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即,她再不多想些什麼,便按著葉子鋒之前的吩咐,注意起了她師弟的動向,不讓他出手去干預葉子鋒,

……

也不知過了多久,

葉子鋒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停下手,往著玄品丹爐裡頭,定睛一看,

只見丹爐里,三十二顆星辰之位上,星點熠熠生輝,靈線覆蓋了一層又一層,將中心處的那個冰塊給包圍了起來,密不透風,

「噝噝」的響聲中,丹爐里的冰塊,開始漸漸融化了起來,

「時間差不多正好,要是晚了一些,等冰塊融化,才結成這淬魂法陣,那可就有些晚了,」

葉子鋒淡然輕笑著,將爐蓋完全蓋上,退後了幾步,

下一刻,他的眼眸中精芒閃亮,

從他指尖亮起的衝天血色火焰,如同火矢一般,射向了丹爐的下方,

只聽「轟」的一聲,熊熊燃燒著的烈火,衝天而起,

「淬魂……開始,」

三十二顆星辰之位,從密閉的爐中,透出一道道細小的光芒來,使得丹爐的邊緣,顯得熠熠生輝,

時至現在,毫無疑問,

丹爐中的那冰塊,顯然已經是融化了開來,

整個玄品丹爐不斷震動,彷彿是被巨鍾撞擊過似的,時而發出一聲嘶鳴,

「這……冰塊融化成水,應該就算是結束了,可是,這丹爐怎麼還會震成這樣,像是有什麼活物在裡面似地橫衝直撞,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謝辰覺得有些不對勁了,「咦」了一聲,心中大惑不解,

他微微眯起了眼睛來,還以為葉子鋒往這丹爐里偷偷加入了什麼藥材,可問題是,對方早就把丹爐的蓋子闔上,到現在為止,也沒掀開過,

他觀察許久,毫無結果,心中不由有些氣餒:「師姐,聽說你煉丹挺在行的,你看看,葉子鋒他到底在煉什麼丹,」

「他……」

柳冰倩凝視著這個丹爐,許久才搖了搖頭,面上露出一絲尷尬笑容:「不行,看不出來,怎麼看,我都覺得像是在……空燒著丹爐啊,」

……

天門之外,深更半夜,

眾人就算不酣然入睡,也是小寐一會兒,閉目養神,

正在這一片靜謐之際,

「啊,」的一聲痛叫,

整個空間里,幾乎都是古元武痛徹心扉的慘叫聲,

「師尊……」

「古上師……」

一眾人等半夜被驚醒,看到古元武面如土色的樣子,還不知道是出了什麼亂子,左右看看,唯恐發生了什麼大事,

然而,許久過後,

他們發現周圍毫無異常情況,唯一異常的,

也就只有古元武一人,

眾人見狀之下,聯想起早上時分的場景,不由得紛紛討論了起來,

「你們說,這古上師一陣一陣發作的,到底是惹上了什麼邪了,」

「是啊,怪了,我在這玄門混了那麼多年,見到古上師的次數,也絕對不在少數,我還是第一次見他失態成這樣,」

「好了好了,別再議論古上師的是非了,早上他瞪你們的時候,你們難道忘了么,小心被他聽到了,把你們惦記上,那你們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這……都散開吧,」眾人聞言之下,依舊是唏噓不已了一會兒,一片的討論聲,慢慢才安靜下來,

許久之後,當他們平復下心思,繼續閉目養神之際,也不知道是誰說了一聲,

「咦,古上師,他人去哪兒了,」

……

複數的腳步聲,從小道上響起,

古元武面色難看至極,走在了眾人的最前頭,

「古元武,你今天到底是怎麼了,一早就見你不對勁了,」楊無極眉頭緊緊皺著,看了他一眼,

「是啊,古上師,身體若是有恙的話,早點回去休息吧,」

任行天爽朗一笑,復而開口說道:「大不了,你答應趙家,保護趙樹成的事情,就交給我好了,我老任出手,你總得放心吧,」

估摸著距離差不多了,古元武便也當即停住了腳步,咬著牙,發出一陣陣的低吟,面色慘白一片,

王瑞沉著臉,走到了古元武的身邊,

「古上師,我記得之前就勸你注意下自己的形象了,怎麼,不把我的話當一回事么,」

「不是啊,王上師,我……」

古元武的神情,因為痛苦而不斷扭曲著,連句完整的話都答不上來了,嘴角泛著難以言喻的苦笑,

「難道說……」

忽然之間,王瑞眸中眼光一凝,伸出手來,隔空罩向了古元武的頭腦,細細地感受了一番,

隨後,他渾身上下,忽然微微一震,心中驚詫不已:「不會吧,還真是靈魂神念受傷了,」 天一和小九被林平之安排去杭州了。

本來他是打算儘快回華山的。

畢竟還要去恆山。

但是既然明月心提到新月山莊,那就儘快去一趟。

不過因爲還要去見百曉生,所以林平之就讓天一和小九先過去。

而林平之則和明月心來找百曉生了。

百曉生所在的山谷十分清幽。

四周綠水環山,一道小瀑布,從懸崖上飛濺而出,落入譚中。

林平之此時已經僞裝成公子羽了。

在明月心的帶領下,兩人來到谷口。

百曉生的侍童很快就發現了他們。

“小琴參見大龍首、二龍首,你們是來找先生的麼?”一個看上去十三四歲的女童朝着林平之和明月心行禮道。

她是百曉生的琴棋書畫四個侍童中的琴。

“小琴,先生可在?”明月心問道。

林平之因爲戴着面具,別人看不出他的神情,所以他也就莫莫不說話。

“啓稟二龍首,先生在呢。”小琴笑着說道,“我這就帶你們去見先生。”

小琴在前面雀躍着帶路,人還沒到,聲就先到了。

“先生,先生,大龍首和二龍首來了。”小琴大聲地喊道。

林平之兩人跟在琴侍童的後面,他看到前方的木屋之中走出來一個鬚髮皆白的老人。

他就是百曉生了。

“屬下百曉生,參見大龍首和二龍首。”百曉生迎了上來。

“先生客氣了。”林平之出口就是公子羽的聲音。

這是明月心交代過的。

“裏面請。”百曉生帶着兩人來到他的小木屋。

木屋內的裝飾極其簡單。

一架琴,一幅棋盤,還有一堆的書。

“先生,情商妹妹不在麼?”明月心四處張望着。

林平之知道明月心說的情商妹妹就是練清商,就是以後江湖人傳人的琴魔。

“啓稟二龍首,清商帶着棋書畫踏青去了。”百曉生答道。

“先生真是好興致。”明月心笑着說道。

很快琴侍童拿着茶水進來了。

百曉生開始給林平之和明月心泡茶。

“大龍首爲何消失這麼久時間?”百曉生看向戴着面具的林平之。

“讓先生憂心了,羽去了一趟草原。”林平之微微點了點頭,算是見禮。

“草原?”

百曉生驚訝地看着林平之。

“大龍首去草原做什麼?”百曉生目光之中流露出不解。

“我去看看,草原到底有什麼奇怪的地方,能讓蒙古國驍勇善戰。”林平之答道。

百曉生聽了之後,摸了摸鬍子笑了。

明月心知道該自己說話,再多說,容易讓百曉生看出問題。

“先生笑什麼?”明月心臉上帶着笑意說道。

“唉,老夫已經年老體衰,經不起折騰,很是羨慕大龍首還能去草原啊。”百曉生答道。

接着他將泡好的茶,分別端到林平之和明月心的面前。

“聽聞江湖上出現一個年輕人,叫蘇明月,人稱明月公子,不知大龍首可有想法將他納入青龍會。”百曉生問道。

“這當……”明月想說這這當然會想辦法的。

可是林平之卻摁住了她的肩膀。

Prev Post
若是域外天魔趁自己不在南域而去進攻南域.那隻能說是它們自己找死.
Next Post
只見高勝突然蹲在地上,雙手捏成拳頭,直直的砸在地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