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激戰正酣,虛空深處,王乾和青蓮一步之下,道光層層,飛速趕來。

虛空中,王乾眼神猛然一亮,犀利的青光深深地融入了虛無當中,臉色難看起來。

「王兄,怎麼了?難道你那幾個朋友出事了?」

青蓮一看王乾的臉色就知道有事情發生,急忙發問。

「青蓮兄,戟隨後趕來,我要先走一步,秦兄他們四人恐怕真的有兇險了,我感覺到他們的氣息在不斷衰弱。」

王乾臉色難看,匆匆說完,怒哼一聲,眸中一抹犀利的精光閃過,他雙手繚繞蒙蒙銀色神光,狠狠地一撕,眼前就出現一條漆黑的裂紋,一步跨出,他的身軀已經消失不見。

「王兄這空間大道果然玄妙,此地的空間雖然不是那麼堅固,但能夠撕裂虛空而行,也是驚天動地的神通手段了!」

青蓮看著王乾消失的方向,讚歎一聲,連忙開始朝前趕去。

且說王乾,自從他突破八級真仙,把空間切割大仙術修鍊成功之後,對於空間大道的領悟越發深刻起來,這下急切之間,直接就是橫渡虛空,下一刻他從虛空中走出來,就看到不遠處,仙光氤氳,血氣衝天,大戰連連,其中正有秦玉四人的氣息。

「還好,還好,如果晚來片刻,恐怕秦兄四人就要死在這裡了!」 show_read);

即使此時秦玉書四人還沒有死去,但王乾心中也是怒火熊熊,眼中丈許長的青光吞吐之下,遠處戰場上的情況就被他看得一清二楚,秦玉書四人,如今氣息微弱,渾身浴血,一身法力差不多耗盡了,只是憑藉著天空之翼這件奇寶,身化藍光,不斷在諸多真仙中穿梭躲避著,狼狽不堪,隨時都可能被擒拿鎮壓下來。x.

心中一怒,王乾不管其他,直接就出手了,他手臂一伸,蒙矇混沌光出現,撕裂了長空,一隻遮天大手瞬間就降臨戰場。

遠處,大群的真仙正在圍攻秦玉書四人,眼看這四人山窮水盡,下一刻就要被擒拿下來,不少真仙臉上都露出來笑容。

「好,這四人關係重大,大帝已經交代下來,要擒拿住他們做一件大事,如今就要成功了,哈哈,到時候大帝的賞賜下來,我也差不多也可以成就巔峰真仙了吧!」

星斗宮的一尊真仙,正是此次行動的負責人之一,眼神灼灼地看著虛空大戰,心中卻喜悅比,彷彿已經看到了自己美好的未來。

忽然,虛空之上,天地顫動,烏雲繚繞,雷霆動蕩,一隻巨大的手掌,從天而降,掌紋清晰,道韻蒙蒙,強橫的氣勢震懾天地,諸多正在大戰的真仙,都感覺到一股可怕的壓力鎮壓下來,心中駭然!

那大手微微一顫,一縷縷混沌色神光激射下來,纏住秦玉書四人,一個拉扯,就已經消失不見。

這一幕來的太突然了,根本沒有人反應過來,如今眾人回過神來,卻是面面相覷,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星斗宮的真仙,此時一下子清醒過來,什麼喜悅期待一下子沒了,惶恐比。

「是誰?到底是誰?」

「這出手的人好強大,難道是傳說中的聖子?」

眾人議論紛紛,臉色蒼白,剛才那出手的人太強大了,強大到他們根本升不起反抗的念頭,那遮天大手,如果直接碾壓下來,他們這麼多人恐怕要死上一大片了。

不等眾人從驚慌中反應過來,頭頂就是一片漆黑。

一座古老的神城從天而降,轟隆一聲鎮壓下來,一道道幽暗的神光四處刷動,一尊尊真仙驚叫連連,被全部被鎮壓在了神城當中。

短短片刻,這方天地就空蕩蕩一片,剛才匯聚在此地的真仙一下子消失的一個沒有嗎,只有一座巨大的神城,懸浮虛空,微微一顫,嗡的一聲縮小成一個黑點,投入虛空消失不見。

這一連串的動作下來,也就是幾個呼吸的事情,王乾先是以混沌大手,直接把秦玉書四人從戰場中拉出來,然後隔空把在核心之地得到的神城鎮壓下去,幾百號真仙面對他這一連串手段,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全部被擒拿到了神城當中。

秦玉書四人剛才真是驚駭欲死,只感到眼前一黑,再次出現的時候,就看到了王乾。

「哈哈,我們竟然沒死!」

「王兄,大恩不言謝!」

四人見到王乾,高興萬分,這生死間走了一趟,對於他們來說,真是恍如一夢,如今確定自己安全了,長長地出了一口氣,這才開始恢復傷勢,凝聚精神。

「先好好休養一下,有什麼事情,稍後再說。」

王乾招呼了一下,四人也沒有反對,他們現在傷勢嚴重,一身精氣法力差點枯竭,身上是到處都有傷,不好好休養一下都不行了。

遠處青光一閃,青蓮已經到了。

「王兄,好手段啊,短短片刻,你就把一切都解決了,我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啊。」

「這也不算什麼,這些人雖然人多勢眾,但修為太差了,以我如今的實力鎮壓這些人,那還是不成問題的。」

此時神城之中,諸多真仙的情況可當真不好。

剛剛進來的時候,還沒有感覺到什麼,轉眼間虛空中的吞噬力量就處不在,一縷縷精氣從這些人體內被生生抽出,法力,元神,精氣,什麼都開始枯竭起來,這怎麼能夠不讓他們驚駭絕望。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如此邪惡,這是要吞噬我們一聲精氣啊!」

「我感覺到要不了多久,我就會成為一堆枯骨啊!」

絕望,瘋狂,怒吼,一副末日眾生相就在神城內開始上演。

不到片刻,神城之內,諸多真仙的一身精氣就開始被抽幹了,化作一團團白骨跌落在地上,慘烈比,王乾也感覺到神城中央的生命之泉再次增加了不少。

四滴生命之泉,被王乾打入秦玉書四人體內,他們的傷勢損耗,立刻就恢復過來,一個個震驚比。

「王兄,這是什麼寶貝,如此厲害,我這麼重的傷勢都可以剎那間恢復如初!」

秦玉書大呼一聲,驚訝不已。

其他三人也是連連感慨,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剛才那一滴精氣進入他們體內,立刻化作龐大的生命精元,一切傷勢都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開始恢復,那速度即使是他們看著驚駭比,不敢置信。

「剛才那是傳說中的生命之泉,你們這點傷勢,僅僅一滴就可以恢復如初。」

說道生命之泉,王乾也是神采飛揚,這種傳說中的神物,他能夠得到,也是僥倖,機緣造化所致了。

就在王乾強勢出手,直接鎮壓了一群真仙之後,遙遠的一處洪荒遺迹上,正有幾人臉色陰沉。

「可惡,還想著把這四人擒拿下來,對付王乾那小子,沒有想到這麼就失敗了!」

一尊中年人,氣勢堂皇,端坐一塊巨石之上,眉宇間似乎在醞釀著一重重風暴,怒氣勃發,他一發怒,周圍的虛空都似乎在顫抖,一股股帝王般的威嚴從他身上散發出來,這在仙界的修士當中,非常罕見。

「父王,這也是沒有辦法,王乾這小子才飛升仙界多久,如今的實力簡直深不可測,剛才他以莫大的神通,把那秦玉書四人救走,轉眼就鎮壓了我們派出去的所有真仙,這種實力,實在是,實在是法想象,難不成他已經成就了絕代金仙?」

一個青年面容陰鷙,眼中是凶光連連閃爍,彷彿隨時都要暴起傷人一般。

「星月,你說說,接下來該這麼辦?」

那中年人沒有理會青年的怒吼,朝著不遠處的一個道人問道。

這三人,竟然是當初修行界的紫薇大帝,紫薇太子,還有星斗宮的星月道人,而且看眼前這個樣子,似乎是星月道人在紫薇大帝面前,都畢恭畢敬,不敢有絲毫放肆,這種情況,詭異比,如果王乾知道,也會被震驚的不行。

紫薇大帝此時周身有紫色星光蒙蒙繚繞,尊貴逼人,氣息深不可測,隱約可見一枚紫色的道果在他腦後的一片虛空中若隱若現,他的修為赫然已經超越了一般的巔峰真仙,已經有了真仙霸主的資格。

再看紫薇太子,此人雙眸吞吐,有混沌光在醞釀,氣息也是恐怖比,比起一般的巔峰真仙要強大好多倍。

至於星月道人,也有真仙巔峰的修為,不過看那個樣子,卻是不如紫薇太子。

「大帝,王乾此人的消息,我已經查探出來了,他到達仙界之後不久,就進入了太白劍宗,此次進入洪荒碎片試煉,實力是突飛猛進,如今絕對有真仙霸主的實力,而且還和萬妖域的青蓮結成了好友,兩人曾經在一處密地當中得到了聖兵,一身戰力實在非同小可!我們想要對付他,看來還要從長計議啊!」

星月道人看著紫薇大帝的眼神充滿了畏懼,似乎是有過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哼,我還以為我這次進入這洪荒碎片,在一處神秘之地得到了紫薇大道的傳承,成就真仙霸主,隨時可以突破半步金仙,就可以直接碾壓王乾如同一隻螻蟻,沒有想到,此人這麼難對付,真是可惡!」

紫薇大帝臉色陰沉,紫氣繚繞,沉浮不定,一股股恐怖的煞氣從他身上蒸騰起來,眸光深邃,怒吼一聲之後,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父王,我們如今的勢力也發展的不錯,許多門派的真仙都被我們種下了紫薇奴印,耳目眾多,想要發現王乾的蹤跡倒是不難,可是想要對付他,依靠這些人恐怕還不行,那些什麼太清三子,二心佛子,之類的真仙霸主,也是廢物,曾經眾多霸主圍攻王乾,也沒有奈何人家,反而讓他越來越強大,為今之計,我看咱們只能從那些聖子身上打主意了。」

紫薇太子陰沉著臉,一雙眸子中精光閃爍,有種陰謀算計的氣息開始散發出來。

「嗯,你說的不錯,星月,這次我星斗宮的聖子應該是群星聖子吧,你不是和他關係不錯嘛,得到他從那核心之地出來之後,立刻就去找他,要在第一時間把王乾身懷聖兵的事情告訴他,然後攛掇他對付王乾,甚至其他門派的聖子也可以利用一下,你怎麼辦我不管,但是一定要讓這些聖子對王乾動手!」

紫薇大帝語氣嚴肅,冰冷的目光狠狠地鎮壓在星月道人的身上,讓他深深地低下了頭顱。

「大帝放心,我記下了!」

星月道人恭敬地答了一句,化作一縷星光消失在遠處。

此地就只剩下紫薇大帝和紫薇太子二人。

「記住,王乾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在我們沒有完全的把握之前,一定不能夠正面和他對抗,我總覺得此人身上諸多詭異,最好的辦法就是我們要深深地隱藏在暗處,借刀殺人!」

紫薇大帝淡淡地吩咐了幾句,紫薇太子最後也離開了,不知去做些什麼。

show_read); 轉眼這次試煉已經接近尾聲,只剩下最後的幾時間,整個洪荒碎片世界內,氣氛陡然緊張起來,各方真仙開始從一個個密地遺迹中走出。

王乾和青蓮自從把秦玉書等人救出來之後,也沒有四處探索,而是朝著這方世界的邊緣而去,進出通道就在那裡,時間所剩不多,也是時候準備出去了。

一路上,王乾和青蓮不斷以古老神城鎮壓一尊尊荒獸生靈,煉化出生命之泉來,總算是收穫良多。

「王兄,我們要也要開始心了,像是這樣的試煉,最為兇險的就是開始和結束這兩段時間,各方爭鬥廝殺也最為慘烈,有的是為了爭奪其他人得到的寶物造化,有的更是相互之間有仇怨,還有就是想要扼殺其他門派勢力的真傳弟子,總之各種原因之下,接下來的路上恐怕就是一場混戰了!」

青蓮神色凝重,敘了一下眼前的局勢。

「我們也只是曾經聽這種大規模的試煉,最為殘酷,各方廝殺的很嚴重,每一次都有大量的修士隕落,看來還真是如此啊!」

秦玉書等人嘆息一聲,他們參加這次試煉之前,就曾經打聽了一些關於試煉的信息,知道很是殘酷,如今再從青蓮口中聽到這些,只感覺這周圍的虛空都變得肅殺起來。

「青蓮兄,你的經驗比較豐富一些,你吧,我們應該怎麼辦?」

王乾也是頭疼,想當初剛剛試煉開始的時候,密密麻麻的真仙相互廝殺了好半,大片的穹染血,很是死了不少人,如今試煉結束在即,恐怕又是一場亂戰。這樣一來還真是要好好謀劃一番,否則這種好幾萬真仙廝殺的戰場上,一不心就要吃虧了。

「到如今辦法也很簡單,就組團行動,這個時候,個人力量再強大,有時候也是顧此失彼,如果被人圍攻那可不是笑的,我們這一路走過去,也要多多尋找幫手才是。」

青蓮的辦法出來,幾乎很是簡單,但這種時候,也就這樣簡單的辦法才有用,畢竟沒有幾多人能夠橫掃一切,鎮壓所有,縱橫無敵,這一點就是王乾也不敢,他雖然厲害,但曾經在洪荒碎片的核心之地,見識到了那些聖子級別的人物,每一個都深不可測,他也沒有多少必勝的把握,如果是面對一個兩個聖子級別的人物,還不算什麼,但三四個聖子聯手對付他,也不是那麼好受的。

「好,就這麼辦!這次試煉,最為激烈的時候就要到來,我們也要徹底打響自身的名號,建立起威嚴來!」

眾人商量妥當之後,心中稍微放鬆了一下。

就在王乾和青蓮一行人不斷朝著通道趕去的時候,曾經的那片神秘的血海之地,發生了可怕的變化,無盡的血海浪濤滾滾,此刻完全失去了平靜,到處都是血浪沖,激蕩連連,虛空大片的破碎著,這方地似乎要徹底破滅了一般。

轟隆一聲,血海深處,一尊黑色的人影沖而起,氣勢可怕,周身有滾滾血氣蒸騰,遮蔽日,他大手一抓,偌大的血海奔騰呼嘯,無盡的血海精華開始匯聚,虛空塌陷,最後一團人頭大的血色光球出現在他手上。

這血色的光球,是整個血海所有精華匯聚而成,蘊含的能量恐怖無邊,被這黑袍人收起來。

腳步一跨,虛空就出現一條漆黑幽深的通道,那人身形沒入其中消失無蹤。

就在此人走後,這方血海世界,徹底進入了毀滅時代,那無窮的血海,失去了一切精氣神,成了普通的血水,再沒有半點神異之處,穹倒塌,空間破碎,無數的裂縫一下子出現,滔滔血水也被吞吸一空。

轉眼間此地就變得一片混茫,一切都消失全無,就連曾經孕育聖兵的大殿,也在破滅的時候化作粉末,消散在虛空。

正穿行虛空的王乾,眼神一亮,察覺到了殭屍分身的變化,心中大喜。

「好,終於在這最後的時刻,徹底完成了啊,如今我這殭屍分身的修為,恐怕就算是在絕代金仙當中,也不是弱者了吧?也算是有了最雄厚的底牌,再是兇險的局面,也足以應對了。」

那血海中的黑袍人就是王乾的殭屍分身,這尊分身自從進入那血海深處之後,就一直潛行煉化血海中的浩瀚精氣,一身修為力量幾乎沒有任何瓶頸地一飛沖,如今早已經達到了絕代金仙的層次,而且那血海精華中,不僅有浩瀚雄渾的精氣能量,還有斷斷續續的大道碎片,分身煉化之後,對於境界的參悟也是大有所得,對於自身的力量,也可以勉強把握住,不至於出現孩舞大鎚的事情。

此時殭屍分身的速度,實在太快了,一路上根本就不用出現在現實空間中,直接就在虛空深處穿行,每一個剎那就跨越遙遠的距離,十幾個呼吸之後,王乾身邊的虛空微微一個顫動,悄無聲息地,殭屍分身就已經被他收起。

有了殭屍分身,王乾也算是有了底氣,他心中暗自盤算著,如果實在危險,大不了把殭屍分身放出來,直接大殺四方,不過這是最後的手段,能不暴露還是不暴露的好,這隱藏在暗處的一股強大力量,不定什麼時候就可以救自己一命。

正思量間,不遠處,虛空動蕩,仙光沸騰,王乾神念一動,鋪蓋地地朝著遠方覆蓋過去,就看到兩隊真仙修士,正在瘋狂廝殺,怒吼聲,慘叫聲,不絕於耳。

從服飾上看,這雙方真仙,正是太白劍宗和古魔教的弟子。

「大戰開始了!」

心中升起這樣一個念頭,從眼前這一場規模不算太大的爭鬥,王乾可以看得出,此方世界參加試煉的真仙大戰,恐怕已然開始了!

「前方有人大戰,一方是太白劍宗的弟子,我們前去!」

Prev Post
“如果不出所料,弗納爾他們應該很可能死了。”
Next Post
林絕看了看手上的,才三十公斤,隨後一丟,輕鬆將八十公斤舉起。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