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巨人的眼中突然染上了不同的顏色,不斷的像水波破碎蕩漾……

老者雙手抬起,眼睛第一次睜開,熾熱而冷靜的目光顯得古怪而彆扭,綠巨人卻隨著身體一震,然後只是扭動著喘著粗氣,卻沒有之前的瘋狂掙扎,

藍色的冰寒鐵鏈緩緩放鬆下來,老者一手虛空一指,一個虛影在綠巨人左邊出現,最後看著綠巨人一眼,

周峰從扭曲的畫面中看到了似乎也懂了,綠巨人突然瘋狂的衝上去,幾下就撕碎了那個虛影,接著一道道虛影出現,有的綠巨人避開有的用各種方式或撕或打弄碎,

然後老者緩緩停手,呢喃漸漸停止,綠巨人或者說是周峰緩緩盤膝坐下,恢複本來的樣子,藍色的冰寒鐵鏈也隨之完全放鬆,

周峰眼中眼中透露出迷茫,好像從宿醉中醒來,想著之前模糊不清的記憶,好像自己完全成了綠巨人,並不是失去意識的綠巨人,好像意識融合了綠巨人,但是卻又沒有清晰的意志,好像隨著身體一同陷入了瘋狂,不知道是身體控制了思想還是思想控制著身體,恩,或者說彼此牽制,

周峰有些搞不懂,看向對面的老者,老者卻揮了揮手,又閉目不語,周峰對這一幕已經很熟悉了,也不再說做什麼,默默退走,

只是走出去后又有些莫名其妙,這就是測試,怎麼像是一次特訓一樣,不知道測試究竟怎麼算,又或者是因為只有自己一人所以不評分,

就在這時周峰突然眉毛一挑,難道是成績出來了,隨之摸出那張白銀卡,白銀卡此時自動亮起,周峰手指滑動,然後看了看,

期末任務:升級個人傭兵等級,及格線青銅三星,

原來是期末任務來了,還以為是剛剛的測試結果呢,

已經一個學期結束,對於卡片的眾多功能已經大都了解了,只要在學院範圍內,學院就可以通過學院的魔紋法陣系統發布各種信息通知,如果願意支付一定的積分彼此還可以發送信息,而黃金卡片支付積分就可以在大部分沒有干擾的地區發送信息,周峰的白銀卡許可權僅次於黃金卡,在學院外的一定區域也可以使用,不過周峰本來並沒有準備浪費積分開通這個業務,

不過財大氣粗的小象牙對於這個功能很好奇,自然開通了玩,周峰他們如果不開通她一個發也不好玩,就給周峰他們都開通了,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小象牙的卡片也已經升級到白銀卡了,錢錢幾人都升級到了青銅卡了……

同時這張卡片也被斯度加城市的所有協會承認,這裡面自然也包括著傭兵工會,讓升級的傭兵等級自然也是這個學院註冊的實名傭兵身份,不過可以通過綁定原本的傭兵賬號將學院實名傭兵的成績經驗附加給原有的賬號,但是學院的實名傭兵不能附加原有的等級經驗,

這個實名賬號是受所有傭兵分會承認的,事實上,學院實名傭兵的信譽很高,如果有什麼污點要受到傭兵工會和學院的共同懲罰,同時學院中的污點也會被記錄在內,學院有權利扣除其傭兵經驗,等級等, 期末過後,就迎來美好的假期,如果沒有期末任務那就更好了,不過期末任務或者說是假期任務只要在開學時完成就可以了,所以大多說人還是很開心的開始了他們的假期計劃,有的啟程回家,有的組團出遊……

不過今年的新生卻有很大一部分選擇了留下來,因為新生的期末任務大都是提升傭兵等級,只是幅度有些區別而已,而這裡靠近魔獸森林任務還是很豐富的,

「丁當你們真的不回家了嗎,」周峰在校門口看著丁當問道,

「幹嘛,幹嘛,你難道想讓丁當姐姐走么,」小象牙頓時氣哼哼的道,丁當姐姐可是自己好不如意留下來的,

丁當摸了摸小象牙小腦袋,笑了笑對周峰道:「恩,好不容易出來了,就多玩玩吧,」

「你家裡人會不會擔心啊,」周峰關心的道,

「沒事,我已經給家裡傳了話了,」丁當一邊抬手把一縷頭髮放在耳後一邊對周峰道,

「斯蓋你呢,」

「我,我當然不回去了,回去有什麼好玩的,好不容易自由了才不回去呢,」斯蓋理所當然的道,

「我的期末任務和你們不一樣就先走了哈,」弗朗克插嘴道,

隨後弗朗克離開,周峰等人一同前往傭兵工會,同時這也是美食與寶藏傭兵團目前主要的人員了,除去離開的非正式成員弗朗克外就只剩另一名非正式成員,那個到現在都不知道名字的流浪漢,

到了傭兵工會他們首先就是收到一條流浪漢的信息,信息中說明了他現在的聯繫方式,並且有一條申請加入的傭兵信息,當初流浪漢的根本就沒有身份,周峰等人也沒有為他偽造身份,註冊傭兵身份,所以他只能是一名未在傭兵公會註冊的見習傭兵,而他留下的信息來看他已經申請了傭兵身份,並申請加入美食與寶藏傭兵團,

而看著那個申請加入的傭兵名周峰覺得一陣好笑,一隻米粒,這個名字是小象牙當初給起的,只是因為他對吃飯完全沒有講究,當初商隊的人害怕他給他準備一大堆好吃的結果卻只吃了一碗白飯讓小象牙印象深刻,至於為什麼不叫一碗白飯而叫一隻米粒,當初周峰他們也好奇的問過,卻原來是為了和小象牙自己的傭兵名一隻泡芙對應而已,

周峰暗自嘀咕不會名字他也用了隨意取得普安它吧,這個是當初對人介紹時小象牙隨意取的,是神話故事中一隻餓鬼,這也是小象牙對他另外一個印象印象,好能吃的,吃了她好多吃的,

隨後就是尋找合適的任務,不過因為以傭兵團的身份完成任務的話,主要升級的是傭兵團的等級,傭兵自身提升會受到影響,為了快速提高傭兵等級,他們決定選擇以個人身份領取任務,不過他們的個人的實名傭兵等級現在還是最低等級,有很多任務就沒法領取,

不過這裡靠近魔獸森林還是有很多任務完全沒有要求,比如一些獵殺收購的任務,甚至那些大批量收購的都不需要領取,只要到時候把相應的物品帶回來就可以之間獲得酬勞,

這也是他們目前情況最合適的,實力不弱但等級過低,只完成傭兵等級相應的任務的話,任務雖然簡單但是數目就太大了,最終他們選定了三個任務,冰雪獸的撲捉,收購吹雪和收購幻蝶蔓,

之所以選擇這三個任務,一是因為和他們現在的實力相近,也比較好完成,練練手熟悉熟悉;第二就是這三個任務彼此是有聯繫的,他們正好一起完成,

冰雪獸的捕捉任務,大批量收購不需要領取,冰雪獸本身是沒什麼攻擊力的,普通人都可以輕易捕捉,收購這種魔獸主要是因為它們的外形可愛,就像是一個毛茸茸的雪團,而且之所以叫做冰雪獸就是因為它們是冰屬性,身體微涼,在氣候炎熱的南方尤其受歡迎的寵物,

不過野生冰雪獸都是和幻影狐共生的,幻影狐卻是中級魔獸,這對周峰等人也不算什麼,只是幻影狐是群居型的魔獸,這意味著他們最好能偷偷的抓走冰雪獸,不然最好還是逃吧,

吹雪則是一種觀賞性植物,這次的任務應該是喜歡它的人發布,準備收購了種植,唯一麻煩的就是位置難以確定,不過吹雪卻是冰雪獸喜歡的食物,所以找到冰雪獸就很可能通過它們找到吹雪,剩下的就簡單了,

幻蝶蔓可以入葯,但是需求不多,它和吹雪相似,不過是幻影狐的主要食物,同時有幻蝶蔓就會有幻蝶,幻蝶同樣非常的弱小,但是出現就會是一大群,它們的能力疊加會產生很強大的幻境,也只有像幻影狐這種本身也是玩幻術的魔獸才會無視它們,以幻蝶蔓為主食,當然二者本身也沒有什麼衝突,尤其是對於幻影狐來說,幻蝶的存在讓幻蝶蔓更好的生長,它們可以擁有更多的食物,而且可以防止其他魔獸的破壞,

總之,這次任務除了魔獸森林中本身的危險,它們主要面對的就是幻影狐和幻蝶的危險,這也是為什麼會選擇這個任務的一個原因,丁當作為一位牧師可以給大家加持很多的狀態應對環境,而且周峰本身的寫輪眼讓他很有信心,萬一出了什麼意外場面也可以控制的住,

當然他們目的並不僅僅是這三個,他們同樣記錄最近主要在收購的物品,這樣他們在完成任務的過程中如果遇到獵物也不會錯過,這也是魔獸森林大部分的傭兵的方法,他們都會以一個目標出發但絕不會只限於一個任務,有時候這些隨機遇到的收穫反而要比他們主要的任務的報酬更大,

隨後他們在打聽購買了一些關於幻影狐位置的消息后,幾人按照流浪漢留下的地址去找他,不過他並不在,幾人也沒有停留,給流浪漢或者現在應該說是一直米粒留了個信息后,直接就向著魔獸森林進發了,

周峰對黑森林有一定的了解,但是魔獸森林的了解卻僅限於書本,他們這隻菜鳥隊中也就只有錢錢和湯姆有一些經驗,小象牙斯里和周峰一樣只對黑森林有豐富經驗,丁當和斯蓋並沒有做過傭兵,這還是第一次,對於魔獸森林的知識倒是很多,不過同樣只是書本知識,實際經驗為零,

他們就這樣摸索著鍛煉著前進,老實人湯姆對於這些菜鳥新手沒有什麼不耐,錢錢對於這個狀況也很滿意,覺得自己很向一個經驗老道的傭兵團長,指點著幾人非常開心,

不過一路上還是不斷的暴露行蹤然後惹來魔獸們的襲擊,這些外圍魔獸當然不足以造成什麼危險,統統被他們收拾了,也幸好他們的隊伍豪華,幾乎人人都有空間物品,要不然這還沒出來多久就要折返處理手裡的獵物了,要不然就只能扔了浪費了,

不過雖然沒有造成什麼危險,但是低級魔獸的數量實在眾多,尤其隨著深入,密度更高戰鬥力更強,讓幾人煩不勝煩,不過唯一能做的就是更加認真的學習,小心應對,這方面讓丁當和蓋斯頗為不好意思,兩個連傭兵也是第一次做,經驗自然更加的不足,而且一個是牧師一個是魔法師,身體方面都是弱項,

也看著周峰等人很快就開始適應了,他們兩個還是不斷的犯一些小錯誤,這些東西其實理論上都懂,單論理論知識他們應該才是最強的,不過行動起來卻總免不了時不時的犯些錯誤,

隨著不斷的深入,為了讓兩個新手不至於忙中出錯,只好放慢了腳步,等到達他們知道的第一個可疑地點時,已經是傍晚了,在這魔獸森林中已經是一片漆黑了,最後在錢錢主導下找了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準備安營休息,喜歡享受的小象牙在這種情況下還是打了一個小帳篷,只是以前可愛的小帳篷此時換成了黑色帶有偽裝的帳篷,這帳篷當然就是屬於三個女孩的了,

其實按照理論來說是不應該的,其一,更容易暴露,其二,遇到突髮狀況不好應對,萬一需要撤離,東西不好收拾,

不過他們並沒有太講究這些,主要是實力足夠,有道是藝高人膽大,就算出了意外也可以應付,

這時候小象牙的巫術種飯就體現出了它的好處,魔獸森林中不能隨意生火,所以通常都是啃乾糧,小象牙的巫術種飯卻完全沒有影響,只要小心控制巫術波動就好,不過小象牙的巫術種飯本身也就沒什麼波動,

很快周峰等人就都吃上了熱乎乎的美味,只是為了防止美味引來魔獸有讓斯蓋設置了結界,

「其實在這裡有我的結界應該沒什麼問題,我們要是多帶個帳篷就好了,」斯蓋有些遺憾的道,

「這不是本來以為晚上就到了跟裡面些了嗎,要更加的小心的,帳篷最好還是不要搭,」周峰說道,

丁當不好意思的道:「都是我和斯蓋沒有經驗所以拖慢了腳步,」

周峰等人連忙安慰,小象牙卻注意到其他方面了,嘟著嘴道:「那我也要帳篷,沒有帳篷我睡不好,我們再黑森林裡都一直支帳篷呢,這裡還比黑森林可怕嗎,」 夜,

小象牙、錢錢、丁當三個女孩擠進小帳篷了,

周峰等幾個男生則在周圍休息,同時幾人分配守夜,由於斯蓋是第一次所以並沒有安排他守夜,最後決定斯里先守夜,然後周峰負責深夜,剩下的交給湯姆,其實以周峰在黑森林中磨練出的警惕性他一個就可以了,當初他可是一個人在危機四伏的黑森林應對微笑骷髏的追殺,

就算是累極休息稍有風吹草動都會立刻發現,與醒著也沒有多少區別,不過這段時間安穩日子過的太舒服,休息倒是休息的很好,這些習慣的警惕性也減弱不少,需要慢慢適應喚醒,

商議好后就各自休息,斯蓋對這種風餐露宿的生活雖然有些好奇,但是更多的是不適應,總是有些羨慕的看向小象牙等人的帳篷,覺得自己也應該帶一個來才是,不過最終只能裹了了毛毯找了個角落縮起來休息,

湯姆則是拄著他的大劍,將腦袋靠在手背上就那樣坐著睡覺,周峰則是找了個隱蔽的角落鋪了一張毯子躺下,這生活可比黑森林逃亡那段日子輕鬆的多了,

斯里本來對守夜沒什麼感覺,自己在黑森林中有一大半時間都是獨來獨往,就算偶爾和人合作也是小心警惕著的,守夜對他完全不是事,事實上,本來提議三人輪流守夜,一人一晚,不過周峰和湯姆都覺得不夠穩妥而已,

但是守夜開始卻發現不對,不知道是不習慣魔獸森林還是這段時間放鬆有些不習慣,總覺得不習慣,莫名其妙的困意時不時的冒出,你妹,當初十幾天沒有閉眼也沒有這麼困啊,還好自己的提議被反駁了,要不然一個人守夜可有的受了,要是一不小心睡著了那就更慘了,就算不被魔獸襲擊,第二天也要被其他人襲擊收拾,

哈……長長的打了個哈欠,斯里回頭看看睡得正香的諸人,不由非常的羨慕,也覺得更加的難受,哎,怎麼還沒到換班的時候,

回過頭卻看到有一隻飛蛾晃晃悠悠的飛來,斯里眨了眨眼睛,抬手就要去拍,突然身後有風,斯裏手繼續拍下去,同時回頭看去,一道人影已經到了身前,原來是周峰,

周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打起精神來,」

然後,身影飄動消失在樹林里,斯里愣了愣,幹啥,撒尿去了么,幹嘛叫自己打起精神來,我又沒有睡著,低頭一看,咦,沒有飛蛾,左右看了看,靠,難道剛才自己出現幻覺了,要麼其實是睡著做夢,其實是周峰起來上廁所看自己睡著了所以拍肩膀叫醒自己,讓自己打起精神么,

斯里搖了搖腦袋,擠了擠眼睛,想讓自己打起精神來,這樣可不行,這要讓錢錢知道了少不得要裝模作樣的說半天呢,

咦,又出現幻覺了么,一隻飛蛾晃晃悠悠的飛了過來,斯里拍了拍臉頰,沒有睡著啊,抬手一拍,啪,身後人影晃動,一人來到身後,拍了他一下,

斯里回頭周峰站在身後,伸了個懶腰:「幹什麼呢,該換班了,你去休息吧,」

斯里起身就走,你妹終於可以休息了,

咦,還不對,周峰怎麼從身後回來,他不是去上廁所了么,

斯里站住回頭,周峰從樹林走出,背對著斯里坐下,然後又回頭:「你還站著幹什麼,換班了,你去睡覺吧,」

「你,剛才……」斯里搖了搖腦袋覺得有些混亂,什麼情況,

「我怎麼,你不是真在守夜的時候睡迷糊了吧,怎麼莫名其妙的,這樣可不行,」周峰挑眉道,

「哈哈,沒,沒……怎麼會,你守夜吧,我休息了,」斯里說完就直接朝著帳篷走去,終於可以睡覺了,

手指剛剛碰到帳篷……

噗的一聲,一直晶瑩剔透閃著鋒銳光芒的象牙,從地下竄出,直直扎在斯里兩腿之間,斯里倒吸一口涼氣,捂著襠部倒地,太特么疼了,小象牙的巫術陷阱也挺陰損了,完全不像她本人那麼可愛,

帳篷掀開,小象牙鑽了出來,顯然察覺到有人觸動了她的巫術陷阱,

小象牙出來后就雙手插在腰間仰天大笑:「哇哈哈哈……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我可是恐怖邪惡強大的萌萌小女巫,,小象牙,」

噗,巫仗伸出,在斯里臉上亂戳:「大壞蛋,說,你想幹什麼,哼哼哼,說不說,說不說,」

「嗚嗚嗚……」斯里想說話,一張嘴小象牙的小巫杖就捅進了嘴裡,讓他一陣難受,更重要的是完全沒辦法說話啊,

「唔……怎麼回事,」錢錢揉著眼睛一副沒睡醒的樣子,慢慢的鑽了出來,

「哦,錢錢你也醒了啦,你看你看我的巫術陷阱起作用啦,」小象牙本來一隻腳踩著斯里的胸口,一隻手拿著巫杖向前伸,伸進斯里的嘴裡,聽到錢錢的聲音,笑嘻嘻得意的轉身道,同時隨著身子轉動另一隻腳也踩了上去,然後就那樣蹲在斯里的胸口,

斯里倒是不覺得重,恩,比想象的還要輕一些,只是那隻巫杖還塞在他的嘴裡,

「呀,斯里,幹啥,你幹什麼欺負他,哦,不對,他是我們的奴隸,欺負欺負也是應該的,哦,那你玩吧,我要睡覺了,」錢錢說完轉身就鑽進帳篷,

「呀,不是這樣的,錢錢你聽我說呀,錢錢你不要去睡覺啦,」小象牙急忙道,錢錢卻不理會小象牙自顧自的鑽了進去,小象牙終於把巫杖從斯里嘴裡拿了出來,從斯里身上跳下去,追了進去,

斯里仰頭看著天空,愣愣的半天,這是什麼事嘛,

上方,月光透過樹枝的縫隙灑下來,這一幕顯得非常的美好,斯里又想起以前黑森林的生活,這樣的景象可是很少遇到的,大部分時候都是混混暗暗的,以前一直想想著外面的世界,他從小在黑森林中,所以對那些如同傳說一般的描畫非常的好奇,

每一天都是同樣的長,總是有白天黑夜,太陽總是東升西落,走著一樣的軌跡,晚上經常可以看到明亮的月亮和漫天繁星,

人們會守著少數人制定的規則,破壞規則的人被守著規則的人審判,欺騙是不好的,財富不是靠搶來的,殺人是不對的,強者也不能隨意欺負弱者,不然會被鄙視甚至受到攻擊,比他更加厲害的人會出來維護他完全認不得的弱者……

很多東西對於他這個從小在黑森林中長大的人來說完全不理解,他當然也想過出去,離開這個黑森林,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甚至又一次他都跑到了黑森林外圍,不過看著外圍隱隱透出的光芒卻不知道為什麼生出很多恐懼,不敢向前,前面有什麼,不知道,為什麼恐懼,就因為未知嗎,

他這個黑森林的人真的可以在那裡生活嗎,不要撒謊,看到好東西不能搶,要賺錢,怎麼賺,又不讓強,究竟哪些規則是怎麼制定的,那個世界是如何運行的,他不知道,完全不知道,或許就是這深深的未知讓他恐懼吧,

他看到過鳥,人們說鳥是自由的象徵,因為他們翱翔在自由的天空,他們翱翔在天空俯視一切,他們看得到所有,黑森林是咋樣的一片黑色,外面的時間又是不是一片光明,他們看透一切,去想去的地方,沒有畏懼,它們屬於自由,

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非常喜歡鳥,人們說和鳥一樣自由的只有魚,他不懂,他看過那些困在水灘中的魚,苦苦掙扎,哪裡有自由,他總覺得那些魚掙扎的樣子像是想要鼓動自己看不到的翅膀,是想像鳥一樣飛翔吧,

斯里看著天空,伸出手,一直栩栩如生的鳥在指尖綻放,

就像無數次他躺在黑森林的腐水中仰望天空,想著那些自由的鳥,想著變成那些自由的鳥,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突然可以把那些水聚在空中,然後變化成像他想象中的鳥一樣,就像那些垂死掙扎的魚濺起的一滴滴水珠,那些魚沒能飛起去,那些水珠卻不斷的飛濺,只是不管濺的多高最終還是要落地,

只是等他能夠看到那些水元素時,才知道總有些化作水汽隨著水元素飄向空中,飛向那片天空,而他也終於像是一隻魚一樣,躺在水灘中,嚮往著,化作一隻鳥,飛在蒼穹之上,俯視一切,看腳下所有的事物,

不過也像魚一樣,他沒能化作鳥,只是像那些魚一樣,把那些水送上天空,希望那些水鳥可以有朝一日帶著自己的希望真正的像是鳥一樣翱翔,而對於如何把那些水元素化作一隻只水鳥,他無師自通,並越來越熟悉,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心中從來沒有吐露過的胡思亂想,不過就算想說也沒有人聽吧,他是孤獨的,他只能講給那一隻只水鳥,

所以當初他才會把自己的傭兵名叫做水鳥這個別人覺得很奇怪的名字,不過他們也都是一些怪人啊,辣鍋不加麻,一隻泡芙,穿越者,什麼跟什麼啊,

不過也就是他們卻讓他走出了那片森林…… 先是遇到周峰,因為周峰的原因而被追殺,為了逃命又一直逃到了黑森林外圍,又在外圍遇到了錢錢和小象牙,以作為奴隸的條件幫他帶出黑森林,並給他弄了一套合法身份,據說這玩意在外面是很重要的,

做奴隸這事他當然不滿意了,不過為了活命什麼不能做呢,不過等時機一到,自然還是要逃跑的,不過作為一個從來沒有在外面生活的人,還是心中忐忑不安,隨著他們出去,然後總覺得和那個世界格格不入,

不知道怎麼做,不知道該做什麼,不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所有的一切在踏出黑森林的時候就變得讓他陌生,還好,斯里忍不住的慶幸,自己只是一個奴隸,只要聽他們的安排就可以了,然後小心翼翼的學習著這個世界的規矩, 嬌妻在上:易少,求輕寵!

Prev Post
呂子安不由大為詫異,眼見白髮丁三根本不躲避,還以為白髮丁三有什麼計謀,便又收回了幾分力道,以防備白髮丁三反擊。
Next Post
越芊芊還扭着身子:“你去打遊戲好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