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奇志的話讓程智淵一頭霧水,他只能跟在師父後面,不停朝前走去。

遠處站著兩個男子,看裝束應該就是自己要見的魂紋師。二人一見嚴奇志,急忙迎了上來。

「在下二階魂紋師端木雄,這位是我好友三階魂紋師裴元,嚴師尊久仰了。」端木雄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看著嚴奇志師徒二人。

嚴奇志也笑道:「如今也好,你們有了同一個目標,那就是黃品。這次魔窟之行,除了尋找獎勵之外,另外一件事就是殺了那黃品。智淵你和凌夢嵐的婚事必須要在魔窟回來之後儘快完成,為了我的計劃,明白了嗎?」

「是,師父……」

【作者題外話】:今天更四章0點三章,12點一章。

其中有兩章是感謝13798403884童鞋在過年時間的打賞,謝謝

還有:五號開始到九號,加大鍋書友群的讀者每增加二十個,大鍋加更一章。如今有幾百個人在訂閱大鍋的書,如果都加群,那麼大鍋會爆更幾十章,機會難得,望大家牢牢把握。書友群234146043 夜晚,秦石的房間里,他赤裸著上身正在用心刻制著魂紋。

他的身前,是一本古樸的書籍,這本書正是那明輝那本祖傳的秘籍,《萬魂典籍》。

裡頭記錄的內容雖然沒有一萬種那麼多,可卻是包羅萬象,幾乎囊括了所有的一二階的魂紋和部分三階魂紋。

此刻秦石正在刻制的,正是他在這《萬魂典籍》裡頭找出的一些較為實用的魂紋,其中最讓他感興趣的便是一整套的戰鬥魂紋。

當時因為時間倉促,秦石沒辦法學習這種魂紋。可是如今還有好多天才到魔窟之行,他打算趁著這個機會將這東西刻制出來。

這是一套五行戰鬥魂紋,金木水火土,一樣一種。魂紋本是用於戰鬥輔助,可是這五種魂紋卻可以釋放出類似於功法一般的強大力量,甚至可以傷人,這在魂紋裡面比較稀少。

只是可惜這一套五行戰鬥魂紋都是屬於二階魂紋,威力並不是特別的大,和地階高級的功法相當。但是魂紋也有魂紋的好處,就是釋放起來不用消耗任何真氣,而且只要魂紋數量夠多,那這些魂紋釋放出來的威力也是相當可觀。

就如同那魔焰獵犬魂紋雖然只能召喚出一隻三階初期的凶獸,但是若是有一百頭三階初期的凶獸,只怕也能讓煉魂期後期的強者滿滿吃上一壺了。

秦石的雙手不斷動作,一塊又一塊的魂紋被他刻制出來,掉落床上。

正刻著,門口便響起一連串的敲門聲。

來者正是明輝,他聽到秦石在裡頭便推門而入。

「黃大師……您在忙呀。」明輝一臉恭敬行了個禮。

秦石一邊刻紋一邊心不在焉說道:「明輝兄,你客氣啥,隨便坐。」

明輝有些臉紅,這窄小的屋子甚至沒有一個能坐的地方,他想了想還是站在了秦石的身旁。

秦石忙活了一陣,才總算將手頭上的那塊魂紋刻制完畢。他輕輕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大大咧咧的對著明輝露出一個笑容。

「站著做什麼,來,坐床上就好。」秦石伸手一拉,二人並排坐在床上。

「找我啥事?」

明輝的臉上心事重重,他想了一會,開口說道:「其實這話我本也不該說,但是黃大師對我恩重如山,我可不能看著別人暗地裡害你。」

秦石笑道:「你但說無妨,有什麼事我罩著你。」

明輝自然不懂何為「罩著」,只是他微微沉思,隨後說道:「你們之後是不是有天眼魔窟之行?」

「是呀。」秦石應道。

明輝道:「我聽說有人要在天眼魔窟的時候對付你,而且這一次對付你的既有武者也有魂紋師,你的處境很危險。」

秦石微微一笑,「你那麼為難,這對付我的魂紋師應該來自於你們魂塔吧。」

明輝一愣,「你怎麼知道?」

秦石道:「那端木雄可不是好捏的軟柿子,一個人能卑躬屈膝,甚至侮辱自己來達到目的,必定有著很深的城府。我在前世聽說過一個人受了胯下之辱,隨後變成了大將軍的故事。」

明輝大驚,急忙問道:「那怎麼辦?」

「有什麼好怕的。」秦石笑道:「那端木雄可不是什麼大將軍,而且若要對付的人是我,我保證他沒有好果子吃。」

明輝愣在那裡,看著對面男子眼中那一股子自信滿滿的神色,他的眼神也堅定了一些。

「既然這樣,那黃大師平時多小心。上次你叫我繪製的那批魂紋我已經盡數給了凌師尊了,這麼晚了我也不打攪你了。」明輝起身作了個揖就要告辭。

「等等!」秦石忽然喊道,惹的明輝轉頭來看。

「你不要回魂塔了,以後就待在我的身邊,刁老那裡我會去說明的。」

明輝大喜,轉念一想卻又露出一絲為難神色。

「刁老畢竟是我師父,我這樣會不會……」

秦石冷笑道:「你當人家是師父,人家有當你是徒弟嗎?」

這話一出,明輝身軀一顫,轉念一想,他神色間有幾分痛苦。

秦石嘆了口氣,語氣輕柔的說道:「也罷,你再好好考慮一番吧,我這裡的大門始終為你打開著。」

明輝拜謝,匆匆出門。望著他遠去的身影,秦石有些感慨。

「這小子的魂紋天賦,甚至在我之上,好好培養,絕對是個人才。就看他自己能不能邁的過這道坎了,若是過不去,也只能算他情商太低,怪不得別人。」

他微微嘆息,轉身返回自己的小屋裡頭。

之後幾天,除了吸收玄靈液,其他時間秦石基本都是在刻制魂紋,幾天下來也小有成效。

除了那幾套戰鬥用的二階魂紋之外,他還將剩餘的五滴玄魂液盡數使用,刻制出了五張魔焰獵犬魂紋。

這五張魔焰獵犬魂紋三張中品,兩張上品。也就是說能召喚出三條三階二級和兩條三階三級的凶獸,這也是一組不小的戰力。加上自己懷裡還有總共四十塊左右的五行戰鬥魂紋,這戰鬥力不亞於一個煉魂期中期的武者,

出發的日子轉眼就到,因為趕路去天眼魔窟需要一些時日,所以各大脈系的弟子都紛紛提早整裝出發,天炎脈也不甘落後。

端木雄如約而至,將二十片「赤火之陣魂紋」送到了天炎脈,步大明見到這魂紋顯然是十分開心,急忙小心翼翼的收到了懷裡。

凌飛舟將自己的一眾徒弟送到了元陽府的大門之外,卻不似別的師父一般千叮萬囑,他依舊是一臉樂呵表情,站在那裡。

嚴奇志遠遠站在那裡也不說話,只是看向天炎脈這邊的目光有一絲冷意。

步大明無意之間瞥見了嚴奇志的眼光,急忙轉開頭,不敢再看。秦石倒是坦然,大大方方的將目光迎了上去,看的那嚴奇志一臉的鬱悶。

元靈脈的一方弟子頗多,程智淵在前頭,後面還有著十多個人。秦石定睛看去,卻見那端木雄也跟在他們的隊伍裡頭,他的身旁是另外一個魂紋師,看樣子等級似乎比端木雄還要高。

「看來兩邊確實勾結,怪不得那天明輝會如此擔心。」秦石心裡暗想,卻見遠處一個胖乎乎的身影一路小跑而來。

「對不起我來晚了。」那胖子連連道歉,表情似乎頗為友善。

嚴奇志溫暖一笑,「秦大師你那麼忙,我們應該等你的。」

只見眼前胖子正是化名「秦三」的小山,此刻拿著一個大大的包裹也走入了人群之中。一入人群,他身旁的人立馬露出一臉的奉承,對著他眉飛色舞,不知道的還以為要se誘他。

「這天眼魔窟頗為危險,小山為什麼也會參與?」秦石正想著卻被身旁聲音打斷。

「想什麼呢,快出發了。」凌夢嵐走到秦石身旁,語氣比平時要客氣了不少。似乎是因為之前秦石替她解圍,所以此刻心中稍有感激。

似乎是人湊齊了,元靈脈的弟子浩浩蕩蕩開始出發。玄霄脈也不甘示弱,似乎是有意要和元靈脈比較,此刻也開始啟程。他們為首的弟子是一男一女兩人,男的高大威武,女的清秀靈氣,看上去似乎也挺般配。

步大明一臉怔然看著那清秀靈氣的女子,臉上都是落寞。禹大柄與步大明年齡最近,關係也最好,此刻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之前叫你把握機會你拖拖拉拉,如今人家成了玄霄脈首席弟子了,你還要接著拖嗎?」

一聽這話,秦石頓時想起這大師兄有個「相好」,名叫「高儀芳」,好像就是走在玄霄脈最前頭的那個女子。

秦石感知到那高儀芳的實力大概在煉魂期四層左右,比起步大明還高了兩層,這九聖大陸向來是男尊女卑,如今自己的大師兄實力比不過人家也怪不得自己不敢放手去追。

他想了想上前說道:「大師兄,不如追吧。」

步大明大驚,急忙擺手示意不行。誰料秦石笑道:「我指的是我們追上玄霄脈的腳步,要出發了,您想到哪裡去了?」

眾人一聽這話,頓時大笑起來,那封大光笑的尤為厲害,差點都要坐到地上。

步大明哭喪著臉,「你們現在儘管笑,等哪一日你們有心上人的時候我也要盡情嘲笑你們。」

說完這話,他一臉正義的朝著前方走去,頭也不回。眾人笑了一段,也匆匆追了上去,此刻被秦石這麼一鬧,天炎脈眾弟子的心情頓時好了不少。

沒走多久,一眾人等便出了河西城。只是這漠北之地有些偏遠,地處古加隆帝國和天越國的中間,光是行走要走上月余時間,所以眾人也不敢過多休息,繼續前行。

一些有坐騎的富家弟子紛紛用底下良駒代步,只是平常的人卻只能步行。元靈脈裡頭基本都是商賈貴胄的子弟,此刻幾乎人人都有坐騎,瞬間將後面的人拉了老長一段距離。

天炎脈眾人倒並沒感覺,他們向來就不是嬌生慣養,也沒有騎馬的習慣。秦石倒是有小龍可以騎,只是此刻若是拿出來肯定暴露了身份,而且現在時間也寬裕,步行也完全可以到達。

正走著,前頭塵土滾滾,正是那程智淵跨坐著一匹高大的巨靈紫踏狂奔而來。來到秦石等人身前,他翻身下馬。

【作者題外話】:今日第二更 「凌師妹,真是罪過,之前忙著處理脈系裡的事情,竟然忘了將一早就準備好的座騎給你帶來。」程智淵朝著凌夢嵐溫暖的一笑,翻身下馬將手中的韁繩遞了過來。

凌夢嵐並沒有伸手去接,只是禮貌性的擠出一絲笑容,「多謝程師兄,只是我還是習慣步行。」

「步行哪有騎馬好,今後都是一家人,有什麼好客氣的。」程智淵將韁繩塞到了凌夢嵐手裡,惹的她一陣尷尬。

「程師兄,真的……我……」

封大光看不過去,正要氣呼呼開口卻被秦石搶先了一步。

「表妹,程師兄送咱們禮物,你怎麼可以拒絕呢。」他一把搶過那韁繩笑道,「多些程師兄送的賀禮,改日定會回一份大禮給你。」

這話說的雖然晦澀,但是幾乎所有人都聽得出來其中意思。那程智淵本來想討好一下凌夢嵐,可如今被秦石一鬧卻弄的好像是來送新婚賀禮一般。

「你……」他老臉一紅,就要罵出聲來。

「還給我……」程智淵一把奪過韁繩,氣呼呼的走了。

秦石朝著凌夢嵐炸了眨眼,惹的凌夢嵐莞爾一笑。這麼多天,她還沒正正經經的笑過一下,之前那個咋咋呼呼的少女,自從自己失蹤之後就變的有些憂鬱起來,讓秦石心裡也頗為內疚。

他暗下決心,只要這件事情一了,他定要第一時間告訴凌夢嵐自己的身份。

一路前行,路上除了元陽府的幾彪人馬之外,也有別的勢力前往。這一次的天眼魔窟的寶物眾多,許多周邊勢力都要來分一杯羹,只是大家都有默契,到了實根境便不會再來天眼魔窟。

幾乎所有的幻境都會有武者實力的限制,而這天眼魔窟的限制,就是最高能進入煉魂期九層的武者,但是一到了實根境,便無法進入了。

正走著,禹大柄忽然發出感嘆,「做人要做到和李振公子那樣才好,直接少奮鬥一百年。」

秦石正在奇怪他為何會這麼說,卻見他伸手一指,遠處一行人快速騎馬而過。帶頭的兩人秦石非常熟悉,正是那李振和曾廣浩。

二人的身後,刁老等人也一同跟隨,場面十分的大。

「他們怎麼也去?」秦石小聲問道。

封大光笑道:「他們肯定是奔著天眼武尊的傳承而去的,不像我們,只要能撿到幾塊血魔晶就阿彌陀佛了。」

眾人也是一陣唏噓,秦石不解,轉頭對著步大明問道,「步師兄,這天眼武尊的傳承到底是什麼?」

步大明道:「這傳承是這天眼魔窟最高的獎勵,比我們夢寐已久的赤羽百鍊晶更是要好上十倍。傳說這天眼武尊是絕世高人,死後所有的傳承都埋入了這天眼魔窟。魔窟十五年開一次,每次都是一些血魔晶等等的東西,這一次隔了三十年才開,他們紛紛猜測這天眼武尊的傳承會在這一次出現。」

秦石暗自點了點頭,將這些事情記在了心裡。松鶴捉拿天武血脈的少女應該就是為了這天眼武尊的傳承,只是不知道這傳承和那九聖螭龍璧到底有什麼關係。

想到這裡,他細細打量起那曾廣浩和李振來。

他們這一行,曾廣浩是煉魂期頂峰,李振是煉魂期七層,只是那刁老是個魂紋師,武道實力不強,不知道來這裡是為何。

秦石疑惑的對著凌夢嵐問道。

凌夢嵐道:「你不也是魂紋師,你都不知道嗎?」

「不知道。」秦石撓了撓頭。

Prev Post
一聲驚天龍吼,三千大道之龍。
Next Post
但作爲“珍惜生命,謹慎第一”的信徒,他也深深地爲自己的草率而進行檢討。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