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眼前這個青衫男子,雖說面如冠玉,但卻讓紫蘭一臉噁心,貝齒輕咬,玲瓏長帶猛然一揮,猛然便掀起一陣風浪,徑直地往男子臉上鞭去。

望著紫蘭這含怒一擊,冥邪絲毫不以為意,獰笑連連,一臉不屑地伸手往前一抓!這七彩的玲瓏綢帶便如那手無縛雞之力的嬰兒般被穩穩抓住,掙扎不得。

「淫賊!」,紫蘭大罵一聲,手腕一抖,玲瓏綢帶便隨手再次舞動起來,化作無數把銳利的美人針,針針攜卷著凌厲的殺機狠狠地扎往冥邪手掌!

右掌緊握的冥邪終於神色微變,鬆開這布滿刺刃的飄帶,腳尖一跺,身形便飛速地往紫蘭撲去!一臉冰冷的紫蘭冷靜無比,鼻息一哼,單臂一揮,玲瓏飄帶便在紫蘭的指引下在空中翩翩起舞,綻出絢爛奪人的風姿。陡然間,七彩玲瓏的飄帶發出七色亮光,化作千萬條綢緞便向冥邪束縛而去! 她又對偏執大佬撒嬌了 漫天的風塵也隨之掀起卷向冥邪!

冥邪頓住腳步,望著這撲天蓋地,漫天飛舞穿梭交織襲來的七彩羅剎,他終於收斂起臉上的輕蔑淫穢之情,單手掐指,低吟咒語,神色猙獰地望著地面。

咚!

陰邪沉重的氣息猛然從地底湧現而出!洛天定睛望去,只見冥邪腳下的土地下凹幾尺,一把散發出無比陰冷邪惡氣息的黑色鐮刀緩緩從地底浮現而上,獰笑幾聲,冥邪伸手將其握住,陰冷邪惡的黑色鐮刀彷彿自帶靈魂般發出聲聲寒鳴,竟然散出一股邪惡的氣息纏繞住了冥邪!回望冥邪竟然雙眼赤紅,衣衫破裂,裸露的右臂緊緊地抓住這把黑色鐮刀,面無表情地望著頭上奔襲而來的七彩飄帶,右臂一揮!

轟!

簡樸無奇揮起的這一刀,竟散出滔天煞氣悍然將人群壓得窒息無比,這股黑暗邪惡的刀氣忽然化作了一尊邪惡的修羅煞神,狂嘯一聲,震撼雷鳴!兇猛地將布滿了天地的玲瓏飄帶盡數斬斷,這冠蓋九天的七彩飄帶竟然似乎十分懼怕這詭異無比的鐮刀,哀鳴一聲,隨即落回了紫蘭的腰間,了無聲息。

紫蘭亦是神色凝重地望著眼前的冥邪,如今的冥邪似乎意識早已被這把邪惡至極的鐮刀去吞噬取代,身後隱隱浮現出一個巨大的虛影,散發出滔天的煞氣與魔力,令人膽顫心驚。

「鬼頭惡齒鐮!」,忽然人群中一聲驚呼,顯然有人認出這把來歷詭異的鐮刀。

「塵封於萬魔之地,染魔性,吸魔血,一擔揮之,必受刀魂所蠱惑,魔障四起。這把刀是一個王境高階強者所有,后他魔性大發,下落不明。這把鐮刀也失去了蹤影,沒料到卻落於冥邪手中!」,

聽聞,洛天眼光凝重地望著台上的紫蘭,邪魔之物必不好惹,如今被刀魂操縱的冥邪早已失去了自我意識,紫蘭怕是危險重重!

「紫蘭!冥邪已被刀魂控制!趕緊認輸!」,洛天焦急地凝聲傳音著,紫蘭扭頭望向洛天,目光堅定地搖頭拒絕:「我不認輸!」,

聽聞,洛天也是嚴肅起來,傳音冷喝:「關乎自身性命,豈可胡來!給我下來!」,

紫蘭狠心把頭一擰,淡淡傳音道:「如果認輸,我永遠只能停留在這種境界!」,旋即眼光一冷,再次抽出腰間的玲瓏飄帶,低喝一聲:

「紫靈,起!」

聽到紫蘭傳音的洛天神情一滯,心中顫抖。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堅持與執著,有的人能夠自己的這份執著捨棄生命,紫蘭便是這樣的人。

洛天捏緊雙拳,目光灼灼地望著擂台,喃喃自語道:「我不會讓你有事的!」,沉重地嘆了一口氣,算是默許了紫蘭的行為。

轟隆!

話音剛落,此刻盪斥在天地之間的邪惡氣息竟消散些許,一道轟天響雷從天下炸落而來,漫天紫色的靈子從天飄落,盪向紫蘭手中七彩的玲瓏飄帶,紫蘭此刻的頭髮亦全然變成了紫色,紫色的光芒淡淡地包裹她的全身。片刻后,這條七彩的玲瓏飄帶竟然幻化變成一把紫色的長劍!

手執長劍的紫蘭隨風擺動,一襲紫衣,一頭紫發便如入世的塵埃仙子,盡顯風姿!

「去!」

紫蘭低喝一聲,紫色的長劍便鏗鏘清鳴幾聲,捲起一陣冷冽的寒風射向冥邪,紫劍所過之處,竟將這天地染成一片紫芒,好不美幻!

冥邪依舊是面無表情地望著破空射來的紫色長劍,待到紫色長劍呼嘯飛到他身前時,身後的虛影彷彿活過來了一般,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猛然一吸,這把紫色的長劍竟然硬生生地被它吸入口中!

見到這般詭異的攻擊,紫蘭口中吟唱,玉手仰天一伸,虛指一點!天空中竟炸落無數道紫色的驚雷,聲勢浩蕩的紫色驚雷呼嘯奔襲地炸向冥邪後方的漩渦之中!猛烈無比的衝擊力竟然將腳下的土地震得晃動連連,一時間,狂風怒號,飛沙走石!漫天都是那滾滾的風塵落葉。

轟!轟!

這紫色長雷屢屢兇猛地轟擊在巨大的黑色漩渦上,這兇悍凌厲的撞擊餘威,饒是冥邪也忍不住吐了一口鮮血,

口吐鮮血后的冥邪彷彿恢復了一絲意識,眼神狠戾,雙手狠狠地握住了鬼頭惡齒鐮的刀柄,沾染了些許鮮血的左手剛觸碰到刀柄,刀柄竟然歡快地跳動起來,邪惡的氣息竟然更為凝實和強大,冥邪低沉獰笑道:「多謝你讓我恢復了意識,死吧!」

雙腳猛然一躍,巨大的彈跳躍向空中,雙手緊握刀柄,猛然往下揮出一刀,大喝一聲:

「死!」

只見這洶湧而來的一刀竟然盡數吞噬了充斥在天地間的紫色靈力,隨即凝聚成了一股極為邪惡凝實的刀氣,猛然地斬向正在下方的紫蘭!幻化成無數尊邪惡凶煞的修羅煞神,尊尊都散發出強大陰邪的煞氣撲向紫蘭,沉重無比的陰冷氣息鋪天蓋地的壓來,便連看台上的宗門使者也感到一絲壓力,難以呼吸。

洛天亦是怒火中燒,天地間的溫度也陡然為他降落下來,滿臉殺機地望向冥邪,恨不得將他生吞撕碎!

紫蘭望著這破滅一切的滔天刀氣,臉色蒼白的她依舊咬緊牙關,毫不畏懼地手執飄帶,悍然地躍向這股擁有無盡殺戮的刀氣!

「瘋了?!這女人還真不怕死!」

「不自量力!就那麼想進宗門嗎?!」

看到紫蘭如此愚蠢冒失的作為,人群中一陣陣嘩然與嘲笑,諷刺紫蘭以卵擊石,不自量力。

「閉嘴!」,洛天怒喝一聲,冷厲的眼光掃過人群之中,寒冷的眼神便像鋒利的刀劍割得眾人陣陣生疼,看到這個之前在台上展露崢嶸的年輕男子,他們都自覺地閉起嘴巴,小聲地嘀咕議論著…

悍然迎上的紫蘭雙手緊握玲瓏飄帶,胸前早已匯聚成一道道靈力結成的防護盾,意圖直接硬抗這股邪魔霸道的刀氣!洛天也是一臉凝重地望著躍向半空的紫蘭,心中湧現出陣陣的不安。

砰!

巨大的衝擊竟在半空中形成一個猛烈的氣旋后陡然間爆裂開來,威力巨大的氣旋餘波竟將地面轟出一個個深坑,便連那擂台下的石塊也都盡數炸裂碎成粉末!

一道身影從半空墜落地面,洛天瞳孔一縮,再也掩飾不住隱藏在心底的暴怒殺機!

此時的紫蘭在地上口吐鮮血,精神顯得萎靡不堪。絕美的臉容下再無一絲血色,被刀氣割裂而破的衣衫下,一道道鮮紅的傷口映現在洛天眼中,讓他揪心不已,可謂道道誅心!便連那七彩的玲瓏飄帶也碎裂兩半橫卧在她身邊,此時的她掙扎著想要站起身來,無奈遍體鱗傷的她早已體力不支,只能眼睜睜地雙手撐著地面,嘴巴連連吐血地望著前方。

「賤婢!」,

一聲狂妄的獰笑聲從前方傳來,早已恢復幾分意識的無邪狠狠地淬了一口吐沫,眼神陰冷地望著強撐在地的紫蘭,冷冷地說道:「給你一個機會,成為我的女人,饒你不死。」,貪婪了吮吸了幾口空氣,一臉淫穢地望向紫蘭的軀體。

紫蘭一臉輕蔑地望向冥邪,冷冷地吐出幾字:「你也配?」,那是一種如視垃圾螻蟻般的眼神,彷彿眼前戰勝她的並不是冥邪,只是一個口吐人話的垃圾而已。

望著紫蘭如此輕蔑不堪的眼神,冥邪雙目赤紅,猙獰地笑道:「待你死後,你就知道我配不配了!」,

狠狠地用舌頭舔了舔右邊的嘴角,右手的鐮刀猛然地斬向紫蘭!

紫蘭望著眼前呼嘯而來的鐮刀,迷人的眼眸中流出兩行清淚,喃喃道:「洛天…」

砰!

天地間猛然傳來一聲怒鳴!陡然間,黑雲滾滾,猛烈的颶風猛然地吹向大地,炸起一片砂石煙霧!狂風砂石席捲呼嘯在天地之間,一條火紅的真龍怒嘯長鳴,震絕九天!一股唯我天下的霸絕蒼生的威勢悍然而生,氣勢之極,竟讓眾人忍不住匍匐跪拜!面對這股唯我獨尊的氣勢,就好像面對一個手執生殺大權的天地皇者般,只要一個眼神,即可湮滅這片天地!便連這些實力強大的宗門使者也感到一種風雨欲來的沉重氣勢壓迫,不由凝神抵抗!

嘶…

砂石散去,黑雲退走後,眾人都一臉震撼地倒吸幾口冷氣,目瞪口呆地望著面前的這一幕。

只見早已消失在人群中的洛天左手單膝抱住紫蘭,青筋盡爆的右臂緊緊地握住迎面斬來的鬼頭惡齒鐮刀,悍然散發出陣陣霸絕天地的獨尊氣勢,暴怒無比的洛天眼中透出凌厲瘋狂的滔天殺意,寒芒狠狠地將冥邪鎖定!冷聲道:

「你也配?」 「你也配?!」

冰冷徹骨的話語響遍這天地之間,天地間的溫度陡然直降,凌厲暴怒的殺機狠狠地四溢而出!

「等你很久了…桀驁!」,冥邪一臉猙獰地大叫著,右手猛然一拉,便想抽回鬼頭惡齒鐮。

恩?!

冥邪瞳孔驟然一縮,發現鬼頭惡齒鐮穩穩地被洛天抓住刀身,動彈不得。

「我有說過讓你拿走?!」,洛天冷冷地抬頭,隨即右臂猛然一扯!猝然發力!

轟!

冥邪便連同這把鬼頭惡齒鐮狠狠地被砸落在地,硬生生地將本就已滿目蒼夷的大地再次砸穿個深坑大洞!

此刻洛天一臉自責地望向懷中早已失血昏迷的紫蘭,抬起右手溫柔地將紫蘭嘴旁滲出的血跡輕輕擦去,喃喃地柔聲說道:「紫蘭,你先睡會。睡醒就好了…」,言罷溫柔地輕撫了紫蘭的眼眸,起身往後走去,輕輕地將紫蘭放在一處相對乾淨的地方。

隨即轉頭冷冷地望向被自己砸裂在坑中的冥邪,眼中儘是滔天的殺機和怒氣,重重的腳步就如踩裂大地般地往坑中的冥邪走去。

此時的冥邪被洛天這兇猛的一擊砸得暈頭轉向,搖了搖頭隨即緩緩地躍出深坑,批頭散發,一身狼狽地望著踏步而來的洛天,猙獰地顫聲道:「我要你死!」,隨即猛然一口咬向自己的手臂。

嗤!

血管中猛然爆裂!滿手的鮮血流入了鬼頭惡齒鐮中,竟使得這把陰冷的武器散發出更為強大的魔氣,這時候冥邪的身後再次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虛影,只是此刻的虛影更為凝實,緩緩地凝聚成了一個惡魔的頭顱,一臉猙獰地望著洛天,猛然間這個醜陋的頭顱張嘴一噴,一攤青黑色的煙霧便噴向洛天身中!

「這是..這是惡魔的毒霧!」,看台上一位宗門使者猛然站起身來,一臉嚴峻地說道,「惡魔的毒霧,這是鑄造這柄魔兵的惡魔滴落遺留的血液所化,惡魔之血,至陰至毒的毒物之一,不單止有強大無比的腐蝕性,更令人膽寒的它能重傷人的神魂!惡魔之血的強大,足以頃刻間讓一位王境巔峰強者瞬間斃命!雖然時隔長久,毒霧中蘊含的血液濃度也不算太高,但也不能小覷!怕是洛天…哎!」,似乎在遺憾一位天資卓越的少年即將隕落,這位宗門使者連嘆幾聲。

洛天此刻卻怡然不懼這灑落而來的青黑煙霧,腳步不減地冷冷走向冥邪,想要穿過這片青黑色的毒霧,卻發覺自己都是在這片清冷灰黑的迷霧之中重複徘徊著,眼神暗凜,心中疑惑:「幻覺?」,

「主宰之靈。」,

一聲輕呼,陡然間一道絢爛炙熱的光芒再次從洛天手掌綻放而出,洛天身子緊繃,緩緩用力,再次將手掌的火焰凝聚壯大幾分,隨即虛指一點,這焚燒一切的火焰便飛速地往這片青色迷霧灼燒而去!

嗤..嗤…

果然有效!聽到迷霧被焚燒化作蒸汽的聲音,洛天心中一喜,身形加速,操縱火焰往前掠去,只見火焰焚燒之處,青黑色的霧氣全都被蒸發一空,前方的道路也忽然發出一絲亮光!洛天瞳孔一縮,快如疾風般往前方掠去!

「沒用的!」

迷霧中猛然響起了一道聲音,一道輕蔑嘲笑的聲音在迷霧中充斥徘徊。洛天眉頭微皺,冷聲道:「裝神弄鬼!」,再次加大手中火焰的力度,意圖用火焰燒開一條出路。但此刻卻意外橫生!被火焰燒開的的道路后竟然消失不見,四周的青黑色霧氣顯得更為濃郁,可突然四周間一片漆黑,只剩下洛天手中的火焰在跳動燃燒著。

糟糕!

望著手中光芒愈發黯淡的主宰之靈,洛天額頭滲出一絲冷汗,暗道不好!身體的靈力已經不足以支撐主宰之靈的火焰,體力也彷彿被抽去了不少,洛天微微喘著粗氣,站在原地調息戒備著,將手中的主宰之靈散去,養精蓄銳。

「洛天,在這個幻境中你就等死吧!等你死後!紫蘭那賤婢就是我的!」,一聲聲猖獗無比的獰笑聲在這片青黑毒霧中回蕩重複!

洛天一臉冷芒,語氣冰冷道:「要是你敢碰她一下!我定將你挫骨揚灰!」

「你還是先考慮如何自保吧!這片毒霧你以為就是幻境這麼簡單?!愚蠢!」,青黑迷霧中再一次響起冥邪那陰冷奸惡的聲音。

「不好,這迷霧有毒!」,

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環境中,洛天猛然間感到頭腦脹痛,隨即心中暗罵,立即靜心盤膝坐下,開啟主宰之靈逼出毒氣。

嗡嗡!

腦海中突然轟鳴一聲,意識亦變得模糊起來,洛天心中大驚:「這是破壞神魂的毒霧!」,

「火晶體!」,

心念猛然一動,在洛天靈台處的跳動的火晶發出一絲溫暖,正在輔助洛天驅逐這侵襲而來的毒霧。但卻見洛天意識愈發地混亂不堪,便連那火晶體散出的光芒竟也黯淡許多,傳遞出來的熱量也越來越少,洛天心中咯噔一分,眉頭深皺的他絲毫沒有料到這種毒霧如此霸道!竟可與火晶體分庭抗禮,甚至毒性隱隱強於火晶體。

洛天不由得緊張幾分,旋即深吸一口氣靜靜思考應對之法。

「白痴,修鍊心法第一章!修鍊心眼!」,天洛又是猛然一道傳音而來,聽聞,洛天立即屏氣凝神,調息好自己的狀態,進入修鍊當中。

聖心魂念訣一重,開啟心眼。

世間一切皆虛妄,汝所視之,只是妄之。若想勘破一切,唯心之。

肉眼看到的一切只是虛浮的表象而已,如果迷失在了外表的幻象中,那便用自己的內心去看破這世界的一切虛浮的幻象。

「用心去看..」

洛天喃喃自語道,隨即閉起雙眼,靜靜地去感受這身邊的一切,卻發覺腦中一片混沌,自己就好像處在一個幽黑沒有光芒的深淵中,步履維艱地尋找著一絲光明,卻絕望地發現這裡永遠沒有光明。墮於無盡黑暗的他頹廢不已,放棄了最後的掙扎,閉上雙眼便永遠沉睡在了這深淵中。

「因為你不夠強大!因為你的心還有畏懼!所以你才會被困逐在這永遠的黑暗中,只有你的心強大了,強大到了不畏懼世間一切未知的恐懼,你才能一如往前,洛天!醒來!」,天洛一聲聲響如驚雷般的喝聲,將快要身陷迷失的洛天狠狠地扯了出來。

「不要迷失自我!不要對未知的事物產生恐懼!你的心就是你手中的槍,為你破開前方一切的迷茫!」

「我的心就是槍!為我破開面前所有恐懼!」,洛天低頭喃喃道,隨即坦然一笑,自嘲道:「的確,如今的我迷失在黑霧中。便是因為我心產生了畏懼!對這未知的東西產生了恐懼!才讓這幻境侵入我的腦海之中!」

「只有心不再畏懼,我才能勘破一切!即便眼前一片迷茫!我也不會畏懼半分!以吾心為槍,刺破一切,許我光明!」,洛天爆喝一聲!

火晶石竟然長嘯一聲,隨即一股炙熱無比的火焰綻放而出,再一次席捲包圍了洛天全身!在這股溫暖舒適的火焰中,魂中靈台竟然亦隨之壯大了幾分,一道耀眼的光芒從主宰之靈身上爆射而出,猛然地沖向火晶石!最終火紅通透的晶體竟然緩緩變成一柄金色的長槍,在洛天靈台中虛浮清鳴著。

望著這氣勢威嚴的金色長槍,洛天輕笑道:「以後便叫你弒皇了!」,

Prev Post
聽着她這些話,底下坐着的人一臉呆像,這根本就是空談啊,一點可行性都沒有!
Next Post
此時才傳來一道有些陰柔的聲音。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