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總,您連這技術也知道呀?”鍾雨很是驚訝。

丁馳先是一楞,隨即自得的說:“那當然了。”

其實丁馳還有後半句沒講——“我可是過來人”。 在與拱都電子再次合作的第三天,範佩森與丁馳在華國首都見面,簽署了正式合作協議,協議內容與意向協議條款完全一致:馳名電子向範佩森公司供應“衛馳四號”芯片,馳一電子授權範佩森公司爲“CY”系列手機西歐總代理商,範佩森公司向馳名電子銷售一臺193nm光刻機。

作爲範佩森公司,能夠以優惠價格拿到“衛馳四號”芯片,這是非常大的收穫,也爲公司多元化發展創造了必要條件。

相比對方的收穫,丁馳的收穫更是巨大。不但使芯片和手機走出國門,而且還拿到了世界先進的光刻機。

193nm和200nm光刻機相比,那可不是幾nm數據的差異,而是時代與時代的差別。尤其在國外技術壟斷並屏蔽的大環境下,對於華國企業來講,193nm乃是可遇不可求的設備,更是可望不可及的事情。現在竟然被自己拿到了,丁馳豈不興奮?光刻機可是芯片研發的最重要基礎。

雖然之前扯皮了那麼長時間,但在協議正式簽訂後,雙方效率卻很高。僅用了月餘時間,在八月底全部履行完畢。

有了這樣的硬傢伙,馳名電子更是如虎添翼,整個研發士氣高漲,進度更是突飛猛進。而且現在一買一租,也爲日後建立真正生產線打下了基礎。

由於範佩森公司的介入,芯片、手機終於走出國門,所謂的“正義聯盟”不攻自破。其實這個聯盟本就名存實亡了,茵仙家族連自己都顧不過來,還能管得了他人嗎?

於是境外許多商家紛紛效仿,釋放出各種善意,開出各種優惠條件,期待與丁馳的合作。

這麼一來,丁馳不擔心產品銷路,反而更擔心的是生產能力和保量保質。

又是二十多天過去,日子已到了九月下旬,丁馳與範佩森也已合作了兩個月時間。範佩森邀請丁馳到老荷國考察,二人再次見面。

不愧是百年老牌企業,這次參觀考察令丁馳大開眼界,也更意識到決策的正確。

兩天多的全程陪同、熱情招待下,範佩森與丁馳的交流更爲順暢,說話也更輕鬆、更隨便。

“丁總,我一直有個疑惑,不知當講不當講?”範佩森放下紅酒杯,笑着道。

丁馳一笑:“沒有什麼當講不當講,儘管說。”

“我想知道的是‘衛馳四號’究竟是怎麼研製出來的?因爲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您當時還有其他光刻設備,也沒證據顯示您私自用了已經封存的租用設備。”範佩森講出了疑惑。

丁馳沒有立即回答,而是先說道:“正因爲範佩森先生一直有疑問,所以才遲遲不予釋放合作誠意。”

“呵呵,是這樣的。”範佩森點頭回應,“我當時想的是,假如你手裏什麼設備都沒有,那你肯定特別需要我的設備,我就可以把條件開的苛刻再苛刻。至於你所謂的那些國際商家,我真沒放在心上,而且只要有關於設備出售信息,我不可能不知道,尤其還是出售給華國。”

“所以我當時很自信,覺着你肯定會放寬條件,因爲你必須有設備才行。可你並沒有任何讓步,反而在之後推出了‘衛馳四號’,我就不得不多加關注了。但是直到現在,也沒找到你當時還有其他設備的證據。”

“其實很簡單,因爲我在租賃到期前,已經完成了‘衛馳四號’光刻程序,整個研發也趨於全部結束。只是我一直沒宣佈,一直等着產品徹底成功,等着獲得所有批覆程序後才公開的。當然了,隨後研發人員也休息了一段時間,直到設備重新租賃。”丁馳給出答案。

“丁,你太狡猾了,就像一隻狐狸。”範佩森講說時還賦予了動作神情,很是滑稽,“你那麼做,既是爲了吸引拱都電子上鉤,更是專門給我看,果然拱都電子就上鉤了。”

“可是你卻沒上鉤。即使法律已經證明我方並未使用拱都電子的設備,你仍然還在觀望,還在調查,同時卻你又占上了機會——僅簽了意向協議。其實你更像一隻狐狸,而且是老狐狸。”丁馳說到這裏,也扮了個狐狸的鬼臉。

範佩森笑着連連擺手:“慚愧慚愧,老狐狸還是沒有鬥過小狐狸。你在關鍵時刻又和拱都電子續約,那我就拿捏不了你,反而還得加快合作步伐了。不得不說,你的三十六計玩得真是爐火純青,小恩惠拿下田曉鋼更是神來之筆。”

“我要說與田曉鋼是偶遇,重新續約也是臨時之舉,你信嗎?”丁馳反問道。

“偶遇?臨時之舉嗎?”範佩森在反問之後,神情誇張的說,“信,非常的信。”

“哈哈哈……”丁馳大笑起來。

範佩森跟着也笑了。

考察結束後,丁馳謝過範佩森盛情,坐飛機返回了華國衛都市。

寇宇親自接機,在丁馳上車後,他先是問候了一番,隨即笑着道:“丁總,我現在才明白,直到產品衝出國門,直到範佩森公司供來光刻機,你的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計劃纔算圓滿呀。”

“還行吧。其實當初也就是一個大概輪廓,並沒考慮那麼周全,好多步驟也是在逐步完善中,是一步步推到現在的。”丁馳的回答的既謙虛,也不無自得。

“大棧道套小棧道,大陳倉含小陳倉,丁總真是把所有人都弄的眼花繚亂呀。”寇宇由衷的感嘆着,“以前我一直自認腦筋還行,可是自從跟你之後,才發現這智商差的老遠了。”

丁馳笑着拍了拍椅背:“別謙虛,也別給我灌迷糊湯了,還是想想成立集團的事吧,好好起個名字。”

“起名呀?怎麼起?”寇宇問道。

“這是你的主要工作,怎麼反過來問我了?我……”

丁馳話到半截,忽然鈴聲響起。看到來電顯示,他趕忙接起:“剛回來,正去公司路上……啊……行行行,我馬上回去。”

結束通話,丁馳拍着椅背,急急的說:“去我家。”

“有什麼事了嗎?丁總別急。”寇宇邊打輪邊問。

“剛纔我岳母打電話,說是週一難受,好像要生了。”丁馳邊回答邊繼續拍打椅背,“快點,快點。” 汽車快到家門口時,丁馳又接到電話,救護車已經接上週一,於是他馬上又趕往衛都市第一醫院。

當丁馳到了第一醫院產科時,週一已被送入待產室,負責安保的鐘雨等人也已提前守在門外。

丁馳徑直來在岳母近前,詢問週一的情況。

時間不長,一聲響亮的孩啼聲傳出,週一生了個七斤九兩男孩,母子平安。

很快,丁馳見到了週一母子,週一滿臉漾溢着幸福的光彩,胖兒子則盯着丁馳露出了笑容。

剛一回到高級產房,丁馳便迫不及待的要跟兒子親密接觸。

可是小傢伙卻立即變了臉,“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同時腹部一股清泉噴出,給爸爸來了個全面臉部清潔。

“哈哈哈……”歡樂欣喜的笑聲充斥了整個房間。

丁守誠夫妻恰好趕到,也立時融入到歡快的氣氛中。

三天後,週一出院回到家裏,丁馳又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

正式工作的第一天,肖燕子打來電話,在恭賀“弄璋之喜”後,提到了那件案子:“到目前爲止,可以肯定的是,赫志的確在爲島山國和雕國收集情報,但他一直堅稱不知道這是‘間碟’行爲。經過這段時間的調查,現在已經追到了兩個重要人物,一個是島山國的渚邊渡三,一個是雕國的桑稀枯麗絲。”

桑稀枯麗絲?這倒是第一次聽說。至於這個渚邊渡三可有點兒耳熟。

“我現在告訴你這些,就是再次提醒你,你現在不只代表自己,也代表着華國電子人。爲了你的父母妻兒,爲了你自己,也爲了我們國家,你都必須好好保重。”肖燕子真誠的囑咐之後,結束了通話。

雖然肖燕子說的很簡短,也似乎很程式化,但丁馳能感受的出,對方是真心的關心自己,不禁很是溫暖和感動。

“篤篤”,

寇宇敲門後進來了,直接遞過一頁紙張:“丁總,您看看。”

接過紙張,丁馳唸叨着紙上的字詞:“馳贏天下,華馳縱橫……”

看到對方放下紙張,寇宇又道:“丁總,這是我想到的十個名字,只是總覺得差些什麼,我再想想。”

“行,咱們都想想。”丁馳點頭回應之後,轉移了話題,“既然要成立集團,三個公司太少了吧,是不是還得再來幾個?”

“以後公司肯定會越來越多,不過這也有個過程,慢慢就多了。”寇宇說到這裏,又遲疑着道,“丁,丁總,還請您再找個人,我現在管着三個公司,實在力不從心,正好集團也需要總經理。我呢就老老實實管一個公司,這樣我也省的整天忐忑,對公司也絕對有好處。”

丁馳擺手道:“這個下來再說。”

“丁總,我這絕對是真心話,沒有半點虛的。而且您的攤子也越來越大,你又那麼多事情,必須有一位深諳大型企業管理的人掌舵才行。”寇宇說的很真誠。

“我說到哪了?都被你搞亂了。對了,新成立公司的事,我打算進軍互聯網業。”丁馳又拉回了話題。

寇宇沉吟了好大一會兒,斟酌着說:“互聯網好像沒有掙錢的吧?前景太不明朗了。”

“等到明朗的時候就晚了,現在正是時候,我相信很快就會有企業賺錢,而且越來越賺錢。之所以不賺錢,是人們沒能找到賺錢的點而已。”

“我是沒看出來有什麼可賺的點。”

“那就回去想想。”

“丁總你也想想,還是三思後行吧。”寇宇起身離開了屋子。

接下來的日子,各項工作整體都很順利。

“衛馳四號”陸續與十多家企業合作,其中還有兩家是國際名企,名望、實力毫不亞於範佩森公司。而且世界排名第二的電子企業也已伸出橄欖枝,表現出了強烈的合作意願。

“CY”系列手機銷售依然火爆,國外大區域代理又增加了兩個,還有好幾家有實力公司正在洽談。現在基本都是丁馳如何選擇對方,主動權更大了好多。

在丁馳的親自指導下,第三代機“熱戀如火”呼之欲出,這是一款更先進的機子,幾乎超出了個整個時代五年左右,若不是受相關配件發展限制,直接就能出一款現代智能機。第四代機子“甜蜜婚旅”也已啓動研發,丁馳就計劃設計成智能機型。

除了業務上的火爆,丁馳的名頭也是越來越響,隱隱成爲國內電子大亨,而且發展勢頭極猛。

這期間唯一不順心的,就是鍾雨的奉命離開,但鍾雨有新的任務在身,丁馳儘管心中不捨卻也無權阻攔。不過所好的是,鍾雨離去之時,新的司機兼保鏢到位,丁馳在其身上看到了鍾雨的影子。

新的一年開始,丁馳的集團公司在這一天成立,起名華馳耀宇集團公司。集團公司下轄一個母公司,三個分公司,其中新成立的公司正是互聯網行業。集團董事長自然是丁馳出任,集團總經理也已到位,寇宇則出任集團副總經理還兼着馳名電子經理,劉殿志也已成爲馳一電子的經理。

當天的成立儀式非常隆重,國家部委、衛都省都來了重要人物,一位大人物還專門發來了賀信。

除了政界名人,商界大伽也來了好多,民族產業大鱷、國際工業巨匠濟濟一堂,社會名流、名星顯貴自也不能少。

近一年最火的影視歌巨星黎夢雪也光臨現場,一度造成交通擁堵,執勤部門不得不提高防護級別,丁馳第一次真正見識了粉絲的瘋狂程度。

隨着各種渠道的信息傳播,華馳耀宇自然成爲了議論焦點,有人讚歎其發展神速,短短几年竟然成了華國的電子巨頭,成爲國際電子巨頭也指日可待。可也有人說發展太快未必好事,根基不牢,容易崩塌。

有人譏諷丁馳的狂傲,互聯網竟然也敢弄,真是不知深淺的東西,真是“嘴上沒毛,辦事不牢”。同樣都是互聯網這事,也有人說丁馳“初生牛犢不怕虎”,來日必成大器。

總之貶亦有,贊亦有。貶的可以把其踩到地底,讚的又能把其捧到天上。

做爲被評論的主角,丁馳可沒閒心扯這些,而是在集團正式成立的第二天,便召開了全體管理人員大會,大會的議題就是研究華耀馳宇集團的未來發展。

經過充分發言、熱烈討論,現場參會者的激情都被點燃起來。

奪心絕寵:二婚嬌妻很搶手 董事長丁馳不吝再添一把火:“那時的華耀馳宇集團將是一個集互聯網金融、物資流通、電子商務、高精研發、農牧生態、科教推廣等爲一體的大型綜合公司,整個業務將遍及世界各大州……”

“商海霸業固然美好,但也需要我們刻苦努力,需要我們不懈奮鬥。未來可期,任重道遠,美好前景在召喚着我們,讓我們砥礪前行共譜華耀馳宇的美好新篇章。” “你們不要過來,不然我可報警了!”就在葉飛揚走進出租屋的剎那,一陣急促的聲音,忽然從對面閃着霓虹燈的星級酒店中傳了出來。

聲音急促異常,並且尖銳的很,一聽就是來自女人的聲音。

葉飛揚停頓了一下,自從胸口的玉佩發光後,他就時不時聽到一些,別人聽不到的聲音,就像剛纔聽到的聲音一般。

若是放在以前,葉飛揚肯定會第一時間衝上去,畢竟,他還是個熱血青年,碰見這種事,怎麼也得出手相助!

但事情就發生在兩天前,也是在這個點,葉飛揚聽到了對面星級酒店中傳出的求救聲,本着爲民除害的理念,葉飛揚拿着把菜刀就衝了進去。

可誰知,他還沒進門,一名瞅見他的保安,就報了警,之後葉飛揚就不明不白的被送進了警察局。當他將聽到的聲音告訴警察叔叔時,警察叔叔們還莫名其妙的教訓了他一頓,“臭小子,拿把菜刀,就想學英雄救美啊!看你那熊樣,頂多也就是裝裝樣子,見到歹徒還不是成了膿包?還有,星級酒店中,住的都是什麼人?你能招惹的起?不要說你,就算我們聽到裏面有求救聲,我們也不會闖進去!因爲,有錢人的世界,不是你這種窮屌絲能明白的!”

此情此景,仿若兩天前發生的一模一樣。

“救還是不救?”葉飛揚猶豫不堪。

對面的華豐酒店,乃四星級酒店,雖有八個樓層,但由於玉佩的緣故,葉飛揚卻是知道出事的地方,正好在六樓的666房間。

若是房間所在樓層不高的話,就算保安們阻攔葉飛揚,葉飛揚也會衝進去。但就是,出事房間所在樓層太高,就算葉飛揚衝了進去,也會被密密麻麻的保安攔下來的。

“如狗一樣的飯桶,竟是連酒店的保衛工作都做不好!”聽到出事房間女子的抽泣聲,葉飛揚也是攥得手掌吱吱作響。

“秦小雨,跟我們走!”女子抽泣聲下,一道邪惡的男子聲忽然響起,再接下來,就聽到雜亂的忙碌聲,顯然是裏面的壞人在捆綁女子。

“這羣歹徒,今晚我若不給你們點顏色看看,我就不是葉飛揚!”猜測到壞人們會下來的葉飛揚,憤恨一咬牙後,竟是朝華豐酒店,停車場跑去。

停車場上,原本有幾個保安在巡邏的,不知這一刻,這些保安竟是去了哪兒,並且,停車場周圍的幾盞燈,還出奇的被熄滅了,因此,停車場顯得很陰森,在這種條件下,怕是普通攝像頭是看不清,出入這裏的人的。

而在葉飛揚疑惑,這裏爲何這番景象時,一陣急促的跑步聲,也是從遠處傳了過來。

伴隨着急促跑步聲的,還有先前那名男子的催促聲,“快快快!我跟酒店保安商量好的,只給我們十分鐘,現在已過去六分鐘!要是不想死的話,你們給我快點!”

“咚!咚!咚!”

在男子催促聲下,急促的跑步聲,越顯強烈起來。

Prev Post
“也不用那麼害怕,這種事情畢竟是很少發生的。”
Next Post
費光遠趕緊說:“我們可以在飯店門口豎一個牌子,上面寫上《衣冠不整,恕不接待》,這樣就限制了這些泥腿子來吃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