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外面的東西都是些不實用的東西,只有這裡的東西才實用。」

帝天適應了過來,看著眼前這散發著各種光芒的寶貝,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卧槽,我就說外面搶到的寶貝都沒有幾個能用的,原來好東西都被你搜刮並且收藏了起來啊。」

龍王抹了一把頭上的汗,有些委屈的說道;「我這也不是不得已嘛。」

「那你帶我來這裡又有什麼用意呢?」

帝天看著眼前的寶貝,忍住了讓十八子大搜刮的衝動。

「當然是讓龍主你來選寶貝了。」

ps:三更送到,還有一更在晚上,求花花~! 「選寶貝?還有這等好事?」帝天一愣,旋即興奮地說道。「不對,說吧,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有求於我啊?」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是帝天心裡唯一的想法了。

「龍主果然是龍主,屬下什麼都沒說,就被你猜到了,屬下佩服啊。」

龍王臉不紅心不跳的又拍了一記馬屁。


「嗯。說吧,巴波是你們的龍神,只要我能辦到的事情,我會付出全力幫助你們的。」

龍王臉色一喜,連忙說道:「是這樣的,屬下的卻有一事相求。我想等龍主的實力提高,龍神的傳承解開,到時候希望龍主能帶領我們龍族重新出世,帶領我們龍族走向巔峰。」

聞言,帝天就猶豫了起來。自己的實力尚且還這麼弱小,君天的實力還不知道到底發展的怎麼樣了,如果就這樣答應的話,恐怕有些不妥。

考慮了一會兒,這才回道:「這個提議我暫且記住了,只要我的實力有所提高的話,不用你說,我一定會帶領龍族重新走向巔峰的。」

龍王單膝跪地,拱著手說道:「那我就在這裡代表整個龍族感謝龍主的厚意了。」

「先起來,等我真的帶你們走向巔峰的時候在來說這句話吧。現在說的話有些為時過早了。」

托起了地上的龍王,就轉過頭看向了眼前的這些寶貝。

「龍主可以隨意挑選。」龍王恭敬的說了起來。

「真的隨意挑選么?」

「那是自然,只要龍主看上眼的,就可以盡數拿走。」

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哈哈一笑:「好說,好說。」神識朝著十八子說道:「老頭,幹活了。全部給我拿了,一個不剩。」

「小子,這麼做會不會有點。。。」十八子聽到帝天這麼說,心裡都有些過意不過去了。畢竟這是他們龍族的數萬年以來的收藏,現在全部拿走豈不是有些可恥?

「呃。。。這倒也是。」似乎知道了十八子的想法。

「那你就幫我挑幾樣出來吧,要最好的,知道了吧?」

「放心,這個可是我的拿手好戲。」

十八子那變態的神識就瘋狂的蔓延了起來,過了會兒,這才開口說道。

「你左邊六十米左右的位置,那裡有一個東西收起來。」

帝天朝著他所說的的位置走了過去。只見眼前這個東西時圓溜溜的珠子,散發著淡淡的青光。「這是個啥?有什麼用?」

「現在你都到了玄皇境了,有些事情是該告訴你了。」

帝天這才回到了現實中,「那啥。。龍王,想必還有事情要忙吧?就不用呆在這裡了,忙你的去吧。」

龍王先是一愣,旋即眼中精光一閃。「哦,對。龍主這麼一說,我倒是真的有幾件要緊的事情沒有處理完。那屬下就先行告退了。」

拱了拱手,這才退了出去,也順手把門帶上了。

「倒是個聰明人。」帝天拿出了破藥罐頭。

十八子飄了出來,看著眼前的帝天說道:「當時我就告訴你等你有了實力,我就把一些事情告訴你。」

「嗯,對,你是這麼跟我說的。」

「那我就跟你說吧,這些事情就要追溯到很久以前了。」說著十八子的神色就嚮往了起來。

帝天自然是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了。

「我是十八子你也知道的。我知道你很奇怪,為什麼我要叫這個名字。是這樣的,當時我不是處於這個大陸的,而是別的大陸的。我一共有二十個兄弟,我排行十八,這才叫十八子的。」

「既然是我的兄弟,那就說明了,他們也是裝備。這些裝備中有武器有盔甲有戰靴反正只要是裝備,應有盡有。我們二十個人都是誕生在數萬年前的,我們一出世,當時就被一批修鍊者分刮完了。」

「以至於沒有任何人直到我們是何如出生的,就連我,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來的。但是我的記憶力就有著這些東西。」

帝天頭一次聽十八子說他的事情,沒想到一個名字都還有這樣的辛密。「那你們最後就徹底的分散了?再也沒有見過了?」

「是的,我們從那以後都沒有見過了。後來發生了上古大戰,我可以感受到我們所有兄弟都受傷了,有些兄弟更是死去了。」

說到這裡,場中一股哀意就散發了出來。

「而我也陷入到了塵封中,時間就這麼緩緩地流去了。當我醒來以後,已經是萬年以後了,這下就遇到了上一任主人,非常的不幸,我剛出來就遇到了他們在日晨洲的大戰,我再次陷入塵封。」

「直至後來,這才被你發現。一泡尿,將我從封印中喚醒了過來。」

說到這裡,十八子就白了帝天一眼。

撓了撓頭,「那你豈不是還要謝謝我那一泡尿啊?」

「好了,我們繼續。」想了會兒,這才說道:「之前你問過我,我怎麼才能恢復**。現在你到了玄皇境我就如實的告訴你把,恢復我的**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

「當然,所要的材料雖然不多,但都是極其珍貴的。沒有很好的機緣,是無法找齊全部的。但是我從你身上發現,你的機緣遠遠的不止這麼一點。」

一想到那一晚的場景。。十八子心裡就更加的堅定了。

「這你都能發現?你啥時候這麼厲害了?」

帝天怎麼感覺十八子在忽悠自己一樣。

「這個不是關鍵,關鍵的是已經被證實了。」

「呃?有嗎?」頓了頓,這才叫道:「你是說巴波,還有我是龍主,實力又到了玄皇境的事情嗎?」

「那些太小,我跟你說個真正的吧。」十八子搖了搖頭,指著那顆圓溜溜的珠子,「它,就是恢復我**之一的材料,名為輪迴珠。」

「此珠的作用可非常的廣泛,你可以佩戴在胸前,當你殺死人以後,魂魄就會回到珠子里。你殺的人越多,輪迴珠的能量就越強。還可以用來進行大範圍的擊殺,前提是你的實力必須足夠才可以的。」

ps:四更送到,求花花,求支持了~! 「不過為了我的**,你可要忍痛割愛了。不過可以讓你用來吸收靈魂,裡面的魂魄越多,我的靈魂體就會越來越凝實的。」

「那我豈不是只能用來收魂魄了?」帝天拿過來架子上的輪迴珠,有些無奈的說道。

明明是個寶貝,自己卻不能用,想想都蛋疼。

「目前看來是這樣了。不過比輪迴珠更好的就是大道珠,作用也是同樣的,不過還有一點就是可以鑲嵌在武器之上,可以使武器的攻擊力度大幅度的提升。」

十八子到時給帝天留下了一些念想,以免他想的太多,導致後面想不開的話,就不好玩了。

「那東西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弄到呢。」嘆了口氣,把輪迴珠收到了儲物戒里。「那你還需要什麼材料來恢復**么?」

「那是自然,除了輪迴珠以外,就還有血精妖果,萬年青靈藤,雪骨參這三個主材料。當然還有一個東西,已經被我得到了。」

「得到了?有么?我怎麼不知道?」帝天撓了撓頭,十分的不解。

十八子神秘的一笑,拿出了一個白色的東西。

「這。。魂星?」

「沒錯,就是魂星。還記得在拍賣會上買的這個東西吧?」十八子把玩著手中的魂星。

帝天拿出了自己的魂星,笑著說道:「當然知道啊,當時我們還在說是五五開還是三七開嘛。不過你沒告訴我用法,我差點都忘了這東西了。」

「現在我就告訴你吧。這魂星可以提升靈魂凝合力度的,自然也可以提升神識了。像我這麼渙散的靈魂體,必須要這魂星的。」

帝天點了點頭,奪過十八子手中較小的魂星。後者正準備罵人,帝天就說到:「既然你有用,那就把這個大的給你咯,反正我拿著也沒有什麼用。」

「你。。」

十八子的喉嚨有些乾燥,看著眼前的帝天,心裡十分的滿意。「長大了啊。」

「行了,不就是一塊魂星嘛,大不了小爺我再拿出去十五億買一個回來不就得了?」

看到十八子這幅模樣,只能打著趣緩解著氣氛。

點了點頭,把手中的魂星收了起來。「至於血精妖果,萬年青靈藤和雪骨參,這三種材料就比較難尋了,起碼我到現在都沒有見到過。」

「那這藏寶洞內也沒有嘛?」

帝天打量著周圍滿是滿室寶貝的藏寶地,要是說沒有那三種材料,就表示了十分的珍貴。龍族數萬年都沒有找到,可想而知,這三種是多麼的難尋了。

「不急,已經到手了兩樣了,我們慢慢來嘛。」

十八子安慰著帝天,他知道帝天是真心想幫助自己的,可是這件事情他也急不來啊。

「好吧,那你繼續幫我看看還有什麼好東西沒有,或者是你能用到的,我全都收起來。」


「那裡,那個靈物是我們現在所需要的。」

朝著十八子所指的方向看去,「那是啥?」說著就抱著破藥罐頭走了過去。

「這是我用的一種,屬於調劑品,可以更好發揮藥效。名字是,銀之晶玉作用只有那一種,別的家就沒了。」

二話不說,直接收回到了儲物戒里。扭過頭,臉上帶有古怪的神色,「不對啊,怎麼弄了兩個都是你用的?你到時給我找一個我用的啊。」

「別急,我就這兩個了,剩下我就找你的。」



那神識再一次掃了出去,在所有的架子上看了起來。

收回神識,睜開了眼睛,「很抱歉。。」

「呃。。」帝天心裡一陣的不妙,「怎。。怎麼了?」

「你用的只有一種,而且還是個武技。不過你用的話也不錯,那是一本煉體的功法。」

「啥?武技。。不會吧?」帝天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

十八子白了帝天一眼,「你先過去看看再說啊。就在那裡。」

朝著十八子所指的方向走了過去,拿起那架子上的功法。

放到眼前,念了起來,「天道淬體術。」

「我一個修決者,煉這個幹啥?你給我找一本印決來。」說著就把手中的功法扔了出去。

「使不得,使不得啊。」

十八子用神識拖住了空中的《天龍淬體術》,拖到面前,這才說道:「你懂個啥,你是不知道這個寶貝當時有多少人眼紅啊,為了這個東西,死的人不下百萬之眾。」

「不會吧?什麼東西,居然這麼恐怖?」

帝天說著就走到了十八子的面前。

「傳言,這個功法修鍊到了極致,可以讓體內的經脈如同磐石一般,牢不可催。而且防禦也是極其的變態,知道玄侯境的攻擊吧?」



Prev Post
「所有獲得晉級畫緣大會第二輪的修鍊者,準備接受你們的晉級獎勵吧!」
Next Post
“額……趕緊進來吧。”秦洛這纔回過神,將夏冰給讓進了房間裏。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