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饕餮才悠然的轉過身,拖著龐大無比的身軀朝著結界一步一步走去。

緩緩的,饕餮伸出他那隻足夠有六七個人粗壯的手貼在結界上,只見他的手微微發出一陣淡淡的光芒之後,原本絢麗的結界頃刻之間變成灰色,隨後眾人聽到一陣卡擦聲,結界消失了。

饕餮看了一眼眾人說道,「你們先出去吧,我馬上要封閉這裡。」

凌風雲一愣,他自然不會好心的認為饕餮是為了幫助他們才會這樣。

長老們微微一愣,看著饕餮,顯然,饕餮給他們的震撼不比那些年輕的弟子少,或許,他們此刻已經將饕餮列為了最危險的對象,然而此刻不管如何,最關鍵的事情是先離開這裡。

很快,六大門派,所有弟子有序的離開試煉之地,而就在最後一人離開之後,原本破碎的結界處再次出現一個結界。

再次踏上天允大陸的地盤,眾人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藍藍的天空,清新的空氣都讓他們無比的輕鬆。

然而,迎接他們的是一張張冷峻的臉,早在他們進攻結界的時候,劉大長老便已經趕到了這裡。

「你們是在做什麼?」汪藏海怒聲問道。

隨後一名汪洋海的長老走上前與汪藏海將試煉之地的事情大概的說了一遍。

「胡鬧,一個地精族就將你們嚇成了這樣?」汪藏海原本怒不可遏的臉上憤怒再次加大。

「大長老,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你們……一群沒用的東西,地精族,地精族,難道我們不知道地精族嗎?難道我們將你們扔在那裡就是隨便挑了一塊地方嗎?」


「算了,算了,事情已經發生了,多說無益,讓大家好好去休息吧,我們再重新商量對策。」天牛緩緩說道,然後轉過身,緩步離開。

一下子,所有的弟子都懵了,原本回到門派的那種喜悅突然消失了,一個個臉上帶著疑惑驚訝看著自己的長老,希望能夠得到一個解釋,然而,其他的長老與天牛一樣,也都是搖了搖頭,一語不發的離開。

凌風雲愣在了原地,出於對饕餮的了解,隱約之中,他感覺自己再次被饕餮利用了,他有些不甘,看了一眼劉御伏之後,快步朝著天牛追去,他要問個明白。

凌風雲走到天牛進入的屋子前,恭敬的敲了敲門,然後道,「弟子凌風雲求見。」

片刻之後,天牛的聲音緩緩傳出道,「進來吧。」

凌風雲推開門,看了一眼天牛,然後開門見山的問道,「大長老,我們究竟做錯了什麼嗎?還望大長老明示。」

天牛看了一眼凌風雲,說道,「其實,這件事情也不能怪你們,畢竟是饕餮,即便是我們也會被他玩弄,更何況你們。」

「大長老,你能夠說明白一點嗎?如果這次不是饕餮的話……」

「傻小子,地精根本沒有那麼恐怖,早在你們進去之前,我與汪長老便進入過地精的世界,地精已經瀕臨滅亡,按你們說的,如果我推測的沒錯的話,你們對地精的認知都是通過饕餮,對不對。」


凌風雲沉思一想,好像天牛說的沒錯,自己是與饕餮一同進入的地精世界,可以說幾次與地精大規模的衝突里都有饕餮的身影,而其他的時候,地精不過都是小規模的行動。

「好了,這件事過去了就過去了,我也不知道饕餮將你們放出來的原因是什麼,所以索性不用再去費神想這些,好了,你帶師弟們回不周山,等我回來,我們一同商議接下來的行動。」天牛揮了揮手,凌風雲點了點頭離開了屋子。

隨後,凌風雲便帶著眾師弟趕往不周山。

到達不周山之後,那些留守在不周山的弟子對於突然回來的眾人高興不已,然而回來之人臉上卻未曾有絲毫的喜悅,最後,所有從試煉之地歸來的弟子全部跪坐在不周山的禮堂之中等待天牛大長老的歸來。

而此時,在汪洋海的六大長老面對著突如其來的一切,正皺著眉頭思索接下來該如何應對,至於說重新再創造一個試煉之地,那麼根本不可能,而且要想從饕餮手中奪回試煉之地也是難上加難,所以現在擺在他們面前的似乎只剩下一條路,那就是抗爭到底。

「老汪,什麼都別說了,即便是我們,估計也不是饕餮的對手,更何況是他們,既然事情已經變成這樣了,我想,還是組織大家一同對抗吧,而且現在天允大陸上的民眾也是比較支持的,各項轉移工作都在有序進行,還有不到半年時間,足夠我們準備好了。」天牛的這番話也算是一種寬慰了。

汪藏海嘆了一口氣道,「既然如此,也只能這樣辦了。」

… 天牛回來之後,看著禮堂內跪地的所有弟子,並未出聲呵斥也未對他們解釋什麼,只是說道,「這件事情既然發生了,那麼就已經過去了,好了,不要在這裡白費力氣了,把你們的力氣全部用在半年後的戰場上去吧。」

眾人俯伏行禮,然後依次退出禮堂,在眾人離開之前,天牛還是叫住了凌風雲。

「風雲,這段時間你就帶著小青回到勛國去吧,幫你父親分擔一些事物。」

凌風雲一愣,這原本就是他打算好的事情,卻沒有想到天牛如此善解人意,當下答道,「是,長老。」

凌風雲離開禮堂之後與幾人辭行后,便帶著小青一同下山朝著勛國的方向奔去。

一路上,兩人不言不語,雖然如此,但是偶爾對視之間,兩人都能明白對方想的是什麼,這是一種從小到大培養出來的默契。

到了祥安城之後,凌風雲與小青直接進入皇宮,然後一一拜訪了凌家的長者之後,凌風雲便讓小青於方世琪一同去別院,自己則是與凌征天商討事情,看自己能不能為凌征天分擔一些瑣事。

凌征天似乎也不和這個兒子客氣,直接拿出一疊厚厚的奏摺扔到凌風雲面前,然後說道,「看完,然後再說。」

說完,凌征天便看著一張足足有與桌面大小一致的地圖,眉頭緊皺。

凌風雲打開第一本奏摺,逐字逐句閱讀完畢之後,再打開第二本,因為他過目不忘的能力,所以他看奏摺的速度越來越快,一個時辰之後,一整疊奏摺都已經被凌風雲翻閱完畢,並完完整整的記在心裡。

「說一說。」凌征天開口說道。

凌風雲沉默片刻,再次在腦中將所有的奏摺過了一遍然後說道,「父親,如今民心基本穩定下來了,但是大臣在奏摺里提到了許多問題,比如人口過於密集導致個人佔用地大幅度縮小,糧食供應不足,而且人口過多極有可能導致瘟疫出現。」

「他們怎麼說?」凌征天頭都沒抬繼續問道,其實在之前他大概的翻閱了一下這些奏摺,倒不是他不想花心思在這件事情上面,而是奏摺上的問題這半個月來每天都是重複提及,那些大臣們根本拿不出好的意見。

「有大臣聯名上書,要求將老人進行驅逐,以騰出多餘的地方讓更多的年輕人入駐,並且年輕人身強體壯,不僅可以在大戰之中提供攻擊力,而且也會極大的減少瘟疫的出現。」凌風雲皺著眉頭有些厭惡的說道。

「那你怎麼看?」凌征天依舊在看著那張地圖,同時右手不停的在寫著一些什麼。

「我認為不能這樣做,如果我們這樣做的話,很有可能讓穩定下來的民心再次動亂起來。」凌風雲不由的想起試煉之地的存在,似乎在這個問題上,所有人的選擇都是類似的,犧牲掉一部分人,保住一部分希望更大的人。

「民心,這件事情關乎的不只是民心,而是人類的本性,如果我們拋棄他們,那麼我們連畜生都不如,風兒,你去一趟這裡,將這裡的情報帶回來,切記,一定要考察周全,不要像那些大臣一樣,認為此事可有可無。」凌征天示意凌風雲過去,然後指了一下地圖上的一個點繼續說道,「這裡有一個天然的地下山洞,面積及其寬廣,而且據探險家們的日記記載,裡面空氣流通,適合短時間居住,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可以將老人先轉移到這裡,這樣這個山洞反而可以在大戰之時給他們提供一些保障。」

「是,我知道了。」凌風雲點了點頭,然後轉身離開皇宮,朝著地圖上標記的那個點奔去。

因為是全速全進,所以很快凌風雲便達到了目的地,而在到達之前,凌風雲更是看到讓他震驚的一幕,只見在沿海一帶的城市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群,自己當初提出這個計劃的時候完全沒有想到竟然會有這麼多的人,難怪當初大長老會說人口過於密集有可能會帶來更大的損失,試想,如果那些地精們已經出來了,只要他們挖空地底,那麼這些人將全部掉入深淵之中淪為地精們的食物,而如果碰到饕餮那樣更為變/態的存在,那麼這個方法,無疑是在幫助饕餮。

凌風雲心事重重的越過人群,繼續朝著沿海飛去。


山洞位於一座懸崖峭壁之中,凌風雲鑽進去之後,並未感覺到任何不適,他此刻關閉了武氣,只留下精神力探測周圍的情況,因為以後這裡將會是普通人的避難所,而他如果開啟武氣的話,則根本無法感知到那些會對普通人產生傷害的氣體。沿著天然的小路一直往下走,山洞越來越大,密密麻麻的蝙蝠掛在洞頂盯著凌風雲這個闖入他們領地的人類。

凌風雲沒有去理會那些蝙蝠繼續往下,山洞遠比他想象的還要長,還要深邃,繼續前行,凌風雲居然聽到了微弱的海浪聲,顯然此時已經到了海平線了,但是路還未被阻斷,凌風雲不顧其他,繼續深入,竟然發現這個山洞是藏在大海之中,這樣的,不管這裡的原始面積有多大,經過自己後期加工之後,都能擴充數倍。

直到走到底部,凌風雲才停下腳步,將手放在堅硬的岩壁上,感受著岩壁的厚度與後面的情況。

凌風雲花了足足一個時辰將這個山洞完完全全的走了一遍,並且記錄下了每一條通道每一個角落岩石後面的情況。

心中大概有底之後,凌風雲緩緩的離開山洞,站次經過掛著密密麻麻蝙蝠區域的時候,凌風雲緩緩抬起頭,注視著蝙蝠,然後只看見他的身體周圍開始迅速的形成一層金色的氣體,隨後,那層氣體嘭的無聲爆炸,而爆炸波及的地方,蝙蝠紛紛落下。

這裡將會成為老人的避難所,而這些蝙蝠顯然是不能繼續存在的,凌風雲用武氣迅速將蝙蝠的屍體與排泄物運了出去,倒進了大海之中。

… 半年的時間稍縱即逝,這半年時間,凌風雲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了國家瑣事上,一是為凌征天分憂,而則是不忍心那些百姓被拋棄之後無辜枉死,雖然他救不了所有的人,但是他做不到見死不救。

沒有人知道九九歸一的具體時間,因為在時間的長河之中,這個消息已經因為時間久遠而被人遺忘。

只是在半年後的突然一天,眾人以為九九歸一不過是個玩笑的時候,天地在那一刻變色,大地開始震動搖晃,甚至是在好幾處地方開出了好幾道巨大的裂痕。

結界之門打開,這將是一場生死戰,誰人能站到最後,誰都不知道,但是誰都清楚,活下去的幾率小的可以忽略不計,但是在族類大意之前,所有人都將自己個人的生死拋之腦後,就像凌霜天曾經說過的那句話,只有在大難之時才能看清一個人的本性,也只有在大難之時才能看清一個種族的本性,是的,至少,大家都選擇了團結在一起,不管實力強弱,至少這樣的態度已經足以讓在前線殺敵的人感到心安。

凌風雲站在勛國避難區的城牆上,這蜿蜒連綿的城牆是經過無數人的努力僅花費半年時間建造的,而這樣的避難區在天允大陸一共有四個,分別在天允大陸東西南北四角,六大門派弟子分為四批堅守在每一個避難區的城牆上,他們目光如炬,視死如歸。

第一天,除了那一個時辰的天地變色之外,一切都平靜如常,但是有了之前那般變數,誰都不敢輕舉妄動,每個人繃緊神經張開自己的精神力以及武氣監視著周圍一舉一動。


第二天,與第一天一樣,然而經過兩天的神經緊繃狀態,普通的士卒已經無法支撐下去,好在全民皆兵,輪換休息問題不大,但是最關鍵的是武者,如果繼續這樣下去,那麼再這樣下去幾天,很有可能他們自己已經撐不下去了。

凌風雲一直站在牆頭,眉頭緊皺,方世琪在深夜的時候給他披上了一件大衣,小青則是給他一壺烈酒。他努力舒展自己的眉頭想給兩個女人一個微笑,但是眉頭似乎皺久了,已經抽筋了一般,怎麼都無法舒平。

此時,一個身影緩緩的朝這邊走來,此人正是周聰奇,他與方世琪還有小青熟絡的打了招呼之後,拿過凌風雲手中的烈酒便是仰頭一灌,然後擦了下嘴角道,「凌兄,我們不能這樣被動的等下去了,這樣,我怕師兄師弟們撐不了多少時間。」

凌風雲點了點頭,曾經根本沒人會想到遇到這個問題,然而此刻這個問題卻成為大家心中無法輕視的問題,如果武者不能保持最佳狀態對敵的話,那麼這場大戰已經輸掉了八成。

「你怎麼看?」凌風雲問道,他猜測,既然周聰奇來找他,那麼一定是有話要說的。

「我有一個計劃,我們組成一個特別小組,這個小組向外拓展,尋找其他種族的消息,如果向外拓展並未發現其他種族的消息時,這邊城防的武者可以盡量少安排一些,有利於他們武氣恢復。」周聰奇說道。

凌風雲點了點頭,但是這個計劃也是有一定風險的,特別是對這個小組的人來說,因為誰都不知道其他種族究竟擁有什麼特別的能力,如果再次遇到地精族那樣克制人類的能力的話,那樣很有可能會對這一小組的人造成致命的打擊。

「你去稟告一下長老,如果長老同意的話,那麼就按你說的去做,記住,我算一個,還有,天牛長老他們那邊這一次出去應該也是打探到了不少消息,可以根據他們的消息進行計劃調整。」凌道。

「嗯,我知道了,好了,那我先過去了,你小心一點,等會嫂子要是找你有特殊事情我來頂你的崗。」說完,周聰奇帶著一臉猥褻的笑容看了一眼方世琪與小青,然後風一般的溜走了。

凌風雲看了一眼小青以及方世琪,道,「這樣,你們也先回去吧,這裡我一個人沒事的。」

小青還欲再說一些什麼,卻被方世琪一把拉住,然後說道,「嗯,你小心一點,我們等你回來。」

凌風雲拍了拍兩人的肩膀,然後轉過身,繼續如同一個普通士卒一樣目視前方,歸然不動。

半個時辰之後,周聰奇再次來到凌風雲身邊道,「長老那邊已經同意了,不過人員由他進行安排,還有大長老們這一次並未搜集到有效信息,很顯然,這一次情況有一些異常。」

「嗯,不過既然長老們同意你的計劃,那麼應該不會有太大的意外,好了,你先替我一下,我去準備一下。」

「好。」

雖然之前凌風雲口中說問題不大,但是他自己心中清楚,連大長老們都無法發現任何情況,那麼就意味著對方太了解人類了,而自己則是對他們一無所知,敵在暗我在明,這般出去,風險極大,而長老之所以會同意,原因很有可能就是將自己幾人作為誘餌吧。不過,如果真的是作為誘餌的存在的話,那樣他們的風險又會小許多,因為誘餌身後往往都是一個頂尖的捕食者。

與方世琪和小青簡單告別之後,凌風雲沒有去找凌征天以及華雲,這樣的事情還是不讓他們知道比較好。

再次回到周聰奇身邊時,此時周聰奇身邊已經站了五個人,這五個人竟然只有一人是面熟之人,其他四人凌風雲腦中一點印象都沒有,要知道在試煉之地中,凌風雲幾乎都記住了裡面所有的人,而且看周聰奇的表情,似乎他也不認識那四個人。

四個人見了凌風雲之後只是簡單的點了點頭算是行禮,然後有意的站在凌風雲身後。

「長老說,你是這次行動的負責人,我們五人全部都聽你的。」周聰奇解釋道。

凌風雲點了點頭,如今的他早已經不再是那個初入不周山什麼都不懂的少年,他知道自己肩上肩負著什麼樣的責任。

凌風雲轉身看了一眼避難區,已經佇立在城牆上站崗的師弟或者普通士卒,然後毅然決然的轉身跳下城牆。

這一次,他沒有選擇凌空飛行也沒有選擇跳躍前行,而是在地面以極快的速度奔跑,因為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在地面奔跑的速度是最快的,而且身體的控制度是最高的,可以在任何危機情況下做出最好的反應動作來規避傷害。

五人從離開避難區之後,便都開啟了自己的武氣與精神力搜索,顯然,那臨時安排的四人實力並不弱,至少從他們的精神力搜索範圍來看,並未比凌風雲與周聰奇要小。

五人以最快的速度奔跑了一個時辰之後,依然沒有搜索到任何異常情況,雖然說只有一個時辰,但是他們足足跨越了一個國家,按理說這樣打的範圍不可能沒有任何異常情況,但是事實確實如此,他們毫無收穫。

凌風雲跳上一顆大樹樹冠,示意眾人隱藏好自己。

經過一個時辰的極速運動,武氣與精神力都是消耗巨大,所以,必須要找一個地方好好休息恢復一番,同時這個時候也可以商量一下下一步該做些什麼。

「諸位,不知道剛才這一路有發現什麼異常?」凌風雲用武氣包裹這聲音問道。

其他四人搖了搖頭。

「那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做?是繼續搜索還是先告一段落?」

其他四人先是對視一眼,然而再次將目光彙集在凌風雲的身上,顯然他們的意思就是讓凌風雲來做主。

然而就在此刻,凌風雲突然感覺到一陣異樣,不對,不是他感覺到,而是他體內的安妮。

「凌風雲,我感覺到了同類的氣息,很強大,數量較多,他們正在向我們靠近。」安妮出聲說道,她的聲音帶著一絲恐慌,顯然,那些人的實力不弱,或者說實力在安妮之上,只有感覺到危機才會出現恐慌,如果那些人實力不強的話,安妮絕非會用那般的語氣。

「做好準備,我們被盯上了,夜魔族。」凌風雲簡單明了的說道,這個時候並不是解釋的時候,因為他也感覺到了夜魔族的氣息,顯然,他們是沖著自己六人來的而不是在他們的散步或者行走時簡單碰到。

可以說另外四人的反應速度遠遠超出了凌風雲的預料,在凌風雲剛說完的瞬間,他們便已經站好了位置,做好了迎敵準備,顯然,他們根本不是普通弟子那麼簡單。


就當五人剛剛準備就緒的時候,夜魔族的人出現在他們視線之中,既然是他們能夠看到的,就意味著這些夜魔族是已經附體成功的夜魔族,兩個人類,三頭魔獸,以及四個凌風雲從未見過的半人半獸的生物。

九對六,對方數量上遙遙領先,而且他們早就鎖定了凌風雲六人,所以實力很有可能在六人之上。

… 這個時候對戰,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畢竟他們根本不知道這附近究竟是什麼情況。

凌風雲撇了下頭準備給身後五人一個撤退的眼神,然而在他剛轉過身的時候便愣住了,因為他看到了一個讓他一下子愣在原地根本無法動彈的東西。




Prev Post
她用這樣吃驚的眼神看著她幹什麼?
Next Post
鳳驀然突然矛盾了起來,她始終相信,沒有人會無目的的去接近另一個人,雲狂沒在自己這裡討到一點好處,反而為救自己險些喪命。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