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凡,這是你要的神話遺留。」看著眼前享受著生活的何凡,徐承舉著一個空間包,說道。

「嗯,這是你要的。」何凡一揮手,湖中飛出一條靈:「別讓這靈,鑽入傷口。」

「我明白。」徐承道,頓了頓,又道:「不知我們東方,能否派來一些進化者,與你一同研究?」

「研究古仙神神通?」何凡反問道。

「對。」徐承點頭:「這麼多年來,東方一直都有研究,我們之間,可以互相交流一下。」 「不知道,東方研究出了多少古仙神神通?」何凡看著徐承,面色微凝:「不如商量下,一條靈,一門神通如何?」

「都是些小神通,划江成陸,五行大遁,指地成鋼。」 穿越:公主權傾天下 徐承淡淡地道。

「確實沒什麼卵用,那就一起來吧,最好快點。」何凡答應下來,頓了頓,又道:「沒有一門強大的神通?七十二變,三十六變,各種大神通呢?」

「那些都失傳了,研究不出來。」徐承搖頭道。

「那就派來吧。」何凡起身道:「鹹魚的生活結束了,本宗主只能指點你們這麼多了,都回去自己練習。」

風如煙三人離開,何凡看向徐承:「到時宗門大比,記得送好禮。」

「你就不能少要點?」徐承臉色發青。

「不能。」何凡撇嘴:「你們偷我東西的時候,怎麼就沒想過,不偷呢?」

「那我不來參加了。」

「隨便你。」何凡淡淡地道:「等我忙完了,你想見我,都見不到。」

等本宗主徹底功成,就會離開罪域,前去弄四大至高進化法,開啟真正的廚神篇章。

送走徐承,何凡進入閉關之地,柳擎還在研究靈,何凡打開空間包,裡面全是一些破破爛爛的東西,還有幾頁摺疊在一起的紙張。

「嗯?地煞煉體術?秦薇?」何凡翻看幾頁金紙,上面寫著居然是低階第十級煉體法,還有涅槃第十級煉體術。

「十級……」

何凡面色獃滯,沒想到,這十級煉體之法,早就在身邊,這地煞煉體術,比金剛不壞強的不是一星半點。

「秦薇應該還不到涅槃十級,難道她進入涅槃十,直接覺醒了十級全部進化法?」何凡猜測道:「怎麼現在送來了?」

何凡連忙聯繫徐承:「秦薇怎麼給了我東西?」

「她聽說你在收集這些東西,主動放進去的,我們都沒看。」徐承說道。

「嗯。」何凡掛斷通訊,看著煉體之法,吸納地煞濁氣,淬鍊身體,涅槃十級,凝聚出大地符文,進入涅槃十級。

「再看看這些神通道符。」何凡又取出一些殘破的神通道符,這些早已破的不成樣子,有的只剩下邊緣一角,灌注進化之力毫無反應,到時上面的紋路,引起了何凡注意。

除了這些符文,還有一個儀器,儲存著這些符文的研究信息。

「根據研究,這些神通道符上的文字,都蘊含神秘力量,匯聚在一起,形成的神通,與神器上的紋路一樣,都充滿了力量。」

這是關於神通符文的介紹,至於和神器上的紋路是不是一樣,充滿了力量,何凡表示不知,吃神器的時候,他也沒想到這點啊,只覺得好特么硬。

「濟公的降龍神通道符?龍王的騰雲駕霧……」

何凡看著一個個殘缺符文,將這些符文模擬出來,因為是殘缺,也不知道有什麼用。

「要不,先修鍊一下,地煞煉體術?」何凡嘗試了一番,發現不怎麼適合自己,但還能修鍊:「那就按照我的構造改改。」

何凡藉助儀器,再次推演起地煞煉體術,他從來都是尋找最適合自己的,以前金剛不壞就是最好的,改也不知道怎麼改,現在有了完整的涅槃十級,再參照金剛不壞,更改就容易多了。

除了這些,還有一些煉體之法,徐承都送來了,不過都不怎麼高級,更別說頂級了,算是當參考。

何凡這邊在改動,罪域也在改動,紅綠燈什麼的,照搬聯盟就行了,一些規矩也立下了。

「這何凡,是要將罪域,打造成第五聯盟么?」罪域的人很迷惑。

本來大家在這裡,都沒什麼規矩,只遵守弱肉強食,誰拳頭大誰流弊,結果何凡一上來,就是各種規矩。

罪域很多人都不喜歡受約束,可是,再怎麼不喜歡,也只能忍著,這就是強者!

不在罪域,他們只能去一個地方,那就是凶獸地盤,永遠別回來,他們都是罪人,四大聯盟不收!

罪域的改變很大,何凡一心閉關,對於新的煉體法,他已經推演的差不多了,非常適合自己修鍊,以地煞濁氣,搭配金剛不壞,來提升自己的軀體。

「可惜,沒有釋靈級的,釋靈級還要等煉體大陣,不過,這凝聚大地符文,自己改動之後,凝聚的是大地和佛道力量,不知道比不比得上原版。」

何凡喃喃低語,又看向神通道符:「這些神通道符,會不會就是凝聚的各種力量符文?可以嘗試補全,只要能補全,威力差一點也沒什麼。」

「宗主,我已經研究的差不多了。」柳擎走了出來,手中還捏著一條死去的靈:「第八條,總算研究成了。」

「有辦法解決寄生的靈么?」何凡連忙問道。

「暫時沒辦法解決,因為想要殺掉寄生的靈,除非是特殊的靈自己離開,否則其餘靈,基本上都是共生狀態。」柳擎搖頭道。

「一點解決之法也沒有?」何凡皺眉。

「有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還有一個,難以完成的辦法,暫時都做不到。」柳擎沉聲道。

「說來聽聽。」何凡皺眉道。

「第一個辦法,以靈吞靈,我們移植新的靈進去,尋找那條寄生的靈,將之吞噬,讓新的靈在最短時間內共生,可活命,這樣一來,只是換我們掌控。」

柳擎說道,頓了頓,又道:「這種靈,要求很高,至少要成年的,並且能承受特殊的藥劑淬鍊,還能活下來的靈,才能辦到。」

「第二個呢?」

「換體,放棄原本的身體,換體而活,就能解決靈的問題。」柳擎說道。

「現在還剩下四條靈了,想要培養出你說的靈,怕是不可能,除非等繁衍,至少要到明年,而且還不保證能達到要求。」何凡神色難看:「換體之法,可行嗎?」

「根據傳言,天人神魂,可離體而活,天人以下,沒戲。」柳擎搖頭。

「難道真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何凡看了看自己的基因數據,這要成天人,很難,除非拿好多神器給他啃,但他不清楚,是不是所有神器都能吃。

「暫時真沒有,也許,要從古仙神傳承中找答案。」柳擎嘆道:「不知當初古仙神,有沒有遭遇過靈。」

「天人能夠解決,古仙神應該不懼。」何凡淡淡地道,風如煙曾說成天人能救她,到了天人,這靈也能輕易解決了,問題又回到原點,缺神器。 「不過宗主不用擔心,就算是特殊的靈,也無法寄生在宗主這種強者身上。」柳擎說道。

「那天風霸主呢?」何凡皺眉。

「天風霸主應該早就被寄生了,或者是自願寄生,自動放棄了防禦。」柳擎解釋道:「想要強行寄生釋靈九級頂峰的,這些研究資料還做不到。」

何凡鬆了口氣,若是這樣的話,不用擔心那些聯盟頂層被寄生了。

「宗主,東方的進化學家們到了。」吳天傳訊過來。

「讓他們全都來閉關之地吧。」何凡道,又開闢出一個空間,讓東方几位進化學家,進行研究:「柳擎,你照顧他們。」

何凡用進化之力封鎖儀器,煉體術,他改到了涅槃三四級,還未到涅槃十級,再過幾天應該就可以了。

看了看時間,還有兩天才是宗門大比,何凡離開閉關之地,前去宗門後山閉關,修鍊新改的煉體術。

佛道之力,融合地煞濁氣,凝聚出符文,何凡很容易就做到了,容納於體內,補全低階十級,體魄又增強了一分。

一道道符文在體內遊走,在血肉中時隱時現,與血肉融為一體,何凡發現,激發這些符文,不僅能增強防禦,力量也會增強一些,更能衍生出地煞之力,佛道之力。

「如果,修鍊一道上,不只是十級呢?」何凡忽然想到一個可怕的事情,這符文能幫助自己踏入十級,若是自己又凝聚妖魔,天魔等符文呢?

以各種煉體術凝聚,自己的體魄,就算是天下都是十級,自己的體魄,也絕對是十級中無敵,比秦薇覺醒的還可怕。

「廚神,是全能的,凌駕一切!」

何凡內心浮現一抹激動,進化法要創出,自己煉體法自然也要跟上。

「還有神通道符,是不是這麼凝聚的,也還需要繼續研究,先將道邪這些符文凝聚起來。」何凡心中道。

至於那些殘缺的神通道符,沒有一個能吃的,何凡暫時先放一邊,先弄出新的符文再說。

這些符文,都是進化之力,根據各種屬性而凝聚出來的,符文凝聚而成,存於體內,何凡發現,地煞煉體符文隱於血肉,佛道妖魔這些符文,隱於進化之力之中。

這些符文,可以說是他進化之力的匯聚,一念之間,只要催動這些符文,就能施展不同的屬性力量和進化之力,施展相應的武技。

這點進步不大,只是將進化之力變了個形式存於體內,暫時還看不出什麼特別大的好出來。

「這只是讓我爆發力強了一些。」何凡說道,他可以直接將符文打出去,瞬間全力爆發,一些進化之力運轉都省略了。

「積累還是不夠啊,我覺醒的天人之法,也只是修鍊進化之力,淬鍊身體,積攢基因數據。」何凡搖搖頭,繼續凝練其餘符文。

不管怎麼說,這符文至少能讓他增強一分,這就夠了。

時間流逝,宗門大比如約而至。

刀法峰上,眾弟子齊聚,何凡坐在首位,一旁是觀眾席,長老席,護法打掃衛生,維持場面整潔。

「東方聯盟,送釋靈八級藥材一株。」趙霖高聲叫道。

「西方聯盟,釋靈八級藥材一株。」

「南方聯盟,釋靈七級藥材。」

「北方聯盟,釋靈六級……滾出去,廚神宗不歡迎你們。」

北方聯盟:「……」

「你什麼意思?」華君神色陰沉地看著趙霖,讓我們滾出去?

「你送的禮物太少了,廚神宗不和窮逼做朋友,丟不起那人。」趙霖面無表情地道,這是宗主吩咐的。

「我東方也丟不起這個人,和他們不熟。」徐承丟下一句話,帶人進去了。

「你們……」華君黑著臉,很難看,很想剁了趙霖,但想想只能忍了,憋屈地掏出一株釋靈七級藥材,這是在廚神地盤,給他一個面子:「把那株六級藥材還我。」

「什麼六級藥材?」趙霖茫然地道:「誰看見了?」

華君:「……」

接下來是罪域一些禮物,凡是到了中層的,都能來觀看,他們的禮物不限制,都是一群窮逼,一些釋靈七八級的,自己的都沒什麼好東西,能拿出什麼好東西來送禮?

隨著眾人入座,吳天宣布大比規則:「宗門大比,根據部門不同,互相對決,之後是同部門對決,前三名,第一名可學廚神釋靈篇,廚神刀法一招,二三名,可學刀法一招。」

「這何凡,獎勵還算不錯。」一群人點點頭,廚神釋靈篇,不知道的人,都以為這是何凡最好的東西了,也就柳擎知道,這是為了弟子們創的。

真正的頂級進化法,在何凡自己身上呢。

「第一場,神龍部,對戰凶禽部。」吳天宣佈道:「請兩部弟子,派人上場。」

「這不公平!」凶禽部當場就炸了:「我們要對戰豬部或者犬部。」

「抗議無效,不得棄權。」吳天面無表情地道。

凶禽部:「……」

「上來吧,弱雞們!」徐天龍爪揮舞著菜刀,在擂台上看著凶禽部的人。

「上來就變身?有看頭。」一位進化者說道。

「有看頭?」弟子們古怪地看著進化者們,這特么才是沒看頭好么?

「誰上去?」凶禽部們大眼瞪小眼,最終看向風如煙:「你是我們的師姐,你去吧。」

「我什麼時候成師姐的?」風如煙獃滯,我們不是一直沒分師兄弟什麼的么?

「我們剛排的,你就是師姐。」凶禽部齊聲道。

風如煙:「……」

「上來吧,師妹,讓他們看看,我們的刀法如何。」徐天激動地道,對戰凶禽部,這是穩贏啊。

風如煙深吸一口氣,化出凶禽之身,飛上高空,菜刀在一旁懸浮:「你先等我拿好菜刀。」

進化之力操控著菜刀,卡在翅膀中,因為翅膀的毛太長,就露出一個刀尖了。

「好了么?」徐天問道。

「好了。」風如煙看著翅膀,這讓我怎麼玩?

「那就開始吧,五臟俱損!」徐天輕喝一聲,龍爪揮舞著菜刀,金色進化之力席捲而出。

「五臟俱損。」風如煙扇動翅膀,進化之力匯聚,刀芒破空而去。



兩道刀芒成功交叉而過,消失在遠方。

一群進化者:「……」

這算什麼?菜雞互啄?有這麼玩刀法的么?你讓他們變身了打?變身了也就算了,這兩個傢伙,完全不知道往哪砍,一點準頭都沒有,這學的什麼雞兒刀法?

這刀法,也就名字沒喊錯吧? 「何凡宗主,你對弟子大比,是不是有什麼誤解?」徐承忍不住問道。

佛道邪三派,都有弟子大比,但是,有幾個像你這麼玩的?風如煙那麼大翅膀,刀都快看不見了,閃動翅膀下,敵人都看不見了,這完全是瞎幾把砍?

徐天也是,那龍爪揮舞菜刀像模像樣,你不覺得,他自己都彆扭么?

婚來無恙 「繼續看。」何凡擺手道,我才不承認,我是因為想收禮了,才進行弟子大比的。

「難分勝負,平局。」吳天高聲道:「下面,是豬部對戰犬部。」

朱天逢變成豬身,費力地將菜刀卡緊,犬部的雙腿夾刀,惡狠狠地道:「老豬,你等我拿緊菜刀。」

「你等我卡緊菜刀。」

「……」

要不,你讓他們別比了,或者,讓我們走吧?

這特么是來廚神宗看雜耍的么?

Prev Post
而菲娜則光臨於崑崙墟龍穴之海上空了。
Next Post
而神產巢日神看到此景象,便將這些種子取出,從此開始有這些作物。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