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彷彿都被撕開,星辰彷彿都被洞穿。

「你不要小看我!」陳知咬牙切齒,眼中怒火灼灼燃燒,在他看來,秦逸只是一個小人物,一個一根手指就能碾死的小螞蟻。

但是這隻小螞蟻,此刻卻擁有能啃死他這頭大象的能力!

這種反差,讓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恥辱。

「給我滾開!綻放寒芒!」陳知一揮銀筆,瞬間在半空寫下數以萬計的符咒,匯聚成一條大河,轟轟作響,滾滾蕩蕩,星辰密布,如同銀河,阻隔在他和秦逸之間。

「你不是覺得風雲樓很了不起,還要清場嘛!我現在就把你所謂的驕傲,踏在腳下!給我破!再造河山!」

帝恨戟中爆射的血光,密布交織,形成一個巨大領域。

在這片領域中,秦逸是王,是神,是無敵的締造者!

噼里啪啦!

陳知描繪的銀河,被卷進領悟,頓時發出驚天爆炸,寸寸崩潰,銀光如雨點般炸開、落下。

帝恨戟再猛然一刺,穿越空間、虛無、時間種種桎梏,如雷霆、閃電、神罰,狠狠轟在陳知手握的筆尖上。

砰!

銀筆炸得粉碎,碎片化作無數銀色流光,爆射而出,將陳知的手掌,打成一塊爛肉、破布。

帝恨戟再用力一攪,勁道蓬勃大氣,飽含移星換斗、扭轉乾坤的力量,巨龍張口一般,將陳知整條右臂吞入。

咔嚓咔嚓!

陳知雙眼瞪大,嘴巴張開,眼睜睜看著右手臂鮮血肆流,從內而外,血肉骨骼,像是噴洒一般,全部炸開!

無數的血肉碎片,流淌出暗金顏色,灑滿方圓數里!

一個炎師境界修道者的血肉,蘊含巨大能量,拋灑四周,還在不斷蠕動。

「啊!我的手臂!該死!我不甘心!你明明才炎士境界,怎麼可能這麼強!你到底修鍊的什麼神通!」陳知臉色慘白,連連後退。

「你們風雲樓,都會因為你之前的舉動,付出代價的!」秦逸伸手一抓,陳知四周空氣,頓時濃如水銀,一整個虛空,都被他捏在掌心,充滿了毀天滅地的力量。

眼看秦逸指天踏地,傳遞出至高無上的神威,陳知連連後退,猛地一口咬在衣襟上。

剎那功夫,他體內像是產生熊熊爆炸,體格變大,骨骼啪啪作響,皮膚下像是堆滿了鮮血,變得赤紅。

「暴血狂神丹!」秦逸目光一凝。

「秦逸,今天不把你們所有人,剁成肉泥吃下,難消我心頭之恨!法外分身,神魔法相!」陳知破釜沉舟一擊,咆哮連連,將全身力量,都激發出來。

他每一寸皮膚下,都涌動著滾滾岩漿般的力量。

隨意一動,整個空間就被撕裂,猛烈地跳躍著。 一束金光,飽含兇殘、暴戾的情緒,拔地而起,撥開雲霧,巨大金人,怒視秦逸,一雙金眸,彷彿火焰在其中燃燒,要把秦逸燒成灰燼!

「毀我法寶,我就要用你的脊椎骨,煉製成新的法寶,讓你就算是死了,都不能安生!」陳知目眥盡裂,滿眼怨毒。

他的實力,本就達到了炎師境界第七層,此刻服下暴血狂神丹,力量更是如雨後春筍,爆發火山,節節提升,幾乎要將他全身皮肉,都撐裂開來。

金人仰頭怒吼,聲波擊穿雲層,給人一種天崩地裂的味道。

秦逸仰頭望著金人,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這個金人雖強,但是比起他的殺戮金身,差了何止數個層次。

「法外分身,驚天徹地!」陳知怒吼連連,真氣洶湧澎湃,催動金人,手持一柄巨劍,開天闢地,朝著秦逸,狠狠斬下。

光芒萬丈、烈日驕陽,幾乎把人每一個毛孔中的細胞,都燒成灰燼!

金光如巨浪一般翻湧,攪動四周虛空,王禹翔等人,懸停空中,像是身處暴風雨中一般,身體左右搖晃,眨眼之間,就要被金光吞沒,燒得灰都不剩。

所有人的心臟,都提到了嗓子眼!

肺腔內的空氣,都被一絲一絲,壓榨了出去。

秦逸身處金光中,目光沉穩,彷彿穿越千丈距離,猶如實質,停在了陳知身上。

陳知頓時有種針芒在背,毛骨悚然的感覺。

「不要故弄玄虛了!死吧!」陳知的恐懼,化作驚天怒意。

「強力光環!」

「虛弱光環!」

「遲鈍光環!」

金光當頭落下,秦逸猛然出手。

一個強大的光環,套在自己身上,包括身後王禹翔、洛珞等人,都感受到了福澤和加持,體內力量,大幅增長。

負面光環,籠罩陳知。

疾病、虛弱、孱弱、無力等等感覺,讓陳知瞬間感覺到,自己就像是漏氣的皮球,迅速萎靡下去。

「這是怎麼回事……這是什麼邪術!」陳知倉皇無比。

他雖然服下了暴血狂神丹,但是體內的真氣,此刻居然連平常的時候,都遠遠不如,被大幅削弱!

數十丈高的法外分身,全身金光,也沒有那麼熾烈,顯得有些萎靡。

秦逸高高躍起,如雷、如電,一拳轟出。

砰!

小山一般的法外分身,猛然一顫,四周空間,都被震裂,條條波動,朝著四周震蕩。

法外分身連連後退,龐大的身體,在陳知目瞪口呆的表情中,搖搖欲墜。

「風雨!」

秦逸一聲長嘯,四周風雷炸起,無數殺戮元素,瘋狂涌動,處處都是神鬼難測的玄奧意志。

噼里啪啦!

數不盡的火星,在法外分身上大片炸開,恍若仲夏最燦爛的煙火。

無數凹坑、裂紋,在法外分身如同黃金鑄造的表面上,不斷擴散。

「我的法外分身……」陳知瞪大雙眼,嘴角不斷抽動。

如果是一個遠超自己的強者,將自己的法外分身,瞬間打散,他一點都不會驚訝。

但是現在,剎那之間,將自己法外分身打得如同脆裂瓷器的,竟然是一個本命金丹都沒凝聚出來的傢伙!

一個來自御風大陸這個低等位面的螻蟻!

巨大的反差,讓陳知不知道現在應該是憤怒,還是恐懼。

「陳知,你看清楚,你所謂的法外分身,是多麼不堪一擊!」秦逸一聲怒喝,高高躍至金人額前。

金人高大威猛,體型是秦逸的百倍,但是氣勢上,秦逸背後,地火水風,平地雷涌,如洪荒巨獸,勇猛、精悍,金人根本沒法和他相提並論。

「給我破!」秦逸猛地一拳轟出。

金人連連咆哮,伸手朝秦逸抓去。

秦逸拳頭上,彷彿帶著天地間至高法則,水火相濟,無數元素,融會貫通。

金人的手掌,一觸即潰,像是豆腐一樣,被秦逸一拳擊穿。

數不盡的碎片,當空炸開。

陳知望見這一幕,臉色慘白如紙。

秦逸的真氣,層層推進,大團真氣,瘋狂炸開,狂潮震蕩。

金人的手掌,當空炸碎,力量層層不斷,綿綿不絕,將它的手腕順勢絞碎,力量繼續下沖,將金人的手臂,從內而外,徹底撐開、炸開。

金光如雨,當空灑落。

「實在是太差了!」秦逸的拳頭,狠狠擊中金人的額頭。

砰!

轟!

金人的碩大的頭顱,剎那間四分五裂,無數的金光,洪流一般,從裂縫中,洶湧肆溢。

無數金光綻放,普照,秦逸傲立光芒之中,雄厚如山,恍若天神降臨,龍蛇起陸,破滅亘古,龍蛇起陸。

秦逸遙遙望見陳知眼中的複雜情緒,猛然一腳踏下,雷霆萬鈞,彷彿九霄天神降世。

秦逸不僅要在實力上,擊敗陳知,更要在心理上,將陳知所謂的驕傲、自尊,徹底踐踏!

砰砰砰砰!

秦逸猛然一腳,跺在金人無頭的腔子上。

金色法外分身,從胸口到小腿,出現數不盡的裂紋,如同即將崩潰的堤壩。

金色光芒,彷彿鮮血,從裂縫中大片湧出,散逸在四周空氣里。

「陳知,你還有什麼話說!」

秦逸伸手一抓,頓時就有掌握八荒六合,無限虛空的澎湃味道。

法外分身受到來自四面八法的壓力,徹底崩潰,當空爆炸,金光如同擎天立柱,直衝雲霄,將萬萬丈的雲層,全部擊穿,狠狠打在冰霜平原的晶壁上,數不盡的冰雪碎屑,從半空拋灑而下,陣陣轟鳴,碎響,足以將人耳朵震聾。

陳知望著秦逸,從內心感到陣陣絕望,此刻他半個身子被鮮血覆蓋,神色獃滯,嘴唇毫無血色,如同喪家之犬。

「我、我可是風雲樓十二殿弟子,你等著!」回過神來,陳知發出凄厲咆哮,聲音變調,轉身運轉本命金丹,就要遁走。

「想走?」秦逸哈哈大笑,一個縱身,跨越萬古,直接到了陳知背後。

遙遙數千丈距離,只需一個眨眼,陳知感覺到背後凌冽殺意,心膽俱裂。

這個速度,就算是讓他再提升十倍,都不可能達到這個程度。

秦逸一把扯住陳知頭皮,將他的腦袋,狠狠按在地上。

轟!

地面頓時炸開,隨著陳知繼續前沖,他的臉在地上,犁出一條深深溝壑。

「我好恨啊!手下被殺,法寶被毀,金身不堪一擊,我什麼時候遭受過這樣的屈辱!」陳知內心狠毒、怨憤、絕望,讓他全身,都被濃濃戾氣包裹。

秦逸冷冷一笑,用力一扯,腳踏陳知後背,將他的腦袋,拎了起來。

黑漆漆的炮口,帶著毀滅靈魂的力量,幾乎將陳知的腦袋吞沒。

可怕的血腥味道,瘋狂刺激著陳知接近崩潰的神經。

Prev Post
沒辦法啊,習慣了。
Next Post
慕寒雪眼角餘光看到迎面走來的男子,眼中閃過一抹異色,將肩上的青色小鳥不動聲色地收回了星夢空間,兩手抱住龍溟精瘦的腰,將小臉埋深一點,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窩了進去。龍溟意外地挑了挑眉,看了眼向他們走來的男子,倏地眯起了眼……龍騎士!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