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他已經成為了能夠匹配她,能夠保護她的男人!因為他已經是琉璃國至尊無上的皇帝!

「不……你們這是送死!」歐陽紫玥一聽這話,急了。

雖然她也很想離開,可是一想想幽冥宮的實力,簡直是強到不像話!

大時代1994 ,也就是她昔日的同伴!

他們那些「鬼才」的實力有多剽悍,她清楚得很!

皇甫桀根本就不可能有一分勝算!

一想到皇甫桀的腦袋被子彈洞穿,倒在血泊中的情景,她急忙甩了甩頭,想要掠去腦中可怕的想法。

「不會的,君無陌率領冥月王朝的軍隊,也候在花翎谷外,兩軍加起來,足有二十多萬人,難道還滅不了他這區區幾千人?我知道幽冥宮是藏龍卧虎之地,可是饒是它再人才濟濟,也不會抵抗得了我們這麼多人!說什麼,我今天也要把你救出去!」

皇甫桀言辭鑿鑿的說道,言語里充滿自信! 皇甫桀言辭鑿鑿的說道,言語里充滿自信!

眸子里閃動著細細的光碎,把他精緻的面龐籠罩在一片似夢似幻的氛圍下,美得都不真切了……

歐陽紫玥輕輕的捏了捏皇甫桀的手,懇切的道,「謝謝你,皇甫桀。」

千言萬語只化作一聲感謝,除了感謝,她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就不能說句更實際的話嗎?比如我救你出去,你就以身相許之類的……」皇甫桀眨巴眨巴眼睛,笑盈盈的說道。

那略顯尷尬的笑容真的跟他那滿身蕭殺的黑衣完全不搭!

但深藍色的眼眸卻是極其認真的,足以包羅萬象的浩瀚與無窮。

歐陽紫玥只是訕訕的笑著,呢喏的說道,「對不起……皇甫桀,我……」

「不用說了,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皇甫桀無所謂的聳聳肩,「你不必有什麼負擔。」

然而回頭的瞬間,他的臉上儘是苦澀與失落,卻全被掩蓋在黑暗與孤寂中。

雖然明知道會是這樣的結局,明知道自己擁有了令人羨慕的權勢也不能喚回她的芳心,可是還是執著的,不想放棄……

因為,這就是愛情,明知是飛蛾撲火,卻仍然是一往無前。

「咚咚咚」——

正在這時,一陣突兀的敲門聲突然響起。

歐陽紫玥眉心一聳,警惕的說道,「誰啊?」

然而門外卻是沉默著,什麼動靜也沒有。

「我去開門,你先躲起來。」


歐陽紫玥鎮靜的對皇甫桀說道,然後小心翼翼的踱到門邊。

打開門的一剎那,她有些驚詫,但轉瞬就被濃濃的喜悅所替代!

分手就別回頭 無邪……」

緊緊的抱住他,用盡滿身的氣力,勒的她的手臂都有些酸痛。

他們有多久沒有見了呢?差不多一個月了呢!

然而思念卻沒有隨著時間流逝而淡去,相反如野草一般瘋長開來……

君無邪關上門,靜靜的凝視著她,手指在她吹彈可破的皮膚上游移著,在尋找此刻的真實感。

就只是游移,再無過多的動作!

他的眼波深邃似海,久久的凝視著她。

忽而俯身,狠狠的攫住她的紅唇,瘋狂的掠奪她的一切氣息。

這一個月的別離折磨得他寢食難安,整個人都瘦了一大圈!

看不見她的空虛就像是一根根刺,狠狠的扎在他的心上!

歐陽紫玥也熱情的回吻他,貪戀著他的味道,巨大的喜悅沖刷著她的心。

然而忘情的他們卻忘記了這房間里還有一個人。

「咳咳……」輕輕的咳嗽聲響起,君無邪警覺的揚起劍,充滿強勢的殺氣!

然而歐陽紫玥卻只是輕輕的握住了他的手,「別擔心,是皇甫桀……」

君無邪君擎天的眼光瞟向那個一身黑袍的男子。

皇甫桀似乎比上次相見又愈發成熟了,澄凈之中多了幾分沉斂的味道,多了王者的霸道!

「你怎麼會在這?」

君無邪不悅的揚起眉梢,妖孽如斯的精緻臉孔籠罩著一層薄淡的怒氣。

「我來救她。」

皇甫桀靜靜的笑著,雲捲雲舒似乎都為他完美的笑容所停止。 「我來救她。」

皇甫桀靜靜的笑著,雲捲雲舒似乎都為他完美的笑容所停止。

歐陽紫玥知道君無邪的醋勁又翻湧上來了,於是連忙拽住他的手,「真的,他是來救我的,要不是他,我們的孩子恐怕就……」

說到這,歐陽紫玥的聲音有些哽咽,一想到方才的慌亂與絕望,她全身都使不上氣力。

君無邪這時也一凝眸,看到了她衣衫上的血漬,呼吸微沉,輕柔的抱住她,但是眸子卻是轉向皇甫桀,無比不自然的說了聲,「謝謝……」

他是一個是非分明的人。

他真的很感謝皇甫桀救了玥兒還有他們的孩子,否則他不知道自己會做出多麼瘋狂的事!

「現在我們帶她離開吧!」皇甫桀也只是回以一笑。

可是歐陽紫玥卻決絕的扯開兩人,堅定搖頭,「不,我還不能走!」

若是她執意走了,換來什麼的結局!

她心知肚明!現在楚雲錚手上的武力根本不是君無邪和皇甫桀想象的那麼簡單!

只有她清楚,他們手上有槍,有手榴彈,還有核武器!

一個核武器,分分鐘就可以將冥月王朝乃至琉璃國夷為平地,威力不可想象!

歐陽紫玥不知道該怎麼跟他們解釋這件事!但她只知道她現在還不能走!

君無邪扶住她的雙肩,眼睛里幾乎要滴出血來,「玥兒,你清楚你在說什麼嗎?他差點就要殺了我們的孩子,你難道在遭遇了這麼多事情之後,也仍舊決定留下,接受他的荼毒?」

歐陽紫玥搖頭,蒼涼一笑,「我走了,更多人接受他的荼毒,到最後結局都一樣,我們都得死!就算是天涯海角,他也一定會把我給抓回來!」

君無邪忿恨的狠狠一拳砸在牆上,皇甫桀連忙拉扯住他,大驚失色,「你瘋了嗎?要是被發現了怎麼辦?」

君無邪雙手指縫之間全是血,但他卻渾然不覺,手指插入發中,「我恨自己的無力,若是我打得過楚雲錚,怎會連玥兒還有自己的孩子都保護不了?」

「不是打不過,一時半會兒,我很難跟你們解釋。」看到君無邪這樣,歐陽紫玥也很難過,上前拉起他,「楚雲錚從我們那個世界找來戰友和你們為敵,根本不是你們所能對付得了的! 99億寵婚:吻安,小甜心 ,只要我能治好他這種病,那麼……一切都可以和平解決!」

「如果只是一種疾病,那可就好辦了啊,我可是神醫啊。」皇甫桀自信滿滿的走出來!

歐陽紫玥苦笑搖頭,「不是身體上的病。」

皇甫桀震驚,隨即問道,「那是哪裡有病?」

「簡而言之,就是心出了問題,會不自覺胡思亂想,會不自覺變成另一個人!」歐陽紫玥想了想,才精準的說道。

「妙哉!妙哉!沒有想到居然還有這麼玄妙的病疾。」皇甫桀也算是個習醫成痴的人,不由得雙目放光,「玥兒,你懂得還真多!」

歐陽紫玥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在我們那得這種病的人不少,他們都控制不了自己!我也只是想試一試!」 歐陽紫玥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在我們那得這種病的人不少,他們都控制不了自己!我也只是想試一試!」


她雙手扶住君無邪的肩,語氣誠懇道,「無邪,你要相信我,我是你的小福星,我怎麼可能捨得離你而去呢?哪一次不是危險重重,我們都有驚無險的逃出來,而這一次不也一樣?」


她信誓旦旦的說道,然而卻沒料到,這一次與以往哪一次都不一樣!

君無邪嘆了口氣,玥兒要是堅持起來,真是八頭牛都拉不回,不過也正是她這份執著最吸引他!

「我會繼續潛伏在花翎谷,靜觀其變的,你也一定要小心!若是有些微異常,自己的身體最重要!」君無邪無奈的說道,每一次都是他的妥協,但願這一次他的妥協不會喚來無法彌補的後果!

——————————————————————————————————————

精神分裂症,歐陽紫玥並不是醫生,如何能治療呢?

但聯想起上次她在古代居然意外的將簡訊發給了莫逸辰!她頓時有了注意!

治百病,靠百度啊!房/事都能問度娘,區區一個精神分裂症又算得了啥?

於是歐陽紫玥便找到了方向!首先是要找到手機,一個能上網的手機!

可是這個時代真的能上網嗎?

楚雲錚雖然找人看守著她,但是並沒有限制她的自由,她還是能在花翎谷自由出入的!

花翎谷的風景很美,氣溫也很適宜,花翎谷外春寒料峭,但花翎谷裡面卻是四季如春!

歐陽紫玥冷不丁在樹下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頓時眼睛一亮!

技術控,也是組織里有名的基佬,遙河!

雖然身高一米八三的絕好身材,但絲毫不能阻止他一顆想成為女人的心!

遙河說了,他進入組織就是為了錢,黑客賺的錢太少了,所以他選擇進入組織,等攢到足夠的錢,他就去找世界上最有名的變性專家完成自己畢生的夢想!

他跟歐陽紫玥不算太熟,寥寥幾次會面也是因為某個人。

但只要他對這某個人還有所遐想……歐陽紫玥嘿嘿一笑,逐漸靠近他!

然而她還沒走近,就被遙河發現了!

他慌忙捂著胸口,「你幹什麼?你現在可是宮主的女人!不要對我有所遐想!」

歐陽紫玥:「……」

「我只是在這兒偶遇到你!」歐陽紫玥裝作一副看天氣的樣子。

遙河卻不信她這套,「歐陽紫玥你別裝了,我早就把你的資料給摸得一清二楚,甚至包括你的QQ密碼,還有你跟莫逸辰的聊天記錄!你是個人,是個鬼,我一清二楚!你一定是對我有所企圖!」

歐陽紫玥:「……」

有所企圖是不錯,但是不是那種企圖啊!

慢著……他說他知道她的QQ密碼?靠之!!

「我要告你,告你侵犯我的隱私權!」歐陽紫玥義憤填膺,此刻恨不得噴一口老血噴到他臉上,噴的他個狗血……呸呸,是人血噴頭! 「我要告你,告你侵犯我的隱私權!」歐陽紫玥義憤填膺,此刻恨不得噴一口老血噴到他臉上,噴的他個狗血……呸呸,是人血噴頭!

「你告啊告啊……馬上幽冥宮一大舉進攻,不僅這個時代,就連現代都是我們的天下,我會怕誰?到時候天下男人任我選!」遙河不停的做鬼臉,想要氣歐陽紫玥!

可是他這麼一說,歐陽紫玥相反冷靜下來,不再怒氣騰騰的,她望著他輕嗤,「遙河,你不是說過,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嗎?你心有所屬,獨一無二的男瓢不要了?」




Prev Post
「哼,那大陣沒有我快!」
Next Post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話起到了作用,那貨車司機被我這麼一嚇,果然站到了一邊,胖子急忙開車竄了出去,也顧不上什麼交通規則了,壓線闖紅燈,反正就是一路飆車一樣的,往附近的醫院趕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