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大爺幹啥?我是你趙四大爺,有種來找我!”

“我是你馬鑫大爺!”

“黃武!也是你大爺!”

一羣流氓地痞哈哈大笑,完全不把身材消瘦的林楓放在眼裏,在他們看來後者就算拿着刀也只是做做樣子,根本不敢砍人,殊不知要不是林母死命拖着,林楓今天還真就準備豁出命拉幾個墊背的!

不過冷靜下來之後,林楓卻覺得這樣未免太便宜這羣王八蛋了!早晚有一天,他要讓這幫人遭受十倍百倍的痛苦!

把父親攙進屋後,安撫好老媽的林楓冷着臉送走了一家子所謂的叔伯,這些人早就不想趟這灘渾水了,聞言正好藉機下臺,周家人不好惹,他們可不想把自己賠進去。


林楓冷冷看着周豔玲這個噁心的中年婦女,一字一頓道:“周校長,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說完了擡你爸去鎮醫院,醫藥費我給了。”周豔玲滿臉不屑地掏出幾張鈔票扔在地上,像是施捨給乞丐一般。

“呵呵,狗眼莫看人低,早晚要遭雷劈!”

哐當!林楓猛地關上了大門,至於地上那點錢,他看都懶得看一眼。

“喲,話說的梆梆響,到頭來還不是個慫包!”

“就是,一個廢物孬種裝個屁啊!”

那羣混混在門外叫囂着,辱罵着,林楓眼中的冷意越發濃郁,老爸的腿被他們用鋼棍抽成了骨折,這羣人在他眼裏已經與死人無異!

“爸,我送你去醫院吧!”房間內,林楓簡單地幫父親處理了一下傷口,包紮固定好骨折處。

林父擺了擺手:“去那幹啥?醫院裏都是吸血鬼!下午你媽去後山採點過山標和鐵軲轆,熬水喝喝就行了。”

林老爺子是老郎中,林父多少也學過一點,雖然天賦不佳,但基本的跌打損傷還是會治。

“我去吧。”


林楓原本就準備進山採藥,自然不用讓老媽再跑一趟,於是匆匆扒了兩口飯,他就收拾東西進了山,不過他去的不是父親所說的後山,而是盤龍大山!

大山裏藥草更多,品相更好,最重要的是,他要找的那個東西,就在盤龍大山深處!

山路崎嶇蜿蜒,用羊腸小道里形容都嫌寬敞,有些地方甚至要用柴刀砍出一條路來,林楓一路上被荊棘掛了十幾道血痕,但他卻絲毫不覺疼痛,因爲與這點痛楚相比,胸中的屈辱鬱結更加猛烈!

周家人步步緊逼,自己家想要反抗都無能爲力!何等悲哀?

只有強大起來,纔有以牙還牙的資本!

而想在小山村裏幹出番事業,只有倚仗那個計劃——找到爺爺描述過的那個神奇藥谷,將裏面的珍稀藥材人工培育種植,一旦成功,絕對可以在藥材市場掀起一股搶購熱潮,站穩一席之地!

沒錯,這就是林楓的打算,他準備利用自己所學的專業和盤龍大山裏的豐厚資源,在小小的青龍村裏發展藥材種植業!

聽起來像是天方夜譚,但只有林楓清楚,小時候他跟爺爺去過一次的那個藥谷有多神奇……

林楓依循着爺爺的筆記所載,一路朝着深山挺近,那地方是個無名的深谷,兩側都是巍峨的羣山,入口處有一片明鏡般的深潭。

一開始還算順利,可走着走着,林楓卻愕然發現,自己似乎來到了一個從沒來過的地方,眼前是一個深谷沒錯,可谷口的深潭卻消失不見了,四周的古樹竟出奇的巨大,恐怕五六個人都合抱不住!

不僅如此,樹林裏停留的一些鳥獸千奇百怪,林楓見都沒見過,簡直像穿越到了一個奇幻蠻荒之地,一些雪白的藤條攀附在古樹上,竟然開出六七種顏色的怪花,上面那一羣羣蝴蝶大如人臉,密密麻麻的說不出的瘮人。

太神奇了!觀察力敏銳的林楓很快注意到,樹林裏的一切植物,長勢都極爲驚人,比南美那些原始叢林還茂密,簡直像打了超級化肥一般!

難道這裏的土質有什麼奇特之處?

林楓暗暗思忖着,看着眼前一顆結着金黃果子的古樹嚥了咽口水,肚子也不合時宜的叫了起來,爬了大半天山路,體力早就消耗殆盡,他仔細辨別了一下這些野果,有點像棗子,但卻比尋常棗類大上五六倍,聞起來有一股清香,應該無毒。

這麼大的棗子,難道是基因突變?

林楓狐疑地摘下一顆,咬了一小口,甘甜的棗汁如蜜一般涌出,瞬間在嘴裏瀰漫開誘人的芬香,讓他忍不住猛吞起來,太好吃了!林楓一口氣吃光手上拳頭大小的金棗,又摘了四五個,直到肚子實在撐得吃不下了,這才意猶未盡地抹了抹嘴。

“好東西!帶回去給爸媽嚐嚐。”林楓想了想,又摘下一些放在背後的藥簍裏。

吼!

嘶嘶!

突然,一聲暴戾的野獸怒吼和一陣詭異的吐氣聲響起,伴隨着樹枝被撞斷的咔擦作響,讓林楓心裏一驚,這附近難道有猛獸?

必須馬上離開這!

林楓緊了緊藥簍,輕手輕腳地想退出樹林,可沒走出幾步,卻再也邁不動腳了!

透過眼前茂密的藤蔓,林楓看到了讓他匪夷所思的一幕!

巨蟒!一條比網絡上盛傳的號稱世界最大的南美綠水蚺還要粗上幾圈的超級巨蟒!

這條恐怖的大傢伙通體墨黑,腰身怕是有一米寬,簡直如同一條蠕動的水泥管道!整個身軀蜿蜒十幾米,最神奇的是,巨蟒頭上竟長着一隻犀牛般的獨角!

而更讓林楓瞠目結舌的是,此刻竟然有一頭巨大的白虎,死死咬住獨角巨蟒的七寸,這白虎也出奇的大,堪比一臺微型小轎車,兒臂般的獠牙已經深深嵌入巨蟒的鱗中。

兩頭龐然大物的交戰,將四周橫掃一空,樹枝七零八落地折斷了一地,到處散落着血跡和蛇鱗,而巨蟒則死死地纏住白虎,想在它咬死自己前將對手絞殺!

這一幕如同近在眼前的好萊塢大片,讓人震驚之餘,只覺渾身戰慄恐懼,林楓第一個念頭就是逃!逃的越遠越好!

可僅存的理智告訴他,此時千萬不能亂動,因爲兩頭巨物正在殊死搏鬥,勝負一線間,如果驚動了它們,自己很可能會淪爲陪葬!

呼……呼……

林楓大口大口地吸氣,儘量讓自己冷靜下來,他不是好萊塢大片的主角,做不到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充其量他只是個文弱青年,如果這兩個大傢伙盯上自己,根本想跑都跑不掉!

想到這,林楓乾脆坐在原地,只求滿天神佛保佑,讓這兩個兇物同歸於盡,免得把自己當點心吞了。

不過冷靜下來的他,卻想起了爺爺在筆記裏記載的一句話。

“龍虎相爭之處,必有驚世奇物!”

這裏面的龍,自然指的是蛇蟒之類,那麼現在這條獨角巨蟒和巨型白虎,究竟是爲了什麼奇物在生死相搏?

林楓看着糾纏在一起的蟒虎,陷入了思索,那巨虎似乎處於下風,此時已經奄奄一息,但仍死死咬住巨蟒七寸,毫不鬆口,而巨蟒也好不到哪去,遍體鱗傷的它渾身鮮血直流,都快在周圍匯成一條小溪了!

難道真要同歸於盡?林楓眼前一亮 ,暗暗期待着。

半個小時後,兩者終於不再動彈,似乎都已經傷重力竭,油盡燈枯,林楓壯着膽子,攝手攝腳地朝交戰的位置走去!

這絕對是一個天大的機緣!

林楓眼中冒着精光,天予不取反遭其咎,如果這樣的機緣都把握不住,那就活該一輩子窮挫矮,儘管心裏很害怕,他還是堅定地朝着一蟒一虎緩緩靠近。

嘶!

突然,那卡車車**小的蛇頭猛地擡起,朝林楓吐了吐匹練般的腥紅蛇信。

完了!要死了!

林楓頓時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沒辦法,腳軟了,站不住!好在早上沒喝什麼水,不然估計得尿褲子!

正當他以爲自己在劫難逃時,卻發現巨蟒並沒有下一步動作,反而蛇頭搭聳了下去,一動不動了。

迴光返照?

好險好險!撿回一條命的林楓大呼僥倖,抹了抹冷汗,這才仔細端詳起一蟒一虎爭奪的東西來。


這似乎,是一塊玉牌? 青雲閣藥鋪裏,林楓在偷瞄眼前尤物的時候,美女少.婦也在不動聲色地打量着他。

因爲自家藥鋪聲譽極佳的緣故,平時來兜售藥材的農民也不少,但一個個都唯唯諾諾的,眼前這個小男人卻有種十分自信的氣質,雖然穿着寒酸,卻不卑不亢,讓人琢磨不透。

長相雖說不算特帥氣,但屬於很耐看的那種,斯文卻不失堅毅,顯得很有內涵,再一看櫃檯上的“掌印”,她越發驚詫起來,不禁對林楓升起了濃濃的好奇心。

“你好,我是青雲閣的經理齊韻,這位先生有什麼事嗎?”齊韻微笑開口。

“齊經理你好。”

伸手不打笑臉人,這位齊經理的態度明顯比店員強得多 ,說話很客氣,林楓倒不好發火了,只能指着那馬尾辮投訴道:“你這位店員的態度很有問題,不分青紅皁白就污衊我是騙子,希望你能處理一下。”

馬尾辮撇嘴道:“切,我污衊你?齊經理,你別聽這鄉巴佬瞎說,他拿着個人工倒模出來的何首烏,非要當野生的賣,還砸了我們的櫃檯!”

呵,林楓氣樂了,指着櫃檯上的人形何首烏道:“你哪知眼睛看出來是人工倒模的?別把無知當個性!”

“這要不是人工做的,我當場把它吞了!”馬尾辮毫不示弱。

林楓一陣無語,這女人還真是胸大無腦,給你吞了?我傻啊我?這可是我的創業啓動資金!至少也有幾十萬軟妹幣呢!

“呵呵,吞就算了,我可捨不得,要是檢驗出來不是人工做的,你給我道個歉就行。”林楓也不想和這女人糾纏了,怕自己智商被拉低。

“真是野生的人形何首烏?”

齊韻見林楓言之灼灼,不由皺了皺眉,心裏下意識地對他印象差了許多,野生人形何首烏哪有這麼好找?更別說這麼大隻了,就算偶爾出世,也肯定上了高檔拍賣會,怎麼會輪到她這個小縣城的青雲閣分店撿漏?沒想到眼前這個斯斯文文的傢伙竟然真是個騙子。

想到這,齊韻敷衍式地拎起那隻“巨無霸”型的何首烏看了看,哪知道這一眼下去,頓時就挪不開目光了,隨即那張俏臉也變得凝重起來。

“您稍等一會,我先檢驗一下。”齊韻客氣地對林楓點了點頭,連稱呼都變了。

“沒事,你慢慢檢驗。”林楓胸有成竹,渾不在意。

齊韻戴上一副薄薄的透明手套,小心翼翼地將巨型何首烏放在聚光燈下檢驗起來,這株何首烏雖然髒兮兮的,上面還沾着泥土,但卻散發着一股自然的清香,色澤更是充實飽滿,黑紅透亮,品相極佳。

不過她暫時還不能判定是否爲人工倒模培育,於是想了想,拿出一把亮銀小刀對林楓道:“我能不能切下一小片看看?我需要嚐嚐味道,你放心,如果真是野生的,我肯定會高價收購。”

齊韻的專業讓林楓也有些驚訝 ,沒想到這個性感尤物居然真有幾把刷子,當下聳了聳肩道:“沒事,你隨意。”

林楓的灑脫魄力讓齊韻頗爲欣賞,要知道人形何首烏的賣相極爲重要,如果自己切片的時候影響到了形狀,價格肯定會跌不少,可沒想到這個小男人居然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齊韻仔細再仔細地找了處最不起眼的根部下刀,輕輕刮下一小片,截面處很快就涌出鮮嫩的乳白汁液,濃如奶漿,齊韻挑了一滴放入嘴中嚐了嚐,頓時滿臉不可思議道:“天啦!真是野生的!截面紋理清晰,汁液苦而不澀,餘味甘甜,而且個頭這麼大,起碼是百年以上的極品!”

《本草綱目》記載,何首烏真仙草也,五十年者大如拳,百年者大如碗,二百年者如鬥,三百年者如箕。

林楓拿出的這株何首烏,在空間存品裏,算是最小的了,但即便如此,也有小簸箕大!起碼是三百年份!

真,真的?怎麼可能?一旁的馬尾辮店員早就嚇蒙圈了,這麼大的野生人形何首烏,那得值多少錢?

齊韻激動萬分地看向林楓:“這位先生,我先替我的店員向您道歉,這株何首烏的確是野生的極品,不知道您打算怎麼賣?”

這時候就不是論斤了,凡是野生何首烏,一旦呈現人形,就與普通何首烏有着天壤之別,更別說年份上百的極品,那都是能在拍賣會上賣出幾十甚至上百萬的主!

原本對林楓來說,這株何首烏最好是送到高檔拍賣會去,但一則他心疼手續費,二則嫌時間太長太麻煩,而且搞不好會被人盯上,因此才決定賣給相對其他藥鋪實力更爲雄厚的青雲閣。

來之前他已經想好了底價,此時見對方迫不及待的模樣,心中一動,沉吟着伸出一根手指:“一口價,這個數。”

“一百萬?這,有點太高了,我們這畢竟不是拍賣行。”齊韻爲難地皺了皺好看的柳葉眉,美眸一轉,略帶撒嬌地道,“要不您稍微降一點,八十萬行不行?就當咱們交個朋友嘛。”

說着,她朝林楓拋了個銷魂的媚眼,那慵懶動人的模樣,看得後者心裏一哆嗦。

不過林楓此時哪有心思玩曖昧,他滿腦子都被齊韻的報價驚呆了。

他哪裏是想要一百萬,伸出一根手指頭,其實是想說十萬塊來着!

好險,好險,差點就把自己坑成了冤大頭,林楓暗道僥倖。

他雖然在網上看到過不少關於野生何首烏的報價,但那畢竟是大城市裏的拍賣會,而朝雲縣不過是個貧困縣而已,能賣出十萬塊他就很滿意了,哪知道青雲閣一家分店也這麼財大氣粗?

“行吧,那就八十萬,齊經理這種朋友,我自然是樂意結交的。”林楓強忍住心頭的激動,故作鎮定地點了點頭。

靠,這種財大氣粗的朋友簡直多多益善啊!更別說是個極品美女了!



Prev Post
倘若紀無雙真的擁有破解九戒的能力,那他爲什麼不直接幹掉九戒自己上位呢,反而是選擇了跟樑海合作。要知道,即便是樑海上位,自己也不會獲得太多的好處。
Next Post
這些血肉.連同他們的本命金丹.秦逸全都沒有浪費.一滴不落.統統裝入吞天大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