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他們的意思,你在勾陳大帝手下供職?”

“是啊,勾陳大帝統領萬妖,按說你們都該聽我的。”蕭蕭道。

“我一定聽你的。”

“冒昧地問下,”張禾道:“你是什麼妖?我怎麼看不出。”

“我不是妖。”蕭蕭道:“其實勾陳本人也不是妖,是統領萬妖。”

“那你是神仙?”

“算是吧。”

“你剛纔拿的是照妖鏡?”

“這都讓你發現了。”蕭蕭道。

“我去。”張禾道:“你有了這玩意,我們在你面前還不得乖乖投降。”

“也看修爲的,如果你的修爲高過我太多,我就沒辦法了。”蕭蕭道。

兩人說話間到了公交站,張禾忽然覺得好笑:“神仙也坐公交啊。”

“這叫入鄉隨俗。”蕭蕭道。

兩人搭上晚班車,去了百溪山莊,李星瀚在,蕭蕭和尚也在。

“李星瀚,我來看你了。”蕭蕭道。

“李星瀚啊,洗澡呢,你。。。。。。”蕭蕭和尚見到蕭蕭,忽然滿面通紅,結結巴巴說不出話來。

“你也在啊。”蕭蕭道。

“啊。”蕭蕭和尚道。

“另一個呢。”蕭蕭問道。

“他。。。。。。已經去了。”蕭蕭和尚黯然道。

“什麼時候的事?”

“去年,被一個元嬰老道。。。。。。”

“你還好麼?”蕭蕭道。

“好。。。。。。”和尚欲言又止。

張禾倒是看出了一些端倪,爲什麼蕭蕭和尚和蕭蕭道士的名字裏都有“蕭蕭”,爲什麼和尚見到蕭蕭會如此尷尬?而且看起來蕭蕭不僅認識和尚,也認識道士。

他們直接肯定有故事,但張禾也不好問。

百溪山莊屋子很多,晚上蕭蕭也沒走,幫大家做飯。

以前只有和尚和李星瀚的時候,每天晚上的飯都是固定的:煮掛麪,下兩個荷包蛋,幾片菜葉子,撈出來了拌上橄欖菜就是一頓飯了。

現在這屋裏有了女人,情形自然大不一樣了。

蕭蕭去附近的超市買了不少菜,晚上炒了七八道菜,李星瀚又去買了啤酒,幾個人坐在原理子吃飯。

“跟過年似得。”和尚訕笑道。

和尚喝得多,吃的少,不覺醉了。等大家都吃完了,蕭蕭又去收拾,三個男人就坐在院子裏吹牛。

和尚說,三十年前,他和道士當兵回來,遇到一個女孩。

他倆都瘋狂地愛上了她,愛得死去活來。

那女孩雖然沒有接受他們,可是也一直沒有找男朋友。

就這樣,和尚和道士也沒有找人成家。

直到三年後,兩人才知道。

那個女孩不是凡人,卻是個神仙,她就要回天上去了。

從此之後,一個人做了道士,一個人做了和尚,知道現在,道士已經死了,和尚依舊沒有成家。

和尚平時有些瘋癲,今天晚上卻格外的話多而且思路相當清晰。

張禾知道,和尚沒有說的是,因爲那女孩名叫蕭蕭,所以和尚就叫了蕭蕭和尚,道士就叫了蕭蕭道士。

現在,蕭蕭已經是少女的模樣,和尚卻已垂老了。

他和道士,明知道沒有可能,卻爲其守護了一生。

道士已死,和尚還活着,可是毫無疑問,他也會想道士一樣,到死都不會再成家了。

絕對叛 張禾想到了戚笑、黃亦秋、蘇小茜、趙雨華。

這些出現在他生命中的女人,她們早晚也要變老的,可是自己卻是妖怪,也許一千年以後,還是這幅樣子。

和尚體力已衰,熬不得夜,又喝了酒,睡覺去了。

李星瀚道:“你也在這睡吧。”

張禾道:“我回去。”

現在已經沒有夜班車了,不過張禾上次得了那本《象形》,可以變化飛鳥。張禾的修煉速度是常人的1501倍,幾分鐘就能變化了。

張禾變了一隻大鳥,拍翅而起。這種鳥沒有鋒利的爪子的帶鉤的嘴,沒什麼攻擊力,但是鳥身很輕,翅膀又大有有力,是專爲飛行而生的,在夜空中輕鬆超越着全速開進的汽車,不久便回到了新新家園。 張禾回了新新家園,上着樓梯,想到戚笑已經不在,有些黯然,到了五樓,卻看見小寶,小寶道:“媽媽讓我問你,吃葡萄不吐核,是不是真會在肚子里長出葡萄樹?”

“不是真的,”張禾道:“是我編的。”

“真的是編的?”

“真的。”

小寶跑回屋裏道:“媽媽,他說是真的。”

張禾無奈,回到屋裏,索性將那本《象形》拿出來,剛剛只是粗粗地研究了一下怎麼變鳥,現在要全部通下來,好在以張禾非人類般的修煉速度,到晚上睡覺前就修成了。

到了十一點,張禾果然練成了《象形》裏面的三種變化,先變了個戚笑,照照鏡子,分不出真假,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個子也憑空高出幾釐米。張禾還要驗證,去衛生間摸了摸小雞雞,還在。

看來也不是完全一樣啊。

張禾又試變物體,由於只能變化有腿的,張禾就變了個桌子,也不變回人形,就這麼睡覺了。

過了十二點,那黑袍人果然又來,這次卻要傳張禾那附身系裏面的高級技能:煉器。

煉器這門神通,不僅可以煉別人,也可以煉自己。張禾只用一夜便通曉了煉器的法門,張禾道:“下一個,是分身之術,一併傳我吧。”

黑袍人道:“明天我傳你下一個大系:吞噬。”

張禾道:“附身系還有兩個技能沒傳。”

黑袍道:“無法傳,你不是鬼,強行修煉,極易遭反噬。”

張禾道:“吞噬也像附身這般複雜?”

黑袍道:“吞噬簡單,只有一個技能,接着是滅絕,也只有一個技能。倒是最後一個大系,爲幻境,沒有機緣,是修不成的。”

張禾道:“聽說滅絕期大鬼可輕易殺元嬰期道士,倒也夠用了。”

黑袍道:“看機緣吧。”當下送張禾還陽。

張禾醒來,心裏靈光一閃,便招出一千綠丹蜂怪。

張禾用煉器之法,強行改變了蜂怪的繁殖速度,照着這個速度,幾天下來,就能多出幾千蜂怪。

接着張禾又強行改變了蜂怪的成長速度,本來綠丹結紫丹,紫丹結金丹,也要費不少時間,但張禾用煉器之法強行改變,只要幾天,就能結成紫丹,再要幾天,便能結成金丹。

張禾做了這兩樣事情,卻不是爲了培育打手,而是打定主意,就從這蜂怪的身上突破血丹:這些蜂怪繁殖又快,成長又快,蜂丹源源不斷地供給,張禾只要將蜂怪的金丹化了,用來強行提升修爲,雖然每顆丹的效用不大,好在數量極多,只消一個月,就能突破到血丹了。

鍛造完了蜂怪,張禾又鍛造自身,強行改變自己變化的妖形,使其結構更加完美,樹藤的韌性更強,地刺更加鋒銳,樹幹更加粗重,做完了這些,看看自己大限,嚇了一跳,已達到八十萬斤!

張禾正得意,一隻巨型馬蜂飛進了屋裏,化了人形,卻是馬楓回來了。

“查到了麼?”

“查到了。白狼王朝在巖城的人手已全部撤走,紹興有一撥,麗水有一撥,金華有一撥,狼王在金華。”

“有詳細地址嗎?”

“有,我做了虛擬地圖。”馬楓拿出了電腦。

“你還會玩電腦啊。”張禾驚道:“看來人類確實有兩下子,發明個電腦,連神仙都喜歡用。你去把這些給龍天軒看。”

馬楓便要去,張禾又道:“等等,他們藏寶的地方,查到了麼?”

“紹興查到一處。”

“那個單獨給我。”

“我將地圖發你郵箱。”

馬楓很快將情報傳給了龍天軒,此時,龍天軒已經恢復法力,漠北孤狼還需一天才能恢復。龍天軒上次失了面子,一定要才狼王身上討回,中華商會的人很多,連夜分出了三撥人,分別安排去紹興、麗水、金華,也就幾個小時的路程。

張禾李星瀚因上次在紹興吃了虧,都要求去紹興,龍天軒也不知道這兩人是奔着財物去的,叫他倆去紹興,自己卻去金華會狼王。

一百多個妖怪浩浩蕩蕩地開往紹興,都是中華商會中十里挑一的精英,張禾在路上,不由得意氣風發,他體內煞氣激盪,天生喜歡戰鬥,現在又實力大增,如何不興奮。

路上張禾想起來,便將那本《象形》給了李星瀚,叫他自己去研究,李星瀚的修煉速度跟常人無二,估計得一個月才能學會第一個變化。

快到的時候,張禾又叫馬楓去查探,不一會,馬楓回來,只道有古怪。

“有什麼古怪?”

“我第一次來的時候,這裏有狼妖近五十,妖氣森森,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剛剛又去查探,只有幾個老弱病殘,一共不到十個狼妖,倒是有二十幾個雜妖,一看就不是精英。”

“難道已經轉移了?”

“有可能,狼王十分警覺,就算沒有走漏,估計也會不時轉移的。”

“那怎麼辦?”

“我問問老大。”

張禾給龍天軒打電話,也說那邊不見狼王的蹤跡,叫張禾等通知。

“再去那裏看看。”張禾的意思,自然去看看財物有沒有轉移,沒有明說,馬楓也會意,去了不一會,馬楓道:“不在了。”

張禾正鬱悶,龍天軒打來電話:“火速趕往上海,分會被襲,損失慘重!”

趕到上海,怎麼也得幾個鐘頭,哪裏來得及?

果然,衆人趕到的時候,狼妖早已撤了,幸虧錢都存在銀行,否則損失不可估量。龍天軒在屋裏來回渡步,氣沖沖地要找白狼報仇,忽然一個電話進來,說巖城分會被襲!

衆人便要火速趕回巖城,龍天軒道:“不去!”

Prev Post
斯達諾淡淡道:「分成三人小組,殺進去!」
Next Post
「……」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