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扶手離開,溫晟霆看着徐錦娰房門關上,緩緩走下了樓梯。

“小茹,你幹什麼?”

小茹正在餐桌旁吃麪,聽到溫晟霆的聲音,顯得有些慌張。連忙起身回答道:“不好意思,我一時沒忍住。”

溫晟霆看了她一眼,隨後淡淡道:“沒事,幫我也盛一碗。”

“好的,可是夫人不是拿了一碗過去嗎?”小茹有些疑惑的問道。

溫晟霆面色一僵,沒有說話。


房間內的徐錦娰,將衣服重新整理回了衣櫃,看向了窗外。

今晚的夜色很好,明亮的月亮並沒有擋住周圍的星辰,每一顆都閃爍着獨有的光芒。徐錦娰站起身,將窗戶打開,徐徐的清風吹了進來,帶着絲絲的涼意,令她清醒了不少。

“爲什麼?爺爺,你能幹什麼,我該怎麼做嗎?”

徐錦娰想不明白,溫晟霆不是一直想把自己鎖住嗎?爲什麼自己的證件跟所有的一切都安靜的擺放在了靈位的一旁。

月光帶着絲絲溫柔,緩緩被雲霧遮擋,四周的樹木發出唦唦的聲響,周圍的一切變得清晰。

翌日。

“啪!”

一疊文件仍在了徐錦娰面前,杜美華冷冷的看着她,眼神中閃過一絲傲然。

“這是什麼?”徐錦娰疑惑的開口。

“這是你今天的工作,這些都是往常客戶的資料,把她們做成檔案複印一份給我。”杜美華語氣不善,似乎覺得跟徐錦娰多說一句都是在浪費口舌。

徐錦娰看着面前高高的一疊,儘管心中十分不快,但也只能答應下來。

儘管如今徐錦娰換了個崗位,但杜美華因爲合作商的緣故,依舊是她的上司。

周圍的同事齊齊被這裏的事情吸引了目光,大家都看得出來,這個杜美華顯然對這個新來的同事不是特別友好。

“看什麼?都不用工作?”

杜美華瞪了一眼周圍的人,一道道目光紛紛移開,沒有人敢去頂撞杜美華。

畢竟在他們眼中,這個女人說不定哪天就做了總裁的夫人。 此時徐錦娰手頭的工作有些應接不暇,這個週末積壓的事情,再加上這一堆檔案,並不是短時間內就能解決的。

但杜美華是她的上司,徐錦娰並不想給她抓到什麼把柄。

直到中午,徐錦娰依舊在處理手中的工作。

“叩叩叩!”

桌面的敲擊身,將徐錦娰從工作中拉了出來。

徐錦娰扭過頭,溫晟霆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了一旁。

“到午飯的點了。”溫晟霆目光掃過徐錦娰桌面上的文件,眉頭一挑,很快便明白事情的緣由。

徐錦娰正要開口,想起溫晟霆這兩天奇怪的態度,話到嘴邊卻縮了回去,將頭埋在了文件中,冷淡開口:“我不餓,你不用管我。”

徐錦娰沒有反應過來,手中的文件便被奪走。

“你幹什麼?”

徐錦娰不滿的質問,這個男人真是越來越針對自己了。這些明明是在幫他的公司做事情,他沒事管那麼多幹什麼。

“我的公司,從來不會壓榨員工的勞動力,如果你做不了,我可以找人幫你做。”溫晟霆將手中的文件扔到一旁的辦公桌上。

“如果你對我有意見,我可以把你調回助理,繼續幫忙遞水。”

徐錦娰頓時語塞,要真回到之前的工作,每天就負責端水給溫晟霆,她會無聊瘋的。

恨恨的看了一眼溫晟霆,徐錦娰將手中的文件合上,站起身來說道:“我們兩人一起去太惹人矚目了,給人誤會不好,你先過去,我隨後就到。”

她可是記得,上次一起吃飯,像是當珍惜動物一眼給人圍觀,事後還經常有人詢問自己各種八卦,煩都煩死她了。

溫晟霆眉頭一挑:“你覺得還能誤會什麼?”

徐錦娰正要說兩人的關係,想起來自己名義上是溫晟霆的妻子,這麼說來確實也不能說是什麼誤會。

但問題是兩人只是合同關係。

“在公司影響不好,你先出去。”徐錦娰看向溫晟霆,語氣堅定。她可不想在吃飯的時候還那麼多人看着。

溫晟霆皺了皺眉,對於公司其他人的觀點他並不在意,反而杜美華這個點有些難以處理。

“好吧,我先下去,別讓我等久。”溫晟霆說完,便轉身朝着門口走去。

看到溫晟霆走遠,徐錦娰才鬆了口氣。

這個男人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對付,完全就是喜怒無常,讓人捉摸不透。


將文件擺放整潔,徐錦娰站起身來,這才走出了門。

食堂依舊是那麼多人,實際上這一層都是食堂的範圍,再加上有不少人並不再公司用餐,因此儘管徐錦娰來得晚,但依舊有着位置。

來得晚也有好處,那便是不用排隊。

徐錦娰很快打好了飯,坐在了一張無人的桌子上,埋頭解決起面前的食物。她要爭取儘快將食物消滅,好快點回去工作。

一個人坐在了徐錦娰的對面,孟小姐擡頭看了一眼,便繼續吃着食物。

這是她的一個同事,關係還算不錯。

“我能坐在這裏嗎?”

“隨意。”徐錦娰含糊不清的說了句,她沒時間閒聊。

但對方卻彷彿有意跟她攀談,見徐錦娰沒有拒絕,便繼續說道:“我看你今天的工作好像挺多,需要幫忙嗎?”

重生之開掛女法醫 ,但對方是出於好意,也不好太過冷淡。

想了想,徐錦娰頭也不擡的說道:“不用了。”

被徐錦娰拒絕,江澤林顯得有些尷尬,他自認爲長得還算可以,在加上工作崗位不低,平時有不少女孩向他表達好意,但卻沒想到自己第一次和徐錦娰搭訕便被回絕。

“那你今晚有空嗎?”江澤林有些不甘心的問道。

徐錦娰和他所看過的女人完全不同,這令他產生一絲異樣的感覺。在他看來,徐錦娰平時除了工作很少和人打交道,應該是單身。

“沒有。”

徐錦娰直接回絕。

江澤林的面色有些難堪,他正要開口,卻是突然感覺背後一涼,不禁打了個寒顫,

轉過頭,這才發現,公司的總裁,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自己身後。注意到溫晟霆那冰冷的眼神,江澤林不知爲何,心中有種莫名的恐慌。

“我能坐在這裏嗎?”

溫晟霆語氣冷淡,彷彿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

“總……總裁好……”江澤林的腿有些發顫,但依舊忍住讓自己保持鎮定。

要知道溫晟霆或許是最沒有架子的領導,但卻是最令人畏懼的一個。

溫晟霆點點頭,坐在了他的身旁,若無其事的吃了起來。

江澤林握着筷子的手有些顫抖,夾了幾次都沒有將菜夾起。 孽寵妖後:魔帝,晚上戰! ,只能找了個藉口,想要開溜:“那個……總裁,就不打擾您用餐了,我肚子突然有些不太舒服。”

說着,端起盤子就要離開。

“浪費食物總歸是不好的。”

溫晟霆不鹹不淡的說了句。

江澤林頓時腳步頓住,連忙開口道:“是總裁,我一定把它們統統吃光。”

說完,便快步離開。

徐錦娰看着同事遠去,一時間忘記了吃飯,白了一眼溫晟霆,又繼續吃着食物。頭也不擡的開口說道:“你也太霸道了,吃個飯都不讓人家安心。”

溫晟霆坐姿很協調,手中的筷子端正的夾起食物放在嘴中,等到嚥下喉嚨,纔開口回答:“那是他自己的選擇,你不就沒什麼顧慮,依舊在這裏吃飯?”

徐錦娰瞥了溫晟霆一眼,沒有打理他,繼續吃着面前的食物。

溫晟霆的動作,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總裁第二次跟一個女員工吃飯,這可謂是不小的新聞,如果不是親戚,那便一定有貓膩。

熊熊的八卦之火頓時蔓延開來,周圍逐漸響起了議論聲。

徐錦娰低頭扒着飯,只想快點吃完,好不用受這些人的圍觀。

溫晟霆彷彿沒有看到周圍人異樣的眼神,依舊繼續吃着飯,看了一眼徐錦娰的動作,將自己餐盤裏的一塊肉放在了徐錦娰的盤中。

徐錦娰頓時身子僵住,呆呆的看着面前的這一塊肉沒有任何反應。


此刻她的第一想法,那便是要完了。 果然,周圍再沒有任何聲音,所有人都在看着這一幕。

總裁竟然給人夾菜了,這絕對是毀人三觀的事情。

徐錦娰似乎可以聽見餐具掉落的聲音,但她不敢扭頭,她知道自己現在一定是周圍人關注的焦點。


將東西夾了回去,徐錦娰連忙起身,準備離開這個地方。

但此刻,她的動作在別人眼中,卻十分曖昧。

溫晟霆沒有任何反應,繼續吃着面前的飯菜,彷彿周圍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沒有任何感覺。

徐錦娰現在可以感覺到自己每走一步,周圍人的目光就跟着自己移動。

這簡直就是行走的聚光燈一般。

好不容易出了門,徐錦娰這才鬆了口氣,連忙加快腳步,想要遠離這個地方,回去繼續工作。

餐廳內,徐錦娰走後,依舊是議論聲不斷。

非常逼婚:愛妻,拒嫁無效

同樣受到目光注意的,還有剛打完飯的杜美華。本來她看到徐錦娰和溫晟霆兩人坐在一起便已經十分嫉妒了。

要知道她的身份在公司不算什麼祕密,現在溫晟霆和徐錦娰關係好像不一般,她的身份尷尬,頓時成爲了焦點之一。

杜美華注意到周圍的眼神,這對身份嬌貴的她來說,實在是難以忍受,將手中的餐盤放下,便直接離開了餐廳。

她現在已經按耐不住自己心中的火氣,必須去找徐錦娰說個清楚,或者警告一下徐錦娰。

徐錦娰此時,低着頭正要趕回辦公室,一不留神卻是撞到了人。

連聲道歉,徐錦娰扭過頭,卻是透過走廊的玻璃,注意到了樓下正走進公司大門的一個人影。

“徐嬌嬌,她來這裏幹什麼?”



Prev Post
眼鏡兄一路追著出來,甚至追到了門外,然憐義無反顧的離去,眼鏡兄仍然不死心的高喊,「小姑娘!你等等,別走啊!小姑娘!」然憐的身影很快便自他的視野里消失,利落、乾脆。
Next Post
而在聽聞了劉總督的話語後,朱棣的神情也是逐漸的嚴肅了起來。 劉總督的說法,與朱棣派遣的密探所調查的結果完全一致,磲嬰只是一名普通的海盜,和皇族血統 沒有任何的關係。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