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南一手摟着妮妮,另一隻手摟着懷裏的蘇玲瓏,她的睡衣褪下了不少。此刻正有些春光乍泄。

楚天南眨了眨眼睛,卻沒坐起來。

過了一會兒……

蘇玲瓏緩緩睜開眼睛,眸子裏閃爍着璀璨的光芒,似乎昨夜的繁星鑽入了她的眉宇,下一秒,她的鵝蛋俏臉頓時通紅了起來,半坐着捂着肩膀道:“你做什麼啊?”

楚天南帶着幾分睏意醒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疑惑的問道:“怎麼了老婆?”

蘇玲瓏望着牀上的位置,楚天南依舊躺在原來的位置,自己則是從牀那邊滾過來躺到了他的懷裏,不由臉色一片羞紅。

她擡頭看了一眼房間掛着的鐘表道:“都幾點了,快起來吃早飯了。”

楚天南點了點頭,哦了一聲。

蘇玲瓏連忙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長髮,披着睡衣走了出去。

楚天南卻拍了拍胸口道:“還好沒起來。”

客廳。

蘇玲瓏伸了個懶腰,昨天的睡眠質量還不錯。

她現在倒是挺精神的,看向茶几,卻發現沒有自己想象中的早飯,寧麗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板着一張臉。

茶几上是已經吃完了的碗筷。

寧麗明顯只做了自己一個人的。

“媽,早飯呢?”

麗頭都不擡,冷笑道:“吃完了。”

蘇玲瓏嘆了口氣,家裏之前是有保姆的,只不過跟寧麗吵了一架後就辭職走了。

要繼續招人的時候被寧麗阻止了。

從那天開始寧麗就負責他們的早飯。

今天這種情況……

寧麗頗爲怨氣道:“一天天就知道吃,你們怎麼自己不做早飯?”

蘇玲瓏輕嘆道:“我們哪有這個時間,你現在一個人在家裏,什麼都不要你管。每個月我和伊兒都給你生活費,做個早飯很難嗎?”

寧麗冷哼道:“我不管,從今天開始,早飯沒了。想吃早飯你和蘇伊兒就給我發工資,不多。一個月兩萬就夠了。”

“什麼?”蘇玲瓏幾分氣憤的問道。

“怎麼了?你和伊兒的工資,一人拿出一萬塊錢很難嗎?”

“沒錢你就找你丈夫要!”寧麗氣呼呼道。

蘇玲瓏眼神閃過一抹失望,她也懶得爭執:“請保姆吧。不用做早飯了,你在家裏歇着好了。”

“不行!”寧麗氣憤的喊道,“請什麼保姆啊?我還沒死呢!我不允許外人進入我們蘇家,我辛辛苦苦的把你們姐妹倆拉扯長大,現在還要每天幫你們做飯,一個月收你們兩萬塊錢怎麼了?”

蘇玲瓏額頭一抹黑線。

先不說只是做個早飯,一個月兩萬塊錢。

就說拉扯長大這一件事情。

寧麗不說這個還好,一說這個,蘇玲瓏滿肚子的火氣。

她皺緊了眉頭,坐了下來,終究是想忍下這口氣,不再發作,這畢竟是家裏,她不想和母親吵架。

只不過,寧麗卻沒有息事寧人的打算:“你裝什麼啞巴?平時就很能說,現在我問你要點錢,你就裝啞巴!”

“我在這個家難道一點地位都沒有嗎?”

“夠了!”蘇伊兒不知何時從房間裏走了出來,揮手怒斥道。

“媽,你太過分了!”蘇伊兒雙目噴火般吼道。

“拉扯長大?小時候那會,我和姐姐兩個人天天都是蘇家保姆帶着。爸爸讓你回來接我們兩放學,你居然因爲打麻將來都不來!害的我和姐姐在學校門口等了你三個小時!天都黑了,要不是那個保姆專門來學校找了一趟,我和姐姐現在怕是都被人賣到山區去了!”

“就這,你事後還把保姆辭退了,那一週爸爸出差,你扔下我們跑到海南旅遊,你記得嗎?”

“你記不記得當時姐姐玲瓏集團上市成績慘淡的時候,你說什麼?”

“你說女兒家的瞎折騰什麼,現在好了,什麼都沒有了!也是你,讓姐姐把她的玲瓏集團送給蘇家的。”

“每個月你拿着蘇家給你的那幾萬塊錢,心不痛嗎?那都是姐姐的玲瓏集團,在外面賺了幾倍,幾十倍,纔能有的你知道嗎?”

蘇伊兒越說越激動,情緒越說越高昂。

寧麗沉默了一會兒,她咬牙道:“我終究是你媽。”

蘇伊兒冷笑:“是,你終究是我媽。就因爲這個,你就能不停地壓迫我和姐姐了?你就能無限制的當個吸血鬼了?”

蘇玲瓏拉住了她的手,輕聲道:“算了,別說了。” “姐姐,你不要攔着我。”蘇伊兒氣憤的甩開了自己姐姐的手。

“這些都是慣得,以後我們不會再給你錢了。”她說完這句話,轉身離開。

蘇玲瓏嘆了口氣,沒說什麼,也打算回房間。

寧麗一聽這句話,立馬慌了,她起身解釋道:“別啊,剛剛是媽錯了,我是被你爹氣到了,一時想不過去,就沒給你們做飯。”

“我保證每天開始頓頓有飯吃。”

蘇伊兒頭也不回。

蘇玲瓏也轉身離去。

原地一下就只剩下了寧麗一個人,她表情有些呆滯。

這就走了?

要是她們以後真不給我錢,這日子該怎麼過啊。

不過其實寧麗還是有一些存款的,只不過那些錢都留着有用,是她出去玩和朋友打麻將要花的,現在不攢點錢。

以後養老的棺材本怎麼辦。

寧麗哀嚎了起來,本來想多拿點錢。

誰知道反倒起了負面效果。

可兩人卻不會理會她,已經都前往公司上班了。

蘇玲瓏獨自一人去了玲瓏集團。

蘇伊兒和楚天南倒是都去了天南集團。

玲瓏集團。

蘇玲瓏坐在辦公室,氣場強大,雖是女子,可比起一些公司的男董事長來說,更有威懾力。她掃視着每一份文件,在公司的她,永遠都是一個女強人的身份。

公司中的總經理敲門後走了進來,是一箇中年男人,上次還幫蘇玲瓏說過話的。已經成家了的他有了幾分成熟氣概,他嚴肅道:“董事長,外面有人說要見你,說要跟咱們玲瓏集團合作。”

蘇玲瓏眉宇中幾分納悶,她玲瓏集團現在和大家族的合作交接事項已經做得差不多了。規模也已經徹底進入了一流集團。

這時候來找自己合作的?

大家族肯定已經跟天南集團去談了,小家族……

也不至於上門來。

蘇玲瓏揮了揮手。淡淡道:“先讓他進來吧。”

倒也沒有多想。

片刻,門外走進來一個戴着金絲眼鏡的男人,穿着一身西裝,顯得很是斯文風雅。

他笑了笑走了過來,遞了一張名片。笑着說道:“你好,早就聽說玲瓏集團董事長是個大美女,今天一見果然如此啊。”

“介紹一下自己,我是陳默。”

蘇玲瓏點了點頭,拿起那張名片看了一眼,帝都藥業能源公司,聽起來名頭不小,她心中謹慎了幾分,擡頭問道:“你好,來我們玲瓏集團有什麼事情嗎?”

陳默笑了笑:“我是帝都藥業能源公司的總經理,打算和你們玲瓏集團合作。”

“我們公司是帝都一流集團。”他補充道。

蘇玲瓏有些愣住。

一個帝都一流集團,怎麼會跑來跟他們玲瓏集團合作。

蘇玲瓏納悶道:“我能問一下這是爲什麼嗎?你們身爲帝都一流集團,來跟我們玲瓏集團合作?”

要是以前,蘇玲瓏會半點不猶豫的答應。

因爲從前的玲瓏集團沒有利用的價值,帝都一流家族。去算計你們區區蘇州市的小集團,沒有半點意義,只會浪費時間。

陳默臉上依舊掛着陽光的微笑道:“其實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我偶然間發現了你們玲瓏集團的產品,做的的確很不錯。”

“爲了他們,我認爲哪怕是讓我不遠萬里奔赴一趟,也很值得,所以我來了。”

蘇玲瓏一臉匪夷所思,這個理由,的確有些說不過去。

要是剛入行的新人,經驗不足的確會被感動到,心理會升起一種我們集團開發的產品就是了不起,連帝都一流集團都會被吸引過來。

可蘇玲瓏早已不是新人了。、

她只會在心裏思考公司產品的獨特性,蘇玲瓏手上握着一隻筆,隨意的在檔案袋上滑動着。

玲瓏集團的產品,只能說不錯。

跟那些頂尖公司比起來,還差了很多,更別說讓帝都一流集團感興趣。而利用,現在也不像以前了。她們跟天南集團的利益掛鉤。

只是玲瓏集團的話,沒有意義,可加上天南集團。

意義就很大了。

能掌控一個城市三分之一的市場份額。就直接能讓一個集團在這個城市有最大聲說話的資格。

這樣的話。

蘇玲瓏擡頭,笑着道:“這個事情,我需要和我們股東商量後再做決定。”

陳默臉色尷尬。

婉拒?

自己堂堂一個帝都一流集團,來蘇州這種偏遠地方,會被她婉拒?

陳默咳嗽了一聲:“其實我認爲沒什麼好商量的,這種事情。你們集團穩賺不賠,我們帝都藥業能源公司,要的只是你們玲瓏集團的產品,拿回帝都配合我們販賣。”

Prev Post
慕寒雪眼角餘光看到迎面走來的男子,眼中閃過一抹異色,將肩上的青色小鳥不動聲色地收回了星夢空間,兩手抱住龍溟精瘦的腰,將小臉埋深一點,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窩了進去。龍溟意外地挑了挑眉,看了眼向他們走來的男子,倏地眯起了眼……龍騎士!
Next Post
爲首戴墨鏡男子咳嗽了幾聲,冷然說道,“好久不見,你跟以前一樣靈敏,我果然是沒有看錯你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