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陽果樹是你的麼?你還好意思問我要?”楊非凡冷哼道:“手下敗將,也敢口出狂言?”

本純太山的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楊非凡心中暗自嘲諷。


“我給你三十秒鐘的時間去考慮,你到底是給,還是不給?”本純太山冷冷地問道。

“不用考慮了,我馬上就可以給你滿意的答案。”楊非凡不屑地道:“有本事,你就來拿!”

“你的意思是不給,對吧?”本純太山煞白的臉,立刻變得陰沉下來。

“廢話!”楊非凡不想和本純太山說太多的廢話,於是,不再搭理他。

本純太山氣得暴跳如雷,於是,大手一揮,對着身邊所剩無幾的玄級後期的能量強者,怒吼道:“給我上!”

話音方落,那些玄級後期的能量強者,紛紛舉起軍刀,撲向楊非凡。

本純太山和那些地級初期的能量強者,只是站在一邊,默默地觀戰。 所謂雙拳難敵四手,這麼多的玄級能量強者圍攻楊非凡,本純太山相信,就算楊非凡功夫再高,也不可能取勝。

更何況,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在本純太山的眼裏,這次,楊非凡必死無疑!

楊非凡就算是不開啓天目,單是看到本純太山沾沾自喜的樣子,就已經知道了他的心思。

“就憑這些玄級能量後期的強者,就想弄死我楊非凡,簡直異想天開!”楊非凡心中暗暗偷笑。

楊非凡不怕這些玄級能量後期的強者,只怕那些地級能量初期的強者。

一旦那些地級能量初期的強者聯手,楊非凡想要取勝,就必須付出沉重的代價。

值得慶幸的是,那些地級能量初期的強者還沒有出手。

區區的玄級能量後期的強者,根本就威脅不了楊非凡。

眼看軍刀就要劈到,楊非凡冷哼一聲,運轉能量後,接連揮出了十多拳。

雖然,這十多拳是隔空揮出,但是,在地級能量的灌輸下,每一拳,都是虎虎生風、剛猛有力。

玄級能量與地級能量相比,畢竟是差了一個層次,所以,楊非凡有信心戰勝他們。

轟轟轟……

楊非凡的拳勁與軍刀劈過來的刀氣相碰,發出了一連串的轟轟之聲。

所有圍攻楊非凡的玄級能量後期的強者,都被震得紛紛往後倒退。

站在一旁默默地觀戰的本純太山,嚇得大驚失色,微微一愣後,立刻高呼:“佈陣!”

聞言,這些玄級能量後期的強者,紛紛列隊佈陣。

“東洋忍術與天羅地網陣?”楊非凡以不變應萬變,默默地觀察着。

這些強者列隊佈陣後,很是默契地圍在楊非凡的四周,不斷地轉圈。

隨着他們身形的不斷地閃動,竟形成了一股強大的風暴,往着楊非凡的身上,直衝而去。

這股風暴,凝聚了數個玄級能量強者的能量,合併起來,威力無窮!

此刻,被團團圍住的楊非凡,想要閃避,根本就不可能。

除非,楊非凡有飛天遁地的通天本領,要不然,想要閃避,簡直是癡心妄想。


更何況,楊非凡的身後盡是懸崖峭壁、萬丈深淵,稍有不慎,就會被摔得粉身碎骨。

不到萬不得已,楊非凡絕對不會沖天而起,以及,往後倒退。

面對危險,楊非凡唯一可以做的是,迎難而上、拼死一搏。

本純太山看見楊非凡處於被動挨打的局面後,興奮得哈哈大笑。

“這股強烈到極致的風暴,不知道,我的捱打吸力神功,能不能夠將它吸收?假如,能夠吸收的話,那麼,豈不是可以轉化爲我的能量?”

楊非凡咬了咬牙,心中暗道:“不管那麼多了,賭一把!”

面對着這股強烈到極致的風暴,楊非凡根本就不敢確定,到底能不能承受得住?

一擊之下,要麼,死得轟轟烈烈;要麼,因禍得福!

假如,一擊不死的話,那麼,楊非凡就可以將這股風暴吸收,並轉化爲自己的能量,從而,使得能量在短時間內恢復。

不過,如果不能將這股風暴吸收的話,那麼,楊非凡必死無疑。

說則漫長,實則短暫。

也只是那麼一瞬間,這股強烈到極致的風暴,帶着凌厲無比的攻勢,往着楊非凡的身上,直衝而來。

嘭!

風暴打在楊非凡身上的一瞬間,發出了一聲驚天的巨響。

與此同時,楊非凡的捱打吸力神功,在他的身體裏,瘋狂地運轉。

僥是如此,不過,楊非凡依然被這股風暴的衝力,震得口噴鮮血,身體急速地往後倒飛而去。

眼看就要摔到萬丈深淵中,楊非凡早有準備,連忙緊緊地抱着懸崖峭壁上的一棵小松樹。

吱呀!

小松樹竟承受不住重力,生生地折斷。

“遭!”楊非凡暗叫不妙,危急關頭,他瘋狂地運轉捱打吸力神功的同時,雙手緊緊地抱着一塊凸出的岩石。

此刻,楊非凡的整個身體懸空高掛,兇險萬分。

隨着捱打吸力神功的瘋狂運轉,楊非凡的傷勢,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地恢復。

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捱打吸力神功發揮了強大的作用,將擊在他身上的力量,全部都轉化爲能量。

這股能量,如同是補品一樣,及時地補充了楊非凡缺失的能量,使得他的能量,瞬間恢復。

最令楊非凡感到吃驚的是,他的能量,不但全部恢復了,而且,還有突破的趨勢。

轟轟轟!

在能量的衝擊之下,楊非凡的身體,傳來了轟轟之聲。

這些能量突破的聲音,只有楊非凡自己纔可以聽見,其他人,根本就無法聽見。

“太好了!”楊非凡心中暗暗竊喜,任由那些轉化而來的能量,流遍全身。

如此瘋狂地流轉數十遍後,楊非凡的腦海,傳來了一聲轟鳴。

隨着轟鳴聲的響起,楊非凡的修爲,直接由地級能量中期,攀升到後期,無限地接近於大圓滿。

此刻,楊非凡感到渾身舒服無比。

“太可惡了,居然想讓我楊非凡死無全屍?”

重生王牌妻:軍少,別囂張! ,運轉能量後,雙手用手一拍岩石,身體借力騰空而起。

人在半空時,楊非凡接連數個前空翻,躍上懸崖後,輕飄飄地降落到,這些玄級強者的身邊。

本純太山大吃一驚,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被能量所凝聚出來的暗勁風暴撞中後,依然安然無恙!

“這個楊非凡,到底是什麼人?怎麼中招後,依然可以安然無恙?”本純太山從楊非凡身上所散發出的能量波動來看,赫然發現,楊非凡的能量,已經突飛猛進。

就在本純太山吃驚之時,楊非凡快如電閃般揮出一拳,擊在一個能量強者的身上。

嘭!


這個能量強者,直接被楊非凡一拳打飛,落地時,已經氣絕身亡。

“怎麼回事?剛纔,他的能量,明明還沒有恢復過來,怎麼一眨眼,不但恢復了過來,而且,還突破了能量?”本純太山百思不得其解。

楊非凡趁着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乘勝追擊,繼續運轉能量,接連打飛了四個玄級能量後期的強者。

轉眼間,所有的玄級能量後期的強者,無一倖免,全部被楊非凡逐一擊殺。

楊非凡猶如戰神一般,浩然一身正氣,屹立在本純太山的面前。

“到你們了!”楊非凡對着本純太山,以及,那些地級能量初期的強者,勾了勾手指。

“臭小子,你找死!”本純太山對着那些地級能量強者,大手一揮,怒氣衝衝地道:“給我上!”

聞言,一直都負手而立,默默地觀戰的十多個地級能量強者,立刻揮舞着軍刀,飛身劈向楊非凡。

在這些地級能量強者的圍攻之下,即使是地級能量,無限地接近於大圓滿的楊非凡,也被逼得節節後退。

眼看,又被逼到了懸崖峭壁的邊緣,楊非凡咬了咬牙,果斷出手,擊傷了一個實力比較弱的強者後,飛身撲向本純太山。

本純太山大吃一驚,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居然可以突破重圍,飛身殺向他。

“護駕!護駕……”本純太山就好像是古代的君王一般,慌得大呼小叫。

本純太山只不過是玄級後期的強者,根本就不是楊非凡的對手,所以,纔會這麼害怕!

眼看楊非凡就要對本純太山構成極大的威脅,就在這時,所有的地級能量強者,立刻飛身撲到。

與此同時,手中的軍刀,幾乎同一時間,齊刷刷地劈向楊非凡。

這個時候,楊非凡如果繼續擊殺本純太山,那麼,就必定會被軍刀劈中。

雖然,楊非凡可以很自信地將本純太山擊殺,但是,如若被軍刀劈中,那麼,他就算不死,也必定身受重傷。

捱打吸力神功只可以吸收外力,但,對於鋒利無比的軍刀,卻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權衡了輕重後,楊非凡決定,暫時放棄擊殺本純太山。

面對強敵,楊非凡不得不小心謹慎。

十多個地級能量強者非同小可,一旦合力,威力直接暴增十倍。

閃婚甜妻:裴少的千億寵兒 ,楊非凡的地級能量,無限地接近於大圓滿,但是,在這麼多強者的合力之下,依然險象環生。

然而,讓楊非凡感到相當頭痛的是,這些地級能量強者,每一個人的手中,都拿着一把削鐵如泥的軍刀。

這樣的軍刀,在能量的灌輸下,非同小可!

楊非凡手無寸鐵,出於安全着想,他不敢以身試刀。

無奈之下,楊非凡只好一邊閃避,一邊伺機出手還擊。

這些地級能量強者,隱隱察覺楊非凡不怕捱打,於是,就算是佈陣,也不敢以能量風暴來襲擊楊非凡。

剛纔,那些死亡的玄級能量強者,無形中,告訴了這些地級能量強者,對付楊非凡,不能硬碰硬,只能以柔克剛。

這個時候,空有捱打吸力神功的楊非凡,面對着這些手拿軍刀的地級能量強者,根本就佔不了什麼便宜。

相反,這些地級能量強者,在列隊佈陣之下,配合東洋忍術,往往殺楊非凡一個措手不及。


Prev Post
見兩人不說話,方茹萍信誓旦旦的道:“你們不是當好人麼,現在怎麼猶豫了?早就說過,做人要一步步來,不是說你給盧文清他們解決房子的事情有錯,可是你們也要考慮自己的實際情況,最主要的是你,方正,正經工作沒有,存款更別提,還花了木琳唯一的存款,你也敢大手大腳的發福利?”
Next Post
英靈劍聖看到後說道:“好了,關於這件事情我們還是先放下吧!以後遇到了我們再說。我們現在還是趕緊回落石平原吧!”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