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菲歐 卡爾 16級(73.3%)

No5:華夏 榮天宗 16級(72.4%)

No6:華夏 風一樣的風 16級(32.1%)

No7:菲歐 大魔王 16級(21.8%)

No8:櫻國 茉莉醬 15級(85.1%)

No9:華夏 林清音 15級(52.3%)

No10:華夏 娜兒 15級(23.9%)


雖然說等級不代表一個玩家的全部實力,但在戰魂的種種機制下,有能力獲取更多經驗的一定是強者。戰魂跟其他網遊最不一樣的地方就在於它的經驗獲取機制,做任務會有任務完成度,組隊刷怪會有表現分,能力越強獲得的經驗也就越多。

尋常網遊一些土豪組一大羣小弟到野外包場,等小弟把怪物打殘血之後出手收割,等級蹭蹭往上漲。這種方法在戰魂是行不通的,戰魂可沒有收割經驗加成一說,獲取經驗多與少全看錶現分。

這一設定得到了廣大玩家的一致好評,因爲表現分是根據玩家戰鬥表現評定的,各司其職。殺系主要看輸出,愈系主看承受傷害,控系主看團隊貢獻,愈系主看治療量。

比方說一個愈系玩家,每次出手治療的時機、治療的量、對寵物的控制都非常完美,也是可以獲得MVP的。這個機制讓整個戰魂世界的戰鬥變得積極向上了,大家都卵足了勁要成爲一個給力的隊友,爭取在戰鬥的時候獲得MVP,獲取更多的獎勵。

組隊殺怪時候的怪物掉落機制也是很完善的,開始戰鬥前,隊長可以選擇戰利品分配方式:

第一種,Roll點,就是擲骰子,誰點大歸誰。

第二種,隨機分配,全看RP,也就是人品、運氣。

第三種,平均分配,誰想要這個戰利品就拿出相應的金錢贖走,再由系統把這筆錢平均分配給每一個隊友。

如果是野外搶怪,無論是隊伍還是散人,戰利品歸表現分最高的玩家所有。如果最高分的玩家死亡,則歸第二高分的玩家所有,盜賊之所以被稱爲野外之王,就是因爲輸出高、保命強、容易得到戰利品。

雖然戰魂沒有職業系統,但根據4種潛能的不同開發,大致分爲5種定位:

近戰,近程持續輸出,戰士和盜賊。

坦克,近程承受傷害,前排和保護。

遠戰,遠程持續輸出,法師和射手。


控制,主控場,次輸出。

醫生,主補給,次狀態。 燕京時間12:00,我和幾位娘子準時退出遊戲,打情罵俏一番過後,幾位娘子就出門打壞人去了。連皮卡丘都跟着棉花糖跑了,空蕩蕩的大房子裏就剩我一個人,好吧,我算是徹底被拋棄了。

打開大廳裏的全息投影,看了一會兒動漫,看了一會兒電影,又看了一會兒小說。啊…好無聊啊,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鬼使神差之下來到了002號別墅。

“大長老,二長老,我來看你們了。”

“喲,偉兒啊,今天不用修煉嗎?嘿嘿嘿。”

“別提了,幾位娘子都加入龍組了,說是要歷練,家裏就我一個人呢現在。”

“這是好事啊,整天埋頭修煉,是不行的。世界那麼大,一定要多出去走走,纔有靈感。”

“我也是這樣想的,所以就讓她們去了,對了,您知道魁星閣嗎?”

“當然知道啊,都是自己人,哈哈。”

“您指的是魂殿?”

“不是,我指的是二長老和魁星閣的上任閣主。”

“哎喲喲,我忽然聞到了八卦的味道呢。”

“想當年啊,你二長老可是迷倒萬千少女的美男子啊,其中一個少女就是當年魁星閣的聖女,現在的上任閣主——孔靜。”

“我要是沒猜錯,二長老當時的相好肯定不止她一個吧,嘿嘿。”

“沒錯,正所謂上得山多終遇虎,後來,翻車了…”

“喂喂,我就在你們旁邊啊,這樣揭我的老底,真的好嗎?”

“二長老,快說說看,後來你和孔奶奶怎樣了?”

“還能怎樣,大打出手,然後掰了唄。我就不懂,男人三妻四妾那不是很正常嘛,更何況我那時候也沒有成家啊,用現在的話說,叫單身貴族。她非要我和其他女子斷絕來往,我那暴脾氣,能忍?”

“後來呢?”

“後來我那些相好全死了。”

“啊?全被孔奶奶殺了?”


“不是,是仙逝了,歲月無情啊。”

“原來如此。”


“在我那個年代,天地靈氣稀薄,修爲提升緩慢,完全就是在和時間賽跑。只有跑贏了的人,纔可以活到現在,很殘酷的。”

“所以說這麼些年來,二長老您一直都在勤學苦練,沒去找孔奶奶咯?”

“沒錯,一來是修煉忙,二來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時隔這麼多年了,或許她早就忘記我了吧,就算記得我,大概也是因爲恨我吧。”

“我打算去一趟魁星閣,二長老您要一起去嗎?有個伴,見了面也沒那麼尷尬啊。”

“你是想找她們的新閣主,林清音那個小娃娃是吧,這事…我就不摻和了吧。”

“我倒覺得二長老你應該隨我一起去,見見孔奶奶,好好談談。您現在已經是紫魄前期了,早晚得渡劫的,這個坎,你必須跨過去。”

“我覺得偉兒說得有道理,去見見她吧,這麼多年沒見,你難道一點都不想她?”

“就是就是,世界浩劫都要來了,難道真的要等到末日來相愛?”

“我…”

“別我我我了,虧你還是修道之人,就這點破事兒還拖了那麼多年。上去就拖她手,反抗就給擁抱,掙扎就親她嘴,她要是推開你,你就推倒她,齊活兒。”

“我的天啊,大長老,高啊。”

“噼,他也就會紙上談兵,這麼多年了,還是個處男。”

“咳咳,我的一生,已經奉獻給我的劍了,兒女私情什麼的,都是浮雲。”

在我和大長老的一番思想工作作用下,二長老總算是下定決心要見孔奶奶一面了,我已經準備好瓜子和小板凳了,就等好戲開場。

果不其然,當我和二長老一路御劍飛行,來到魁星閣的時候,還沒來得及打招呼就受到了漫天劍氣的熱烈歡迎。

二長老還打算用魄力保護我,我卻機智地閃到了一邊,開始看戲。開玩笑,孔奶奶明顯就是衝你來的,你用魄力保護我,那不是坑我嗎?

我一邊嗑瓜子,一邊欣賞這場紫魄期修煉者的戰鬥,雖然我很想拍掌叫好,但我還是忍住了。長輩在激戰,晚輩看戲是可以的,拍掌叫好那就過分了。

只見二長老從乾坤袋中掏出了一把通體雪白的劍,一看就知道是那種古代美男子所用的那種劍,對着藍藍的天空隨手一拋。白劍在空中飛速旋轉,一道道高貴而凜冽的紫色劍氣飛射而出,灑向四周。

雙方的劍氣開始發生碰撞,想象中轟轟烈烈的爆炸場景沒有發生,因爲劍氣碰撞後開始相互吞噬。無數劍氣在空中你來我往,大劍氣吃小劍氣,直至最後場上剩下2道巨型劍氣。

劍氣成劍,一把厚實沉穩,一把鋒芒畢露,在空中對峙着。我要是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孔奶奶要出場了,果不其然,只見一個看不清容貌的妙齡女子從魁星閣裏飄了出來。

“靜兒,好久不見。”

“你來這裏作甚?”

“見你。”

“現在見過了,你可以走了。”

“等等。”

“嗯?”

“這塊布,還給你。”

說罷,二長老從乾坤袋中掏出了一塊布,布的中間有一灘若隱若現的血跡。也不知道這塊布是什麼法寶,我只知道,當孔奶奶接過這塊布的時候,整個人進入了眩暈狀態。

在這一瞬間,二長老將體內所有的魄力都爆發了出來,往孔奶奶的方向衝去。最神奇的是,在這個俯衝的過程中,二長老的蒼蒼白髮開始變得烏黑亮麗,臉上滿滿的皺紋開始消失。

當二長老衝到孔奶奶身前的時候,徹底變成了一個器宇軒昂的美男子,使出了一招失傳已久的武林絕學——捧臉殺。

我和我的瓜子們都驚呆了,眼看孔奶奶一把推開了二長老,我立馬豎起了耳朵,細心傾聽。

“你…無…無恥。”

“我是無恥,但我還不夠無恥,要不然,當年我就不會讓你走了。”

“你…”

“還記得這塊布嗎?那是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

“不許說…”

“嗯,其實我一直都留着它,因爲它見證了我們的愛情。”

“像這樣的布,你的乾坤袋裏不止一塊吧?”

“誠然,當年的我確實很花心,因爲我根本就沒想過要成家,我只把愛情當成了一種歷練。從動情到忘情,我本以爲我可以安然度過,但後來我發現,我錯了。因爲我還有一個心魔,那個心魔就是你,每次突破的時候,我都會想起你。”

“哎,我又何嘗不是如此。”

“我就知道,你的心裏一定有我。”

“恨你,恨你的不挽留,恨你的不理不睬。我在你眼中,我,難道就只是一種歷練?”

“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我要你做我一輩子的歷練。”

“你先撒手,這事,我要再考慮考慮。”


“偉兒,過來見過你孔阿姨。”

“什麼孔阿姨,這明顯就是孔姐姐啊,對吧。”

“哼,凌魂觀的男人都一個德行,油嘴滑舌還花心。”

“你這話說得就不對了,我師兄呢?”

“你師兄例外,他是劍癡,不知情爲何物。這小子,這次帶着你來,是想禍害咋家清兒的吧。”

“姐姐誤會了,我這次來,純粹就是給二長老壯膽來的。至於探望清兒,那是出於朋友的關心,沒有別的意思。”

“清兒在後山,你自己去找她吧,我和你二長老還有話要說,你懂的。”

位面三國爭霸 我懂我懂,那我就,告辭了。”

魁星閣的後山裏,有一個幽靜的小山谷,山清水秀,鳥語花香。我還打算悄悄地出現,給清兒一個驚喜,怎料,還沒靠近那個神祕的小木屋就遭到劍氣攻擊。

孔奶奶是這樣,清兒也是這樣,這讓我不禁聯想到,是不是魁星閣的女人都喜歡以劍會友。

看着這道黃光閃閃的劍氣,我意識到了一點,清兒已經突破黃魄期了。正好,同樣是剛突破的我,缺一個對手。

本以爲境界相當的我們會鬥一個旗鼓相當,怎料不出10招,清兒便敗在了我的劍下。我收起了靈魂劍,擺了一個自以爲很帥氣的Pose,萬萬沒想到的是,居然把清兒氣得吐血了。

“清兒,你怎麼了?”




Prev Post
林凡當然不會帶着師父去吃肯德基,找了一家比較上檔的餐廳吃了一頓飯,飯間文在武除了拳法其他一概不談,這也讓林凡敬佩師父拳法上造詣的同時,更加敬重文在武,因爲其並沒有因爲師徒關係而過多的談及自己的私事。
Next Post
最後竟笑着說道:“不過我心中卻是一直旋繞着一個念頭,林楓此戰必勝。”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