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跳下來吧。”葉荒說道。

“就不能來接我一下,這麼高的地方,我沒跳好摔倒了怎麼辦。”李靈撇了撇嘴,還是縱身一躍跳到了葉荒的身邊,擁有了明勁境界的力量,身體又被朱靈的力量潛移默化的改變着,現在的李靈身體的能力,已經遠超普通人……普通人可不能像李靈一樣,隨便一跳就是兩三米高。

“葉荒你看到了嗎?那些樓層,其實都是有人的,我剛纔數了數,至少有十幾個人開窗看了。”李靈指着一些窗戶說道:“只是他們都不開燈,好似生怕被發現一般。”

“應該就是怕被發現,怕被這些怪物發現。”葉荒說道。

“葉執行官。”身後,支援者也跟了過來。

當他看到怪物還在地面上掙扎着,扭動着的時候,連忙撿起另外一根自來水管,走到怪物身邊,不斷的毆打着怪物的頭,直到這怪物的頭顱變成了一趟肉醬,徹底無法動彈。

完成這些之後,支援者氣喘吁吁的丟掉了手中的自來水管,擡頭對葉荒說道:“不這樣徹底摧毀他們的腦子的話,用不了多長的時間,他們就會通過吸收鮮血的方式恢復過來,或者乾脆與其他的同伴完成融合,變爲更加強大的怪物。”

葉荒點了點頭,雖然心中也有些不忍,但是待這種有可能對自己的生命有威脅的東西時,就必須殘忍一些,若不然到頭來害反而是自己。他伸出了一隻手,手掌上有真氣在流動。

“焚塵爲火。”葉荒凝聚這真氣,一團火焰懸浮在他掌心之上。

他已經突破到了抱丹境,能夠使用一些更加強大,強大到介乎於玄幻的手段了,比如他現在所展示的,焚塵爲火,除此之外還有凝雪爲冰,化氣成風之類的手段,聽上去十分的不可思議,但實際上,能夠展現出來的效果並不如何強大,與那些覺醒了操控類異能的一陣者相比起來,差的太多。

葉荒將火焰往哪死透了的怪物屍體上一甩,頃刻間,怪物的屍體就燃燒了起來,在熊熊烈火之中,化作了一灘灰燼。

“這些怪物,其實都是人對吧。”葉荒問道。

對情況已經有所瞭解的支援者點了點頭,說道:“在變成怪物之前,他們都是人類。但現在葉執行官你所殺的,只是怪物,與人已經沒有了關係。”

葉荒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走吧,我們現在就回安全局。我倒要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纔會使得這些人,一個一個都變成了怪物。” 三人一路往安全局的基地行駛而去,一路上所見的畫面,都是一樣的蕭條空曠。

“奇怪。”支援者輕聲的嘀咕着。

“怎麼奇怪了?”

“就算街道上沒有人,也還是有一些魔物在遊蕩的,我們駕駛着車輛穿城而過,很容易就遭到那些魔物的襲擊,但是今天……卻連一個魔物都沒看到。”

葉荒打開車窗往外看了一眼,在他視線所能及的範圍內,確實什麼都看不到。

還未抵達安全局基地的時候,突然間車輛內的警報系統就響了起來,公主的聲音從車載音響中傳出:“請求支援,請求支援!永寧街遭到大量魔物襲擊,請市區內所有執行官前往支援。”

“重複一遍,永寧街遭到大量魔物襲擊,請市區內所有執行官前往支援。”

什麼!?永寧街遭到了襲擊?

李靈的家就在永寧街,徐鷺,徐老爺子以及李靈的一衆叔叔輩的人們都住在永寧街。聽到這個消息,李靈當即就從座位上跳了起來。

“難怪這些街道上,怎麼連一個怪物都沒看到!”支援者回頭問道:“葉執行官,我們現在是前往永寧街支援,還是先回安全局。”

“先去永寧街!”葉荒和李靈異口同聲的說道。

“好的,坐穩了!”

支援者迅速的調轉車頭,車輛在路面上迅速的飄逸轉彎,輪胎在馬路上摩擦出一道火花。

“全速模式,啓動!”

支援者按下了方向盤上的一個按鍵。

滋滋滋——

車輛內傳來一陣機械轉動的聲音,隨着車輛的後方兩個氮氣彈道口彈了出來。

全速前行,車輛的速度瞬間達到了時速四百公里以上。在這空蕩的街道上,正好能夠暢通無阻。

在這樣的車速下,不多幾分鐘就已經進入到了永寧街,隔着一段距離,就看到永寧街上硝煙四起,不時有火光和打鬥聲傳來。

一些老房子上面,有體型龐大的怪物正在咆哮着。

在永寧街的中心,一隻身高三米,伸長五米,長有三個頭顱,分別從嘴裏噴出火焰,寒氣和毒物,宛如地獄三頭犬一般的怪物正在破壞着永寧街道上那些有着不少年曆史的房屋。

這三頭犬勢不可擋,好幾個執行官衝上去,都被它噴出的火焰與寒氣所傷,還有人沾染上了毒物,瞬間就臉色發白,失去了戰鬥力。

其他的怪物,執行官們還可以勉強阻止抵擋,甚至祛除,但是這頭怪物永寧街上趕過來的執行官,沒有人可以對付。

“不好!前面是個敬老院!裏面的人還沒有疏散!”

眼看着三頭犬就往一件四合院衝了過去,院門已經被它粗暴的破壞。

“不能讓他衝進去!攔住它。”

一個手持長槍的執行官,藉助着院牆衝跳到了半空中,手中的長槍指着三頭犬的頭顱從天而降。

“去死吧!”

三頭犬中間哪一個能夠突噴出寒氣的頭顱猛然擡起頭,朝着這執行官一口寒氣噴出去。

這名執行官根本就無法躲避,在半空中被寒氣凍成了冰塊,掉落在地上的時候,冰塊破碎,連帶着他的身體也在冰塊裏四分五裂。

“該死的東西!”

另一名執行官也朝着三頭犬衝了過去,不過他沒有正面與三頭犬對抗,而是利用速度的優勢,將冰封着隊友的冰塊全部收集了回來。他是一個速度系的異能者,將所有冰塊撿回來的最後一刻,卻不小心沾染上了毒氣,臉色瞬間變得煞白起來,沾染上毒氣的地方,開始被腐蝕起來。

“啊啊啊!!!不用管我,先,先看看他還有沒有救!”速度系的執行官將隊友的屍體放在了一名治療系支援者面前。

這名支援者點了點頭,將屍體拼湊起來,對四分五裂的殘肢斷臂使用自己的能力。一道綠光閃過之後,屍體突然重新有活了過來,這並不是起死回生,而是這名執行官還並未死去。

“太好了,沒死就好,先將他送回去。”

受傷的人很快就被送走,但是更加讓人頭疼的還是眼前這隻強大到讓人無法阻擋的魔物。

敬老院裏面,執行官衝進去,將無法自由行動的老人們背出來,但是執行官不過七八個人,敬老院裏面垂垂老矣的老人,卻又數十個,這樣下去的話,根本就來不及。註定會有老人,慘死在三頭犬的殘暴之下。

吼!!!

三頭犬右邊的頭顱猛然朝着敬老院最高的樓房吐出了一口烈火,這火焰的溫度十分的高,能夠瞬間降鋼鐵都燒融,這棟上世紀建造而成的樓房有大量的木材,只要被火焰蹭到,只怕瞬間就會化作灰燼,裏面一衆老人家也將在烈焰之中結束殘年。

就在這個時候,一面巨大的冰牆突然擋在了火焰之前。

烈焰雖然兇猛,但那冰牆也十分的厚實,一時之間無法突破冰牆的防禦。

在那冰牆的後方,有一個穿着黑色勁裝的長髮飄動的女人,正在用手支撐着冰牆,她的手中不斷的往冰牆中輸入着寒氣,以抵擋烈焰不斷加深的衝擊。

女人回頭對那些正在疏散老人們的執行官們說道:“快點,將所有人都帶到安全區去!”

“是二隊的姬如夢!第一批支援終於來了!”

“快點疏散!”

看到自己的攻擊被擋下,那三頭犬勃然大怒,直接就往大樓衝了過去。

“嘿!你這隻笨狗,不准你傷害爺爺奶奶們!”

只見一個堪比這三頭犬的龐大身軀從後邊衝了過來,直接與三頭犬撞在了一起。

碰!

一聲巨響,三米多高,五米多長只怕有上千斤重的三頭犬被這如山丘一般龐大的身軀給撞飛了。灰塵消散之後,站在那裏的是一個身高兩米多,渾身肥肉的人,他嘴裏咔擦咔擦咬着一根棒棒糖,目光死死的盯着三頭犬說道:“你這隻壞狗,寶寶生氣了!”

“吼吼吼!!!”

三頭犬很快就從地面上爬了起來,衝着姬如夢和張寶寶露出了鋒利的獠牙。 “你們小心點!這隻魔物勢力堪比A級!”在兩人之中,又有一個身影浮現了出來,這人穿着黑紫相間的緊身戰鬥服,俏魅的臉龐上滿是嚴肅。

“哼,不過是一直笨狗而已。寶寶這就打死他。”

說着張寶寶就直接朝那三頭犬衝了過去。

三頭犬的三隻醜陋猙獰的頭顱同時對寶寶噴出火焰,寒氣和毒物。

張寶寶的肉身防禦力堪稱頂級,所有的物理攻擊打在他的身上,基本都無法產生什麼效果,但是對這種能量的攻擊,卻沒有多少抵抗能力。

“寶寶!我都讓你小心一點了!”鍾離焦急的喊了一聲說道:“快躲開。”

“如夢姐姐!”張寶寶大吼了一聲。

姬如夢點了點頭,伸手往張寶寶身上凝結上了一層寒冰。

有了這一層寒冰附着,張寶寶便好似穿戴上了一件寒冰盔甲,衝過了火焰寒冰和毒霧的壁壘,直接與三頭犬扭打在了一起。

張寶寶有兩隻手,分別化作兩個鐵拳砸向三頭犬左右兩邊的頭顱,這兩拳的力量可不輕,三頭犬左右兩邊的頭顱當即就被砸的頭破血流,爆發出一陣哀嚎的聲音,但它還有一隻頭顱,狠狠的朝着張寶寶的脖子上咬過去,拼盡全力的開始撕扯。

要是普通人的血肉,怎麼可能抵擋三頭犬如匕首一般鋒利的獠牙,可是當三頭犬咬在張寶寶的身上時,卻好似咬住了一塊橡膠一般,根本就使不上任何的力量。

“你這隻,笨狗!壞狗!”

張寶寶的拳頭不停的往三頭犬的身上招呼下去,一人一犬在地面上扭打滾動了起來。這時候,姬如夢收回了冰牆,在她的手中所有的寒冰都凝聚在一起,變成了一把巨大的長劍,懸浮在三頭犬的上方。

姬如夢大吼一聲:“寶寶,讓開!”

“去死!”張寶寶一拳頂住了三頭犬的小腹,隨後憑着脖子上被撕開一條肉的痛苦,迅速的與三頭犬拉開了距離。

三頭犬被打的趴在地上,一時間還沒來得及站起身來。就在這時候,天空上的那柄巨大的冰劍落下,直接擊中了三頭犬的腰身。

這種犬科貓科的動物,都是通透鐵骨豆腐腰。級入門的這一擊毫無疑問打中了三頭犬的要害之處,直接就將三頭犬攔腰斬斷。

一分爲二人的三頭犬,還在掙扎着,發出悲鳴的哀嚎聲。

這聲音卻成爲了吸引其他怪物的訊息,只看到四面八方,十幾頭怪物直接就衝了過來,目標竟然不是姬如夢等人,而是那頭已經快要死掉的三頭犬。十幾頭怪物圍繞着三頭犬,開始分食三頭犬的屍體。

不過十幾秒鐘的時間,一具巨大的屍體就被吞噬的連骨頭都沒有剩下半根。

而那些吞噬了三頭犬屍體的怪物們,身上的氣息則發生了明顯的變化,他們變得更加強大了。

這些怪物,有的還保持着人形,有的則是各種猛獸的形態,最讓人噁心的則是一些完全已經沒有了任何形態,只是一堆雜亂拼湊起來的東西。

姬如夢三人被這十幾頭怪物給包圍了起來,這些怪物雖然個體實力上都不如剛纔的那隻三頭犬,但是勝在數量之上,圍攻之下,姬如夢三人很難抵擋。

“如夢如夢姐姐,鍾離大姐,怎麼會有這麼多,爲什麼這麼多怪物,全部都跑到永寧街來了。”張寶寶有些害怕的後退着。

“本來這些怪物,都是在各地遊蕩着,爲什麼今天會全部跑到永寧街來,就好像……有什麼人在指揮一樣!”鍾離說道。

“這個問題,等我們安全了以後再說。很快其他執行官就會過來支援,我們只要能夠擋下一段時間就夠了。”姬如夢說道。

嗷嗚!!!吼吼!!

十幾頭怪物朝着三個人一擁而上,姬如夢釋放冰牆,只能夠阻擋片刻,張寶寶衝殺了出去,卻很快就被三頭怪物給包圍了起來,張寶寶寡不敵衆,身體到處都遭到了怪物們的撕咬和衝擊,雖然一時半會之間這些怪物們的攻擊對張寶寶無效,但是長久的持續下去,縱然是張寶寶也不是完全不會受傷。

而鍾離她的能力在面對這些怪物的時候,所能夠發揮的作用是在太小了,能夠勉強自保,已經是他的跡象。

“爲什麼,其他的執行官還沒有過來支援?”擊退了好幾撥怪物攻擊之後,姬如夢詢問公主道。

“在小青狼山上探尋雷家入口的執行官們,正在迅速趕回的途中,還需要一個小時的時間。其他執行官小組,在半路上遭遇了怪物們的偷襲。”公主答覆道。

至少還需要半個小時,支援的隊伍纔會過來。

能夠撐住這半個小時,就是問題的關鍵所在,實在不敵的時候,他們執行官可以自行撤退,但那樣做的後果就是永寧街上的居民,將會遭到怪物的襲擊,不知會有多少人,命喪當場。

“通知其他在場的執行官,儘量支撐下去,如果實在不行了就撤退,以自身安全爲第一優先。”姬如夢吩咐道。

越是危機的時刻,他們執行官的性命就越發的珍貴。並不是爲了抱住自己的性命而犧牲這些普通的民衆,而是爲了保住更多的民衆而犧牲者一部分的民衆 ,若是他們在這裏死磕,十幾個執行官全部喪命了,今後誰來抵抗這些魔物的攻擊?誰去剷除雷家這個毒瘤禍害!?

所以執行官們不能死,必須以自身的性命安全爲第一優先,現在,還沒到他們需要以身殉職的時候。

Prev Post
花影別過頭,“沒什麼。”
Next Post
“信你纔怪。”井月霜嗔他一眼,眼珠一轉,道:“那喀布爾那邊你有熟人沒有。”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