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潛聽完,不由微微皺眉:

「……追歡銷笑之宴,那些人放浪酒醉起來便混肆無忌,你莫去湊熱鬧。」

程曦愣了愣:

「你怎麼知道?」

容潛一怔,輕咳了一聲。

程曦忽然想起昨夜他身上淡淡的酒氣。

她倏地睜大眼,瞪著他:

「你昨晚也去了!」微信搜索公眾號: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電影溫暖你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容潛看著程曦沉默了片刻,然後點頭。

程曦一怔,沒想到他真的去了。

她愣愣瞪著容潛。

念心與秦肖不由奇怪地看了程曦一眼。

容少爺去了就去了唄,世子爺還去了呢,小姐她瞪著容少爺幹嘛?

程曦卻只定定看著容潛不說話。

容潛也看著她,眼中神色莫名,不知在想什麼。

程曦忽然道:

「念心,秦肖,你們去找裴霖,問問可有什麼要幫忙的。」

秦肖一愣。

念心眼神來回掃,已然察覺程曦與容潛神色有些不太對。

她扯了扯一頭霧水的秦肖,低聲道:

「走啦走啦,別杵著!」

說罷拉著秦肖往外頭去,獨留下程曦與容潛二人。

院子里忽然安靜下來。

程曦坐在石桌上,一時竟不知該如何開口。

容潛靜靜站在她身邊,也沒有說話。

盛夏的日頭耀耀照下來,自密密藤蔓間落下斑駁星點,遠處草叢中有隻小小飛蟲子一躍而起,又落在草叢中不見。

程曦忽然抬起頭,琉璃眸子直直看著容潛:

「容晏行,你是誰?」

容潛坦然望著她,卻沒回答。

就聽程曦繼續說道:

「文王擺的宴會,請的都是京中貴胄子弟,等閑人並不能進去。我昨晚拿了四哥的名帖冒充,也讓人攔在外頭不得入內。」

她跳下桌子站到容潛面前,仰臉望著他:

「前年乞巧節上與你一起賞燈的人,叫何玹,來自北地。今年冬天,甘肅寧夏兩鎮多地發生商隊被屠之事,而後朝廷恩准城陽王上奏之疏,開放馬市。還有,裴霖他穿烏皮雷紋靴,配官刀,他是一名兵護衛。」

容潛靜靜聽她說著。

她咬了咬唇,輕輕道:

「……我一直以為,你是北地之人。」

容潛眼中閃過複雜之色,望著程曦不知該如何回答。

程曦心中陡然覺得很難受,還有一絲道不明的委屈。

她知道一直以來都是自己想當然地暗自猜測罷了,容潛從來沒有說過他是北地之人,不能算是欺瞞。

可是自己對他以誠相待,毫無保留。今日她已將話挑得這般明了,他卻還是什麼也不肯說。

程曦忽然轉身就走。

身後傳來容潛低低的聲音。

「和初。」

程曦停下腳步,回過身,望著他不說話。

容潛緩步自石廊下走出來,看著她道:

「你稍等。」

程曦聞言神色稍緩。

總裁上司很曖昧 只見容潛走回房中,過了一會出來,手中多了張紙箋。

他走到程曦面前,將手中之物遞來,定定看著她道:

「這是,我的名帖。」

程曦忙接過來,見是一張燙金壓紋鑲邊大紅帖。

她目光掃過貼上字,倏地睜大了眼。

……承恩侯世子。

她猛地抬頭看向容潛。

承恩侯府……蘇皇后的娘家承恩侯府!

她錯愕地看著容潛,半晌后才喃喃道:

「你,你姓蘇。」

誰知容潛那雙漆黑的眼眸中忽然湧起滾滾恨意和濃濃戾氣。

但這些情緒不過轉瞬即被他垂眼隱去。

他微微上前一步,看著她,緩緩道:

「不,我不姓蘇。」

程曦一愣,腦中瞬間想起所有關於承恩侯府的事來。

承恩侯蘇靖出身沒落勛族,本在禮部掛了五品閑職,家中三代降級襲爵,到了他這一代后爵位便要被收回。

蘇靖原配夫人難產去世后,娶了如今這位承恩侯夫人,並誕下一子一女。

他的女兒後來被許配給隆慶帝十二皇子。

臨豐帝登遐后,十二皇子登基成了昭和帝,蘇家的女兒成了當朝皇后,蘇靖則授爵承恩侯,世襲三代。

蘇靖按祖製為原配夫人所出長子請封世子,但那位承恩侯世子卻常年體弱,年紀輕輕便早逝了。

承恩侯世子夫人在丈夫去世后不過一年,也多病纏身離世,只留下一個年幼之子。

程曦看著容潛。

他就是承恩侯府嫡長孫、如今的承恩侯世子?

可他為何又說自己不姓蘇?

他為何……那麼恨?

她想起前世關於承恩侯世子的傳聞。

京中有名的紈絝,聲色犬馬、不學無術,後來與人發生爭執卻失手打殺了一名官宦子弟,事情鬧大后被判了流放。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容潛!

程曦怔怔與他目光相對,明明那漆黑的眼眸毫無波瀾,她卻莫名覺得眼前的他像一頭負了傷的獸。

她迷迷糊糊抬起手,在快要觸碰到他微微皺起的眉心時猛地反應過來,忙將手縮回。

容潛一怔。

程曦將手藏到身後,乾笑道:

「咳,哈哈,那什麼……原來你是京中人士啊!倒是我一直都誤會了,哈哈,哈哈。」

容潛目光灼灼看著她。

程曦覺得自己大概讓日頭曬得中暍了,暑氣入腦,方才居然想去撫平容潛的眉頭安慰他。

容潛是誰呀?

手撕過豹子,月夜帶人屠了商隊、手起刀落都不帶皺眉的,瞧著就不是個善茬——豈會怕了承恩侯府那些人!

程曦忽然心情就好了一些。

她看著容潛燦然一笑,道:

「你放心罷,我只認識道真先生的徒弟容晏行,不認識什麼承恩侯世子。」

容潛眼中神色慢慢軟化,眼眸異常明亮。

他看著程曦低聲道:

「不生氣了?」

程曦忙搖頭。

容潛露出輕笑,指了指身後石廊:

」別站在這兒曬了。」

程曦站在日頭下曬了半日,白皙的臉已然被曬得紅撲撲的,額頭也泛出細細的汗珠來。

她聞言,便繞過容潛就快步往廊下陰影處躲去,一面埋怨道:

「還不是你,早點說不就完了嘛!」她又一下跳上石桌子,扭頭看著容潛好奇道,「那你怎麼會去了北地?可別跟我說你同城陽王沒關係!」

容潛笑著伸手將廊上藤蔓略略撥動,堵上一小圈曬在她身上的縫隙。

「我母親姓容,城陽王的生母,是我母親嫡親的姑姑。」

程曦很是意外。

何禛的生母,當初是何蕭的妾室,說起來似乎大家確實都不曾留意那位老夫人的出身——沒想到竟然是容潛的姑祖母。

這就難怪他與何玹似乎很親近。

她拿手中名帖扇著風,卻忽然眼睛一亮,看著容潛道:

「文王的宴會要擺三日,你今晚還會去罷?」微信搜索公眾號: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電影溫暖你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誰知容潛看了她一眼,淡淡道:

「不去。」

程曦剩下的話便被堵上了。

她不死心地問道:

「為何不去?你可是另外有事?」她想起來容潛昨晚說的話,「不是說這幾日都在這兒嘛?」

容潛轉身去整理藤蔓。

程曦跳下桌子追著他轉來轉去:

「容晏行,咱們好歹患難一場,你若信得過我,」她笑得頗為狗腿,「把這名帖借我一用可好?絕不給你惹事!」

若是換個人,只怕容潛早已轉身走了,豈會再多費唇舌。

偏偏此時磨著他的是程曦。

容潛轉過身,耐著性子同她解釋:

「與宴眾人醉止號呶、舍座而傞,不知其尤。」

程曦鼓著臉瞪他——那正經的宴席向來都是擺在正午的,只有尋歡之宴才會放到晚上,這道理她豈會不懂?

容潛讓她瞪得沒脾氣,態度卻很堅定。

Prev Post
於是獅子選擇瞬間自爆,就在金烈挖出妖核的一瞬間,獅子也是徹底的自爆開來。
Next Post
「怎麼啦?開江兄弟?你應該要對自己充滿信心呀!」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