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銘一來這裏就問蘇雲生有沒有那種天泉聖水,上次他記得自己明明給劉銘了啊,蘇雲生就說:“現在公司可以研發的啊,你回去那邊看看吧,你這麼急找我就是爲了這個嗎?”

“沒錯,公司可以研發了啊,我都不知道,都很久沒有回去了,都是黃美佳麻煩,現在她用這個東西用上癮了,女人啊,都是喜歡這些的,既然公司有我就不麻煩你們!”說着劉銘師傅就離開啦,沒想到他來去那麼匆忙的,但這個也看出劉銘的性格,就好像之前他叫蘇雲生他們去長白山崑崙山一樣都是很心急的,要他們兩個立刻出發。

這次他知道公司就不用過來,估計錢書容也知道怎麼招待他吧,要知道劉銘可是昔日華陽公司的老總。

今天不用上班,謝靈欣和蘇雲生打算在旅遊區玩玩,順便和那些員工們互動一下,因爲害怕世奇希會再次來騷擾,他們現在有時間都想打理一下旅遊區。

只要他們弄出成績來,足以打敗這個世奇希的話,那麼就不用害怕那傢伙了,現在啊,就這種好難過水平人家簡直爲所欲爲都可以,都是靠自己的努力獲得的東西纔是最好的,所以蘇雲生他們就去努力啊,首先從來旅遊區的發電站開始,這次他們要對旅遊區進行一次全面的檢查。

所以一切就從發電站開始吧,檢查的過程中,發電站的站長就出來了,好像他是從監控這裏發現蘇雲生和謝靈欣過來的所以就出來迎接,蘇雲生可是這個旅遊區的老總啊,不出來迎接不是找死嗎?所以他就馬上出來了,看到蘇雲生在這裏,站長就禮貌道:“謝總你今天怎麼那麼早來啊!”

“沒有,最近旅遊區發展的還不錯,想來督促一下大家的工作,就當來視察吧!”

“原來是這樣的,你可以放心啊,謝總,他們從發電站開始那個地方都做的很好呢!”

這個站長還幫其他人說話呢,看來挺有意思的,但蘇雲生還是要親自來這裏看看,和謝靈欣進入到發電站周圍檢查着電房的問題,看着工人們都在那裏忙碌,蘇雲生只能插嘴道:“你們都辛苦啦,我今天來這裏隨便看看,希望你們可以好好的進行工作!”

聽到蘇雲生的鼓勵,這些工人們一邊專注地看着電房有些則是下來道:“沒事啊,他們每天都從事這些工作都特別熟練的,今天謝總你來到簡直讓他們這裏蓬蓽生輝。”

“哈哈,你聽會說話的,我只是想來到底層看看你們的工作情況,大家都辛苦了,必須要注意休息,勞逸結合纔是最好的。”

蘇雲生叮囑了一句後,站長就拿了一瓶礦泉水給他,另外謝靈欣那邊也有一瓶,兩個人先喝了一瓶水後,進入電房內部繼續查看,這裏有人正在接替一些電線,好像那個地方出問題了,蘇雲生就問其中一個工人說:“這電力供應有問題嗎?”

“沒有啊,他們有後備的,當這裏損壞後就先用後備的,接着維修現在的,那旅遊區就可以一直有電力供應了不是。”

聽起來是不錯的,這些工人的設想被蘇雲生稱讚了,謝靈欣也在此刻道:“這種電房可以提供的電壓大概是多少W呢?”

“一千萬以上吧,反正整個旅遊區使用的話都是卓卓有餘的。”

“那就好,他們還擔心有時候電力不足呢!”蘇雲生回答着,想看看那些工人是怎麼焊接一些電子板的,於是就靠近過來,工人們先讓謝靈欣和蘇雲生戴上防電的面具,這樣看起來就安全多了,他們既然要在這裏看的話,就必須要做好安全措施啊,不然等下出了什麼問題怎麼辦呢?

那些人都擔當不起的,就在蘇雲生看清楚那些電路板後雖然不是很明白,但看那些工人那麼用心應該沒有問題吧,他就在這裏繼續叮囑幾句鼓勵大家好好努力就來到外面的一個電房車間,這裏還有許多其他的工人在忙碌着別的事情,這邊不是在維修的,而是在生產一些零件,蘇雲生看到這些零件和剛纔安裝的很像就問這些工人幹嘛要在這裏生產。

那些工人都說道:“因爲他們不想買外面的東西啊,那邊的成本很貴的,自己能夠生產就省去不小事情了,這樣維修起來也不用耗費那麼多資金。”

看來還真是這樣,沒有來過發電站這裏,都不瞭解這些工人還有自己的工作方式啊,挺有創意的,蘇雲生就找站長諮詢道:“你們一直都是這樣工作的嗎?”

“當然,能來這個旅遊區的都是精英,不是隨便可以來的,所以他們在這裏的人都很有自己的工作方式,不然都不可能生存到現在了。”站長說出這個旅遊區的特性,當他說到來這裏的都是精英的時候,這句話更加讓蘇雲生喜出望外,有發電站站長的這句話,蘇雲生就充滿信心了,沒有來這裏之前,他都沒有這樣的感覺呢,謝靈欣也爲他們感覺到開心,此刻他們繼續到達發電站的二樓,這裏有着許多儀器,好像是用來控制電壓什麼的來着,這裏有許多技術員在忙碌,看到謝總來了,他們都轉身來打招呼,蘇雲生卻讓他們不要那麼拘謹,繼續工作就行。

那些工人就說難得謝總可以親自來到這裏,怎麼可能怠慢呢,蘇雲生就說:“你們跟我說一下這機器都是用來做什麼的嗎?”

“好的,這機器可以調配各個地方的電力,當一些地方不用那麼多電力的時候他們就控制小一些,這樣可以節省不少電力的,另外那個地方的電力出問題了,他們會派人過去維修,他們樓下都有機電維修的工作車子,出發去維修都是非常方便的。”

“恩,等下他們得去車房看看,那這些機器的維修複雜嗎?”這次謝靈欣問的很快,蘇雲生都沒有開口她就說話了。

那個工人就說道:“不怎麼困難,而且他們車間都在生產着現成的零件弄好後直接安裝下去的,問題是要購買那些零件會很複雜啊,安裝的話他們每個人都會。”

“哦,那我明白了,現在生產這次零件都是爲了在它們損壞的時候提供維修的啊,怪不得他們好像都沒有看見過這裏停電的,你們做的很好!”謝靈欣和蘇雲生都讚口不絕的,今天他們兩個才真正的感受到自己的旅遊區是那麼厲害的啊,就連電房這邊都那麼多創意在,就更加不用說其他地方了,想到這裏,蘇雲生和謝靈欣都決心一定不能讓這個旅遊區交給其他人,今天正式堅定他們的信心了。

離開樓上後他們來到這個停車的地方,想看看那些維修電器的車子怎麼樣當他們來到這裏的時候,站長就讓人打開停車場的門讓他們看到裏面的車子,這些車的左右都掛滿了無數的工具什麼扳手錘子啊,電筆另外是萬能表之類,車子的箱子裏面還有許多各種零件、電線之類,許多東西蘇雲生和謝靈欣都說不出是什麼,但只要那些工人會就行。

站長和蘇雲生說;“看到了沒有,這就是他們用來工作的電子車,我想你應該也很喜歡的,每次他們一出車都會很快處理好損壞的情況,所以謝總你不用擔心啊!”

“我知道了,你們都做的很好,都是之前他們找對人才有今天的日子,你們繼續努力吧,相信這個太福旅遊區會發展得更加好的,之後這裏就會成爲全國最富饒的旅遊區!”

這裏電房的工人聽到蘇雲生這麼說,都興奮地舉起手稱讚道:“沒錯,他們一定會表現得最好的,讓大家都知道他們旅遊區是最厲害最富裕的,也最多好玩的!”

大家都在歡呼起來,今天的氣氛不錯,謝靈欣都忍不住給大家唱歌了,就在此刻她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真的打開嘴巴就唱出一曲。

聽到女總的歌聲大家都非常感動,這是用來鼓勵大家唱的歌曲嗎?每句話都是那麼的動情充滿着吸引力和號召力,讓大家的信心增加了不少,蘇雲生也沒有想到謝靈欣會突然唱歌的,不過她的歌聲那麼動聽,就算去到那裏都會很吸引人的。

唱完一曲之後,謝靈欣停止下來問大家怎麼樣,工人們都鼓掌稱讚說唱的很好,蘇雲生也說很好,不過今天可不能把時間都花在電房這裏啊,必須要去旅遊區的其他地方視察了,所以他就告別了這裏的工人說道:“今天他們就來看到到這裏了,他們還有別的地方要去的,你們繼續跟着站長努力工作吧。”

“知道了謝總,他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心意呢!”工人們異口同聲地說着看來挺齊心的,還是他們早就做好準備工作呢,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關鍵是他們可以認真工作。

當他蘇雲生和謝靈欣離開這裏後,第二個要去視察的地方,就是附近的這個溫泉酒店,這個地方是放鬆的好地方也是那些遊客用來住宿的,這附近每天都有許多人,因爲條件好點的人都會選擇這個五星級酒店。

其他的則是附近許多各種酒店和旅館之類,不過這個溫泉酒店其實也不是很貴,一般人都消費的起,要不然都不會累積那麼多人在這裏了。

這次謝總又來到這裏,當肖元德在監控的時候看到他,就迫不及待地下樓去迎接了,蘇雲生每次都是這樣突然來訪的,都不和他打招呼,肖元德都有點嚇壞了,幸虧他的心理素質很好,當他看到蘇雲生的時候,就禮貌道:“謝總你怎麼又來啦!”

“都有一段時間沒有來享受了,呵呵,不過今天他們是來視察的,一直都沒有注意到大家的工作情況是他們的不好,他們可不能就知道享樂必須要了解一下大家是怎麼工作的,不然怎麼可能服衆啊!”蘇雲生一來就說了這麼多,肖元德和各位酒店的負責人都知道,這次蘇雲生是認真來看他們工作的,不過也因爲這樣大家都變得很緊張,就好像自己的老闆在連大口呼吸一氣都不敢。

看到他們的拘束,蘇雲生就輕鬆地說道:“大家按照平時工作的習慣來寄信就可,不要那麼的拘謹,不然我都看不出來你們平時是怎麼工作的啊!”

說是這樣說,現在蘇雲生都來了,他們能怎麼樣呢,不過他沒有說一聲就過來,這些員工們如果真的做不好,早就原形畢露了,這種突擊的檢查最能看出一個地方的工作態度了。

蘇雲生看到大家都是很勤快的,肖元德也沒有偷懶,感覺還挺滿意的,謝靈欣就和大家說道:“今天特意來視察沒有嚇倒大家吧!他們也不想的,只是想看看大家認真工作的樣子!”

“沒有,你們喜歡什麼時候來看都可以啊,謝總、蘇總,他們都會很努力工作的!”肖元德代表其他人說道。

“呵呵,這樣就好,你們不要擔心,他們很快就離開啦,你們自己慢慢工作吧,不過這次想到樓上的單間隨便看看,當然也不會打擾到這裏的遊客。”

聽到蘇雲生的意思,肖元德很快就帶着他們上樓去了,看這些單間是想了解一下那些客人的住宿環境,套房他們是享受過了,但普通的房子沒有看過,當他們去到一些沒有人住的地方,就看到裏面的牀鋪傢俱燈飾什麼的,感覺都挺潔淨的估計大家都住的還可以吧。 看了幾個房間感覺還不錯,蘇雲生就放心了,肖元德一直跟着自己的老總走動,去到那裏就介紹一下,非常的禮貌和恭敬,隨後蘇雲生想到樓上清洗室看看這裏的阿姨怎麼對毛巾被子進行消毒的,肖元德就帶着他們上樓。

溫泉酒店的清洗室可是有好幾個,肖元德讓他們去看最大的這個,當他們走進去之後,有許多阿姨都在忙碌着,他們知道來的是謝總的時候都放下手頭的工作來打招呼,蘇雲生就禮貌說:“不用拘謹,你們繼續工作吧,我只是來這裏看看的!”

謝靈欣也接着說:“沒錯啊,不用他們沒錯來都那麼拘謹,自己喜歡坐什麼就做什麼,不然這樣反而影響到你們的工作了。”其實說的容易,這些清洗的阿姨們又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就做到呢,除非他們兩個沒有來吧。

這些阿姨們都不敢在老總來到的時候是掉以輕心啊,她們打招呼後蘇雲生就給她們各自都發了個紅包剛纔他到發電站那邊也發紅包,爲了鼓勵這些員工可以好好的工作,謝靈欣提議的。

當他們兩個看到這些毛巾和被子都被洗的如此乾淨的一刻就知道這些阿姨們平時都是非常認真工作的,那麼蘇雲生他們就放心了,客人們一定會感受到阿姨們的勤勞,然後很喜歡在這裏居住吧,來這裏的旅遊的人客回頭率都很高的,這些都和他們的通力合作有關係。

蘇雲生看阿姨們都有點累,就親自來到這裏幫忙她們洗,這樣親力親爲的表現,好像就只有蘇雲生這個老總試過,謝靈欣見蘇雲生都動手,自己那裏能不動手呢,隨後肖元德也來幫忙,這種場合,就算是肖元德他也不敢什麼都不做,三個人一起洗了許多被單,弄了大概一個多小時吧,蘇雲生才願意離開,彷彿是在那裏體驗生活一般,不過阿姨們的壓力卻挺大的,因爲老總在,怎麼說還是沒有平時那麼自然。

弄好這次被單,蘇雲生感覺是時候到溫泉酒店最值得人考察的地方了,當然這個地方就是溫泉,來到溫泉這裏後,肖元德就給蘇雲生介紹,之前不是說過要在這裏種植密集的樹木嗎?到了今天這件事終於落實了。

蘇雲生也看到溫泉的周圍種植了大概100多棵這種芭蕉和梧桐樹,把溫泉變成了一個避暑的綠色平臺,許多遊客都很喜歡在這裏度過炎熱的夏天,一住就是幾個月,等夏天過完了再回去。

這些遊客都是很會享受的但也要找到好像這樣的旅遊區纔有可能啊,許多人富裕之後都在尋找可以遊玩的地方,現在呢他們就在這裏享受着天倫之樂一家人來到這裏浸泡溫泉,享受美好的生活。

雖然蘇雲生和謝靈欣現在還沒有孩子,但他們也拉到溫泉中,在那些密集的植物下方閉上眼睛感受那種熱氣來到自己的身上,非常的舒服,就好像整個人都被溫暖包裹了一般,特別的不想離開這裏,尤其是在寒冷的天氣在溫泉裏浸泡的感覺就更加舒服了,好像可以讓整個人的身體每一寸肌膚都鬆弛下來一般,只要閉上眼睛什麼都不去想,自己的肌肉和骨骼都會被放鬆下來的,這種感覺只有溫泉酒店這裏才擁有的。

加上前面就是高大的酒店大樓,看着那宏偉的建築內心就更加的舒服,四周圍還有許多植物覆蓋起來,密密麻麻的到處都是新鮮空氣,只要你在這裏吸入一口,你都會發現肺部都彷彿被從新喚醒一般,格外的舒服。

浸泡的時間長了,就會覺得肚子特別空蕩蕩的,這個時候就需要吃東西了,在溫泉當中飄浮了許多好吃的來到他們的身邊,其他的遊客也在附近,好像之前這樣,蘇雲生讓這些遊客沒有離開,肖元德當然知道自己的老闆習慣,喜歡和大家一起浸泡溫泉的,不想搞什麼特殊化,兩個人這樣浸泡也無聊啊,所以還是有大家陪伴會好點。

浸泡到一半的時候,蘇雲生拿到飄浮過來的壽司,旁邊有客人搶先一步要了一份,本來肖元德想罵他的,但被蘇雲生制止了,在外面怎麼說自己是老闆也要看好客人啊,不能隨便就罵的。

蘇雲生用眼色讓肖元德不要亂來,幸虧這哥們還是挺聰明的,很快他就縮回去了,繼續看着他們浸泡,有一些客人好像看出蘇雲生的身份不簡單,都不敢靠近他,他們吃着自己的東西,和自己的家人聊着,蘇雲生也不想被人發現,就當做不認識肖元德一般,和謝靈欣隨便談談。

等再次有食物飄過來,他們就吃了一些,治療好肚子的問題再說吧,不然那這都不知道怎麼繼續浸泡啊,他們可是想在這裏浸泡多一段時間的,那就需要更加多的食物來支持了,這個時間必須要有2個小時以上,這樣浸泡起來才舒服的。

不知道的經過多長時間後,他們發現皮膚有點起皺了,得離開湖水上來,在清洗室那裏隨便清洗一下,肖元德就帶他們去樓上的一個餐廳吃東西,剛好他們現在的肚子也餓的很,看到菜單,現在的蘇雲生完全不用看價錢了,上次他可是賺了十幾億的,現在的他買什麼都可以隨意,真是很爽啊。

吃完這頓飯後,蘇雲生就提議到太福塔去,之前這個地方沒有建設完成啊,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都已經建設完成啦,但此刻卻沒有真正的去過,登上塔頂看看這裏到底有什麼也好,或者太福塔的全景都可以一目瞭然的吧,和肖元德告別後,蘇雲生就帶着謝靈欣來到了太福塔附近,等下他們就要到上面去了,因爲現在這裏增設了一個售票點,所以現在進去必須要先買票的,看到是蘇雲生在排隊,那個售票員本來想打聲招呼的並且讓他們免費,可卻被蘇雲生制止了,他可不想讓這裏的人知道他是什麼人,於是他就和普通的遊客一般買了票自己上去。

這樣就沒有人知道蘇雲生的特殊身份啦,當他們來到塔上的時候,看到許多遊客在塔內的一些古蹟這裏使勁地拍攝照片,大家的幹勁還是挺不錯的,喜歡拍攝的人都很多,特別是鎖定一些特殊場景的時候。

蘇雲生和謝靈欣都一樣,畢竟他們也是那種喜歡拍攝和上傳的人,那麼好的機會怎麼可以錯過呢,加上又是在旅遊區的太福塔這裏,這樣的地方不去拍攝那下次就沒有這樣的機會啦,兩人幾乎連一個最小的場景都不願意放過。

這太福塔的一樓這裏就放置着一個大的鐘擺,都是純金鍛造而成的,聽說足足消耗了20多億,不過這已經是一個保守的價格了,要是全部計算出來估計40億都有,那麼昂貴的鐘擺附近種植了許多仙人掌,還有標籤說明這都是用什麼製作的。

看到它的價值那麼大,許多遊客都忍不住在它的旁邊合照,感覺這樣以來會提高自己的身價,當然這是一種心理感受了,就算是蘇雲生和蘇雲生他們兩個也喜歡在這個地方拍攝,兩個人讓一個攝影師幫忙拍攝了許多合照拿回去進行紀念。

一樓這裏除了鐘擺還有許多名貴的山水畫其實這些東西用來拍賣也可以得到許多好的價錢,但作爲太福塔的一些象徵,就算多少錢,蘇雲生也不會拿它們去賣的,在那些山水畫前面也有許多人拍攝,一些懂藝術和欣賞的人一看就知道這些作品不簡單了。

他們都在慢慢欣賞着這些作品,同時正在評價那些比較好,蘇雲生和謝靈欣也來到他們的身邊介紹了幾幅作品,當有人問起他們是誰的時候,本來一些工作人員想介紹的,可是被蘇雲生阻止了他說自己只是一個愛畫之人,要不是說的好,那些人都不相信蘇雲生剛纔的話。

蘇雲生 說這八馬全圖的真跡絕對是徐悲鴻大師的作品沒有虛假,只能來到太福塔這裏才能看到的,另外還有齊白石的這些蝦雖然黑白顏色比較單調但細心的去看會發現那些蝦都是非常有活力的,讓人看完又想再看,彷彿充滿着活力。

“說的很好,如果這些畫都可以賣出去就好了,我真的很想得到啊!”一個看起來好像教師的人感嘆道,蘇雲生 就回答說:“一定有機會的,不過暫時這邊應該是買不到啦!”

感覺蘇雲生 好像很瞭解這個地方的內部,這個老師就有點疑惑,他問蘇雲生 你怎麼知道這個情況呢?”

“沒有,看都清楚,如果可以賣的話,這些作品早就去外面拍賣會吧,這旅遊區不是多出一個拍賣會嗎? 爵爺你瘋夠了沒 你看那邊有那些可以賣的都擊中在那裏了。”

謝靈欣有點不理解爲什麼蘇雲生 總是不想告訴別人自己的真實身份,其實現在說了也沒事啊,畢竟這種事情始終都是要讓其他人知道。

不過他要是不願意說,就是謝靈欣也沒有辦法,這個老師不知道怎麼的總是感覺蘇雲生 不簡單,但他沒有多問,繼續去看其他作品,蘇雲生 和謝靈欣也告別他去看其他作品。

就太福塔一樓這裏都已經看到不少精美的作品了,有些人在這裏都可以站個幾個小時的,要不是蘇雲生 和謝靈欣是來視察的,他們也想慢慢欣賞。

現在他們要上樓去了,這個太福塔可是有25層那麼多,如果一直耽擱在1樓估計好幾天都視察不完,當然他們也知道今天內是沒有辦法視察完畢的,那旅遊區的其他地方就得到明天之後再說,今天能夠走完這太福塔已經很不錯了。

就在此刻他們兩個已經來到二層這裏,太福塔的這個地方到處都是植物,蘇雲生 記得這一層到八層都是植物,估計這次又可以大飽眼福了這二層主要都是種植着一些薰衣草,這些植物都是謝靈欣喜歡的,那就剛好合了她的意思,本來謝靈欣就是因爲衝這些植物才讓蘇雲生 和自己上來的,從太福塔的二樓開始都是謝靈欣喜歡的植物,這回謝靈欣可以樂呵呵了。

看到自己喜歡的薰衣草,謝靈欣當然忍不住就拿出手機拍攝發到抖音上去了,這是她平時看到美好事物的習慣,現在微信很少用的她,都喜歡發抖音,在這些薰衣草的周圍穿梭她看到許多園丁在這裏種植着,說到種植的事情還是蘇雲生 厲害,他今天剛好來到這裏,負責人一發現是蘇雲生 立刻就警惕起來,這是一個叫做線浩歌的人,現在是太福塔的負責人,之前是蘇雲生 親自挑選他來這裏的。

今天看到自己的老總來到這裏,線浩歌非常恭敬地和他說道:“歡迎老總來到啊,他們這些種植的東西還不錯吧,記得老總在種植方面就很厲害的,今天來到這裏他們估計可以學習到許多東西!”

“你過獎了線浩歌,其實我也只是隨便來看看而已,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畢竟這些種植什麼的知識你應該很清楚啊,不用我多說,不然當時我也不會找的你幫忙的!”

這一些話說着還挺恭維的,不過線浩歌知道老總這是在稱讚自己,得到老總的認可,員工當然會很高興,但線浩歌不會驕傲,他很謙虛地說道:“謝總可以認可我的能力就最好,那今天你要種植什麼嗎?要不和蘇總一起體驗下吧!”

提起種植的事情,謝靈欣和蘇雲生 都沒試過在太福塔這裏,所以今天是個好機會啊他們讓這個線浩歌幫忙一下,看在這裏可以種植什麼的,線浩歌就說最好就是種植薰衣草啊,因爲有現成的,不用去找。

剛好這裏還有空地,蘇雲生 和謝靈欣就找到一些薰衣草種子放到空置的泥土裏,很快他們淋水後,蘇雲生 還偷偷地把那些龍王甘泉撒了進去,希望它們可以生長得更加好,這些都是蘇雲生 一向喜歡用的種植方式,只要有這樣的機會他們都不會放過的,反正一滴龍王甘泉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已經很簡單了。 你以爲還是從前那樣子嗎?隨便幾滴使用後,腦袋就感覺到暈眩,現在他就算滴多少都不會有什麼感覺到,畢竟蒼龍訣都已經修煉到這種地步了,還怕消耗那麼一點點的龍王甘泉嗎?

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他們很快就種植完畢,線浩歌還問他們感覺怎麼樣,蘇雲生 說還是一樣啊,不過在這個地方的空地還有那麼多,可以適當找時間全部種滿它的,不然有那麼多空地就浪費了。

這個線浩歌當然知道只是現在還沒有時間而已,他跟蘇雲生 說自己一定會很努力去完成這件事的之後,蘇雲生 就和謝靈欣讓線浩歌帶他們上去三樓。

之後不僅僅看到薰衣草,其他的樓層上面種植的有仙人掌、梅花之類的,第三層看到的是萬壽菊和牽牛花,還有一些異國玫瑰,這些植物當然不能選擇普通的品種啊,不然都沒有必要種植在太福塔這裏。

其實那些萬壽菊和牽牛花都是變異改良的,就是轉基因讓它們多出一些顏色和形狀,這樣看起來比起普通的品種就要豐富多了,在這種旅遊的獨特地方當然必須要使用這種植物啊,這樣才能襯托出這地方的不一樣,吸引更加多的遊客過來。

來到三樓,蘇雲生 和謝靈欣當然也要親自嘗試種植一番,線浩歌在旁邊一直好想陪伴遊客似的沒有離開,給他們找來種子和灑水器,讓他們嘗試一下在太福塔種植的感覺,其實在這裏其他的遊客也是可以花錢嘗試高空種植的。

當有些人看到蘇雲生 和謝靈欣不用錢都可以種植到那些植物,就知道他們兩個的身份不簡單,有些人甚至可以猜出出來,這兩個人是旅遊區的重要人物,不過遊客們都沒有多說什麼,只顧自己玩和拍照。

來親自種植的遊客也有不少,從太福塔的三層上去一直都是人,密密麻麻的,這太福塔得承受多大的壓力啊,不過吳師傅的建設技術那麼厲害,這麼點事情絕對不用擔心,吳師傅親自監督建設的建築絕對沒有問題。

想起他都有一段是沒有見過這位建築大師了,自從旅遊區建設完成,吳師傅就離開啦,蘇雲生 想見他都聯繫不上,好像說他最近又去了其他城市忙碌別的工程,好像他那麼有名的建築師傅有人找他合作當然也很正常。

提起吳師傅,謝靈欣也說想看看他最近的情況,蘇雲生 卻說他最近很忙,估計不方便過來,那就只好等他有空啦,在三層這裏的空地種植不少異國玫瑰之後,他們兩個看着那些種子慢慢地生長,當然現在是看不出來它們長得如何的。

只能看着它們還在泥土裏,很期待它們早點出來和他們見面啊,蘇雲生 再次滴下一些龍王甘泉,滋潤着這些泥土讓它們迅速生根發芽,但今天內都看不到的,等下次有空再來看看吧,好像看到蘇雲生 他們玩的挺開心的,線浩歌也高興了起來,給他們拿了一些水果過來吃,說這些水果是塔上那些泥土種植出來的草莓。

草莓這個水果謝靈欣和蘇雲生 都挺喜歡吃的,所以看到它們之後,兩個人都忍不住就吃了起來,不吃不知道,這太福塔種植的水果也太好吃了吧,這味道比起自己在公司空中花園種植的味道好了不少,真心不錯。

吃完之後,謝靈欣還想吃,線浩歌只好讓樓上又拿了些下來,這次幾個籃子裏面都放滿足夠兩人吃很久了,吃着他們又想到四樓,來到這裏看到一大片的草莓種植着就不用麻煩線浩歌拿下來了啊,剛纔線浩歌還以爲他們要待在樓下很久的,所以就拿下來了。

看到他人那麼好,蘇雲生 就稱讚道:“現在好像你那麼認真對待工作的員工很少了,我看好你的,以後的工作你必須要更加努力啊!”

“知道啦,既然讓整個太福塔都交給我的話,謝總你認爲我敢掉以輕心嗎?”這次蘇雲生 來考察差不多把所有這邊的負責人都叮囑了一次,這也算是他作爲老闆向大家督促工作的一種體現,還是第一次那麼正式的,到時候蘇雲生 想還要給大家召開一次會議才行,說一些旅遊區未來的發展方向什麼的,讓大家更加齊心合力工作。

會議大概是在這次考察完畢之後進行吧,蘇雲生 都已經計劃好了,所以現在一點也不心急,還是慢慢地陪一下謝靈欣看看這裏的風景吧,畢竟休息的時間那麼小,有空還是多陪一下自己的另一半。

加上今天的心情挺好的,讓謝靈欣看到自己最喜歡的薰衣草一起種植起來,在樓上又吃到那麼多的草莓,簡直太高興了,除了草莓之後線浩歌還拿了一些青棗給他們吃呢。

青棗這個水果也是兩位喜歡吃的,當然爭先恐後地在那裏吃着,胃口特別不錯的他們一下子就吃了許多青棗還帶着一些聖女果沒想到太福塔這裏還有那麼多水果吃的,有些遊客知道這裏是如此,特意上來吃一次水果感覺下去的時候都忘不了那種味道。

可能是在太福塔上面吃吧,味道和平時在街上或者家裏吃的不一樣,加上那太福塔上的泥土和普通的不一樣,吃起來味道尤其的好,回味無窮的,吃過這裏水果的回頭客很多,人山人海的,在這些水果方面旅遊區又大賺了一筆,當然這個和限時採摘的園地一樣,都有許多吸引人的水果,只是這裏是限時吃的,不用自己打下來有些人喜歡打下水果的會打,當然這個看每個人的興趣偏向那方面了。

在這裏蘇雲生和謝靈欣還是覺得自己比較喜歡直接吃水果的,畢竟他們上次去打水果累的滿頭大汗結果也沒有打多少,吃力不討好的事情,還不如直接就有的吃,省時間又省心啊,好像他們這樣想法的人基本都不會再去打什麼水果吃了,四層這裏的水果基本被他們吃個遍,平時謝靈欣吃的不多,但在水果方面,她卻吃的非常多,一下子就吃下好幾斤的,看得蘇雲生都以爲是自己的眼睛出問題了,怎麼會跑個這樣喜歡吃水果的女朋友出來呢,當然這個人就是謝靈欣,他沒有認錯人。

看着她一手抓了幾個聖女果就這樣放到嘴巴里,蘇雲生差點以爲眼前的人不是謝靈欣了,這也不能怪蘇雲生啊,畢竟他還真是第一次看到謝靈欣的這種模樣。

Prev Post
眼眸微爍,林風心中盤算著。
Next Post
杜雙雙急道:“你就不能再快一點?”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