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她的腿拿起來。然後催動毒丹,就可以將毒素吸出來。吸進你的毒丹之中。”隨後金正日緩緩的說道,

聽着金正日這次不賣關子的話語,雷動也挺高興的。

至少可以看出這金正日對傷員還是挺關心的,可能特別是女傷員吧。

“啊!”黃素嬌叫一聲。


望着雷動向着自己的右腿抓去。

黃素愣了愣。

但是在雷動閉眼之後,一股強大的能量,突然在其腿上形成一個透明的能量圈體。

黃素只感覺一陣非常舒暢的一股內氣,衝入自己的小腿之處,暖洋洋的。

隨後只感覺一股吸力,將着小腿之處的黑暗烏青給吸走了。

“呼!”

許久之後,雷動將黃素的玉腿放下,吐出一口濁氣。

看着那黃素閉眼享受的面容,雷動笑着道。

“你很享受啊!那我繼續摸摸!嘿嘿!”

聽着雷動這廝調戲的話語,黃素眼睛一掙,俏臉微紅的看着雷動。

突然雙眼眸子一動,嘴角一斜。

“我說,你是摸我的小腿爽呢?還是抱着莜靈那妮子爽?”黃素裝作很疑惑的樣子問雷動。

讓的一開始調戲她雷動,現在臉色也是尷尬起來。

“咳咳,都爽,都爽!”雷動乾咳兩聲道。

隨後身形一動,急忙跑出客廳。

“呵呵呵!”

望着雷動狼狽的背影,那妮子笑出聲來。

那嬌笑聲,帶着一絲調戲之味。

而那身邊孫洪幾人,早就傻眼了。

對着雷動的背影豎起了大拇指。

“雷哥!我們的榜樣!”孫洪嚴肅的說道。

嘻嘻哈哈的幾人,很快就把這場比賽給忘記了。

“毒王,上次你說的,我同意了。”

此刻雷動正在自己的房間,對着空蕩蕩的房間問道。

眉宇中帶着一絲凝重的味道。

雷動的話語聲一結束,胸口玉牌處一道黑色光影一閃而過。

出現在了雷動面前。

“呵呵,好小子。出去有出去的好處啊!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發?”毒王笑了笑,雙手拍了拍雷動的肩膀之上,對着雷動笑着問道。

“出發時間,我想在考慮考慮,至少也要和大家道別吧。”雷動撓了撓頭說道。

而後身形向着身後的牀榻走去。

“嗯?3天之後吧!”

雷動思緒了一會,右手握拳武道頭頂,而後放下,與着左掌拍了一下道。

-----------------分割線-------------------

“雷哥,你說什麼?你不會再開玩笑吧?”孫洪瞪大了眼睛對着雷動疑惑的看去。

那種驚異的目光,伴隨着孫洪激動的話語,使得雷動的表情有點不自然起來。

“呵呵,是的。我要走。我想出去歷練歷練。好讓自己的實力能夠更加的強大。白羽你是二哥好好照顧他們兩個!”

雷動笑了笑,拍了拍幾人的肩膀道。

聽着雷動肯定的話語,孫洪三人有點懵了頭。

“雷哥!你出去要多少時間?不要說不回來了吧?”白羽低頭沉思一會後,眼神中有點疑惑的看着雷動緩緩的道。

聽聞白羽說的話,李博東和孫洪二人也突然想到,向着雷動投射出一道疑惑的目光。

望着衆人一起投射而來的目光,雷動撓了撓頭。

“這個我也不清楚。可能幾個月就來!你們不用太擔心了!”雷動尷尬的鬧着頭說道。 話完,雷動身體坐下,而後緩緩躺在草坪之上。

看着面前那平靜的湖面,日後可能要很長時間沒的看了。

雷動心裏也有點不捨。

雖然幾個兄弟在一起也才幾個月吧。

但經歷過生死,前幾天還一同戰鬥着。

一起創立了輝耀社,打敗了虎猛,打倒了牛謙,贏得定階大賽第一名。

這一切的一切,雷動細細想着,細細品味着。

望着面前雷動雷動緩緩的躺在草坪上,安詳的看着湖面。

孫洪幾人也不講話了。

至少,雷動做出了決定,他們可不能有絲毫辦法讓他動搖。

許久之後,一道落日緩緩下山,夕陽刺眼的罩在幾人的臉上。

李博東此時按捺不住自己壓抑的心情了。

“雷哥,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發?”李博東目光看向雷動,問道。

話語中帶着一絲不捨,眼神中散發着一絲淚光。

“明天吧,我已經和天老還有那王迪長老請過假了。”雷動緩緩的回答着,隨後轉頭看向李博東。

“呵呵,我說,你小子,還真捨不得我,想哭啊?”雷動笑了笑,看着李博東那眼眶中的紅點,緩緩的說道。

“俺哭,俺纔不會哭呢!”李博東右手擦拭着自己的眼眶,想遮蓋住那紅紅的大眼,氣着大聲說道。

“哈哈哈。.....”

聽完李博東的話,幾人都是大笑起來。

夕陽之下,4道俊俏的臉龐被照應的十分帥氣。

特別是雷動那臉上帶着的一絲憂傷,使得其有着獨特的氣質。

“毒王大叔,我們現在先去哪裏啊???”

雷動此刻已經早早的出了龍錫鎮,看着面前一條條分開的岔路,雷動不知道該去何方。

對着毒王疑惑的問道。

此刻他的心情十分激動,就像第一次出白帝城一樣,來龍錫學院時,緊張而又好奇的心情,現在也緩緩的浮現在其心頭,久久不能平靜。


“這個嘛,我們先去季諸城吧,穿過這座山,在走個1天就能到了。那裏比這個龍錫鎮大多了。而且有着一個獨特的交易所。那裏可有世上獨一無二的珍寶,也有你夢寐以求的武技!”毒王緩緩的對着雷動回答道。

聽着毒王的話語,雷動有着一絲楞然,面對自己日後要走的路,他現在可迷惘了。

緩緩的向前邁了一步,身形走向一條山間小道。

在陽光的照射一下,一個少年,身後跟着一隻火紅顏色的狐狸,一前一後的向着山上走去。

“啊~~~”

雷動打了個哈切,對於趕路,這種事情最爲無聊了。

兩眼不斷的看着樹林之中有沒有奇特的東西,還要這身邊是否有着危險的氣息。

“毒王,你以前也是這樣獨自闖蕩過嗎?”雷動疑惑之心涌上心頭,緩緩的問道,

“嗯,是啊!想當年我父母早亡,13歲我就離開家鄉四處遊走,獨自一人在外闖蕩。四海爲家。吃着山中野味,以天爲被,以地爲牀,直到我遇見了我師傅,也就是上一代毒王。從那時候開始,我才逐漸的被人知曉,生活纔有所轉機。”毒王緩緩一字一句的講訴起他以前的經歷。

“13歲就出門了!真厲害!”雷動聞言,有點驚訝的說道。

“呵呵,這還是小意思。以後啊,你就知道我毒王以前有多厲害了。”

聽着雷動話語中的驚訝之意,毒王不屑的道。

“你現在才4品內破師,在季諸城裏,有着太多的比你厲害的人物。到時候你要隱匿自己的實力,也要小心行事。今晚,我教你煉製幾種毒丹,危機時候你可以自救。”

隨後毒王又緩緩的補了一句道。

“嗯,嘿嘿,那就多謝大叔了!”雷動點了點,猥瑣的一笑,俊俏的臉色浮現一抹**的色彩,對着毒王謝道。

就在雷動一言,毒王一語的話語中,緩緩的穿山越嶺。


天色暗淡下去,月亮緩緩的從山頭升起。

雷動也已經停下了腳步,點起一個火堆,正吃着儲物戒指中帶來的幾天乾糧。

這些乾糧全都是林琳那丫頭做的。

臨走的時候,雷動只是和她說了一下,那妮子雖然眼神中帶着一絲淡淡的不捨,可是也沒辦法。

做了一些乾糧,讓的雷動能在路上吃。

目光掃向對面那正趴在地面上吃着食物的銀火狐,還有那吞地鼠。

雷動嘆了口氣。

這兩個妖獸的口糧,他不用準備,它們能自己找到吃的東西。

風餐露宿,雷動也不是沒有經歷過,只是看着頭頂緩緩聚集起來的雲朵。

“哎,這天氣,我看要下雨啊!”雷動搖了搖頭,心中喃喃道。

身形而後緩緩的站起。

“你們吃好了沒,吃好了,我們要換個地方了,今晚這裏要下雨啊!”

雷動目光掃向眼前銀火狐還有那吞地鼠,口中緩緩的說道。

“主人,你別急嗎?這天下雨起碼還要1個小時,這地方,我以前來過,等下我帶你個去地方,保證讓你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覺。吱吱。”吞地鼠擺弄着自己的小爪子,那細小的眼珠無奈的看向雷動一眼,不屑的道。


Prev Post
“啊!!!!”隨後便是殺豬一般的慘叫,青年早已跌落在競拍臺上滿臉扭曲的捂着已經化爲血水的右手,身體蜷縮在一起輕微的顫動着。
Next Post
孫悟空從耳朵里掏出金箍棒,迎風晃一晃,碗來粗細,笑道:「八弟,咱們就打上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