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慕蓮興許知道他的心思,揚起一個自我欣慰的笑容,說道:「程傲然,我沒事兒,你放心吧。」

聽到此話的程傲然,這才放下心來,跟在她的身後,兩人吃了一會兒東西,蘇慕蓮讓他陪著去買食材,回到點心鋪的時候,便已經是酉時。

蘇慕芝遠遠的便瞧見了笑嘻嘻的蘇慕蓮與面無表情的程傲然迎面而來,然而這一冷一熱的畫面,並沒有絲毫的違和感。

「娘,看樣子程公子也喜歡姐姐。」蘇慕芝走到孫氏身邊,八卦的笑問道,「娘,劉公子和程公子,您比較中意哪一位?」


孫氏聽后,也不厚道的笑了笑,低聲說著:「這劉公子家境好,人也溫柔,不像程公子,冷冰冰的。」

蘇慕芝掩嘴一笑,不贊同的說著:「我就覺得姐姐和程公子到時候很配。」

「你們在說什麼呢?笑得這麼開心?」走近后的蘇慕蓮,好奇的問道。

蘇慕芝連忙掩去笑容,上前接過蘇慕蓮手上的東西,又瞄了一眼程傲然的雙手,趕緊轉移話題:「姐,你怎麼買了這麼多東西?」

蘇慕蓮故作神秘的笑了笑,見她們都十分好奇,這才慢悠悠的說道:「臨鎮的馮老爺明兒要在府上招待貴賓,特地讓我製作糕點。」

「真的嗎?」孫氏激動得瞪大眼睛,反問道。

蘇慕蓮拿出銀票在空中晃了晃,笑嘻嘻的說著:「這定金都給了。」繼續說道,「今兒我不回去了,明兒交貨得早,我要連夜製作。」

「我留下來陪你。」孫氏心疼的蹙起眉頭,低聲說道。

蘇慕蓮笑了笑:「不用了,我一個人搞得定,明兒白天我回去補覺,這店鋪也好交給你們呀!」

孫氏聽此,也點頭同意了,對著程傲然熱情的說著:「程公子,來喝碗涼蝦吧。」

程傲然沒有拒絕,簡單的道了謝,便坐在桌前。

蘇慕蓮走到錢匣子面前,將其打開,略微數了數,便疑惑的蹙起眉頭,重新算了一番,納悶的自言自語:「怎麼數目不對?」

表妹萬福


程傲然則默默的看著,喝著涼蝦,不說話。

「娘,今日應該不止賺這麼一點錢吧?」心中生疑的蘇慕蓮望向孫氏,微蹙眉頭,反問道。

孫氏強扯出一個苦笑,卻遲遲未說話,走到蘇慕芝身邊,用肩膀碰了碰她的胳膊。

「到底怎麼回事?」見此舉動的蘇慕蓮面容嚴肅,聲音沉重,質問道。

蘇慕芝扯了扯嘴角,低下頭,欲言又止幾番,膽怯的看了看她,低聲說道:「爹去見蘇茂了。」

聽了這麼一句話,蘇慕蓮恍然大悟,不由自主的冷聲一笑,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應聲。

「蓮姐兒,對不起……」孫氏害怕如此反應的蘇慕蓮,連忙低下頭,連忙說道。

蘇慕蓮便知道,心軟的他們便不懂得拒絕,心中雖然生氣,可更多的是無奈。

於是她整錢拿出來放在香囊裡面塞進袖中,走到程傲然身邊坐下,微蹙起眉頭,老持沉重,低聲說著。

「程傲然,以後你每日酉時來我這裡,我將錢給你,你幫我把錢存起來,好嗎?」

一來程傲然會武功,二來他身居山上,又跟鎮中的人沒有接觸,錢放在他那裡,比放在家中或者店鋪中更為安全。

他看著她堅定的眼神中滿是肯定,這是對他的相信,於是點頭回答:「只要你信得過我,什麼都行。」

「我只信得過你。」

蘇慕蓮感激一笑,謹慎的看了看店鋪外,將袖中的錢袋快速遞給程傲然,程傲然接過後立馬塞進袖中,生怕被暗中的人瞧見了。

「爹是給蘇茂送錢去了,對嗎?」蘇慕蓮抬起頭看向孫氏,詢問道。

聽不出任何的情緒。

孫氏愧疚的緊皺眉頭,說道:「蓮姐兒,是爹娘的不是,對不起……」

「僅此一次。」蘇慕蓮不等她說完,便打斷道,又意識到自己的口吻頗有些不妥,連忙解釋著,「娘,蘇茂花錢的去向,你我清楚,這根本就是無底洞,我昨日跟你說明白了的。」

孫氏越是自責,連忙點頭說道:「蓮姐兒,我知道,你五叔他昨日沒有要到錢,你爹今日上街,看見他正被幾個惡人對付,所以就……」

「那是他活該!他的話能相信嗎?」 快穿:男主大人,你有毒 ,隨後又提醒著,「我們與蘇家斷絕關係了,蘇茂也不再是我的五叔。」

「姐姐,沒有下次了,您也別怪娘了。」蘇慕芝也著急的說道。

「我並沒有則怪誰,而是……」無奈的蘇慕蓮長嘆一聲,揮揮手,「罷了罷了,這件事不提了。」

程傲然小坐了一會兒,便離開了,孫氏和蘇慕芝也回去了,而關門后的蘇慕蓮在後院做著前序工作。

前序工作做得差不多了,天也黑了,蘇慕蓮也有些累了,在店裡面點上蠟燭,便趴在桌子上休息一會兒,不知睡了多久,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蘇慕蓮心中一驚,敲門聲讓她的睡意全無,連忙拿起牆角的長棍子,腳步輕慢的走到店門前,心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畢竟她是一個女子,此時天色已晚,誰能保證門外之人是好是壞?

「蓮姐兒,是我!」 蘇慕蓮一聽是蘇慕芳的聲音,這才鬆了一口氣,可一想到此時的時辰,心中又警惕起來,納悶反問:「芳妹兒,天色這麼晚了,你怎麼來了?」

「蓮姐兒,傍晚我偷偷找你,三嬸說你在店裡,沒有回來,我是等著他們睡著后,偷偷跑出來的。」蘇慕芳低聲說著。

蘇慕蓮聽后,小心翼翼的開了門,只見蘇慕芳躥了進來,連忙關上門,走進店坐下,一臉的焦急。

只見她身穿灰色布衣,頭髮隨意挽起,額頭上還有一層薄薄的汗水,畢竟深更半夜女孩兒獨自走夜路,實在是太危險了。

「發生什麼事了?」蘇慕蓮擔憂的蹙起眉頭,低聲問道。

蘇慕芳連忙抓起她的手,擔憂的蹙起眉頭,著急的瞪大眼睛,含淚說著:「蓮姐兒,你可要幫幫我。」

「到底怎麼了?」蘇慕蓮見她說得不清不楚,疑惑反問。

蘇慕芳眼中的淚水一下子涌了出來,可憐兮兮的泣聲說道:「蓮姐兒,我今兒在街上見著騰哥兒……騰哥兒進煙花之地。」

聽后此話的蘇慕蓮,表情變得沉重。

蘇慕芳見她沒有任何的驚訝,生氣的質問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一時之間,蘇慕蓮不知道如何回答,連忙挽起一個無奈的笑容,低聲說著:「芳妹兒,男人花心很正常。」

更何況是沈騰這樣的渣男呢?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蘇慕芳嘟起嘴巴,帶著一絲怒火,不滿的反問道:「蓮姐兒,你怎麼不告訴我?」

「我見你對他情深意重的,不是怕你傷心嘛。」蘇慕蓮連忙安慰著,心中叫苦,她之前可是明裡暗裡提醒她幾次的。

蘇慕芳嘟起嘴巴,冷哼一聲:「蓮姐兒,是不是因為我沒有答應騰哥兒,他才去找煙花女子的?」

「……」蘇慕蓮有些愣住了,如果按照一個正常女人的反應,不應該是生氣嗎?她怎麼在此自我總結了?

蘇慕芳堅定的點點頭:「肯定是這樣,蓮姐兒,明兒你幫我把騰哥兒約到後山的小屋子去,我有話想對他說。」

「為什麼要我約?」蘇慕蓮疑惑不解的問道,非常反感。

本來心情有所好轉的蘇慕芳,聽了此話,表情又像泄氣的氣球,委屈的嘟起嘴巴,說著:「蓮姐兒,你現在變得漂亮了,我知道騰哥兒她喜歡上了你。」

蘇慕蓮愣了愣,沒想到這事兒她也知道,關鍵是還能忍得下去。

「蓮姐兒,求求你不要跟我搶騰哥兒好嗎?」蘇慕芳情緒突然變得激動,雙手緊握著她的雙手,眼淚嘩嘩的低聲央求著,「之前答應過我的。」

不等蘇慕蓮說話,又見她撲通跪在地上,泣聲央求著:「蓮姐兒,我真的不能沒有騰哥,、你不要搶走騰哥兒好嗎?沒了他,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蘇慕蓮連忙將她扶起來坐下,這個傻妹子,她無奈的輕嘆一聲,厲聲保證道:「你放心,我對沈騰不感興趣,況且我們已經解除婚約,又怎麼可能跟他一起呢?」

她嫌他這個人噁心!

蘇慕芳聽她這麼說,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強顏歡笑著:「蓮姐兒,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所以你肯定會幫我的,對嗎?」

無語的蘇慕蓮,心疼的看著用情至深的蘇慕芳,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點頭說著:「你放心吧,你趴在這兒小憩一會兒吧,我早上有一筆單子要交貨,得現在要去做點心了。」

蘇慕芳點點頭,笑問道:「蓮姐兒,需要幫忙嗎?」

「不用,你自己休息便好。」起身走到廚房的蘇慕蓮,說道。

一會兒,天已經泛著魚肚皮有些微亮,蘇慕蓮端起鍋裡面最後一鍋點心,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終於完成了。

她出廚房一看,只見蘇慕芳正睡得香甜,蘇慕蓮不忍心去吵醒她,又回到廚房,將涼了的糕點打包裝好,不一會兒便聽見了敲門聲。

蘇慕蓮開門一看,是一位二十來歲的男人。

「蘇姑娘,我是馮家的人。」那男人笑著說道,身後還跟著馬車。

為了保險起見,蘇慕蓮並未立刻交貨,而是問道:「請問馮老爺定了多少點心?」

「提拉米蘇五十個,綠豆糕三十個,水晶糕五十個。」男人不假思索的回到道。

蘇慕蓮點點頭,轉身將打包好的糕點遞給他,男人也給了她剩下的錢,將錢揣好后,又進了店子。

她看見蘇慕芳睡眼惺忪的坐在長凳上,打著哈欠,說道:「再睡一會兒吧。」

「不了,蓮姐兒我想洗漱。」蘇慕芳說道。

「後院有洗漱的東西。」進了廚房的蘇慕蓮,將多做的糕點端到柜子裡面放著,算著時間,她們也應該來了,隨後也去洗漱。

「蓮姐兒。」不一會兒,便聽見孫氏的聲音。

蘇慕蓮從後院進去后,笑著說道:「娘,你們來了。」

蘇慕芳也跟著出來,朝著他們禮貌點頭:「三叔,三嬸,芝妹兒。」

「芳姐兒,你怎麼在這裡?」蘇正倒是驚訝住了,瞪大眼睛反問道。

蘇慕芳嘿嘿笑著,不知道如何回答。

蘇慕蓮連忙解釋道:「慕芳找我有事,爹娘,芝妹兒,這裡就交給你們了,我先回去了。」

說完不等她們回答,便拉著蘇慕芳離開了。

「蓮姐兒,我們現在去哪裡?」蘇慕芳試探著詢問道。

蘇慕蓮有些睏倦的輕嘆一聲,說道:「當然是去煙花之地外等著沈騰了。」

「好。」蘇慕芳一聽,揚起一抹高興的笑容,有些迫不及待的說道。

看得出來她很期待,只是蘇慕蓮不知道她是傻還是蠢,花心的男人留著過年嗎?

在煙花之地外的轉角處等了許久,便看見沈騰從裡面出來,先是停下腳步伸了一個懶腰,臉上十分滿足。

蘇慕芳倒是興奮的說道:「蓮姐兒,是騰哥兒啊。」

「你在這裡等著我,別出來。」蘇慕蓮趕緊對身後的人提醒著。

隨後走了出去,沒好氣的大聲喊道。

「沈騰!」 重生之將女謀妃 ,轉身一看,竟然是主動找來的蘇慕蓮,有些意外,不過更多的是激動,揚起一個噁心至極的笑容,色眯眯的上下打量著她。

「慕蓮,是不是想我了?」沈騰一直盯著蘇慕蓮的胸,笑嘻嘻的問道。

蘇慕蓮身子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心中犯惡,抄起手低聲嘲諷道:「沈秀才,沒想到你這麼有閑情雅緻,讀書讀到這裡來了。」

沈騰不以為然的笑了笑,低聲說著:「這不是心中需要發泄嗎?不如蓮姐兒我們成親,這樣我就不來這裡了。」

蘇慕蓮見他臉不紅心不跳的說完此話,心中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也懶得跟他多做糾纏,說道:「未時三刻,我在山外的小房子里等你,我們好好地聊聊。」


Prev Post
“重影,像你們展示一下你的本事吧!”
Next Post
“不是說第一場是相聲表演嗎?不然換人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