起,扔到擔架車上。

「你們這是要做什麼?」褚中天見狀伸手將諸人攔下,然後皺眉盯著他們沉聲道:「想要了解被毒蟲咬傷之後可能出現的後果,這人的屍體必須保存下來,進行研究。而且這些被毒蟲咬傷之人的屍骸蘊滿毒素,若是貿貿然處理,恐怕會生出其他禍端!」

「老人家,你就放心吧,我們不會胡亂處理這些屍首的!」聽著褚中天的話,穿著防化服的那人微微搖頭,瓮聲瓮氣道:「您老恐怕還不知道這些屍骸留著的恐怖吧,他們不光是被毒蟲咬傷,而且體內也有蟲子,如果屍體不儘快焚化,體內的蟲子就會衝出來!」

聽到此人的話語,褚中天驚疑不定的朝眼角噙淚,怯生生站在門口的那小護士望去,想要確定這人說的話到底是真還是假。但看著那小護士只是聽到隻言片語之後,驚懼之色便已經爬滿的面頰,他終於確定此人所言非虛。

身上受到?受到毒蟲的噬咬,出現這樣的病患,而且體內居然還會孕育出毒蟲,這委實也太可怕了吧。難不成那些毒蟲是把這些人當做了孵化幼蟲的宿體?!褚中天心中突然生出一個大膽的猜想,但旋即便連連搖頭,若真是如自己所想那樣的話,這也太恐怖了!

「褚老,這話應該不是騙人的!」林白見狀,也沒再思忖煞氣這章子事情,看著褚中天沉聲接著道:「剛纔此人病逝之時身上水泡爆裂開來之時,我看到其中的確是有一些白色的幼蟲,而且只要沾到皮膚,就往身體裡面鑽了進去!」

「難道真的是把人的身體當做了宿體?!」褚中天心底深處顫聲自問了一句,然後抬頭神色嚴峻無比盯著那幾名仍舊要將屍骸抬出病房的大漢,道:「能不能先不要處理這些屍首,給我一晚上的時間,讓我試試看能不能找到其中的原因!」

「老人家,不是我不答應你的要求,這事情實在是太特殊了!您老人家還是別擋著我們做事了,那毒蟲的恐怖您老是沒看到,萬一出了個什麼三長兩短,我們可承擔不起這個責任!」那大漢聞言連連搖頭,而且話語中也有些寒意,似乎是想起了一些恐怖之事。

站在門口的小護士也是急忙接腔道:「這些患者剛開始進入醫院的時候,我們也沒注意到這件事情,把屍骸放在了太平間,等待家屬前來,但就是一夜的功夫,居然就孵化出許多毒蟲,咬傷了醫院裡不少人,所以現在只能病人亡故之後就儘快火化!」

聽著這小護士的話,林白眼中神色變化不停。從人身體之內孵化出毒蟲,這樣的情況和當初葛建新死亡之後的模樣何其相似,難不成咬傷這些人的不是毒蟲,而是蠱?!

但林白很快便打消了心中的這個想法,蠱蟲的培養艱難無比,想要培育出一隻蠱蟲就要花費上幾年甚至十幾年的功夫,現在這麼多人被咬傷,得是有多少蠱蟲才能做到,單純依靠人力,根本不可能培養出這麼多的蠱蟲!

但這些人體內積存的煞氣又究竟是去了何處?!所有的疑惑就像是迷霧一般出現在林白眼前,將所有的一切盡數遮擋,叫林白根本找不出前行的道路。

「我只要一晚上,你們醫院應該有實驗室吧,把我和這屍體放在一起,如果出了什麼問題,你們任意處置!」褚中天聞言猶豫片刻,但還是沒有妥協,看著諸人誠懇道。

那些壯漢和小護士聞言之後,臉上滿是為難之色,猶豫再三后,還是婉拒了褚中天的想法,伸手就要將病床上的屍骸抬到擔架車上,然後將他送到市郊的火葬場去。褚中天見狀如何能應允,跟高姓院士兩人閃身堵在門口,說什麼都不放這些人出去。

「答應老人家的要求,給他一晚上的時間!」就在兩者僵持不下的時候,姍姍來遲的康平則終於趕到,問清楚事情原委之後,沉聲發話,接著又對褚中天道:「褚老,蟲患的事情非同小可,如果出現什麼意外,您可不要怨我們!」

花都透視高手 放心,出了什麼事情我一力承擔,我也這把年紀了,早就沒什麼活頭了,現在遇見這樣的事情,能讓我再奉獻點兒熱度,就算真是死了,也沒什麼!」褚中天聞言搖頭輕笑道。

聽著老人家的話,林白心中感慨不止,說句不客氣的話,華夏的科研能夠今天的成就,和這些像褚中天一般的老人有著絕對的關聯,正是他們這一代人奮不顧身,拼了命的鑽研,正是這股牛角尖也要鑽出一個洞,把生死置之度外的精神,才換來了現在的局面。

「老人家高風亮節,聽了您的話,我決定要再在綠城舉辦一場賑災演唱會,把我個人的酬勞還有演唱會的門票收入全部捐出來,當做賑災的款項使用!」就在此時,從門口傳出一個聲音,雖然這聲音稍稍有些沙啞,但卻帶著一種獨特的魅力,似乎要讓人沉醉。

林白聞聲望去,這才發現趙靜廷居然跟著褚中天來到了樓上,不過現在他身邊已是沒有那些記者作陪,而且林白此時也將此人的面容盡數收在眼底。面頰如刀砍斧削,鼻樑高聳,嘴唇涼薄,的確是個美男子形象,也怨不得會有那麼多的女孩兒追捧。

不過不知為何,看著這張面頰,林白總覺得有些古怪,更準確的說,應該是完美的有些古怪!雖然說五官都完美的組合在一起,這種超乎尋常的完美看在尋常人眼中只以為是美,但在像林白這樣精通面相之術的相師眼中,卻只有古怪二字。

要知道世間哪有什麼極致完美的面相,即便是如潛龍小利貞,在面部都是有一些小小的瑕疵,不過是這些瑕疵不會造成什麼過大的影響而已。但是像趙靜廷這樣的,所有的瑕疵都被消解,實在是叫人覺得不可思議,根本無法理解其中的緣由。

「林少,這位就是現如今在咱們華夏大紅大紫的趙靜廷先生!」康平則聞言之後,笑眯眯的開始向林白介紹,然後道:「現在像趙先生這樣極有公益精神的娛樂圈名人可是不多了。」

康平則話音剛一落下,屋內便傳出一陣倒抽涼氣的聲音。原本站在門口那名滿臉倦容的小護士雙眼圓睜,緊緊的盯著趙靜廷,一幅痴迷模樣,顯然也是此人的擁泵。

「林少你好,在燕京的時候我可是久仰大名了!」趙靜廷面上堆滿了笑容,緩步向前,沖林白便伸出了手,想要和他握手。

但誰料想就在他手到林白眼前的時候,林白卻是突然轉身,朝著窗外掃了眼后,對褚中天沉聲道:「褚老,現在天色已經晚了,我們儘快進山。您老人家抓緊時間看看這些潛伏在人體內的毒蟲究竟是怎麼回事兒,如果有意外,記住以自己為重!」

「這些我自然明白!」褚中天連連點頭,面頰上也是微微露出一抹笑意,說實話,對於這些娛樂圈的明星他是實在沒什麼好感,而且就憑剛才這些人將報道事實的媒體盡數引到了醫院大廳,無法使蟲患禍害的深重真切的展現在國人面前,單這一點兒,就足夠叫人憤怒了。

看著林白的動作,趙靜廷臉上沒有任何神色變化,緩緩將手收回,盯著林白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笑容,而且眼眸深處更是不自禁的流露出怨憎之色。 雲天石頭吸了進去,擡頭一看原來是一個石洞,雲天向裏走去,裏面是一件石室,光線雖不十分明亮,倒也還看得清,又往洞裏走去。

雲天發現這間石室很大,而且桌椅板凳,鍋碗瓢盆樣樣都有,雲天十分的驚奇,是誰在這開闢了這麼一個神仙府第。要不是石洞前面沒有瀑布,雲天真以爲自己來到了一個地方—-水簾洞。

雲天正趴在一間臥室門口向裏張望,忽然感覺有東西拍自己的肩膀,雲天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啊”一聲尖叫在石室內迴響,“你是誰?”雲天驚慌的問道。雲天進來的時候是沒有看見人的,現在忽然出來一個嚇了雲天一跳,站在雲天面前的是一個青色長髮的長的卻十分俊美的青年男子,

“呵呵,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青發男子說道。

“那你是誰?”雲天問道。雲天竟然沒有懷疑這人說的話,心裏竟然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下意識的就選擇了相信他。

“我是誰,現在告訴你還不是時候,以後你就會知道,呵呵,再說了我也不是人,我只是一口氣。”

“你是一口氣?我不信,那你怎麼會在這的。”雲天問道。

“至於我是不是一口氣我自己很清楚,我爲什麼在這,當然是爲了你了,我這等了整整十萬年了,”男子說道。

“十萬年,那時我還不知道在那呢,你又怎麼知道我會來這,還有我該怎麼稱呼你呢?”雲天問道。

“你別問這麼多了,我的時間不多了,我只能告訴你,以後你就會知道,至於稱呼嗎,就叫我大哥吧。”男子說道。

“好,那我不問了,你剛纔說你的時間不多了是怎麼回事,還有,你這麼大歲數,我喊你大哥不太好吧。”雲天說道。

“我說你煩不煩呀,你知道嗎,我這再等了十萬年,支撐我的法力已經快沒有了,你要是不來的話,我只好出去找,稱呼問題就這定了。”男子看到雲天有打算說話,就說“我現在就把功法傳給你,以後的路要靠你自己了,傳完功法後我的任務就完成了,呵呵,注意了,我要傳功了。”說完也不等雲天反應,就化作一到青光飛到了雲天腦門前,並鑽了就去。

雲天剛想說話,但腦海裏卻出現了很多信息,就不知不覺的看了下去


龍神功:天下至剛至陽的武功,共爲九層,每層又分爲上、中、下三期以身爲龍是最厲害的攻擊形勢。

雷驚蒼龍:無上輕功,練到極處可瞬移幾百米。

盤龍八劍:雷龍破風、青龍出海、龍騰九州、驚天狂龍、戰龍天下、血龍屠魔、龍噬八方、狂龍連斬。最強攻擊爲八劍合一。

龍雲槍法:龍雲三十二式槍法。無堅不摧,所向披靡。

驚龍變:是一種提升功力的祕法。但是使用驚龍變之後,一月之內不得動武。

玄天疾風劍法:共有九九八十一式,講究快準狠。

幽冥鬼影:輕功功法,飄忽不定,身影相隨。



Prev Post
“什麼,如此說來,莫非是真的了,那閻鬼帝大人在哪啊?”精壯男子凝眉思索,極其惶恐。
Next Post
”可千萬別,我想通過自己的努力給你買一輛,這樣纔有成就感“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