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靖西鬆開喬安的手,就要抱去抱抱寶貝女兒。

下一秒,手被一隻柔軟的手緊緊握住,人也被她拉住了,喬安挑釁的掃了小糯米一眼。

「喬小諾,這是我老公,我們倆牽手你那麼生氣幹什麼?」

喬小諾小朋友一聽,水汪汪的眼眸瞪得溜圓,隨即,撇了撇小嘴巴,可憐兮兮的沖慕靖西張開雙臂,「爸爸,抱抱!」

小糯米知道,只要她一喊,爸爸一定會抱她噠!

不像粑粑,粑粑一定會偏心麻麻。

小糯米目光亮閃閃,充滿期待的瞅著慕靖西。

在寶貝女兒滿含期待的目光下,慕靖西試著拿開喬安的手,「小糯米在叫我……」

「你老婆也在叫你!」喬安偏不,順勢抱住了他的手臂,美眸微抬,「喬小諾,他是我老公。」

「喬小安,那是小糯米的爸爸!」

「我才是他心裡第一重要的人!」

「小糯米也是!」

「你靠後。」

「麻麻靠後!」

喬安氣定神閑,踩在沙發上的小糯米急得跳腳,最後竟赤著腳,下了沙發直接跑過來。

腿上一重,慕靖西低頭看去,腿上多了一隻軟萌的腿部掛件。

「小糯米,爸爸抱。」慕靖西俯身,單臂把小糯米抱了起來。

小糯米開心了,精緻的小臉蛋一掃剛才的鬱悶,笑嘻嘻的瞅著喬安,手臂抱著他的脖子,「麻麻,小糯米才是最重要噠。」

「哼。」喬安扳過慕靖西的俊臉,當著小糯米的面,親了他一口。

「我才是。」

小糯米抿了抿小嘴巴,伸長了小脖子,在慕靖西俊臉上啾了一口,「小糯米是!」

慕靖西心花怒放,被老婆和女兒爭搶的滋味……很幸福。

臉上,再度傳來軟軟的觸感。

女兒親完,老婆又親。

豪門暖媳 慕靖西整個人都飄飄然了,他低聲笑了起來,親了親喬安,又親了親小糯米,「別爭了,在我心目中,你們兩個都是寶貝,都重要。」

小糯米和喬安對視一眼,母女倆同時拋棄他。

喬安:「哼!」

小糯米:「(╯^╰)」

慕靖西:「……」

幸福來得太突然,走得……也很突然。

急促的敲門聲響起,門外,傳來了警衛焦急的聲音,「三少,不好了!盛先生髮病了!」

一句話,將病房裡的溫馨,打得粉碎。

喬安臉上血色盡褪,抱著小糯米就往外走。

慕靖西隨後跟上。 在古木和靳戈進入劍谷半年後,歸元劍派卻熱鬧非凡。因為,再過幾天便是歸元劍派的招徒盛典。

由於戰山之巔即將舉行,這次盛典可謂吸引了不少定州境界的勢力,甚至就連曹州大勢力羅家也派出武者前來觀賞。

「曹州的羅家竟然也來了?」定州西境的武者在劍山山腳下,看到一群群身穿勁裝,掛著『羅』字胸牌的武者向著山上而去,紛紛驚訝不已。

曹州和定州是相鄰的兩個州郡,曾經不止一次發生過戰爭,雖然如今處於休戰狀態,但兩個州,尤其是州級勢力幾乎沒有什麼往來。

羅家不單單是曹州的州級勢力,更是曹州的龍頭老大,所以定州武者在看到羅家派人來歸元劍派,才會如此的難以置信!

「聽說他們是以嘉賓的身份,前來觀看歸元劍派收徒盛典的。」在眾人震驚的時候,一個仿若知道內幕的武者小聲說道。

不過,定州西境的武者不是傻子!

在聽到那武者所說,並沒有人相信羅家武者來歸元劍派是欣賞收徒盛典如此簡單,所以眾人無不紛紛揣測羅家此行而來的真正目的!

在羅家的隊伍里,一個柔弱少女走在前面,不時回頭看看那些駐足交流的定州西境武者,然後嫣然笑道:「有三叔,我們來歸元劍派他們好像很在意啊。」

走在少女身邊的中年人,顯然正是羅家總護院羅有三,他在聽到少女所說,神色頓時正然,道:「小姐,我們可不單單代表羅家,更代表著曹州,他們有猜測也在所難免。」

羅有三口中的小姐,顯然正是在尚武大陸年輕一輩排上名號的羅家大小姐,羅宓!

「哦。」羅宓點點頭,那有幾分柔弱的俏容上呈現一抹恍悟。

羅有三見狀,頓時臉色一抽,心想,大小姐,就你這智商難道猜不出?你是不是故意在整我這老頭子啊!

自從在磐石城沒有好好看住古家的那小子,羅有三就知道,大小姐很生氣,這兩年來並時常的刁難自己!

羅有三猜對了,羅宓就是想刁難刁難他,於是轉過身向著旁邊低頭行走,看不清面容的少年,道:「這次我們來踢館,你有幾分勝算?」

「噗!」

正昂首挺胸走著的羅有三,聞得羅宓如此一說,差點一個趔趄摔倒,最後勉強站穩身子,苦著臉道:「小姑奶奶,我們是來做客的!」

「我知道。」羅宓很認真的道:「先做客,再砸場子。」

聽到羅宓說的如此輕描淡寫,羅有三想死的心都有了,最後哭喪著臉求道:「小姑奶奶,這話若是傳到歸元劍派的耳朵里,我們恐怕別想回曹州了。」

聖者降臨 他們來歸元劍派只帶著十多個武王和一個隱藏於暗處的武皇,如此陣容想要砸歸元劍派的場子,那真是老壽星上吊啊。

「怎麼?」羅宓聞言,揚揚眉,道:「難道歸元劍派敢對我們羅家下手?」

「都砸人家場子了,人家還在乎你是羅家?」羅有三快被羅宓整的欲哭無淚。

「他們要是敢動手那更好。」羅宓原本還蹙著眉,驀然舒展開,壞壞的笑道:「有三叔,到時候就看你的表現啦,我相信你會帶大夥殺出重圍的!」

「啊?」羅有三一怔。

羅宓繼續的認真說道:「我們砸完場子,你在後面掩護,若是不幸身死,待我回到羅家一定會和爺爺說,你是為了救大夥犧牲的,到時候給你立個靈位,供奉在羅家祖祠!」

羅有三咧著嘴,徹底懵了。

最後回過神來,才算知道小姐這是又在整自己,於是求饒道:「姑奶奶,有三叔錯了,有三叔保證如果再碰到古木那臭小子,一定給你抓過來!」

「哼。」

羅宓見他求饒,而且還提起了古木,頓時頗為不愉快。轉頭向著旁邊始終一言不發的少年道:「沈天行,待歸元劍派收徒盛典結束,你就開始砸場子!」

沈天行?

不錯,那始終低頭行走,不言不語的沉默少年正是沈天行!

「我只為你們羅家做三件事,這算第一件事嗎?」在聽到羅宓所說,沈天行緩緩抬起頭,那張冷峻臉上仿若布滿了冰霜。

自從敗於古木手中,距離如今已經有兩年時間,沈天行一直在羅家修鍊,也許是因為那一次慘敗,讓他的氣質愈發冰冷起來!

他雖然被羅家所救,但卻始終不肯加入羅家,最後和羅家家主定下協議,為羅家辦三件事即可隨時離開。

羅宓對這個大冰塊已經習慣,點頭的道:「歸元劍派有一個叫傅怒天的天才,所以,你為我羅家辦的第一件事就是將他打敗!」

「哦。」沈天行應了一聲,然後不再言語。

羅有三見羅宓說的這麼輕鬆,沈天答應的也異常輕鬆,頓時有些凌亂,道:「小姐,傅怒天已經達到武王巔峰境界,你讓這小子去挑戰他,那不是找虐啊?」

羅宓聽他如此一說,似乎也想到了傅怒天的武道境界,皺眉道:「既然傅怒天不行,那就換個人,聽說兩年前,歸元劍派又出了一個天才,好像叫什麼不色修士來著。」

羅有三聽到這裡頓時恍悟,算是徹底明白大小姐這是要幹什麼了!

歸元劍派作為州級勢力,雖然處世低調,但羅宓的情報網卻早已延伸至此,而就在這段時間,傳來消息說歸元劍派又出了一個劍道天才。

天才在尚武大陸中的每個宗門都會出現,這本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但根據線報送來的消息,那歸元劍派的新晉天才卻叫木古。

木古!?

只要和古木有所接觸的人,在聽到這個名字,第一時間就會想起他。更何況羅宓這種武道和智慧兼并的才女呢?

所以,在聽到這個名字后,羅宓就開始著手調查,而經過一個月抽絲剝繭的研究,她就確定了木古就是古木!以前是希望為羅家籠絡人才,而自從古木不辭而別,從自己手中逃脫后,羅宓就已經沒有了之前的想法,因為她已經將古木嫉恨在心中! 懷裡的小糯米,慌張的抱緊了喬安的脖子。

看到喬安驟變的神色,她緊張的問,「麻麻,外公怎麼了?」

發病了……

警衛的話,猶如一記悶棍,敲打在腦袋上。

喬安腦袋嗡嗡直響,她垂眸,看了一眼小糯米,抿著唇角,只能擠出一句,「外公會沒事的。」

饒是如此,小糯米還是很擔心。

小眉頭緊緊的皺到了一起。

一雙手伸來,將小糯米從喬安懷裡抱了過去,雙臂一輕,喬安轉頭看去,便看到了慕靖西擔憂的神色。

「還好么?」

他深邃的眼眸,像是浩瀚星河一般,閃爍著絲絲縷縷的擔憂和暖意。

喬安點點頭,「我……還好。」

來到急救室門口,夏舒兒已經站在門口偷偷的抹眼淚了。

「夏阿姨。」喬安走上去,扶著夏舒兒,想安慰些什麼,卻無從開口。

夏舒兒的精神也接近崩潰了,她一把抱住喬安,哽咽著問,「喬喬,凌雲他一定會沒事的,對嗎?」

堅強如夏舒兒,現在也會懷疑。

也會不確定。

喬安真的不知道,盛凌雲情況有多嚴重,以至於,會被她如此大的打擊。

抬起手,拍著她的背,安慰著她,「夏阿姨,你放心,爸爸會沒事的。一定會沒事的,我不會讓他有事的。」

不會的。

不會的……

此時此刻,任何語言都變成了蒼白。

機械式的安慰,也起不了一絲作用。

慕靖西叫來警衛,問了盛凌雲的情況,懷裡的小糯米也聽到了警衛的話,一張小臉頓時皺皺巴巴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著轉兒。

「別哭,小糯米。」

小糯米抱住慕靖西的脖子,哇的一聲嚎啕大哭。

一邊哭,一邊用哭腔問他,「爸爸,外公會不會死呀?」

下一秒,嘴巴便被慕靖西捂住了。

醫妃權傾天下 他擔憂的看向了喬安和夏舒兒的方向,好在兩人都沒聽到小糯米的話。

搶救了兩個多小時,期間,一個護士從急救室里出來,通知了慕靖西。

說盛凌雲情況不樂觀,讓他做好心理準備。

慕靖西俊臉一沉,壓低了聲音,厲聲警告,「無論用什麼方法,一定要把他救回來!」

「是,三少。我們定當竭盡全力!」

慕靖西叫來江洵,讓他把小糯米送回官邸,現在的情況下,她不適合呆在醫院。

小糯米哭哭啼啼的不願走,最後,慕靖西親了親她的小臉蛋,「小糯米,相信爸爸么?」

小糯米搖頭。

慕靖西苦笑,「爸爸一定不會讓外公有事的,等你來醫院,就能看到外公了。好不好?」

好不好?

小糯米很想搖頭,可是……她還是點了一下腦袋。

江洵把小糯米送回了官邸,沒想到,卻跟林霜霜遇了個正著。

…………

陸家別墅。

一大早,宋雲遲還沒醒,就被一陣雜亂無章的敲門聲吵醒了。

恍惚的起身,來到門口,拉開門,便看到傭人一臉緊張的看著睡意朦朧,睡袍大開的他。

恍惚了一下,宋雲遲才反應過來,把睡袍領口攏好,「什麼事?」 「敢在我羅宓手中逃走的男人,一定要抓回來!」羅宓每次想起古木,曾不止一次咬牙切齒的道。

羅宓的智商很高,所以她很自信,除了自己家人,天底下男人她都瞧不起,可偏偏古木出現后,讓她發現,居然會有一個男人讓自己摸不透,也控制不住!

可以說,羅宓就是一個很腹黑的女人,由於太過自信,所以越是脆弱,一旦有人,比如古木和沈天行這類男人難以掌控,就會讓她感覺很失敗,繼而化為邪惡力量!

羅家老爺子和沈天行達成的三件事協議也正是她出的點子,如此,沈天行這二愣子很簡單的就被拴在了羅家。

如今在得到古木的位置后,羅宓自然不能放過他,所以苦求羅家老爺子同意,這才帶著羅家的人前來。

準確的說,此次歸元劍派招徒盛典,羅家的到來完全是因為古木,這其中並沒什麼政治原因。定州武者當然不知道,所以他們樂此不疲的在山腳下議論著,遐想著。

Prev Post
慕靖西鬆開喬安的手,就要抱去抱抱寶貝女兒。
Next Post
「我爸?」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