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騰了一天了,爲了睡覺,老哥幹活絕逼賣力!

“哥,我們這樣……”江北朝着江南勾了勾手指,隨後又把小騷騷取了出來。

兄弟倆一臉深意的蹲在地上,而江北,則是拿着小騷騷在地上劃來劃去。

劃什麼?很簡單啊!大別野的設計圖!

但是,江北能會這些東西?別說什麼橫樑什麼承重牆了,就連讓他畫個畫都難於登天!

故此。

時間流逝……

等到第二天天亮的時候,這兄弟倆終於睡醒了。

江南這幽怨的小表情,死死地盯着江北的雙眼。

“弟弟……你說,你把房子給炸了,然後我們就在外面睡一宿,這不算是被侮辱嗎?”江南一臉認真的問道。

而江北,也是一臉懵逼的看着江南。

“哥,你在說個啥子喲,這還沒睡醒呢,侮辱什麼侮辱。”說罷,倒頭接着睡。

江南覺得有道理,不過多時也是睡過去了。

陽光,有些刺眼。

這回是江北先睡醒的,也可以說是被江南那呼嚕聲給吵醒的。

很迷茫,院子被自己給毀了,這特麼以後上哪睡覺去?總不能再把萬魔宗的那些小執事們再給叫過來吧?

和聲細語的說,不好意思,昨天我修煉,一失手把院子給毀了。

您修煉不會去大殿裏的修煉室嗎!非得毀了房子!

不能這麼幹,丟不起這個人。

拎着小騷騷,看着地上的圖紙,江北心情有點煩躁。

我就不信了!我還弄不明白一個房子!不就是堆磚頭嗎!我行!

吞天魔功,直接運轉起來!而江南也是被嚇了一跳,直接蹦了起來,“有敵人!”

看到是江北在運功的時候,江南才放心,“弟弟,你這又是在搞什麼?”

有點無語。

不讓進屋睡也就算了,現在以天爲被,以地爲鋪也不得個安生。

就這,還特麼不如回家享受了!

“哥,正好,你那你那個小火,給我燒點靈液出來。”江北一臉認真的說道。

“燒點靈液?”

“就是……拿點靈石,煮成液體,液化,動不動?讓靈石吸收熱量,就液化了!”

江南點了點頭。

而江北也沒閒着,直接把自己煉丹的那個爐子丟給了江南。

江南那邊開始了,江北這邊也開始了。

倆人倒是分工比較明確。

夜深了,江北終於做出來了個“小廁所”。

此時,江南已經喝完了酒,跑回大殿睡覺去了,他再也不想幹這種露天睡覺的蠢事了,至於那個茅房一般大小的東西,弟弟愛住就讓他自己住吧!

“我偉大無上的主人……”

“幹啥!小辣雞兒!”江北沒好氣的吼了一嗓子。

“主人……我沒說話啊?”小魔靈有點冤枉。

“哦,沒事了。”江北離開了識海,看向自己的腦海中的小系統。

“主人,是我在說話,我是鐵憨憨啊。”

“你又要幹啥?”江北沒好氣的問道,就他看來,這憨憨系統天天除了坑他就是坑他。

“主人……我看您現在太勞累了,不如讓我來幫助您?可是要有不少的上好木柴呢。”小系統很是諂媚的說道。

江北:???

我在這忙活了一天一宿了,你不說話,然後我現在好不容易蓋起來了,你特麼出來……

“算了,你做吧,我要個大別野,七百平的,要帶小院的!”江北嘶吼了出來。

“好的,主人,請您選擇一下。”系統答應了一下,隨後,江北的眼前直接浮現出了不少的圖樣…… 結局就是,在江北的一陣糾結之中,終於選定了一個看起來並不太誇張的大別野。

嗯……畢竟也就七百多平,在這山頭上,怎麼看都不能誇張。

但是江北卻是很滿意,這別墅足足四層。

雖然安排不了什麼現代化的設備,但是弄出來兩個修煉室還是比較方便的。

至於什麼煉丹室?直接就被江北給放棄掉了。

閒着沒事煉什麼丹嘛?晉級到二階丹師,得花五萬點的怒氣值呢?

當個什麼當世的最強丹師?不可能的事,修煉都不可能修煉呢,更別說是煉丹了?

當初成個一階丹師也不過是爲了讓老爹欣慰一下,僅此而已。

至於其他的一些設施,倒是還準備了兩個休息室……也可以說是棋牌室。

平時無聊,打打牌,不然閒着做什麼呢?

大廚房是必不可少的,燒烤室也得搞上一個,畢竟有了老哥這種天才大廚,雖說這地方可能沒什麼雕,但是老哥這手藝可不能浪費咯!

臥室直接搞了八間,房子大,就是這麼任性。

而得到了江北的指使,小系統直接就開工了,極快!風捲雲煙之間,一間豪華的別墅直接在那廢墟之上拔地而起!

當然,在江北的“示意”下,也花費了三萬塊下品靈石。

這年頭,豆腐渣工程我江北可不敢住。

片刻之餘,當雲煙散去,佇立在江北面前的便是一個嶄新的大別野了,一顆心,不由得怦怦直跳。

什麼真金白銀,什麼小樓酒店,都不如自家搞個大別野來的實在!

夜,深了。

江北躺在席夢思的大牀上,看着天花板,心中有些滿足,這,特麼纔是一個富二代該有的生活!

不知何時,江北進入了夢想。

夢到了自家那悍婦,夢到他竟然作死把侯煙嵐給接到了萬魔宗裏來,倆人沒事就在別墅裏麼麼噠,蹦擦擦。

日子好不歡樂。

翌日!

山頂大殿之中,那大椅上橫躺着一個面色堅毅,穿着有些灰塵的白色長袍的男子。

引人注目的是,他的腦袋竟然光澤無比,一根頭髮都沒有,彷彿是個得道高僧。

緩緩地,這得道高僧睜開了雙眼,先是搖了搖頭。

呢喃自語:“擦,昨晚又他孃的喝多了!真是喝酒誤事!”

一開口,這得道高僧的氣質瞬間崩塌。

此人,便是昨晚不堪再被侮辱一晚,而選擇了去大殿裏睡椅子的江南。

此時。

江南揉了揉有些發酸的腦袋,該說不說,葉富貴雖然平時不怎麼會享受,但是這酒是真的不錯,喝起來不上頭,就是後勁兒十足。

江南緩緩往旁邊看了一眼,另一個椅子上並沒有人,可以肯定,江北昨晚沒在這睡。

外面,陽光有些惺忪,按照常理,這個時候江北絕對不會醒。

如果說這樣的話,那江北昨晚要麼就在那個茅房裏住了一宿,要麼就又給炸了,然後在地上又來了一宿什麼以天爲被以地爲鋪的路子。

不太行。

江南想罷,緩緩搖了搖頭,抻了個懶腰,朝着大殿門口走去。

拎着大鐵球,甩上兩下,簡直是神清氣爽!在山頂上,這空氣確實很清新,沒有霧霾和什麼PM2.5。

尤其是對於江南來說,這似有似無得魔氣,對他並不會造成什麼影響,反倒是這不多的魔氣,讓他體內的先天魔火更爲強勁。

練完了功,江南也甩的差不多了,看着這空曠的山,一時間也是有些唏噓。

但不管如何,先去看看弟弟那邊怎麼樣了,不能再懶了,這連着兩天,不能狗屁事都不幹。

江南一邊繞過那大殿,一邊心裏不由得犯嘀咕,今天說什麼也不能讓弟弟再作妖了,一會兒他就下山去找人說明白情況,再給自己弄個房子過來。

不能再住這大殿裏,早晚得得點什麼頸椎病。

與此同時,江南也終於繞過了這大殿,擡起頭,也看到了那雄偉高大上的建築。

雙眼瞪大,嘴巴微張,愣是說不出來一句話。

豪華,太豪華了!他這輩子就從沒見過如此的建築!難道這就是弟弟口中所言的大別野嗎?

原來,這大別野並不是茅廁……

嗯……江南揉了揉眼睛,感覺自己應該是沒睡醒,奇怪,弟弟怎麼可能自己造出來這種東西呢?很是不可思議。

“啪!”片刻之後,江南照着自己的臉就是一巴掌。

“嘶~”瞬間,倒吸一口冷氣,特奶奶的有點疼,看來不是在做夢,眼前這玩意是真的存在的。

神識掃過,只見江北在別墅四層的房間之內,抱着天鵝絨的大毛毯,穿着大紅的內褲正在那呼呼大睡。

江南忍不住再次倒吸一口冷氣,這,裏面竟然如此怪異!

但是又如此奢華!

這下,江南真是覺得自己被搞懵了,感覺腳像是被灌了鉛一樣。

如此住宅,可謂是平生僅見!

他弟弟果然還是他弟弟,一奶同胞的弟弟,爲什麼他可以這麼優秀?

Prev Post
“顧總,你清醒了?”林洛一喜,放下手機。
Next Post
別塵祭祀輕咳了一聲,吐出一口濃郁的鮮血,他以手拄地緩緩地直起身來,苦笑着搖了搖頭。 “我精靈一族在這藍邛空間中苟延殘喘了無數的歲月,難道最終還是要面臨滅亡嗎?”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