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無悔耐心的對柳仙兒再一次詳細的解釋道,不過夜無悔的話還沒有說完。

“我要你聯繫薛劍,然後挑選最強的三十人,到誅天谷找我。記住,我要的是最強的三十人!”

夜無悔最後對柳仙兒強調道。

“等,等一下!”

柳仙兒聽到夜無悔的話,有些不太明白,所以叫住了夜無悔。

“怎麼?有什麼問題麼?”

夜無悔看向了柳仙兒,對柳仙兒說道。

“炎宗不是有規定,實力不到武王層次不能夠離開炎宗的麼?”

柳仙兒有些納悶的說道,夜無悔應該是知道炎宗的這個規矩的,但是他卻依舊這麼說,這就讓柳仙兒有些不太明白了。

“放心了,有了這升級丹,我想有不少人應該能夠突破到武王層次,就算突破不到也沒有關係,你去找潘材青長老,就說這是我的命令,潘長老會辦妥一切的!”

夜無悔笑了笑,這種事情,夜無悔自然是事先就計算好的。

即使夜盟的這些強者實力不達到武王,也可以離開炎宗。不過現在的情況和夜無悔之前的計劃有些不太一樣。

之前夜無悔是打算動用整個夜盟的力量,但是現在看來沒有這個必要了。實力太弱的話,對於夜無悔的事情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起碼實力要在武宗七八階以上。

有着升級丹的幫忙,夜盟的這些強者,實力突破到武宗八階,乃至九階以上的絕對不止三十人,而夜無悔就要這三十人組成一個特別的的隊伍,幫助夜無悔完成一些最危險的任務。

從夜盟出來的強者和誅天營的強者不一樣,他們都是天才,有着超越常人的能力,實力遠遠要比誅天營的那些人強大的多,所以有些事情交給他們去辦更爲妥當。

“好,我明白了,無悔,你等我,我會盡快去找你的!”

柳仙兒聽到夜無悔的話之後點了點頭,隨後轉身立刻朝炎宗方向趕了過去。 柳仙兒去了炎宗,而夜無悔則是朝誅天谷的方向走了過去。

夜無悔給了柳仙兒一百升級丹,自己的手中依舊還有七百可用的升級丹,已經夠用了,就算不夠用,還有另外兩百爲注入魂力的升級丹。

誅天營不過四百來號人,也不需要這麼多升級丹。有着升級丹的作用,毫無疑問,誅天營的實力將提升一大截。

誅天谷之中,誅天營的訓練還是一點也沒有落下,甚至於比之前更加的刻苦,現在的誅天營已經不需要夜無悔再多說什麼,表現的十分自覺。

“朱儁,陳天!你們跟我來!”

夜無悔回到誅天谷之後,直接叫住了兩人,對兩人吩咐道。

聽到夜無悔的話,兩人毫不猶豫,跟着夜無悔便走入到了軍帳之中。

夜無悔在軍帳之中坐下來之後,翻手取出了四十三個瓶子,將他交到了陳天和朱儁兩人的手中。

“這裏面的丹藥讓誅天營每一個人服下,包括你們兩個!”

夜無悔對他們兩人說道。

朱儁和陳天兩人相視一眼,也沒有問夜無悔這是什麼丹藥,直接接了過來。夜無悔對他們兩人擺了擺手之後,兩人便同時退了出去。

對於陳天和朱儁兩個人來說,夜無悔的話就是命令,作爲一個軍人,軍令不可違抗,就算夜無悔給他們吃的是毒藥,他們也要硬着頭皮吃下去。

更不要說,現在誅天營對於夜無悔的重要性,這些丹藥只會有益無害。

朱儁和陳天兩人下發了所有的丹藥,並且統籌安排之下,同時服用這些丹藥,當丹藥入體之後,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精彩了起來。

在服用丹藥之前,他們也沒有想太多,根本就想不到這個升級丹會帶來如此大的好處。包括陳天和朱儁在內,一個個都是一臉震驚的樣子。

但是他們都知道,這是一個難能可貴的機會,沒有人多說一句廢話,紛紛盤坐下來開始煉化這顆丹藥,最大程度的吸收其中的力量。

這個過程不長,至少夜無悔等的起,一個時辰之後,差不多所有人都已經完全吸收了這顆丹藥之中的力量。

夜無悔也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了誅天營衆人的面前。

“多謝長官!”

看到夜無悔的出現,誅天營四百多號人異常的默契,幾乎是在同時單膝跪倒在地,對夜無悔表示謝意。

“謝什麼?就憑你們這一聲長官,就沒有必要道謝了,你們要知道,我不是免費提升你們的修爲,提升你們的修爲,是要你們爲我辦事。你們要謝,就應該謝你們自己,因爲你們有價值,若是沒有價值的話,我又怎麼會給你們這麼好的東西?”

夜無悔的話無比平靜,但是就是這麼平靜的話語,深深地烙印在了誅天營每一個人的心中。

曾幾何時,他們誅天營被認爲是最垃圾的一個營,他們誅天營之中的人也被認爲是軍隊之中的垃圾。

但是現在,恐怕沒有一個人敢說他們誅天營垃圾,誅天營的實力遠遠超越了平等王手中的任何一個營,甚至於有着和一個師團一戰的實力。

夜無悔的這番話,算不上什麼至理名言,但是卻深深的烙印在每一個誅天營軍士的心中。

這些軍士從心底裏感謝夜無悔,如果不是夜無悔,現在他們還是垃圾,就算他們不承認,但也是客觀存在的事實。

現在的誅天營之中,居然已經有十二人實力達到了武王,其餘盡皆都是武宗的實力。一個由武宗強者組合而成的營,其威力有多少,不言而喻。

時間匆匆而逝,轉眼之間又是兩個月過去,兩個月之後,誅天谷之中突然出現了三十道人影。

隨着這三十道人影的出現,誅天營的軍士,反應十分的迅速,第一時間做好的應對的準備。

“來者何人!”

朱儁對着出現在這裏的三十人大喝一聲,盡顯軍人風範。

這一聲大喝也驚動了夜無悔,夜無悔這才從軍帳之中走了出來。看到這三十人之後,夜無悔的臉上不由浮現了一絲笑意。

“朱儁,是我的人!”

夜無悔走到朱儁的身邊小聲的說道,示意朱儁不必大驚小怪。

面前的這三十人皆是身穿着黑色的長袍,在他們的胸口印有一個彎月與常見組合的徽章,證明這些人都是夜盟之人。

“長官,你的人?”

朱儁微微一愣,現在的朱儁也是武王層次的實力,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面前的這三十個人沒有一個人的實力比他差。

“沒錯,我的人!”

夜無悔淡淡的笑着,隨着朝這些人走了過去。

這三十人當中,走在最前面的便是柳仙兒和薛劍。柳仙兒這次帶來的人可以說各個都是不錯的強者,其中有不少人夜無悔都認識,看到一張張熟悉的臉龐,夜無悔由衷欣慰的感覺。

“盟主!”

薛劍等人見到夜無悔之後,同時恭敬的對夜無悔喊道。

“我早就已經不是你們的盟主了!”

聽到夜盟的這些人叫夜無悔盟主,夜無悔不由笑了笑。

夜無悔可記得,當初離開夜盟,成爲核心弟子的時候,將夜盟的位置交給了薛劍,現在薛劍應該也已經成爲了核心弟子,至於現在的盟主是誰,夜無悔可就不知道了。

“不對,盟主,你永遠都是我夜盟的盟主,一直以來都是。夜盟只有你一位盟主!”

薛劍走上前來一步,對夜無悔笑着說道。

薛劍這麼一說,夜無悔倒是有些不明白了,不由朝薛劍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你當初說要我當這個盟主,千曉聲當副盟主,不過最後我和曉聲等人商議下,決定由我和曉聲共同擔任這個副盟主,我主外,曉聲主內!盟主的位置永遠留給你,至於我離開夜盟之後,依舊保持着這樣的制度,夜盟設立兩位副盟主,保留盟主的位置!”

薛劍微笑着對夜無悔說道。

我愛你,不是祕密 薛劍和千曉聲以及夜盟這些成員的做法無疑表現出了他們對夜無悔的尊敬,將夜無悔的地位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現在的夜盟已經是內門之中的第一勢力,炎盟也完全無法和他想必,當然這個突如其來的變化來自於兩個月前,柳仙兒帶着升級丹到夜盟之後。

柳仙兒回去之前,夜盟和炎盟乃是勢均力敵,內門的兩大勢力,然而柳仙兒回去給夜盟成員服用升級丹之後,情況就變了,瞬間變成了一超多強的局面。

算上已經成爲核心弟子的夜盟成員,現在夜盟擁有武王強者超過四十人,三十人已經在這裏了,還有十幾人則依舊留在夜盟之中,也沒有立刻晉升爲核心弟子,畢竟他們的修爲纔在這兩個月突破,需要一段時間的穩定,突然暴漲的實力,太過激進對今後的修煉不利。

“原來是這樣!”

聽薛劍這麼一說,夜無悔不由笑了起來,其實誰擔任夜盟現任的盟主,對於夜無悔來說並不是這麼重要,但是夜無悔也能夠看得出薛劍等人的一番心意。

“我聽仙兒說,盟主有事情需要我們幫忙?只要是盟主一聲令下,我們定然是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閒話說完,薛劍直奔主題,對夜無悔說道。

“赴湯蹈火倒是不必,對於你們來說,應該只是一些輕鬆的小事而已!”

夜無悔微笑着對薛劍等人說道。

夜盟來的這三十名強者,實力最差的都是武王一階,強點的如同薛劍這樣的已經達到了武王四階,武王三階的也有幾人,其中就包括了柳仙兒。

“你們先隨我來,我們進軍營詳談!”

誅天谷如此的空曠,也沒有什麼位置,顯然不是談話的最佳場所,所以夜無悔乾脆叫邀請薛劍等人進入了軍帳之中。

朱儁陳天很是自覺的派人守在了軍帳之外,不允許任何人進入。

“諸位,首先,我想我有必要告訴諸位我的真實身份,我的真名不叫武悔,而是夜無悔,天賜帝國夜家的人!夜家遭到天賜帝國皇室的迫害,我的爺爺,父親叔叔都慘死,所以我要報仇!”

“我已經聯繫了平等王準備推翻天賜帝國,但是平等王的手中僅僅只有十五萬的人馬,在平等王封地的周圍駐紮了有二十五萬的人馬,人數上的劣勢還不是最大的,主要是地形上。”

“這二十五萬人馬對平等王形成了包圍之勢,想要殺出去很困難!所以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夜無悔嚴肅的對面前的三十名夜盟成員們說道,這件事情關係到平等王能否成功邁出第一步,也就關係到夜家能否光復,所以夜無悔必須要做好。

“盟主需要我們做什麼?”

聽了夜無悔說這麼多,薛劍等人大概明白了夜無悔的意思,但是卻還不知道夜無悔究竟要他們做什麼。

“斬首!”

夜無悔口中奔出這兩個字眼。

“斬首?”

“沒錯,就是斬首!”

夜無悔點了點頭隨後繼續說道。

“一個軍隊之中,最重要的就是統帥!要是他們的統帥一倒,二十五萬人馬不過是烏合之衆。現在平等王沒有任何的動靜,他們的防備最弱,斬首行動的成功率也就越高!”

夜無悔所計劃的這個斬首行動必須要薛劍等人來完成才行,誅天營的這些軍士之中武王強者不過十二人,武宗強者想要完成斬首行動顯然比較困難。

夜無悔又不能夠親自出手,因爲夜無悔畢竟只是一個人,能夠殺的了一個軍團長,卻殺不了第二個,因爲殺了一個之後必然引起其他人的高度重視,想要動手就難多了,而且也不利於平等王起事。

所以,只有派薛劍等人同時出手,在差不多的時間點,同時刺殺敵方所有的軍團長,緊接着平等王的軍隊發動攻擊,這樣敵方就會迅速的瓦解。 夜盟這三十人的實力每一個都是武王層次的強者,而那些軍團長,實力再強也頂多只是武王而已,夜盟三十人,六人爲一組,分別擊殺這五位軍團長應該是比較輕鬆的事情。

在夜無悔前一句話音落下之後,夜無悔翻手取出了一張地圖,上面便是這二十五萬人馬駐紮軍營的分部圖。

畢竟平等王表面上和天賜帝國還不算是敵人,所以這二十五萬的軍隊防守並不是十分的嚴密,表現的相對懶散。

但是若是一旦平等王有行動,這二十五萬人很快就才採取包夾之勢,對平等王發動攻擊,而現在對於夜無悔來說無疑是最佳的時機。

“敵方五位軍團長的信息我都寫在這上面,你們趁這段時間,也可以去打聽調查他們的行蹤,甚至是生活規律,畢竟這些軍團長也有自己的生活,不是常年呆在軍中的!我要你們做的是,在一個月之後的今天,他們五人要同時死!”

夜無悔說道最後,眼神之中露出一抹狠厲,一絲的殺氣。

Prev Post
這可把武者們嚇壞了,打又打不過逃又逃不掉,簡直就是毫無生路。
Next Post
而同時,凌羽卻是敏銳的感覺到自己腦海之中一直掌控着自己身體的那股力量消失不見,只留下一聲嘆息在自己的耳邊迴響,同時凌羽也感覺陡然自己的靈魂之中彷彿被徹底補全了一般。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