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達諾淡淡道:「分成三人小組,殺進去!」

他身後的真人們立即動身,在撲出去的時候,各自組成三人小隊,快速殺入,這幾百個真人猶如高效的殺戮機器,沒有人能夠抵擋的住,哪怕也是真人級的高手,也一樣擋不住他們的殺戮。

孫不如笑道:「西戎之地……呵呵,經過這次戰鬥,估計最少損失一半精英。」

斯達諾道:「這種小地方,能有多少精英級人物。」

孫不如點點頭,他說道:「希望能夠有一個好的收入。」

斯達諾道:「先進入的那批人,最好能夠活捉,不然損失大了。」

孫不如苦笑一聲道:「我們得到消息畢竟已經晚了,幸好還趕上了,要不然更是遺憾。」他和斯達諾都明白,最先進入的人,有機會得到最好的東西,當然,以這個輪藏空間而言,他們不可能得到全部的好處,他們得到好東西的機會還是很大的。

一天後。

泰朗指揮手下還在拚命的挖掘,一件接著一件,各種材料和物品,陸續挖掘出來,泰朗顯得很興奮,看著雷暴老人離開的方向,他心裡還是很得意的,憑藉這次得到的各種物品,他有把握提升自己的實力,也能提升自己手下的實力,按照他的想法,泰朗夜寨,經過這次冒險,應該能夠成長為西戎之地的第四大勢力。

就在這時候,十幾個真人已經逼近,都是三人一組,沒等泰朗反應過來,他們已經被包圍了,這裡已經是中央地帶,很明顯他們就是最早進入的那批人,是斯達諾的手下追捕的對象。

十幾個真人一旦放出各自的威壓,瞬間就讓泰朗明白了,他們根本就不是對手,他突然醒悟過來,可是後悔葯從來都是沒有的,他眼前發黑,唯一的念頭就是完了,他想不通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真人,而且實力極強,若是只有幾個,他還有信心拼一下,就算七八個真人,他也有一點信心衝出去,可是十幾個真人,他真的就沒有把握了。

緊接著的一幕,讓泰朗更是絕望,又有七八個真人過來,他強壓心中的慌亂,上前說道:「我們是泰朗夜寨的人,你們……」

「抓起來!」

那些人根本就沒有打算理會他們,直接下令抓人。

泰朗畢竟也是高手,他爆喝一聲,向著人數少的地方衝去,不管怎麼說,他是不甘心被人抓住,那時候他相信絕對沒有好果子吃,作為一個擁有五環真身的寶輪印真人,差一步就能晉級到印真人的存在,從來都不是軟柿子,一旦拚命就算印真人也要避開鋒芒。

可惜對方不但有印真人,還有幾個印真人,外加其他真人,一起出手的結果,泰朗直接就打翻在地,若不是要活捉他,估計都很難活命。

被抓的一剎那間,泰朗突然明白了,這群人不是不想要自己的命,而是要自己得到的東西,如果自己死掉了,那麼放在輪藏空間的東西,他們永遠也別想得到。

也就是說,在東西沒有吐出去前,他就是安全的,當然,若是將東西拿出來,估計自己的命也就差不多沒了。

……

雷暴老人帶著眾人,剛好避開斯達諾的人,他們的速度奇快,由於他選擇的位置,剛好錯開,等到斯達諾的人堵住去路,他們已經過去了,兩者相差的時間,不超過十五分鐘,如果雷暴稍微猶豫一下,他們就碰面了。

一路狂奔,向著泰朗夜寨而去,至於後面發生的事情,雷暴他們才不會操心,能夠順利離開,就是勝利。


經過古輪通道,雷暴等人回到了泰朗夜寨。

剛進入夜寨,就得到了一個壞消息,阿斯蘭竟然帶著雷星瑤離開了,說是帶她去玩,氣得雷暴老人大發脾氣,原本他打算接了雷星瑤離開,這裡可不是停留之地,沒想到會遇上這個事情。

反覆詢問,雷暴老人得到一個消息,阿斯蘭去了萬湖洲,距離他們所在聚蠻洲很遠,雷暴心裡已經明白,阿斯蘭不可能馬上回來,她是成心要拐帶雷星瑤。

雷星峰更是氣得跳腳,他說道:「阿爺,我們去萬湖洲吧。」


好不容易才平復心中的怒氣,雷暴盤算了片刻,說道:「我們等幾天,若是沒有消息,我們就去萬湖洲。」

雷星峰也冷靜下來,能夠放棄輪藏空間的寶藏,其代價就是有機會誘拐雷星瑤,阿斯蘭應該早就算計好了,他說道:「好吧,那就等幾天,也許不是去萬湖洲,而是在附近遊玩。」他也不得不這麼想。

金大胖過來告辭,他必須要回去了,說道:「我回去后,就辭去西戎國的軍官職位。」他得到了那麼多的修鍊資源,當然不會再在軍隊中廝混了。

齊玄,杜洪辰和文衍也告辭離開,他們沒法使用輪點,不能經過古輪通道離開,只能走著回去,需要很長時間。

閆五,太婆婆,安亞丹卻沒有急著離開,他們要和雷暴做一些交易,彼此交換一些得到的物品,在輪藏空間得到的東西,並不一定適合自己,雷暴老人得到的物品最多,也許有他們需要的東西。

這種交易是大家都樂意的,而且得到寶物后,也需要經過整理一番。

雷星峰得到滿滿的各種物品,他的輪藏空間已經塞滿了,他也需要整理一番,有些東西是可以給阿爺的,也有一部分東西,是他用不到的,就可以和其他人交換,當然若是雷星瑤能夠用上的東西,他會仔細收藏好,以後再見雷星瑤,就可以給她了。


經過交易整理,雷星峰收集很多自己能夠用上的東西,還有一些有疑問的東西,他也保留下來,上古修鍊者,有很多東西,不是他們能夠理解的,留下來慢慢琢磨,總有一天能搞懂。

……

泰朗已經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他不是不肯交出得到的東西,而是他心裡很明白,一旦交出得到的東西,他也就徹底完蛋了,絕對會被殺死,他的手下,有不少人頂不住折磨,逐漸向外交東西,但是很快新的折磨就來了,他們折磨的理由很簡單,你一定還有東西,交出來就不用受到折磨。

依次作為循環,交出東西,你可以得到一點時間休息,還能吃點東西,然後繼續折磨。

…………

第二更,晚上還有一更。 這天,泰朗被吊在烈日中暴晒,一個老人走了過來,他說道:「把他放下來,帶到我的帳篷。」

一個大帳篷,泰朗被拖了進來,他被徹底控制住,不但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也無法控制自己的輪藏空間,被人封住了。

泰朗努力想要看清楚對方,當他看清楚后,乾枯的嘴唇顫動了一下,嘴裡含糊的說了一個詞:「易大彤……」

易大彤拿出一杯水來,說道:「呵呵,沒想到是老朋友了,我竟然不知道被抓住的是你,很遺憾的是……另外一個人我沒有抓住。」

泰朗小口小口的喝著水,半晌,他說道:「你是說雷暴嗎?」

易大彤點頭道:「沒錯,我找了兩天都沒有找到,屍體中沒有他,我懷疑他逃掉了。」

泰朗喝完水,感覺稍微好點,說道:「以你的水平想要抓雷暴?你不覺得太自大了嗎?當初你被打得死狗一般,哈哈,咳咳……原來是你的人抓我……不對,以你的水平,怎麼可能有那麼多的高手可用……咳咳!」

易大彤臉色漸漸變白,他盯著泰朗道:「你現在比死狗都不如!」

泰朗道:「咳咳,是啊,是啊……我的確連死狗都不如,有本事,你殺了我!」

易大彤還真的不敢殺他,在他沒有吐出得到的寶物前,他們也只能折磨,但是絕對不敢殺掉。

易大彤伸手拍拍泰朗的臉頰,說道:「能告訴我……雷暴會去哪裡?」

泰朗心裡恨極了他,說道:「你想要找他?急著找死嗎?不對……咳咳,咳咳……哦,我懂了,你大概投靠了哪個大勢力吧,想要憑藉人多……咳咳,難道有厲害的高手……我相信,憑你的水平,見到雷暴,他一定會打死你的。」

易大彤身上突然湧起一股極強的威勢,壓得泰朗喘不過氣來,半晌,泰朗喘息道:「原來你已經是印真人了,難怪你會那麼狂妄,哈哈……可你還是比不上雷暴,你還是會輸,哈哈……咳咳……啊……」

易大彤一腳將泰朗踢翻,狠狠的用腳踩著他的手,用力旋轉腳尖,說道:「是嗎?是嗎?」

斯達諾走了進來,淡淡說道:「放開他。」

易大彤急忙收回腳,說道:「前輩,我在審問他。」他獻媚的點頭哈腰。

泰朗道:「哈哈,咳咳,哈……易大彤,你還是那麼無恥,見到比你強的,卑躬屈膝,見到弱小就拚命欺壓,老子……咳咳,老子就是看不慣你這慫包樣子!」

斯達諾坐下,說道:「雷暴應該拿到最好的那一份寶藏,你也應該有不少,交出來,我饒你一命。」

泰朗冷笑一聲道:「我不認為,我交出東西后,你會饒我一命!咳咳……咳咳……」

斯達諾淡然道:「我以蒼印真人的名義,只要你交出東西,我饒你一命!」

蒼印真人!也就是凝結了九環真身的高手,在這個大陸,那就是頂級高手了。

泰朗頓時呆住了,他沒有想到一個遠古的輪藏空間,竟然引來如此強大的存在,他說道:「你,你……咳咳,咳咳咳!」他是真的被嚇住了,六環真身的印真人,絕對是各大門派的頂尖人物,至於七環真身,八環真身和九環真身,大都是傳說中的人物,這也難怪他,一個五環真身的真人,很難接觸到更高的圈子。

易大彤很滿意泰朗的驚駭,他狐假虎威道:「還不答應前輩?」


泰朗只是震驚對方的實力,但是基本判斷依舊沒有失去,他說道:「我很清楚,就算你是蒼印真人……咳咳,那也一樣是他媽的人,是人都有貪婪之心,而實力強的人,他就更加貪婪,咳咳,我不相信你,殺了我吧!」

斯達諾的確沒有打算放過泰朗,就算他不動手,他有足夠的人來動手,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放過泰朗的。

易大彤罵道:「你個混蛋,頑固的蠢貨!」

泰朗咧開枯乾的嘴,無聲的笑了一下,緊接著一陣咳嗽,吐了一口血,他說道:「你更加是一個混蛋,蠢貨,你自己蠢,就不用嫉妒別人聰明了。」

斯達諾微微皺眉,他說道:「把他關起來。」

沒等拖走泰朗,一個真人過來,說道:「前輩,已經打聽出來了,他們的駐地在西戎國,叫泰朗夜寨,聽說雷暴的孫女在那裡,他們一定會過去,不過,無法確定的是他們會停留幾天。」

泰朗又是一口血噴出,他心裡又急又氣,知道是手下熬不住酷刑招供了。

斯達諾露出微笑,說道:「很好,泰朗,很快的……雷暴就會來和你作伴了。」

泰朗低聲嘀咕了一句:「希望你去死!」夾著血沫的咕嚕聲,就算斯達諾擁有九環真身,也聽不清他說的話。

斯達諾說道:「易大彤,你跟著我去。」

找來孫不如,斯達諾道:「我要外出一趟,這裡……你來主持挖掘和收攏物品,不論來什麼人,敢進入這裡,那就殺吧,我不希望出現意外,我相信……這裡絕對有好東西,他們不可能全部得到。」

這其實只是猜測,斯達諾並不知道雷暴拿走了什麼好東西,從泰朗手下得到的情報,他有自己的想法,不過,他心裡還是明白,雷暴一定得到了一部分最好的東西,而且是關鍵物品,比如修鍊的功法之類,這對於他極端的重要,他的修鍊已經無路可走,急需要遠古記載的修鍊功法來參考,這也是斯達諾急著去找雷暴的理由。

孫不如點頭道:「沒問題,我們有抓到幾千人可用,都已經封閉了他們的輪藏空間,挖出來的東西,他們無法收藏。」

斯達諾說道:「嗯,放心吧,得到的東西,我會和你分享。」

孫不如當然明白,所謂的分享一定是修鍊功法,其他是無法分享的,就算這樣,他也很滿意了,說道:「好,沒問題,這裡就交給我了。」

斯達諾道:「人手還夠嗎?」

孫不如苦笑一聲道:「想要徹底將此地翻過來……人手總是不夠的,嗯,要不派十幾個真人,直接去各個門派抓人,我需要大量的人手。」

斯達諾點頭道:「也好,你找人負責吧,我就不管了。」

帶著易大彤,斯達諾離開,他還帶上了一個嚮導,對於西戎國,他也不熟悉。

那個嚮導就是泰朗夜寨的一個萬輪師,因為受不了折磨,將泰朗賣得底朝天,能說的說了,不能說的也說了,這個萬輪師叫侯鹿,綽號猴子,機靈狡猾著稱,他為人極度怕死怕痛,被抓才折磨了一天就徹底屈服了。

斯達諾通過輪點,迅速啟動古輪通道,很快就進入了西戎國。

……

有了侯鹿這個內奸,斯達諾和易大彤很容易就找到了泰朗夜寨,而且他們來的速度極快,靠著斯達諾的秘術,三人只用了不到三天的時間,就已經跨過小石橋。

有泰朗夜寨的巡邏隊看到,立即上前詢問。

侯鹿自然認識,他上前說道:「是我!」

巡邏隊的人看到侯鹿不由得驚訝道:「是你啊,猴子,其他人呢?」

侯鹿不答,他說道:「我有重要的事情,雷暴前輩還在嗎?」他緊張的盯著對方,因為斯達諾已經答應他,一旦雷暴在泰朗夜寨,就立即放了他。

巡邏隊的人說道:「雷暴前輩馬上就離開了,明天就走,現在他們在夜寨中。」

侯鹿急忙回頭道:「前輩,他在……那個……」他想要說,可以放我了嗎?只是沒等他說出口,易大彤一拳就打在他的腦袋上,他整個腦袋都炸開了,緊接著易大彤開始殺戮。

斯達諾背著手,笑眯眯的看著,他的確答應過侯鹿,當然,易大彤可沒有答應,所以他沒有動手,而是易大彤殺了他,不得不說泰朗就是一個明白人,他就堅決不答應斯達諾任何條件。

巡邏隊最高也就是密輪師,如何能和一個六環真身的印真人相抗衡,幾息間就殺的一乾二淨,沒人能夠逃掉,甚至就連發出警訊也辦不到,對手的實力太過強悍。

兩人大搖大擺的向著夜寨走去,那裡才是泰朗夜寨的中心點。

斯達諾微笑,看著易大彤輕描淡寫的一個個殺人,終於還是有漏網的人,發出了警訊,湧出來支援的修鍊者,根本就是出來送死的,若是躲在屋子裡,易大彤也不可能去搜索殺人,不過你要是跑出來阻擋,那麼他殺起來沒有任何心理負擔。

很快,兩人就來到夜寨下,那巨大的傘狀建築的大門。

這裡的修鍊者一鬨而散,雷暴等人也得到了消息。

閆五說道:「不對,兩個人的就殺進來……他們難道是從千沙障來的?」

葛魯道:「很有可能。」

雷暴思索了一下,說道:「還是去看看吧。」能夠如此張狂的打進來,來人要麼是瘋子,要麼就是大高手,他心裡傾向後者。

……………………

三更結束,繼續求票。 雷暴,葛魯,太婆婆,安亞丹,閆五,還有一直跟著雷暴的雷星峰,六個人一起走了出來。



Prev Post
如此不可調和的矛盾,林空必然是要找到實驗室位置,破壞會長大人計劃,與其爲敵的。
Next Post
“聽他們的意思,你在勾陳大帝手下供職?”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