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神產巢日神看到此景象,便將這些種子取出,從此開始有這些作物。

素盞嗚尊的個性多變難測:開始像孩童般哭鬧要見母親,到高天原時卻顯露出凶暴的一面,而流落出雲時又展露英雄氣息,而這也許和該神祇的起源有關。

在《古事記》中,素盞嗚尊被稱為建速須佐之男命,而「須佐」(スサ)本身即有荒暴之義,這意味著該神作為暴風雨神的特質(因此他在高天原的破壞行為即有暴風雨破壞耕織,毀壞房舍,並遮蔽陽光的意味。),而其統管滄海之原,也意味其具有海神的特質。

此外,根據《古事記》和《日本書紀》的記載,也有人認為素盞嗚尊即是出雲國的開土神,或是出雲鬚佐鄉(今島根縣出雲市佐田町須佐)的族長之神格化。然而《出雲國風土記》以須佐能袁命載之,記述卻不多,反而以大穴持命(即大國主神)的故事為主。

此外,當佛教傳入日本后,素盞嗚尊的形象又與守護祇園精舍的牛頭天王混淆在一起。

這一次,征討御雷神家族的的帶隊大帥,比神家族是周浪,而天若家族則是龍嬌。

他們兩人各自帶領了兩萬精銳,合計四萬精銳,向御雷神家族而去。

周浪道:「這個御雷神家族,實際上比比神家族與天若家族單獨每一家都要強,不過倒是要稍微弱於兩家合力。」

龍嬌點頭道:「說的沒錯,我們這樣合力,四萬精銳,應該是可以將御雷神家族一舉剿滅。」

不過兩人都是微微一笑,顯然並不將四萬聯軍的性命放在心上,但是實際上,卻有不得不放在心上。

因為,這關係到之後滅掉其他幾家的計劃能不能順利通過。

畢竟,若是兩家的天皇要是看到戰爭損失太大,恐怕會對戰爭是否進行下去產生疑慮,最重要的是對兩人的作戰能力產生疑慮。

周浪與龍嬌的意思是,應該是要最後再滅掉兩家,所以先期虛與委蛇倒是成為了必要的事情。

這樣計劃著,便有了接下來的作戰風格。

四萬大軍,浩浩蕩蕩,周浪與龍嬌商量,還是要隱秘前往。

因為武者或者說是武士,與普通人不一樣,武士軍隊,自然比一般軍士的部隊要好太多。

所謂,人馬未至,糧草先行。

古今中外,軍事作戰,後勤保障十分重要,像是在古代,前線打仗的人可能有四千,但是後勤人員,那是要幾萬。

運輸糧草的、醫療團隊、各種火頭軍這一類都是真正作戰部隊的數倍。

武者或者說是武士,自然是可以一定程度上無視這個。

所以說,周浪與龍嬌的四萬聯軍,就真的只是作戰部隊的四萬聯軍,這沒有虛數,是貨真價實的四萬人。

周浪與龍嬌商量:「御雷神家族,很強,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將軍隊化整為零,大家都潛伏而去,分為一月期限,慢慢滲透進入八坂神社,到時候我們一舉滅掉他們。」

龍嬌道:「我認為這個計劃可以,不過我們還是要實地探查一下,這個計劃,一個月實在是太長了。」

兩人拿來作戰地圖,分析很久。

周浪突然道:「八坂神社的上游竟然有一條河?」

龍嬌奇怪道:「有河怎麼了?」

周浪道:「你不是嫌一個月時間太長嗎?我有一計,可以迅速將御雷神家族大部分戰鬥力瓦解。」

「這條河嗎?」龍嬌不解。

周浪道:「沒錯,還記得當初我們人工製造地震嗎?這一次我們可以利用河水,人工製造一次……」 既然是已經確定了如何去做這件事情,周浪與龍嬌便覺得心情舒緩了一些,這一次的出使任務,基本上也算是圓滿完成。

周浪與龍嬌告別,兩人稍微的互相勉勵了一下。

龍嬌突然道:「我們最好快一點,我在國內的眼線告訴我,那件事情快了。」

「哪件事情?」周浪有些疑問:「之前就聽你提起過,當時沒有怎麼注意,也是因為距離你說的事情還差很遠,現在好像是很近了?」

龍嬌點頭道:「沒錯,據說,到時候能夠見到聖人出世。」

「聖人出世?」周浪驚駭,自從自己踏上武者之路以來,每時每刻,腦海之中都存有「聖人」二字。

他的主修基因術,像是《星劫基因術》與《伏魔棍法》都是聖人所創,乃是聖人之術。

也就是說,從一出道開始,周浪每時每刻都活在聖人的旗幟下,平時雖然也不覺得有什麼。

但是如今竟然有人告訴自己,現在,有那麼一個機會,能夠讓你與聖人面對面,甚至可能與聖人有更加深的交流,甚至可能學到什麼。

這怎麼能不讓周浪激動?

大約,這種感覺,就好像是朝聖吧。

雖然,周浪以及大部分武者,都不會那麼虔誠,但是畢竟有那麼一點意思。

「真的?」周浪驚訝。

龍嬌道:「自然是真的,到時候,我們可能有快一步進入衛星期、行星期,甚至是恆星期的可能。」

周浪心動不已,如今,他修鍊《七星耀世》,這晉境有多麼緩慢,他是知道的,雖然說現在有著大量資源,可能快速提升。

但是,邪血家族總有被榨乾的時候吧?

而隨著自己的境界越來越高,所需要的修鍊資源,已經是海量的程度增加了,周浪也是不得不為之後考慮一下。

雖然說,現在考慮還是早了一些,但是如果兩人的計策成功的話,回國的日子,已經是不遠了。

到時候,要是敢在國內跟日國這麼大規模的滅族,那絕對會被國內武者們群起而攻之,周浪還不打算與整個華夏作對。

而且,屠殺自己同胞的事情,周浪自然是肯定不會去做。

不過,還是要等日國這邊的事情結束之後,而且到時候是不是有資格見到聖人,也是不清楚的事情。

周浪與龍嬌差不多將比神家族與天若家族的聯盟之事定了下來,龍嬌又回去稟報了一下,然後基本上就確定了方案。

幾天之後,也沒有等天若家的天皇說什麼,龍嬌便送周浪走了。

回到比神家族,周浪大致將事情說了一下。

兩家約定,拿御雷神家族開刀,這個御雷神家族,居住在八坂神社。

八坂神社是位於日本京都府京都市東山區的神社。

為二十二社,舊社格為官幣大社(現神社本廳的別表神社)。

是日本全國約三千座八坂神社之總本社,愛稱是祇園さん。神社的例行祭祀活動叫袛園祭,與東京的神田祭,大阪的天神祭並稱為日本的三大祭。

原本稱作「祇園神社」、「祇園社」、「祇園感神院」「袛園天神」,慶應4年(1868年)的神佛分離令后,改名「八坂神社」。

御雷神家族就在這個地方建立了他們家族的天皇政權,自稱什麼得到了神諭,自稱得到了素戔嗚尊、櫛稻田姫命、八柱御子神的指點,自封為「天皇」正宗。

素戔嗚尊是日本神話《古事記》中的三位主神之一。

是父神伊邪那岐凈身時誕生的第三位神(第一位是天照大神,第二位是月讀命),又名建速須佐之男、素盞鳴尊等,負責治理海洋。

素戔嗚尊相貌醜陋而力大無窮。

素戔嗚尊因為思念在黃泉之國的母親伊邪那美而日夜哭泣,讓父親伊邪那岐不高興,因此被放逐。

在其母伊邪那美死後,曾試圖打開黃泉之國的大門,迎回母親,但未成功。

隨後大鬧高天原,惹怒了他的姐姐,治理高天原的太陽女神——天照大神。

天照大神一怒之下,躲進天岩戶,天地陷入黑暗。

高天原眾神無奈之下,讓眾神的舞女天宇受舞神起舞,引出天照大神。

並用大石封住天岩戶。

素戔嗚尊再次被放逐,隨後就有了「八歧大蛇」的故事。

根據《古事記》和《日本書紀》記載,素盞嗚尊為日本開疆拓土之神伊奘諾尊之子:伊奘諾尊自泉津平阪擺脫妻子伊奘冉尊追殺后,到日向小戶橘之檍原河中上游梳洗,這期間自衣物與排泄物中生出數十神。

最後,伊奘諾尊洗臉時自左眼生出天照大神,右眼生出月夜見尊,鼻子生出素盞鳴尊。由於這三神出生有別於其他神祇,伊奘諾尊高興之餘稱他們做「三貴子」,並分封領地。

原本素盞鳴尊被分封至滄海之原,《古事記》則記載分封領地后素盞鳴尊不停哭泣。伊奘諾尊問其原因,得知素盞鳴尊想到黃泉國見母親伊邪那美。由於之前才被伊奘冉尊追殺,伊奘諾尊一怒之下奪其封地而將其放逐。

於是當伊奘諾尊功德圓滿而隱居后,素盞鳴尊動身前往高天原。然而其所到之處天地震動,萬物不安,甚至連高天原上的天照大神也感到不安。由於擔心素盞鳴尊強奪高天原,天照大神身著弓箭鎧甲,全副武裝迎接素盞鳴尊到來。

素盞鳴尊到高天原后,天照大神急忙詢問其前來目的,素盞鳴尊則答曰他只想多敘姐弟之情。

但天照大神仍十分疑惑,經過一番對談后,最後兩神決定合生子女以為互不侵犯盟約。於是天照大神拿素盞鳴尊之十握劍,折成三段後放入天真名井洗滌,然後放入口中咬碎,最後吹出霧氣生三女神,分別是田心姬、湍津姬和市杵島姬;

同樣的,素盞嗚尊求取天照大神的髮髻、鬘和八阪瓊之五百個御統放入天真名井洗滌,然後放入口中咬碎,最後吹出霧氣生五男神,分別是天忍穗耳尊、天穗日命、天津彥根命、活津彥根命和熊野楠日命。 周浪與龍嬌,率領四萬軍隊,距離很遠就安營紮寨。

然後,兩人派遣了兩萬人去八坂神社的上游。

在這裡,他們讓這兩萬人加班加點開始決堤。

終於是將河流決堤,大水沖了出去。

嘩啦啦向著八坂神社沖刷下去。

整個御雷神家族被水淹了。

並不是所有的武士都能飛行,這樣一來,大部分的御雷神家族的人都被淹死了。

而剩下的兩萬人,則是在附近,看到有人飛上天空,就用地對空武器,諸如武士寶物弓箭一類,將之射殺。

事出突然,且御雷神家族此時混亂,那些流星期的高手,被這種手段射殺了一大片。

甚至在混亂之中,有彗星期高手也隕落了。

這種戰績,實際上就很厲害了。

見事情已經成功。

周浪與龍嬌便遠遠的看著大水淹沒。

四萬人都地對空,射殺那些飛上天的人。

這樣一來,死傷更是慘重。

周浪與龍嬌,都是一臉欣喜。

「計策奏效了。」龍嬌開心道。

周浪點頭道:「是啊,果然,這種級數,還是找軍隊來攻打,你看御雷神家族,那些軍士還真是多啊。」

周浪指著河水之中漂浮著的屍體,幾萬具屍體還是有的。

這場面,還真是煉獄啊,就好像是水牢地獄似的。

四萬兩族聯軍,此刻歡呼雀躍,為戰爭的勝利而歡呼,也為了他們的統領者——周浪、龍嬌的運籌帷幄而歡呼。

看上去,這樣的戰爭過於殘忍。

但是實際上,若是站在兩族聯軍方面看,這樣的戰爭,減少了更多不必要的死傷,兩族聯軍最起碼現在一個人都沒有死掉。

這種戰績,那就是赫赫了。

不過,他們大概也不會猜到,周浪與龍嬌是打算以後再將這些人都給弄死的,不過自然不是現在了。

就這麼過了兩天,八坂神社中死屍無數,龍嬌自然是撿來了不少專門修鍊,甚至是那一個彗星期的屍體也被她撿來。

所以,龍嬌一時半會兒的,倒是沒有更為激進。

周浪則是沒有什麼收穫,每天就看屍體玩,當然,4萬聯軍,分了兩崗,來回的射箭,那些能飛的,這幾天都殺死了不少了。

不過,顯然御雷神家族的彗星期高手,並沒有出現幾個。

所以,周浪與龍嬌實際上還是有些忌憚的。

但是四萬聯軍,其中大多數都是流星期,當然這些是異戰士,就是那種移植了變異獸基因的人。

不過這兩族的異戰士,智商都要高一些,但是也是有專門的領隊人。

除此之外,實際上隊伍之中還有幾個彗星期。

一直到了7天之後,龍嬌修鍊完畢,她的修為又是精進一籌。

周浪帶著一部分士兵,去挖渠道,將八坂神社內的水排出來,然後才打算去八坂神社內看一下。

將水排干之前,剩下的士兵分開,守住了八坂神社的各個出口,以防止有漏網之魚。

龍嬌則是親自監督此事。

周浪這邊,帶人將水排乾淨了。

然後,眾軍士就進入了八坂神社內。

一路上果然是遇到了一些沒有死掉的,不過面對這麼多的軍隊,依舊是很快就將這些人給剿滅乾淨了。

其中也遇到了一些彗星期,畢竟是聯軍人多,用人海戰術,就將這些人給殺了個乾淨,這個時候,最高興的自然是龍嬌。

因為,每一個屍體,對於她來說,那可都是修鍊資源。

一直殺到了八坂神社主祭祀之地。

在這裡,有幾名御雷神家族的長者。

見到周浪與龍嬌帶著四萬大軍而來,都是怒視眾人。

「你們這些強盜,戰爭販子!」

「草菅人命。」

「可恥。」

面對這樣的聲討,周浪與龍嬌,絲毫就不放心上。

開玩笑,你們日國當年侵略中華,要臉了沒?

滅的就你們這些小日本。

Prev Post
「何凡,這是你要的神話遺留。」看著眼前享受著生活的何凡,徐承舉著一個空間包,說道。
Next Post
「這是他選的戰場?不錯。」葉鎮看了一圈也走過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