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在皓月殿的冥魂樹下,珈藍看著那一輪紫月,眉宇之間是說不出的憂愁。

她來魔界已經好多天了,炎力量吸收還沒有完嗎?

「珈藍姑娘,飯菜已經準備好了。」一名侍女走到珈藍的身邊,恭敬的說道。

這些日子,珈藍姑娘在皓月殿里來去自如,而且從來沒有稱呼王位陛下,由此可見,珈藍姑娘很有可能就是他們以後的魔后……

「好,我知道了。」珈藍淡淡的說道。

轉身就準備跟著侍女進去,卻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動。

珈藍驟然回頭,不會錯的,很強大的力量。

「王在什麼地方?」珈藍沒有看著侍女,冷聲問道。

那侍女不知道珈藍為何冷漠了起來,還以為是她自己得罪了珈藍姑娘,害怕的說道,「我不……不知道。」

她只是侍女,怎麼可能知道王在什麼地方!


珈藍不在多問,頭也不回的往皓月殿外面而去。

就在她出皓月殿的時候,又是一股強大的力量傳來,這次的波動比上次要強的多,所以珈藍也更加清楚的感覺到了力量波動的方向。

剛出皓月殿,珈藍就被人用劍攔了下來。

「你不能出去。」十月拿著劍對著珈藍,面無表情的說道。

珈藍見此,微微蹙眉,問道,「十月,是星辰讓你攔著我?」

十月沒有說話,沉默了一會才說道,「陛下有令,不惜一切也絕對不能讓你離開皓月殿,所以不要為難我,進去。」

該死的,這幾天她沒有出皓月殿,根本不知道星辰是在什麼時候下了這樣的命令。

「十月,我不相信你沒有感覺到這力量的波動,你衷心星辰,難道你要看著他出事嗎?他們的對手很有可能是無心。」

十月面色上閃過一絲痛苦,她怎麼會不知道,她也想和王一起去戰鬥,可是王卻下令要她保護珈藍。

看著十月動容,珈藍繼續說道,「十月,你如果真的擔心星辰,就讓我走。」

十月聞言,最終還是收起了劍,冷漠的說道,「就算是不保護你,我也不能離開皓月殿,王去了地獄,你如果要去,必須要快。」

珈藍聞言,看著十月說道,「謝謝。」

話落,就使用御光術離開了原地。

她去過地獄,所以想要找到那裡的路並不難。

只是當到了地獄的時候,珈藍看著滿地的屍體,還有被破壞的東西,眼瞳猛的一縮。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力量的波動再次傳來。

來不及多想,珈藍快速進入地獄。

然而,力量的波動卻是從下面傳來的。

第一層,第二層,第三層……珈藍都沒有找到他們。

直到找到第十層的時候,珈藍才看到打鬥的四人。

平時高傲清冷的阿修羅此刻受了不輕的傷,一襲白袍被很多地方都被鮮血染紅。 也許是死了太多的魔和人,氣息太過混雜,也許是四人打鬥投入,一瞬間,都沒有人發現珈藍來了這裡。

阿修羅的身邊是水無殤,不知道為何,水無殤的傷似乎要比阿修羅輕許多,另外一邊的則是星辰,三人都是不同程度的受傷,而無心卻是完好無損。

珈藍有些驚訝,這就是無心的力量嗎?

阿修羅,大哥,星辰聯手都攔不住他,甚至連傷他都沒有傷到。

就在珈藍驚訝的情況下,無心手臂微抬,強大的黑色靈力凝聚於手中,而他的目標不是阿修羅和星辰,而是水無殤。

珈藍見此,面色大驚,大哥要是挨了這一擊,必死無疑……

只有在力量打到大哥之前攔下。

看著那黑色強大的靈力,珈藍快速朝著水無殤而去。

攔不下,根本就攔不下這個攻擊。

無心素手一揮,當力量打出去過後,卻看到一個身影一晃而過。

當他看清楚的時候,珈藍卻站在了水無殤的面前。

「珈藍,讓開。」水無殤看著眼前的人,不由得面色大驚。

珈藍沒有理會水無殤,快速拿出數十張符咒,將符咒使用了出去。

然而,那麼多的符咒,卻只將那黑色靈力攔了一下。

看著力量停頓了一下,珈藍轉身,就將水無殤推到了阿修羅的身邊,而她自己則來不及躲避,生生承受了所有的力量。


這一次,那麼抗疼的珈藍都痛苦的喊出了聲,幾乎是力量打到珈藍的瞬間,珈藍的口中就吐出了一口鮮血。

無心雙手緊握,一雙猩紅的眼眸緊緊的看著珈藍。

他警告過她,讓她不要擦手他的事情,她居然真的敢管……

力量完全消散,珈藍的身體朝著下面墮落。

星辰見此,雙目一緊,快速向下,接住了珈藍。

當接住珈藍時,星辰整個人都痛苦了起來。

為什麼要來,為什麼要來……

珈藍雙目緊閉,口中還有鮮血流出,整個身上的皮膚裡面都溢出了血絲,看的出來,這是身體內部被嚴重摧毀的後果。

沒有再去管無心,星辰抱著珈藍停在了一旁。

水無殤和阿修羅也快速趕了過去!

將珈藍抱在懷裡,星辰顫抖著將手放到了珈藍的鼻子前面,想要試一試她有沒有鼻息。

也許是太過害怕,害怕珈藍真的就這麼死去,星辰的手,半天都沒敢放到哪裡去。

阿修羅見此,伸手兩根手指放在了珈藍的鼻子前面,隨後再珈藍的脖子旁邊摸了摸,最後才低聲說道,「已經沒有氣息了。」

此話一出,星辰和水無殤齊齊看著他,說道,「你說什麼?」

沒有氣息了,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不會的,不會的。」星辰緊緊的抱著珈藍,忘了還有一個敵人的存在,忘了他們現在的處境,忘了地獄裡面還有他們必須關押的東西,忘了周圍的一切,彷彿整個世界都沒有了顏色,沒有了活著的意義。

「珈藍不會死的,不會死的,你們不是都說她是珈葉的轉世嗎?怎麼會這麼輕易就死了。」水無殤失控的說道,周身的魔氣急速暴漲。

—-

今天更新一萬一了,求推薦票票和月票,大家動動手指,給墨羽留言吧,留言過三百加更一章,推薦票過一百加更一章,月票過十章加更一章,可以疊加,也就是說可以加更三章,大家努力,大愛你們~~ 阿修羅見此,按住水無殤的肩膀,說道,「無殤,清醒一點,無殤,你不能入魔。」

而水無殤卻像是沒有聽到一樣,一雙眼眸充斥的猩紅,周圍的魔氣越來越多。

阿修羅抓住水無殤的肩膀,繼續說道,「無殤,你清醒一點,珈藍不會想你入魔的,無殤,我們要給珈藍報仇,你怎麼能入魔,你會丟了心智的。」

珈藍,珈藍,腦海裡面旋轉著這個名字,星辰一句話沒說,只是緊緊的抱著珈藍。

「珈藍。」水無殤大喊一聲,周身的魔氣停止了暴漲,一雙紅眸緊緊的看著星辰懷裡的女子。

當初在血城的時候,珈藍被他們傷成那樣都沒有屈服,她都活下來了,為什麼,為什麼?

「她死了嗎?」無心不確定的問了一句。

不知道為何,似乎有點難受。

第一次見面,她問他,我們是不是見過,第二次見面,她說,我對你有種很熟悉的感覺。

他讓烈火監視她,也是為了保護她,他沒有想過要殺了她。

「是,她死了。」無殤站起身子,手中驟然出現了一把紫色的長劍,劍尖指著無心,憤怒的說道,「我殺了你。」


話落,拿著劍就朝著無心攻擊而去。

紫劍破空,帶著強大的靈力朝著無心而去。

看著朝著他攻擊來的水無殤,無心並沒有還手,而是避開水無殤,到了星辰的面前。

看著星辰懷裡一動不動的珈藍,無心抬手,就想要去碰觸她。

星辰見此,冷漠的看著無心,說道,「你已經殺了她,你還要做什麼?」

無心聞言,並沒有說話,而是就那麼看著珈藍,等了良久才說道,「我沒想殺她。」

「是。」星辰聲音有些哽咽的說道,「你沒想殺她,但是你要殺的是她的哥哥,你這和殺她有什麼區別?」

強烈的打鬥,因為珈藍的死,停了下來。

抱起珈藍,星辰就打算離開這裡。

然而,就在他剛剛站起身子的時候,整個地獄都晃動了起來,地獄的下面,一股強大的力量向上而來。

「這是怎麼回事?」水無殤看著下面蔓延上來的黑色問道。

「不好。」阿修羅大喊一聲,說道,「下面的壓制破了。」

壓制一破,那些東西會跑上來的,還有珈葉的父親。

無心不為所動,似乎一點都不害怕。

就在此時,強大的吸力朝著幾人而來,讓幾人站不住腳步。

就連無心的身體都微微晃動了起來。

「阿修羅,這是什麼力量?」星辰緊緊的抱著懷裡的珈藍問道。

「不知道。」阿修羅搖頭,說道,「這力量我從來都不知道。」

地獄裡面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力量,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就在此時,一股力量襲來,星辰閃身一躲,才躲過了那力量,而也就是一個閃身,手臂一松,懷裡的珈藍就被那神秘的力量吸走了。

「珈藍。」星辰見此,就飛身朝著下面的珈藍追去。

「阿修羅,你不能下去,我和王下去,魔界不能沒人管理。」話落,水無殤也跟著追了下去。 「無殤。」阿修羅看著漆黑的下面,心底有些焦急。

該死的,為何他掌管地獄這麼久都不知道有這麼一股神秘力量?

無心的雙眸半眯,隨即快速朝著黑暗的下面而去。

看著無心跳下去,阿修羅的嘴角微微一抽,這算什麼?


Prev Post
扭身進廚房去了。
Next Post
徐二姑娘卻是知道魏玄就是曾經的邵祁,而且跟徐明菲的關係好像也是不錯的樣子,這會兒就不由自主地將視線落到了正端起一杯香茗品嘗的徐明菲身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