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爺說:“女兒從我這拿走幾萬,說是用不了一年給我翻番,現在還虧了。”

李大爺哈哈大笑起來。

說:“我和你說,我自己就買股票了,就在昨天。”

張大爺用懷疑的眼光看着他,然後圍着他又走了幾圈才說:“你明白股票嗎?不怕一夜賠沒?”

李大爺看看四周沒有可疑的人便說:“上午的時候某某電視臺有股票節目,專家就推股票,我昨天就是按照他說的買入了某某股份,當天就賺錢,呵呵!”

張軍聽到這裏就感覺渾身的汗毛孔已經張開、滿身爬滿了雞皮疙瘩,他兩隻眼睛注視着他們,他想走過去說上幾句才安心,便樂呵呵的走了過去:“李大爺、張大爺早!”

“大軍起來的這麼早。”

張軍直接就說:“剛纔我在那邊聽了你們兩位的說話,就想過來說一說。”

快人快語的李大爺說:“好呀!”

張軍說:“我認識一些股票高手,他們都說股票快到頭了,接下來恐怕是非常大的下跌,所以我覺得有機會的時候最好把股票賣掉,然後遠離股市,還有就是買股票千萬不能聽電視臺的,他們推薦的股票只有一天的行情,第二天就沒有賣出的機會了,所以更要小心。”

李大爺顯然不太服氣,他看了看張軍說:“不聽專家聽誰的?我和你說:專家說了這次的行情大極了,有可能直奔12000點。”

張軍只是笑了笑說:“但願如此吧。”

看看無法說通,張軍也只能沮喪的離開了,他沒有了心情繼續運動、也沒有了心情遊玩,一個人溜溜達達的回到家裏,剛進家門就見母親已經準百好了早餐、父親也洗漱完畢。看見兒子一臉的不高興,父親問:“大軍,怎麼不高興了?”

張軍就把剛纔碰到李大爺、張大爺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父親聽後哈哈的大笑起來說:“你不是勸了嗎?那就可以了,咱們自己管好自己就行了。”

“爸、媽一會楊佳慧開車接我去海邊中午就不回來了。”張軍說。

母親在一旁問:“就你們倆?”

щщщ ●tt kan ●CO

張軍說:“我們大戶室的幾個人,相約烤牛肉。”

“哦。”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到了8.30分,張軍穿好衣服從家裏走了出去,他來到小區的門口找了歌風涼處站住,看看手機上的時間還很早,他心裏想楊佳慧是不會來這麼早的,自己出來的有些早了。他站着站着又想起來剛纔和李大爺、張大爺的談話,心中不免有些遺憾,哎!都是錢惹的禍!

一陣汽車吊喇叭聲傳了過來,不遠處緩緩的駛來一輛寶馬車,透過車窗張軍看見楊佳慧正在笑着看着自己,他也樂着跑了過去,張軍鑽進車裏就感覺格外的舒服,他嘴裏說:“真是舒服,都說開奔馳坐寶馬,這話一點都不假!”

楊佳慧只是笑笑,她全神貫注的開着車,汽車平穩的前行,張軍轉過身子靜靜的看着她,看着心上人那美麗的樣子。沒一會兒的功夫就來到了農貿市場的大門外,楊佳慧將車停住。張軍這才問:“佳慧,我怎麼發現這個車在哪見過?”

楊佳慧說:“一樣的車很多呀!不奇怪。”

“也是。”

那不是王俊來和方霞嗎?透過車窗他們看見在遠處走來了兩個人,是方霞和王俊來,只見他們遠遠的就向他們打招呼,張軍和楊佳慧從車上跳了下來,幾個人一起向市場裏走去。

“那不是老曹和張蓉嗎?”方霞說。

楊佳慧說:“芳姐的眼睛就是好使,我才注意到。”

果然,在前面的牛肉區有兩個人,一個是高高大大的老曹、一個是風情萬種的張蓉,他們兩個人在牛肉攤前不知道說着什麼,幾個人快速的走到附近,方霞說:“你們來的真早。”

“也是剛到。”張蓉說,她說完將錢遞給攤主,攤主將一大包切好的牛肉遞了過來,足足有5.6斤,幾個人又買了一些貝類便離開市場,走了出去。

老曹和張蓉在一個車,其他的幾個人在一個車,兩輛汽車飛馳着向海邊駛去,一路之上觀看美麗的風景,這幾年的遼營市在市容市貌上下了很大的功夫,馬路的兩旁都種植了各種植物,無論是高大一些的樹木還是低矮一些的灌木或者草坪、花壇之類,將公路兩側打扮的分外妖嬈,從車窗裏透過樹的間隙可以看到大遼河,大遼河彎彎曲曲的向前延伸,他們的車也向前飛馳,很快就來到了入海口,這有一個奇怪的景象,海河之間有一道天然的分界線,是一條淺綠色的水道,足足有十幾米寬。

汽車繼續向前飛馳,不大的功夫便來到海岸大堤,楊佳慧將車停好,幾個人便走了下來,張蓉的車也緊隨着停在了一旁,他們來到大堤前遙望無盡的大海,只見前面就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海與天連在一起分不出哪裏是天、哪裏是海,一羣羣的海鳥在遠處飛舞着,輪船在遠處遊弋,今天是個大晴天,陽光很客氣的照耀着大地,但是並不算毒辣。

“好大的風。”老曹說。

張蓉說:“市裏幾乎沒有風,到了海邊風就大了起來。”

“這叫無風三尺浪!”王俊來說。

楊佳慧興致很濃,她拉着張軍說:“咱們抓點小螃蟹唄。”

老曹說:“那要晚上用燈照才行,現在很難抓的。”

“反正也是落潮,抓着玩唄!”楊佳慧說。

王俊來說:“現在是落潮,在背陰的地方還是有蟹子的,只是不太好抓,需要拿小棍引。”

楊佳慧說:“開抓。” 海灘上的人真的不少,每個人手裏都拿着小棍、小桶這類的物件,原來都是在抓蟹子,他們六個人分成了三組,也拿着塑料袋、小細棍赤着腳挽着褲腿走了下去,他們相約看誰抓的蟹子多,抓的少的恐怕要被灌酒了,呵呵。

楊佳慧和張軍自然在一個小組,他們兩個人走出很遠的地方纔站住,張軍手裏拿着一根小棍,蹲下身子在泥灘上尋找小洞,突然在一塊岩石後他發現一個,就順着小洞慢慢的將細棍伸了進去,他慢慢的感覺裏面是否有蟹子的存在,楊佳慧也光着腳蹲下身子,兩隻大眼睛順着洞口往裏面瞧,直徑不到一寸的小洞卻比較深,裏面黑乎乎的只能靠感覺是否有蟹子的存在。

張軍的動作很慢,因爲動作太快蟹子會因爲害怕而不動彈或者繼續向裏面跑,他輕輕的將小細棍伸了進去,一點一點的試着向前,突然,他感覺前面有一個硬硬的東西,心想:一定是個蟹子。他衝着楊佳慧笑了笑小聲的說:“裏面有一隻,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咬鉤。”

楊佳慧沒敢吱聲,就連喘氣也要慢慢的悄無聲息的進行,只是兩隻大眼睛緊緊的盯着洞口,張軍試了一會兒,裏面的蟹子還是一動不動的,楊佳慧有些着急就小聲的問:“真的有嗎?”

張軍點點頭,然後將手中的細棍輕輕的拔出一點,在輕輕的伸進去,就這樣來回幾次,果然,那蟹子終於忍耐不住向細棍咬去,張軍立刻感覺到棍子一沉,他心中頓時高興了起來,心想:蟹子終於咬鉤了,哈哈。說時遲那時快,張軍將小棍快速的從洞中拔出,果然帶出一隻蟹子,這蟹子不算太大可是也不算小,只見它被帶出來到時候,一隻大鉗子還牢牢的咬住細棍不放。

楊佳慧頓時樂的手舞足蹈起來,她把塑料袋張開將蟹子放進去,可是蟹子的一隻大鉗子還是牢牢的咬住細棍不放,楊佳慧有些着急就問:“哎,你看看它還不鬆口,怎麼辦?”

張軍笑着說:“這好辦,你將手指伸過去就好了。”

“煩人,可恨,欠揍!”楊佳慧說。

張軍說:“你看我的。”他將塑料袋拿了過來,然後將手中的細棍鬆開,蟹子立刻就鬆了口。

楊佳慧說:“蟹子怎麼就鬆口了?”

張軍說:“被蟹子咬住的時候最忌諱使勁拽,只要輕輕放鬆,蟹子就會覺得很安全也就鬆口了,就像股票一樣,不能動不動就割肉的。”

“別提股票,你拿袋子,我抓!”楊佳慧說。因爲她看見抓蟹子這麼的好玩,立刻玩心大增。

張軍告訴她一定要找背陰的地方,只有那裏的蟹子才願意動彈容易上鉤,陽光下的蟹子會鑽的很深不容易上鉤。

張軍跟着楊佳慧在海灘上繼續尋找蟹子洞,他們來到一處,發現有一個比較大的洞口,楊佳慧指了指說:“哎,你看看,這裏要是有蟹子,一定是個大個的。”

張軍趴在洞口向裏看看、有非常認真的聽了聽說:“如果有也一定是個大母子,帶黃的!”

“討厭!”楊佳慧說着,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楊佳慧按照張軍的方法試着將細棍向洞裏伸,她耐着性子一點一點的將細棍伸了進去,可是整個棍子都伸了進去還是不到底,便有些灰心,她生氣的問:“哎,你說,這個洞爲什麼這麼深,難道沒有蟹子嗎?”

張軍搖搖頭說:“這個還真說不好,也許是被人挖過了也許是很深,總之還是換個地方吧。”

楊佳慧沒有辦法,只好放棄這個洞,他們擡起頭四處尋找下一個目標,突然看見遠處的老曹和張蓉在很遠的拐角處一切抓着蟹子,張蓉看見他倆在往這邊看,就拎起手中的塑料袋晃了晃,意思是說:已經大有收穫了。

楊佳慧看看自己才抓到一個蟹子不免有些着急,她對着張軍說:“咱們也得快一些,要不就落後了。”

張軍一邊尋找目標一邊說:“還真就急不得,這個是慢功夫活。”

張軍突然眼前一亮拉起楊佳慧就走,他們來到一個地方,這個堆着一些小的岩石,張軍示意將這些石塊清理一下,看看下面是不是有蟹子。兩個人輕輕的搬運石塊,沒有太大的功夫就將石子搬運乾淨。呵呵,裏面真的有不少的蟹子,楊佳慧立刻高興了起來,她讓張軍將塑料袋張開,自己則是抓了起來。

張軍說:“抓兩頭,千萬別被鉗住!”

“知道!”楊佳慧說着抓了起來,只是片刻的功夫便抓住了6.7個蟹子,放到袋子裏看,一隻只蟹子吐着白沫在裏面亂爬,非常的好看。

看看地面上的剩餘蟹子都迅速的鑽進了洞裏,張軍說:“這裏真不少,就是得慢慢的勾引。”他說着想從楊佳慧的手中要過小細棍。

楊佳慧說:“我還沒抓到呢?我來。”

她蹲下身子,將小細棍輕輕的沿着一個洞的洞口伸了進去,她慢慢的毫無聲音的將細棍伸到了裏面,張軍蹲在一邊靜靜的看着她,沒多大的功夫,只見楊佳慧的小嘴微微的上翹,張軍明白:這是已經有了蟹子。可是楊佳慧手中的細棍來回的伸縮幾次,那蟹子就是不咬,她有些急,便悄聲的問:“它怎麼不咬?”

張軍笑笑說:“可能是剛纔嚇到了,因爲蟹子膽子非常的小。”

“那咋辦?”

“多點耐心,散戶就上鉤了。”張軍說。

“還 說股票,真煩人!”楊佳慧一面說,一面將細棍拔了出來,她蹲在原地耐心的等待,大約幾分鐘以後,她纔將小細棍慢慢的伸了進去,然後輕輕的來回抽動,果然,那蟹子以爲是什麼活物,便一口咬住,楊佳慧的臉上頓時堆滿了笑容,她將手中的細棍向外一拽,一隻不小的蟹子被帶了出來,張軍見狀立刻上去用手抓住,將它放入了袋中。

就這樣,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他們就抓到了20多個蟹子,張軍拎着塑料袋看了看個個翻騰的蟹子心裏也非常的高興,他站在泥灘上向四周張望,半天,纔看見那兩組在很遠的地方,他說:“佳慧,我看也差不多了,咱們去看看他們?”

“不嘛,我還想玩會!”楊佳慧嬌滴滴的說。

就在這時,大堤上有人敲着警鐘,海邊的人都知道,每當警鐘被敲起的時候一定是海面有了什麼變化,倆人立刻向海的深處望去,只見剛纔還較爲平靜的海面已經起了波濤,張軍拉着楊佳慧向堤岸上就走,邊走邊說:“要起潮了,咱們也差不多了。”

他們回到堤岸,在一個淨水池中洗乾淨腳,然後穿上鞋才轉身來到海防大堤上,他們看見大堤上的人們紛紛的上岸,海灘已經人跡罕至,此時的海面波濤更加的大了,浪也隨着翻滾着涌了過來,一層一層的波浪、一層壓着一層的波浪不斷的向堤岸涌,波浪帶來陣陣的涼風讓人感覺清爽宜人,他們緊緊的靠在一起,迎着海風眺望着大海,任憑海風輕輕的吹拂。

張軍指着遠處說:“佳慧,你看海燕多漂亮。”

楊佳慧順着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遠去的海燕“喳喳”的叫着,在海天間來回的穿行,時而鑽上高空、時而在浪花中鑽行,全然不懼海浪的拍擊。楊佳慧看了一會才說:“高爾基的《海燕》所描寫的一點都不假,可惜我是不會背了。”

“我會一些,用不用背給你聽聽。”張軍說。

“好吧!”楊佳慧說完,緊緊的靠着他仰起小臉。

“在蒼茫的大海上,狂風捲集着烏雲。在烏雲和大海之間,海燕象黑色的閃電,在高傲地飛翔。一會兒翅膀碰着波浪,一會兒箭一般地直衝向烏雲,它叫喊着,——就在這鳥兒勇敢的叫喊聲裏,烏雲聽出了歡樂… …這是勇敢的海燕,在怒吼的大海上,在閃電中間,高傲地飛翔;這是勝利的預言家在叫喊: ——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張軍頗具感情的背誦着詩篇。

楊佳慧也興奮的喊道:“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

話音剛落,一條海浪從遠處涌來撞擊到堤岸上立刻掀起大片的浪花,兩個人被海水噴了半身,只好笑着往後退,而此時,他們才注意,堤岸上的其他人也是一樣往後逃跑。

風浪過後,他們才重新回到堤岸上,張軍問:“佳慧,現在還讓風暴來的更猛烈些嗎?”

“還是沒有風浪好。”楊佳慧笑着說。

“那幾個人呢?”張軍問。

楊佳慧也轉頭向四周望,看了半晌沒有發現,就說:“一定是在遠處看風浪呢!”

“嗯!”

過了好半天那四個人才走了過來,他們互相看了看都會心的笑了,原來他們抓到的蟹子都查不許多,張蓉說:“我一會洗洗,我在車上還帶了一個小鐵鍋,一會就蒸。”

“好呀!” 話說:世間美味是何物?只有烤肉滿口香

離大堤的不遠處,**設置了一處燒烤點,坐在這裏烤肉既能吃到美食也可以盡觀大海,他們從車的後備箱裏拎着必備之物向燒烤點走去,離的老遠就看見有一塊巨大的牌匾立在一塊巨大的岩石上,上面雕刻着三個巨大的字—-望海臺。

人生贏家進化論 這裏已經有了一些人在燒烤,他們找了一個位置坐成一圈,張蓉將烤肉爐放在石桌上,大火齊心將爐子點燃放進木炭,

炭火紅紅的散發着熱氣,濃煙也噴涌而出,他們圍坐在上風頭,開始了烤肉。所有人都說烤肉對身體不好,但是,每逢夏季的傍晚在遼營市的大街小巷都飄蕩着烤牛肉的香味,或三五成羣或親朋團聚在一起,一個烤肉爐幾斤牛肉外加N多啤酒真是幸福至極!

張軍幫着楊佳慧從車上捧出兩箱青島乾啤放在一個閒置的石凳上,有了啤酒和牛肉,人們便開始烤起牛肉,牛肉在爐箅子上發出“吱吱”的聲音,香味也隨着散發出來,將牛肉用筷子夾到自己的小碟中,放進一些調味醬,非常的美味。

每個人都是人手一瓶啤酒,自己喝自己的,由於天熱的緣故,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幾個男人便喝光了自己手中的啤酒,張蓉的酒量其實很大,只是開車的原因不敢多喝,她只是象徵性的喝了一點,方霞看到說:“張姐,你不對呀,你的酒量怎麼就喝那麼慢?”

張蓉笑着說:“不是不喝,是因爲開車不敢喝。”

方霞說:“這裏有代駕的,可以放心大膽的喝。”

“是嗎?”

張蓉說完,向四下裏張望,她看了半天沒看到有代駕的廣告牌,便問:“真的有代駕?”

王俊來插話說:“真有,我剛纔就看見了,就在假山的後面。”

楊佳慧站起說:“我去看看,順便買瓶飲料。”

Prev Post
以軒轅子仙的速度,二人居然飛行了整整一天,才算看到了第一座海島!好像一個小型的城市,這座島上有四通八達的道路,有功能各異的建築,還有熙熙攘攘的人流。
Next Post
「可惜了你的劍法。」武劍仇笑道:「如果你死了,我就再也見不到如此精妙的劍法了,你說可惜不可惜?」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