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子在胡說些什麼!都這種時候了你還想撇清自己?!」大師兄怒道。

柳雲祁撇了他一眼,心中微微一動,有了一個大膽的主意。

樹冠之上,閆羅修終於低下了頭來朝著柳雲祁一行望了下來,最終,目光定在柳雲祁的身上冷言道「你知道我最討厭什麼樣的人嗎?」

「什麼樣的人?」柳雲祁問道。

「像你這樣自作聰明的人!」閆羅修眼中寒光一閃,人影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柳雲祁微微一愣神,突然,察覺到一道勁風朝著自己脖頸而來,眼瞳頓時緊縮,連忙一個後空翻,勁風順著他的脖頸,下巴尖就劃了過去。

一連翻了幾個跟斗柳雲祁才停住了動作,手在自己的脖頸上一抹,一抹鮮紅在月光之下印入他的眼帘,剛剛那下,他最終沒有全部躲過,只差一點,他就被封喉了!

轉頭望去,發現剛剛那一個個神氣活現的宿醒宗弟子居然全都無聲栽倒在了地上,他們的脖頸之上是鮮血直流。

「咦?」原本背對著柳雲祁的閆羅修緩緩的轉身看向了他,眼中有著些微的訝異「你小子還有點本事啊~」

柳雲祁口中一邊喘著因心跳過速而喘著的粗氣,一邊不解道「老爺爺,我跟您可是一夥的啊,您怎麼能連我也下手呢?」

「行了,你小子就別跟我裝了!」閆羅修陰測測的笑了起來道「從剛剛看到你們幾個的反應老朽就知道了,這一切都是你小子搗的鬼,你不過是想借老朽的手來助你脫困而已。」

柳雲祁一怔,卻是沒想到這老頭看的這麼透徹,一咬牙,索性也不再繼續裝下去了「這位前輩,既然您都看出來了,那我也不再跟您繞彎子了,我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的,為何要對我下殺手?何不放我離去如何?前輩今日的恩情,晚輩來日定會相報。」

「算了吧你,小娃娃,在老朽面前還敢玩伎倆,今天既然碰上了,那你這短暫的生命也就到頭了。」閆羅修陰冷的笑著。

「那就是沒得商量了?」柳雲祁的臉色頓時也是沉了下來,沒想到,剛剛才借著老頭的手殺了宿醒宗的人,卻惹上了比他們更麻煩的這個老頭,比起這個老頭子,他還是更願意麵對宿醒宗的這幫人,至少他們還在武尊範疇之內不是嗎?這個老頭可是貨真價實的武皇啊!他柳雲祁如何會是對手?!

「呵,你小子難道認為在老朽的手裡還逃的出去嗎?」閆羅修冷笑著看著柳雲祁的那些小動作。

「有些事情,總得試試看才知道的吧?老不死的老妖怪!」柳雲祁咬牙怒瞪著閆羅修,心中也是發狠了,全身肌肉繃緊,猛然大聲喝道「八成力量全開!」

「呵!」閆羅修冷眼看著柳雲祁提升自己的力量,眼中似乎起了一些興趣「有意思。」 「嗖!」

柳雲祁眼中波光一閃,沒有絲毫猶豫的將速度提升到了極限就準備全速逃離這裡。

眼看著柳雲祁留下的那一道道的殘影,閆羅修眼中閃過了一道異芒「小娃娃,你的速度倒還挺快的嘛~,不過…」

話音未落,閆羅修閃身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伸手朝他就抓了過來「小傢伙,你認為在我面前你能逃得掉嗎?」

柳雲祁眼瞳一縮,強忍著提升力量的輸出而帶來的副作用,一個後空翻躲過了閆羅修抓過來的手,轉變了另一個方向就要逃走,然而,閆羅修就如同影子一般,柳雲祁才剛剛跑出沒多遠,他的手便出現在了柳雲祁的視線之中。

無法,柳雲祁一咬牙,右拳之中青光涌動著就積聚在他的拳頭之上,那一波波的青光涌動而出,不停的震蕩著空氣,震蕩著空氣之中的風元素。

閆羅修眼中異芒一閃而過「你這是準備跟我拚命了嗎?」

「共鳴,信號彈!」

並沒有回答閆羅修的問題,柳雲祁右拳猛然向他的方向擊出,一顆不停震蕩風元素的青幽色的三十毫米彈頭破空飛出,瞬間就出現在了不遠處閆羅修的面前。

嘴角輕輕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閆羅修的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把漆黑的匕首,隨手在身前一劃,一道黑芒閃過,那顆青幽色的彈頭無聲的被分為了兩半。

眼見如此,柳雲祁的嘴角也是露出了一抹冷笑,下一刻,那顆被一分為二的信號彈突然之間劇烈的震動了起來,震動瞬間就影響了方圓千米內的所有風元素,瞬間千米內的所有風元素都受其影響,俱都是狂暴了起來。

不遠處的帝都之中,趙無雙的府邸之中。

「嗖!」

只見身影一閃,卿肅出現在了房頂之上,遙望著著遠方,臉上是一片猶疑之色,他才剛剛沒出現多久,沐糯也是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眼中有著一絲焦急,手指指著剛剛卿肅遙望的方向「哥哥出事了,就在那個方向!那邊,有著哥哥強烈的氣息!」

「雲祁!夫君!你在哪裡!別躲了!快出來吧,時間不早了,該睡覺了!」

卿肅正準備說些什麼,下方,傳來了趙無雙等三女的聲音。

似是注意到了卿肅與沐糯,趙無雙疑惑道「卿肅,你有看到夫君嗎?!」

卿肅還未說話,沐糯便指著柳雲祁所處的方向有些焦急道「哥哥出事了,就在那邊!」

「啊?!」無雙三女當即就怔住了,莎夏臉色頓時一變,也似是感受到了什麼,當即就朝著那邊閃身而去「那還等什麼?!還不快趕過去!」

頓時,卿肅等都不敢再耽擱了閃身也是朝著莎夏追了過去,趙無雙剛要追上去,轉頭望向一臉著急的雪薇道「雪薇妹妹,你還是不要過去了,你的實力不適合參與到夫君的爭鬥之中。」說完,人便朝著一眾人等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雪薇雖然心有不甘,但他也知道這是事實,只得是站在原地眺望著遠方心中祈禱著柳雲祁能夠平安。

城中,柳絮的住處,正準備上床睡覺的她也是感覺到了那股來自柳雲祁的強烈氣息,當即推開窗戶朝著遠方望去,臉色凝重的望向身邊的穆飛羽「夫君,這好像是雲祁在求救!他一定是遇到什麼危險了!」

「恩!我們去吧!」穆飛羽點了點頭,兩人一個閃身便消失在了房間之中,一時之間,整個帝都之中,一道道快捷的身影是朝著柳雲祁的方向快速的匯聚了過去,有的是想去幫忙的,有的則是想看看發生什麼事情的。

唯獨一處富麗堂皇的府邸之中,一道身影仰望著柳雲祁的方向皺眉不已「搞什麼鬼,鬧出這麼大動靜還怎麼殺的掉他?希望那些蠢貨能在人都趕到之前將他幹掉。」

「額~」而處在風元素的暴亂之中,就連閆羅修都受到了一些影響,皺眉望向了柳雲祁「小鬼,你的這招倒是不錯,雖然我不是風屬性的武者,但是卻都受到了你的影響,不過,你小子所受到的影響應該比我的還大吧!」

閆羅修說的並沒有錯,在用出這招之前他還沒想過,但,在用出這招之後他就後悔了,強行攪亂周遭的風元素,對他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一些,此時的他,幾乎就連在空中飛都有些勉強了。

不過,唯一值得柳雲祁安慰的是,他的信息成功的被他給送出去了,共鳴信號彈是柳雲祁在震蕩拳的基礎之上研發出來的一種另類的招式,他創造出這招的初衷並不是為了殺敵,就像是招式的名稱一樣,這個招式是柳雲祁專門用來求救的,由於從沒有試驗過其威力,如今出現這樣的情況也是在柳雲祁的意料之外。

不過,這裡,離帝都並不是太遠,以卿肅與沐糯的感知來說,是可以感知的到柳雲祁的氣息的,只要他能夠撐到卿肅與沐糯的到來,到時候就不是他死了,而是這個老頭的死期!

未免老頭子起疑心,柳雲祁咬牙切齒道「可惡!居然被你擋下來了!要是打中的話!」

「打中我?」閆羅修好笑的看著柳雲祁「小傢伙,你當老朽是吃素的嗎?你這招式強雖強,如果打到人的體內,那人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爆體而亡,但是,想打中老朽,你還嫩了點,等你實力再進一步說不定會有希望,不過現在,你已經是沒有那個可能了!」

「額?這信號彈還有這種功效?」柳雲祁一怔,並沒有想到自己的信號彈居然還有如此的威力,眼看著閆羅修突然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柳雲祁不敢遲疑,連忙的,控制著自己的身體朝下墜去,浮空受到影響的話,那他只能落到地面之上才能再次發揮自己的速度來為自己爭取時間了。

然而,閆羅修卻是看出了柳雲祁這個明顯的意圖,一把漆黑的匕首突然出現在柳雲祁的近前,一刀朝著柳雲祁的脖頸就割了過來「小子,你來不及的。」

柳雲祁眼瞳一縮,全身的力量猛然灌注到了右拳之上,只是瞬間,他的右拳便被龍捲風纏繞,他猛然斷喝一聲「颶風狂龍拳!」

「叮!」

「轟!」

在一聲短暫的金屬碰撞聲之中,一道如同旱雷般的轟響聲瞬間就傳遍了四野,甚至連幾里之外的帝都都能夠聽到。一股強烈的衝擊波從兩人的對撞之中衝出,衝擊範圍瞬間就籠罩了方圓兩公里的區域,地表之上一切有形的東西也是被勁風吹的一乾二淨。

「不好!哥哥他好像正在跟一名武皇交手!」感受到前方傳來的強烈波動,沐糯頓時是更加的著急了起來。

「啊!武皇!那夫君他!」趙無雙的臉上頓時充滿了擔憂。莎夏並沒有說話,一咬牙,默默的將自己全身的力量都用來提升自己的速度。

「加快速度!我們快趕過去!」卿肅咬牙說道。

愛是愛非 另一邊,也是察覺到了兩股氣息之間的強弱,柳絮目露寒光道「哪跑出來的老不死的居然在這裡欺負晚輩?!別讓我柳絮抓到了,不然別想著能夠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

「放心,他跑不掉的!」穆飛羽抓緊了柳絮的手,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速度再次加快了數倍還不止。

「轟!」

一道身影猛然從天空中墜落而下,地面之上頓時被砸出了一個方圓幾十米,深幾米的坑洞,柳雲祁躺在其中是不停的劇烈咳嗽著,口中,接連的鮮血是不斷的湧現而出,而他的右手,此時則是軟軟的躺在身邊,眼看著是斷了。

「shit!武皇的力量居然強大至此!八成的力量都無法與之相抗衡!」

「老祖宗,你不是說是我的老祖宗嗎?怎麼?現在你的後輩有難了也不出來救一下急?」全身的劇痛以及右手的情況讓柳雲祁心裡發急,心中連忙的朝著風神求救了起來。

「怎麼?這就放棄了?你小子應該還有辦法應付吧?先自己想辦法應付著,老是想著求助他人,你這樣何時才能成器?!」風神嚴肅的批評道。

「shit!這可是武皇啊!我能夠撐到現在已經不錯了,你居然讓我自己應付?!」柳雲祁心中是大罵不已。

「小傢伙,只是個小小武皇而已,也並不是什麼不可逾越的障礙,難道你還不能應付的過去嗎?再說了,你不是已經向同伴求助了嗎?撐過這短短的一段時間是不難的。」生命之神也是跳出來道。

「靠!別拿你們的標準來衡量我的能力!」柳雲祁終於忍不住在心中爆了粗口了,剛準備接著說些什麼,上方,閆羅修手持匕首就朝著柳雲祁沖了下來。

「我日你全家仙人板板!小爺今天跟你拼了!」柳雲祁眼瞳一縮,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一手捂著自己的斷臂狂吼了一聲,再也不顧及自己的身體如何,猛然斷喝一聲「九成力量全開!」

「噗!」

瞬間,柳雲祁的內息混亂到了極致,一口鮮血是從他口中狂涌而出。混亂的內息讓他隨時的都有爆體而亡的危險,但是,此時的他已經不在乎了,反正是非死既生,再不拼,就真的要死了。 「砰!」

只聽一聲沉悶的轟響響起,地面之上突然暴起了一股塵煙朝著那從天而降的閆羅修就直撲了上去。

「嗖!」

看著這遮擋住視線的塵煙,閆羅修眼中異芒一閃而過,一刀劈開了塵霧,劈在了剛剛柳雲祁站立的位置之上皺眉不已「這小子的實力居然又提升了,這股力量已經在武皇的範疇之內了。」

「嗖!」

然而,還沒來得及讓閆羅修想清楚,接連三顆青幽色的十毫米彈頭朝著他就飛了過來,皺了皺眉,閆羅修下意識的將其全部劈落,然而,那被劈為兩半的彈頭卻並未就此消散,一波波無形的波紋朝著四周擴散而去,徒然的,周圍的風元素就好像受其影響劇烈的震顫了起來。

這次的震動不同於一開始,它所籠罩的範圍也不過是在短短的一百米而已,可是,在這一百米之內卻將周圍風元素徹底影響使之狂暴了起來,就連閆羅修都是不免的一陣皺眉不已,想要閃身離開震動範圍,然而,卻發現由於狂暴的風元素,他的速度下降了不只一籌,一個閃身也不過是二十多米的位置而已。

然而,正在這時,前方百多米的地方狂風突然呼嘯而起,一道錐形的龍捲風將周圍的塵霧幾乎瞬間就吸納一空,凝神望去,在那龍捲風之中,柳雲祁正面若寒霜的凝望著他,而他的身前則懸浮著一顆青幽發綠的高速旋轉的三十毫米口徑的飛彈,飛彈牽動著周圍的風元素與碧綠色的木元素不斷吸納其中,周圍的塵霧也如同被牽引了一般在其周圍聚攏成了一個小型龍捲風,那枚飛彈之中所蘊含的能量就連閆羅修心中都暗自心驚。

連忙大喝一聲,閆羅修全身的力量都積聚到手中匕首之上,一個閃身就要朝著柳雲祁衝過來要將他斬殺在此。

「颶風咆哮彈!」

然而,柳雲祁又豈會給他這種機會?狂吼一聲,左手猛然向前一推,他微不可查的皺了皺眉,連想都沒想的,雙腳又猛然的凌空一蹬。

「噗」

在柳雲祁口噴鮮血之中,那枚被裹挾在龍捲風之中的三十毫米飛彈瞬間就消失在了柳雲祁面前。不敢遲疑,一個後空翻柳雲祁連忙的就是全力施展出了旋滅晶盾,防護那即將到來的衝擊。

「轟!」

下一刻,一聲旱雷般的轟響聲傳了出來,前方離柳雲祁不遠處,颶風咆哮彈跟閆羅修的匕首僵持在了一起,兩人僵持發出的一波波衝擊是不斷的朝著四面八方輻射而去,地面之上的泥土是一次次的被震起吹向遠方。

並未僵持多久,閆羅修便在颶風咆哮彈那股強悍的力量下被推動著朝後不斷飛退而去,一直退出了百米之外。

「轟!」

一聲響徹天地的的轟響聲驟然響起,一道直達天空幾十米的蘑菇雲瞬間衝天而起,方圓幾千米的範圍之內幾乎都是被衝擊覆蓋,那塵土是一層層的被衝擊震上了天,儼然的就是一副末世的景像。

而處在震動中心的柳雲祁幸而早有遇見的將自己護衛在了旋滅晶盾之中,這才免受這一波衝擊的侵襲。

冷眼凝視著面前遮蓋一切的塵煙,柳雲祁擦掉了嘴角溢出的一縷鮮血「一發送你入土,你個該死的老妖怪。」轉身便準備離開這裡回去療傷。

然而,他才剛剛轉身,心中猛然一動,一個閃身出現在了百米之外,轉頭朝著身後望去,只見閆羅修那花白的鬍鬚此時全部炸起,不知道是氣的還是被柳雲祁炸的,他全身的衣衫也是破破爛爛的,嘴角還掛著一縷鮮血,儼然是已經受傷了。

閆羅修雙目噴火的冷視著柳雲祁「小娃娃,老朽還真是小看你了!今天要不將你碎屍萬段,難消我心頭之恨!」

「老頭,身體還挺硬朗啊,居然還沒死。」柳雲祁一臉不滿的看著他,一個閃身,再次出現在了兩百米開外,甩手便是三顆八毫米彈頭朝著閆羅修飛了過來。

「哼!」

閆羅修冷哼了一聲,這次也不去硬接柳雲祁的彈頭了,直接是閃身一一避開。

「哼!以為避開就沒事了嗎?!」柳雲祁眼神微微一凝,冷哼了一聲,左手五指張開,在身影閃動之間,一顆顆八毫米彈頭不斷的從他掌心射出「八毫米重機槍!共鳴震撼彈!」

只見,那一顆顆彈頭是幾乎都要形成了雨幕要將閆羅修給籠罩其中,就連閆羅修都是在避無可避的情況下只好是動用匕首將飛彈一顆顆的斬成兩段。

然而,也正是因為這樣,那一顆顆的飛彈在他身側炸裂,不停的是震動著空氣之中的風元素,使之閆羅修體內所存在的微弱風元素都產生了共鳴,他的臉色在一陣青紅交加之中,終於是一口鮮血沒忍住噴了出來,儼然是受傷不輕了。

這世間最強大的防禦往往是體外的,身體內的防禦卻是空虛的,所以,往往,來自體內的攻擊往往要比體外的所造成的傷害更大,柳雲祁的震撼彈就是利用風元素的震顫使敵人體內的風元素震顫,從而造成殺傷力,使之重傷,這種攻擊,就連高他一個等級的閆羅修都難以抵擋。

「該死的小娃娃。」閆羅修捂著自己的胸口冷視著柳雲祁,那冰寒的視線幾乎要將柳雲祁洞穿。他是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這個武皇居然會在柳雲祁這個巔峰武尊手中接連失手,現在還受了不輕的傷勢,這要是傳出去了,那他的老臉可就要丟盡了。

「老頭!小爺這就送你歸西!」柳雲祁嘴角浮現出了一抹冷笑,冷聲道「加特林重機槍!十三毫米共鳴震撼彈!」

「雲祁!夫君!」然而,正在這時,後方,一聲聲的呼喊傳入了柳雲祁與閆羅修的耳中。

閆羅修這才明白了過來「原來是這樣啊!你的第一次攻擊其實並不是沖我來的,而是發出訊號讓幫手前來相助!小娃娃,老朽縱橫大陸幾十年,沒想到,今天卻在你的手中接連失手了。」

「哼!現在才反應過來!已經晚了!」柳雲祁冷哼了一聲,一顆十三毫米口徑的彈頭破空從他的掌心飛出,朝著閆羅修就直衝而去。

「那可未必!」閆羅修冷哼了一聲,這次,是不閃不避了,匕首立在自己的身前朝著柳雲祁閃身就直衝而去,那速度,比之之前是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叮!」

只聽一聲脆響,那顆十三毫米彈頭居然只是跟閆羅修僵持了瞬間就被斬為了兩段,還未來得及爆發出二段傷害那閆羅修就穿過了震動範圍,朝著柳雲祁就直衝而來「幽影封喉殺」!

「旋滅晶盾!」柳雲祁眼瞳頓時縮緊,知道自己此時的攻擊已經奈何不了這個發狂的武皇了,一連三層旋滅晶盾互相疊加相連著便籠罩在了柳雲祁的體外,在他的狂吼之中,旋滅晶盾的旋轉速度瞬間就提升到了極限,只是一個瞬間,柳雲祁整個人都被包裹在了龍捲風之中。

「老傢伙!你敢!」身後,三聲斷喝聲幾乎是同時響起。

然而,這都並沒有阻止閆羅修對柳雲祁的必殺之心,他眼中寒光一閃,一刀就斬落在了柳雲祁的護盾之上。

「呯!」

只聽一聲脆響,籠罩在柳雲祁體外的第一層晶盾當場破碎,而第二層也只是阻擋了不過幾個眨眼便徹底粉碎。

「叮!」

閆羅修的匕首直直的就扎入了第三層的晶盾之上,但也僅僅是這樣而已,前兩層看似沒怎麼阻擋他的攻擊,但是卻消磨了他一定的銳氣,而第三層晶盾又有前兩層疊加的防禦。所以,在第三層晶盾之下,他的匕首是不得寸進,又在晶盾的劇烈旋轉之下,他手中的匕首再也握不住了,被晶盾連帶著一同旋轉了起來。

「嘖!」閆羅修咬牙切齒的瞪視了柳雲祁一眼,冷聲道「小娃娃,今天算你走運!下次再讓我碰到可不會有那麼好運了。」說著。就閃身準備離開這裡。

「老傢伙!把小爺搞的這麼慘你還想著走?!今天,你這半截入土的身體我要將它徹底拍進土裡去!」眼見這老頭準備要走了,柳雲祁又豈會答應,狂吼了一聲「卿肅!跟我一起上!將這老頭宰了!」

「颶風狂龍拳!」

說著,柳雲祁猛然解除了身上的旋滅晶盾,閃身便朝著閆羅修沖了過去一拳就是朝著閆羅修的后心轟去。

「雲祁!別衝動!」身後,傳來柳絮焦急的聲音。

「小娃娃!你這是找死!」不知從哪裡來的第二把匕首,閆羅修反身就朝著柳雲祁的拳頭就迎了上來。

「叮!」

一聲清脆的金鐵交鳴聲過後,一聲響若雷霆般的轟響瞬間響起,強烈的衝擊波朝著四周是不斷的輻射而去,趙無雙與莎夏在這股衝擊波之下都是不得寸進「雲祁(夫君)!」

「噗!」

又是一口鮮血從柳雲祁的口中噴出,一股股力量不斷的從閆羅修的匕首之中,從柳雲祁的拳頭傳入,使他半邊身體都是一陣發麻,拳頭也是開始有了後退的跡象。

「颶風!怒龍拳!」

然而,柳雲祁眼中寒光一閃,空氣之中的木元素源源不斷的朝著柳雲祁的拳頭之中積聚,使之拳頭的威力不斷的開始上升。

「什麼?!」察覺到這一變化,閆羅修臉色頓時一變,他沒想到,柳雲祁居然在這一戰之中,招式居然是越變越厲害,這真可謂是天縱奇才啊!

「轟!」

Prev Post
然而,他卻是鬥氣連同魔法一起突破的。
Next Post
火震堂的話激起了所有人的同仇敵愾,立即紛紛相應,跟著火震堂風風火火的離開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