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日的承諾,無疑是在打他們的臉,還記得趙霜走時,他們曾說過,只要他們還活着,定會守護夜衣無恙。

“這事不怪你們,我知道你們都已經盡力了。”放下懷中的趙師,趙霜微笑着攙扶起他身前的一名武館學徒。

“你們都起來,記不記得我跟你們說過的?男兒膝下有黃金,不要輕易下跪於人!”

趙霜扶起一人,而後又扶起幾人,而後招了招手,大聲說道。

“師父!”

一羣人顫抖着身軀,緩緩站起身,他們顫抖不是因爲懼怕,而是內心的自責。

“趙師在這裏,我已經簡單的給他處理了。你們帶着他和傷員休息吧,接下來的事,一切都交給我了。”趙霜微微一笑,留給武館羣人一個寬闊的背影。

走出武館,趙霜臉龐上的笑容凝固,逐緩變得冰寒。

“林族,一個即將敗落的家族,既然你們招惹了我,那我就幫你們加快敗落吧!”

趙霜身化殘影,而後飛躍上天,短暫的遮住陽光,一道黑色的身影一閃即逝……

武館外,一個樓頂上,六道身影傲立,之前的一幕幕,他們都看在眼裏。

“好戲要開始了!”邀月看着趙霜消逝的身影,淡淡的說道。

“好戲是要開始了,就是怕他沒那個本事,要知道這五大族四小族可不止是名頭,四小族雖不及五大族,但也差不了多少,他一個人去,到時恐怕會需要我們出場相助。”顧雲天那不和諧的聲音響起。

他們的師叔從古墓府一出來,就已經開始拉遠與顧雲天的距離了,而現在他離顧雲天更遠了。

趙雲幾人對顧雲天的話,仿若未聞,這個人已經被他們完全給無視了。

“走吧,我們跟上去看看。”趙守說道。

幾道身影輕躍,而後全都消失了蹤影……

嘭!

大地龜裂,趙霜從天而降,強勢落地林族地盤上。

林族的高層和大部分精英雖然已經全都不在了,但是偌大的一個林族,還是有很多人的。

老族長不在,少族長也於那時再無消失無蹤,時隔這麼久了,林族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新族長也已選了出來。

趙霜直接落到了林族的訓武場,這裏有很多林族人在修煉,其一落地,立即被林族一羣人給嚴嚴實實的包圍了起來。

“把你們族長叫出來,我有事請教。”

這些人對趙霜都沒有威脅力,每件事都是有因果的,他也不想隨意大開殺戒,畢竟林族人很多,一旦殺起來,必是血流成河。

先禮後兵,實在不行,趙霜也不介意大開殺戒,只是到時林族可就要雞飛狗跳,亂成一團了。

“你是誰?”

林族族人不理會趙霜的話,這誰來揚言要見它們族長就讓其見族長?那他們林族的威信何在?

“你們不用管我是誰,讓你們族長出來一見。”趙霜用還算平靜的話語振聲說道。

“小子,在我林族,你休要如此張狂。”林族族人斥喝道。

趙霜看了看那人,毫不理會,他大聲喝道:“聽說林族換族長了,不過你們林族怎麼着了我管不着,你的族人在外犯了錯你的管吧?”

除了圍着趙霜的一干林族族人,沒有一點別的聲響,趙霜平靜的臉開始呈現出不耐煩。

如果是其他事,他並不介意多拖一些時間,但是事情關係到了夜衣,他可就沒那個耐心了。

“我說三二一,如果你不出來,我滅你全族。”

趙霜此話加持有元力,一話出,頓時震退了圍着他的所有林族族人,並且震聲傳遍了整個林族。

依舊沒有動靜,就好像這林族族長真的不在似的,不過突然一道有些老邁身影飛來。 這是一名滿頭白髮的老者,他穿着海藍色的長袍,手握一根盤龍柺杖,駐步落地。

趙霜冷漠的看了老者一眼,並沒有說話,老者看着他,說道:“老夫眼拙,不知閣下是?”

“我是誰不重要要,重要的是,你就是林族的新族長嗎?”趙霜開口。

“老夫乃林族新晉大長老,族長正在閉關修煉,你有什麼事與我說,是一樣的。”老者說道。

趙霜看着他,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你終究不是林族族長,有些事你做不了主,還是叫你們族長出來一見吧!”

“我說了,族長正在閉關修煉,族中大小事務我皆能做主。”老者強硬的說道。

趙霜看着老者,說道:“那好,既然你說你能做主,那就別浪費時間了,把林略,林強二人,還有林煞交出來。”

夜衣的事趙霜還是非常擔憂,多耽擱一分一秒,夜衣就多一分一秒的危險,他不願再多拖。

聽了趙霜的話,林族一衆人等皆是一愣,招惹到強者,交出林略林強倒是沒什麼,但是林煞卻不同。

因爲之前的事,林族可謂是強者盡失,現在正是需要人才的時候,而林煞在正在的林族裏,是少有的一個天賦好的人才。

並且,林煞還是林族的新任少族長!

老者當先反應過來,腦中飛思,而後這樣說道:“你要他們幹什麼?不知他們什麼地方得罪閣下了?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讓他們給你賠禮道歉。”

“賠禮道歉就不用了,我只想知道他們現在在哪兒。”趙霜說道。

老者搖頭,淡然的說道:“不知道!”

“三!”

趙霜看着老者的樣子,突然冷笑出聲,那彷彿如來自地獄惡魔般的聲音寒漠響起。

“你數三二一又怎麼樣?你以爲你嚇得了誰?我林族可不是隨便一個人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我這麼多人還讓不成?”聽到趙霜數三,林族一些人不由火氣上升,出言喝道。

而那自稱林族新晉的大長老,也是淡漠的看着趙霜,顯然他的想法跟林族其他人一樣。

趙霜見罷,輕柔的笑了:“是麼?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再浪費我的時間了。”

聽到趙霜的話,林族這位大長老一揮手,林族族人們當即呼嘯着,揮舞着手中的兵刃,衝向了他。

“來吧,一招解決你們,冰神魄!”趙霜冷聲爆喝。

體內元力沸騰,趙霜全身元力瀰漫,一層淡淡的冰鎧覆蓋全身,威風凜凜,宛若一尊冰神。

對面林族衝殺而來的人,趙霜掌拳一握,天地間竟凝結出了無數冰塊,將這裏的林族族人全部包裹進去,凝實成一塊巨大冰石。

“破!”

趙霜俯衝過去,一拳轟擊在巨大冰石上,瞬間,巨大冰石裂紋斑斑,最後轟然破碎。

冰石炸碎,碎冰漫天飛濺,裏面的人,無一例外,全都跟着冰石破碎成碎片。

鮮紅的血許久之後纔開始流淌,灼熱的烈日也是才灑了好一會,才化了一些沾染着血的碎冰塊。

身軀一震,元力消散,趙霜環視一圈,冷漠的說道:“既然你們想死,我也就只好成全你們了。”

在這裏的人並不是林族的所有人,只是一部分而已,而現在,正有一大羣人源源不斷的趕來。

“二!”

趙霜的聲音再次響起,剛纔的出手只是一個警告,他可以浪費一點時間,數三個數,不過如果林族族長不出來的話,那就只好出手將其揪出來了……

“厲害,一招秒全部!”不遠處一座小樓頂上,幾道身影站立,趙守見到趙霜這一招,不由讚譽道。

“哼,也就是對面一些小嘍囉才這麼有效率,敢這麼殺人,等會林族族長出來,就有的他受了。”顧雲天那不和諧聲音又響起了。

…………

趙霜站在原地,靜靜的等候林族聚來越來越多的族人,並沒有任何動靜。

“趙霜?”突然一道驚呼的聲音響起。

趙霜看去,只見林略和林強正站在那裏,在他們前方,還有一名年歲與他們差不多大的少年。

“找的就是你們,終於來了。”趙霜看着他們,眼神逐漸變得越發冰冷。

“趙霜?你是趙族的那個少族長趙霜?”林略林強二人身前的那名少年說道。

“你就是林煞?”趙霜看着少年,不用多想就知道了其的身份。

“我就是林煞,看來你果真就是趙族少族長趙霜了。”少年說道。

趙霜冷漠的看着林煞,說道:“你們應該知道我此行所爲何事而來吧!老實交代。”

林煞看着趙霜,聳了聳肩,說道:“你真會說笑,我怎麼知道你爲何事而來?我又不會預知。”

聽了林煞的話,趙霜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我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你既然還要跟我裝傻,那我就只好動手讓你說出來了。”

說罷,趙霜一個衝擊,瞬間身形消失原地,再次出現時,已然再林煞身前。

林煞見到趙霜身形不見時,就已做好了防禦,可是奈何其攻勢太猛,他一下就被打飛了出去。

趙霜站在林煞之前所處的位置,擊飛林煞,他雙手齊出,一手提起一個人。

分別是林強和林略,兩人驚駭無比,在趙霜手中,兩人根本就沒有半點反抗能力。

掐着兩人的脖子,趙霜的聲音傳進了兩人的耳朵:“我女人,是你們綁的吧?”

兩人臉色早已通紅,聽到趙霜的話,他們身軀都是一震,而就在這時,趙霜雙手加力了。

“她現在在哪裏?說出來我或許可以放你們一命。”趙霜把頭伸向前,到達兩人頭顱中間。

說到這話,趙霜卸去手上的力氣,並將林強林略二人放在地上,兩人互視一眼,而後目光同是投到了林煞身上。

咔嚓!

趙霜見此,輕笑一聲,不再有任何猶豫,雙手用力,輕易的掐斷了那二人的脖子。

將兩具瞪大了雙眼的屍體丟在地上,趙霜淡漠的聲音響起:“給你們機會了,只不過你們不會把握。” 解決了林強和林略二人,趙霜把目光落到了林煞身上,輕聲道:“既然你們三人都知道,無用的人也就不需要了,我就乾脆直接審問你就行了。”

林煞捂着胸膛,喘着粗氣,說道:“那也得你有那個本事才行。”

趙霜微微一笑,冰藍色的元力瀰漫在手中,他看着林煞,淡淡的說道:“那就讓我看看你有多少本事吧?”

“你別囂張,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對手,所以我已經叫我師父來了,等他老人家來了,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的,並且你以前被我師父教訓過。”林煞叫囂道。

趙霜看着林煞,不明其話,當即不由疑惑道:“你師父是誰?”

腹黑總裁要定你 “你女人身上是不是有血煞之氣?”林煞說道。

趙霜皺眉,不知林煞是從何得知,但他之言確實沒有錯。

趙霜看着他,詢問道:“那又怎樣?”

“那又怎麼樣?前不久,我聽我師父說過,有一次他做實驗,被一對年輕夫婦給毀了,他就用他的血煞之氣重創了那對夫婦中的女的,那對年輕夫婦的,應該就是你們吧?”林煞細細道來。

趙霜聞言,雙目猛然一凝,而後他全身元力爆棚,這裏被一片冰藍色的元力的光耀所閃耀。

趙霜寒漠的聲音響起:“你是那個人渣的徒弟嗎?看來我此行不虛啊!”

林煞見到趙霜已經動怒,要出手,趕緊飛退,他知道自己的實力,他也看到了剛纔趙霜的實力。

Prev Post
王夫人而是覺得不可思議,便有些疑惑的詢問。
Next Post
陽頂天一捏,謝言唷的一聲就叫了起來,那聲音嫩得,撐死十八歲,說十三四歲,也絕對有人信。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