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絕看了看手上的,才三十公斤,隨後一丟,輕鬆將八十公斤舉起。

吳勇喲呵一聲,叫道:“看不出你小子有點東西,不過,知道什麼叫專業嗎?老子是教練,可不是你這種業餘能比的。”

說完,吳勇低喝一聲,舉起了一百公斤重的。

蘇若兮拍手喝彩道:“吳教練好樣的,加油。”

得到蘇若兮的青睞,吳勇如打雞血,當即咬牙挺住,還不忘裝壁的擺了兩個造型。

唉!

蘇若雅輕輕嘆息一聲。

蘇若兮噘嘴不依道:“姐姐,你可不允許幫林絕啊,身爲你的男人,不能這麼弱吧。”

蘇若雅目光帶着憐憫:“我是在可憐那位吳教練,被你害慘了。”

“怎麼會?”

蘇若兮大惑不解。 這邊,林絕也跟着舉起一百公斤,臉不紅,氣不喘。

吳教練臉色一變,沒想到林絕力量居然這麼強,兀自裝叉道:“還算能入本教練的眼,不算是太弱。”


林絕冷哼道:“吳教練話不要說得太滿,我可還沒發力呢。”

話音剛落,林絕換手,直接將兩百公斤的舉了起來,這已經是健身房最重的了,擱在角落,平時就沒人能動,不過是拿來做擺設的。

吳教練瞪大着牛眼,震撼道:“怎麼可能?那可是整整四百斤,非得專業的舉重運動員才能舉起。”

吳教練惱羞成怒,道:“小子,作弊了吧,你那個槓鈴一定是假的。”

說完,吳教練帶着不屑,轉身就要離開,似乎是不想與林絕多說什麼。

“裝完逼就想走,沒這種好事吧。”

林絕淡淡出聲,在吳勇的驚駭中,原本雙手換爲單手,就那麼朝吳勇一扔。

“既然吳教練覺得是假的,何不親自試一試呢。”

吳勇大驚失色,但林絕這一扔來得太快,他又躲不開,只得硬着頭皮,低吼着伸手去接。

哐!

砰!

щшш▲ttκǎ n▲¢O

接連兩聲,吳勇的身軀直接被帶到地上,摔出一個標準的狗吃屎。

“吳教練,不知這槓鈴,假的,還是真的?”

林絕出口問道,嘴角帶着嘲弄。

吳勇大怒,從地上站起,叫囂道:“不過是空有蠻力的莽夫而已,敢不敢和我去擂臺上玩兩招,讓你知道我吳勇散打的厲害。”

看蘇若兮一臉驚愕,都來不及說話,林絕就暗爽,冷笑道:“吳教練既然不怕變成豬頭,那我也不介意了。”

“若兮小姐,我敢保證,變成豬頭的一定是這小子。”

吳勇拍着胸腹,自信無比保證道。

擂臺上,吳勇傲然一笑,道:“現在你跪地求饒還來得及,不然一會兒我可不會手下留情。”

“打不打?最煩你這種廢話多,毛的實力都沒的人。”

林絕不耐撇嘴。

“你找死,本教練散打無敵。”

吳勇怒極,大喝一聲,就擡腳朝林絕胸腹踹來。

無敵?

林絕都不敢這麼標榜自己,這豬頭也太自戀了,原本想直接禁錮吳勇的腳,然後狠狠扭錯位,但想到這傢伙腳可能很臭,就改爲同樣一腳踹出。

蘇若兮緊張觀戰着,道:“姐姐,你說林絕會不會被一腳踹飛?”

蘇若雅都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她再傻,經過一系列的事件,也知道林絕不是常人,如果硬要形容林絕。

那就是神祕,強大,令人不可捉摸。

念及此,蘇若雅有些感嘆,三年的上門時間,她真的看錯人了。

“嗷!”

不出意外的,蘇若雅聽到了吳教練的慘痛哼叫。


蘇若兮大吃一驚,微微張開小嘴,“教練都打不贏這傢伙?那我的仇豈不是遙遙無期了?”

吳勇抱着一支腿,原地打轉,疼啊,腳踝骨折,真特麼的好疼。

林絕壞笑一聲,“吳教練,這就不行了嗎?我還要繼續喲。”

“你別過來,你有毒,你是魔鬼。”

吳教練大驚失色後退,現在他只有一個念頭,逃,瘋狂的逃,這傢伙太暴力了。

林絕哪能依他所願,上前,半蹲步,側頭,握拳,學着李小龍的叫聲,拳頭擊打而出。

蘇若兮紅潤的小嘴張成一個O字型,眸子裏倒映出吳教練的身影。

斜飛上天,哐當撞地,嘴角變形,四仰八叉,兩眼翻白……

“哎,這個吳教練,真是個廢渣。”

蘇若兮無比遺憾說道。

被揍成豬頭的吳勇躺在地上,聽到蘇若兮的感嘆,氣得內心大罵,這小妮子把他當槍使不說,居然如此絕情,用完了就扔,太特麼的沒人道主義了。

蘇若雅則是見慣不怪,林絕這傢伙,就沒在拳頭上吃過虧。


花都極品龍皇 :“兮兮,上來我陪你練練,吳教練不行,你肯定行。”

“不了不了。”

蘇若兮頭搖得像波浪,她可不想變成吳教練一樣的豬頭。

……

夜,黑得深沉。

有的人享受着美夢,有的人則是徹夜難眠。

天龍大廈,王天龍威嚴的神色略有憔悴,放下了電話。

王豹手臂重新上了石膏,只是再也擡不起來,哼哼唧唧道:“爸,怎麼樣?我師父他老人家趕回來了嗎?”

王天龍看兒子這幅衰樣,就氣不打一處來,戧指大罵:“廢物,你特麼真給老子丟臉。送你跟你師父修煉,快三十年了吧,才這麼點實力,靠,氣死老子。”

王豹給嚇得縮脖子,小聲委屈道:“您老人家還不是拿那小子無法,連虎爺都給打跑了,怪我也沒用啊。”

王天龍狂怒,眼裏兇光閃動,最終還是忍住沒一巴掌拍死這個兒子,陰沉道:“你師傅暫時回不來,這段時間,暫且讓那小子猖狂。”

王豹不說話了,心頭卻是惡寒。

他深知父親是鐵血狠辣的梟雄,從不讓步,這次卻是無招了,那個小子,絕不可能只是一個平常的上門女婿。

方家豪也是一個睡不着的,家族臥室中,他陰沉着臉。

身後一個柔膩滑軟的肉體貼了上來,方家豪不耐煩地移開身體:“雪菲,你先睡吧,本少煩着呢。”

慕雪菲生氣地哼道:“方家豪,當初追求人家時,你說得比誰都深情,掏心掏肺,可得到手後,你就變心了,和那些渣男沒什麼兩樣。”

方家豪眼神陰森,就想一巴掌甩出,不過他很會演戲,順勢就撫摸上慕雪菲的臉蛋,心痛道:“怎麼會呢?我愛的一直都是你啊,只是那個林絕,不除去他,我寢食難安。”

慕雪菲很快就被方家豪的假仁假義迷住,難以自拔,問道:“家豪,讓我幫你吧?”

方家豪心頭得意,沉吟道:“爲今之計,對那混蛋動粗只是自討苦吃,我方家豪是精英人士,最拿手的就是計謀,這樣吧,還真需要你幫忙……”

聽完方家豪的計謀後,慕雪菲沉默半響,猛一咬牙道:“好,爲了你,我願意犧牲一次。”

方家豪大喜,趕緊賣力地取悅起慕雪菲來。

次日。

林絕送蘇若雅去上班,正要踏進自己的辦公室,卻是停住了腳步。

趙雅一身幹練的西裝套裙,裙襬下的黑絲引人遐想,凹凸有致,臉上畫着精緻的妝容,給人莫名的誘惑。

“林部長,早呀。”

見林絕那囧囧的目光,趙雅也有些心虛,心想特意打扮一番,不會穿得太誘人了吧。

林絕無比可惜道:“雅雅,不做我的祕書,你少了很多樂趣啊。”

“樂趣你個大頭鬼。”

趙雅羞憤,集團人多,不敢再像以前一樣和林絕打情罵俏了。

陸續有人來鑑定古董,林絕也沒時間調情。

只是剛坐下,電話卻是響了,一看,是個陌生號碼。

不過林絕還是按了接通。

“你好,是林先生吧,我是御龍集團的方家豪。”


林絕有些意外,這壞種打電話來幹嘛:“原來是方少,又想玩哪出?我都奉陪。”

方家豪壓抑着怒火:“林先生說笑了,從前那些不過是開玩笑,大家和氣生財,我們集團有個項目,想和林先生洽談一下合作。”

“沒問題。”

林絕掛掉電話,倒要看看,這個方家豪玩什麼把戲。 給徐林囑託一下,林絕就往方家豪預約的地方趕去。

天街飯店。

林絕微皺眉,這是御龍集團方家的產業,方家豪把自己約到這裏,多半是不安好心。

不過,林絕依然大步進入,沒有一絲猶豫。

很快,林絕就落座頂層的豪華包廂。

方家豪也跟着進入,臉上掛着虛假的笑意:“林先生快請坐,今天請你過來,沒有其他意思,真的是要聊生意上的事。”

林絕都佩服這廝的臉皮了,也不拆穿,公事公辦的和方家豪聊起來。

兩人都說着無關緊要的話語,席間,方家豪藉故上廁所,先溜了出去。



Prev Post
此地激戰正酣,虛空深處,王乾和青蓮一步之下,道光層層,飛速趕來。
Next Post
除了猴三在那抓着後腦勺,旁邊的人都嘿嘿笑:這個要求是在有點高,估計猴三這輩子也混不到小學畢業證,混個最老小學一年生倒是很有可能。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