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不對,應該是奴才攜犬子親自給您送過來……”

說完,再次感激的瞄了一眼身着青龍袍,腳踏日月靴的林坤,然後便跌跌撞撞的直起身來,帶領衆人惶惶如喪家之犬,須臾之間,已然不見了蹤影。

林坤一臉不可思議的走上前來,望着桂花樹下裂紋密佈的紅巖甬道,眉頭緊皺,輕輕嘆道:“唉!這表演慾也太強了,如果生在娛樂圈,妥妥的被潛規則啊……”

嫦娥等人聞言,如夢初醒,強忍心中的震顫,都恭恭敬敬的向林坤行了一個九十度的大禮:“小仙不知陸壓前輩駕臨,之前多有冒犯,還望前輩開恩。”

之前的戰鬥中,她們已然認定,林坤是隱世仙祖遊厲到此。

而方纔的一幕,以及王母所說的凌霄之上,卻是讓他們心中震撼莫名的感覺到,林坤,便是那宇宙唯一的清醒者——陸壓道人。

沒有來歷、永遠年輕、法力高強、輩分奇高,這樣的人物,在這天界之中,沒有別人,唯有陸壓。

先有鴻鈞後有天,陸壓道人還在前。今年才活十八歲,一個混沌是一年。

在衆人看來,這兩句詩,套用在此刻的林坤身上,沒有絲毫的違和。

雖然,陸壓在三萬年前的封神大戰中,犯了些錯誤,而被西方教所降服,沒有趕上封神,乃普天之下非仙非聖一閒人,很是玄幻,自稱爲逍遙散仙。

但,他乃是離火之精,早已超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上不朝火雲三聖之皇,中不理天帝與瑤池之母,下不屑地府陰陽閻羅,乃是逍遙自在的遠古聖者之一。

這樣的人物,區區天界衆人,那裏入得了他的法眼。

今日偶然登臨廣寒宮,估計也只是頑皮一下,消遣衆人罷了!

此刻,所有衆人都這樣想着。

“小娥娥你們這是怎麼了?”


“我可不是什麼陸壓前輩,你們認錯人了!”

衆人還未行完禮,林坤就生生的打斷了她們。

嫦娥等人聞言,頓時愣住。

不過旋即釋然。

不是陸壓道人?那還能是誰?

能讓王母這般的人,肯定是陸壓無疑啊!

只不過是他自己不願意承認罷了!

“哦,對了,既然王母等人已退,那你快告訴我,之前所說的奶媽,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林坤望着一臉恍惚的嫦娥,笑着問道。

“是,前輩!”

嫦娥急忙再次行禮,然後,玉手一招,就見那月桂樹之上,七彩光華陡然綻放,一個個淡黃色的花朵,紛紛飄蕩而起,在高空緩緩凝聚。

而林坤的耳中,則是滴滴瀝瀝的,傳來了泉水之聲。 花瓣紛紛揚揚的快速聚攏,淅淅瀝瀝的水流之聲,也是愈發響亮,而嫦娥俏臉之上,也是有細密的汗珠滾落而下。

看樣子,這種程度的施法,讓她的身體消耗很大。

林坤見狀,很是心疼的撫了撫她柔順的秀髮道:“小娥娥,沒事吧?如果這奶媽這麼難請,那我不見也罷。”

林坤此刻,對她的身體狀況的確很擔心。

雖然她貴爲廣寒仙子,法力強大,可方纔與雷公電母的一番戰鬥,也是耗費了大量的體力,現在又如此施法,體力透支的的確有些嚴重了。

嫦娥嬌羞一笑:“坤坤仙祖放心,小娥我沒事,您大概還不知道,其實小娥我並不擅長打架,而是喜歡研究煉丹之法,而這月桂奶媽,便是小娥我的專項發明之一。”

林坤聞言,不由一愣,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月桂奶媽?

煉丹能煉出個奶媽來?

我的個乖乖,這可是個好手藝啊!

如果有朝一日能帶着小娥娥重回都市,然後開個家政公司,與各大醫院合作,一個管生產,一個管業務,專門做優質奶媽育兒服務,不但可以拉動當地GDP,而且自己還可以發大財!

太棒了!

怪不得這五百多年來,追求者無數,嫦娥仙子都能夠視如敝履,原來,她本身自帶煉人功能,有如此方便之法,根本不愁斷了香火,還結什麼道侶。

就在林坤心中暗暗思忖,神遊天外之時,忽然,就聽耳邊傳來一聲嬌滴滴的說話聲。

“奴家拜見主人,祝主人天天開心,福壽永康。”


林坤聞言,急忙將思緒拉了回來,尋聲望去,頓時眼前一亮。

就見那落英繽紛的草地上,一個生着一頭淡藍色頭髮,穿着一條藍綠色裙子,表情俏皮可愛,身材玲瓏有致的女子,正規規矩矩的立在那裏,雙手提着一個荷葉爲邊的大籃子,而兩隻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在眨巴眨巴的望着自己。

尤其是匈前那巨大波瀾,隨着她身體的晃動,一下下的起伏不定,直接把林坤給看呆了。

咦!這也太像波老師了?

難道她也穿越了?

嘿嘿,多日不見,有時間一定要和她好好的溝通溝通關於“亞麻帶”的事情才行。

“坤坤仙祖,這就是小娥爲你煉製的奶媽,也叫月桂丹,你趕緊給她起個名字吧。”

林坤正看的起勁之時,嫦娥湊到他耳邊,輕聲提醒道。

林坤旋即回過神來,然後故作深沉的說道:“名字嘛,這個好辦,依我看,就叫波波吧!”

“波波這個名字好聽,奴家喜歡,謝謝主人!”

那女子一聽,頓時高興的花枝亂顫,連忙感謝道。

“坤坤仙祖這名字倒是起的好聽,不過,如果從長遠來看,卻是不妥。”

林坤還未來得及答話,就聽一旁的紫煙輕聲咕噥了一句。

“你們想想,她叫波波,那仙祖的第二個奶媽該教什麼,難道叫浪浪不成?”

衆人一聽,也都是連連點頭,感覺這的確是個問題。

就連嫦娥,這次也很是意外的沒有反駁紫煙,站在了她那邊。

林坤貴爲隱世大仙,廣寒宮的榮譽宮主,天長日久下來,自然精力消耗巨大,所以,自然不會只給他安排一個奶媽,如果這第一個叫波波,如果按照規律,第二個的確不好起名。

“呵呵,這到不難!”

林坤見狀,微微一笑,開口說道:“她乳名叫波波,那官名,自然就叫大波了,如果有了新姐妹,便直接叫小波便是,再有,就是小小波了!”

“哈哈哈!”

衆人聞言,都忍不住的大笑起來。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給奶媽起名如此正式的事情,在林坤仙祖這裏,卻是如此的隨意。

遠古大神的思維,真的是與衆不同啊!

“好了,既然名字已經定了,那接下來,我就給你介紹一下奶孃的使用方法吧。”

嫦娥拉着他的手,親暱的說道。

林坤聞言,不由一愣,頓時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小娥這話什麼意思?”

“奶孃,不就是餵奶嗎?這麼簡單的事情,還需要什麼使用方法?”

“坤坤你有所不知,月桂奶孃只有簡單的意識,她真正的作用,不是餵奶,而是作爲一個可以讓你快速恢復精神力的器皿。”

“而你的精血,則是種子,你把種子放在器皿之中,每日澆點水,種子就會飛快的成長起來,形成精神鏈接,而你本身的精神力,就會相應的強大起來。”

嫦娥耐心的介紹道。

林坤:“……”

這廣寒宮之中,還有如此神奇的事情?

他原本有些將信將疑,但當他看到嫦娥那充滿自信與期待的目光之後,居然鬼使神差的相信了這堪稱荒誕的事情。

而且,此刻他迫切的想知道,這“每日澆點水”到底是何意。

他不但很願意相信,而且更願意現在就試試。

澆點水就可以快速的增強自身精神力,那憑什麼不澆?肯定要日日澆,夜夜澆,時時澆啊!

最主要的是,那個過程,還那麼的有趣……

“要不,我這就派人送你回坤元殿,讓波波帶你體驗體驗?”

還沒等林坤再次開口,嫦娥的小車,已經直接往臉上開了。

“主人,要不,咱們這就回宮?”波波也一臉焦急的開口說道,語氣裏帶着濃濃的期許和挑 逗。

“這個嘛……”林坤聞言,一臉的尷尬。

如果沒有這麼多人瞅着,他說不定還真的要馬上回宮體驗體驗這奶媽的功效。

可是,現在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他一個堂堂的榮譽宮主,肯定不能表現的如此低級趣味啊。

人在江湖,臉可以不要,但不能完全沒有啊!


“其實,我本身的體液,也是凝神補氣的精神力恢復藥物,不信你可以試試。”

嫦娥見林坤猶豫不決,於是再次開口說道。

“體液?”

林坤聞言,視線頓時不由自主的瞄上了她那晃動的圓球,心中一波波極爲隱祕的畫面和猜想,油然而生。

嫦娥見狀,伸手掐了一下林坤的後腰,滿臉羞澀的嬌嗔道:“想什麼呢?”

林坤不由納悶:咋,我想的不對嗎? 嫦娥俏臉通紅的道:“張嘴。”

“幹嘛?”

林坤張開了嘴。

“咳咳,這個……啓奏君上,我內急,沒有什麼事,我就先告退了!”

一旁的紫煙見狀,俏臉頓時一紅,還那裏呆得下去,急忙找個藉口,溜之大吉。

“俺……也內急!”

剛剛從飛檐之上爬下來,鼻青臉腫的金甲大漢見狀,也急忙附和道。

然後不待嫦娥准許,已然一步一踉蹌的望宮內跑去,因爲剛剛受傷的緣故,還差點一個不慎,栽倒在地。

“我們都內急!”


Prev Post
尹千雪不曾想在此處遇到了三人,然而此刻內心的驚喜被憂愁和煩惱替代,急道:“你們可有發現獸人?”
Next Post
“沒錯,我採用了目前最先進的GTRE跟蹤技術,定位了它五年來的具體位置。我發現了它就在L市興山一帶。”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